[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连上访人仇杰冒着生命危险带着自己和杨振彪的材料在东交民苍拦住了温家的车,为请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4日 来稿)
    
    大连仇杰在万无奈时,于2008年5月4日7时53分许,冒着生命危险带着自己和杨振彪的材料在东交民苍拦住了中共温家宝的车,现关押在东交民苍派出所里面,为请国际社会关注!!
     2007年4月26日,大连上访人仇杰在北京被大连市公安局骗回家,于27日早上9时许被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政法委张仲书记派15名干警私闯他的民宅在未出示任何手续下,强行帮架到大连公安安康医院进行残酷折磨,并用医院手术刀将他的动脉血管割断,伪造自杀的迹象,一心想置于他死地! (博讯 boxun.com)

     2004年3月23日晚因乘车刷卡发生争执,被司机和汽车修理工与4名110、城管、巡警暴打,造成我重伤害、五级伤残丧失劳动力70%。此案在大连市政法委“张仲书记” 和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董副局长等人”以权代法的袒护下,为了帮助四名故意伤害凶手逃脱法律制裁,唆使大连市公安局办案人员翟山泉、刘志军、刘某某在侦查中故意隐瞒实情,伪造假口供,弄虚作假,徇私舞弊以掩盖犯罪事实,致使故意伤害凶手王军等四名干警至今逍遥法外。为此,我依法申斥期间还遭到该政法委“张仲书记”等人和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唆使该局唐素华处长、吴军处长、闫开科长等人在北京将我绑架回大连非法拘禁于大连市公安局康复医院32天,期间遭到非人的折磨,脚链手铐四肢锁在床上。
     3月23日晚上20点40分许,我乘坐303路公交车回家,上车时已刷卡,但车上的修理工和司机叫我再次刷卡,发生争执,两人动手打我,引起我精神病发作,司机拨打了110,四大队4名巡警到场后,不问青红皂白就和司机、修理工对我进行一顿暴打,并强行把我拖下车扔在路边,当我醒时说:“警察打人”,其中一名警察采取法西斯手段对又狠狠地踢我背部一脚,使我当场休克过去。他们遂即架驶110警车扬长而去。经大连第三医院诊断:右7、8、9;左8、9、10肋骨骨折,第八椎体压扁骨折,根据人体重伤鉴定准则已构成重伤害和伤残鉴定办法我伤残为五级伤残,终身丧失劳动能力70%。
     案发后,我家人用担架把我抬到到大连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四大队报案,要求依法惩治伤害凶手,并赔偿损失及支付医疗费用,但该四大队不但不接受我的报案,反而采取法西期手段暴力将我赶出门外,并扬言:你要告我们的话,就有你好看之云云,此时才真正认清公安局的黑恶的嘴脸,充分体现了大连市公安局执警为公的执法精神。
     为此,为讨公道,我家人将市巡警四大队滥用职权,造成人身伤害的违法犯罪行为反映到市巡警大队和交通大队,该巡警大队翟山泉等人,徇私舞弊,伪造假口供、隐瞒事实真相,并作虚假鉴定,对我椎体压扁性骨折不予鉴定,枉法将重伤篡改为轻伤,偏袒伤害凶手四名干警,并扬言:“即使证据确凿,我局不会立案侦查,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无用,县官不如县管”
     万般无奈,我依《宪法》第41条申诉至大连市公安局,没想到市局董副局长等人同样袒护下属,对这种明显的侵犯人权致人伤害的犯罪行为百般抵赖,并说:“像这样类似的案件太多,打人是公安的权利符合我国国情,我们管不了,你爱哪告哪告去吧,你能耐就去联合国去告吧!”
     为此,我将大连市公安局、政法委等人的渎职违法行为,多次向公安部等部门反映,曾得到上面批示督办,大连市公安局以我损害他们的形象形为由伙同大连市政法委“张仲书记”勾结大连市公安局“张继先局长等人”于2006年9月21日,指示该局控告处唐素华处长、吴军副处长、闫开科长等人到北京密秘绑架我,我上访刚从南站下车就被他们帮架到北京侨园饭店306号房间,期间遭到他们多次毒打至休克后,绑回大连致使我心脏病暴发,不但不送我到医院看病,反而不顾我人身权和健康权,非法将我拘禁于大连市公安局康复医院,不通知我家人,在康复医院里面我遭到他们非人的折磨,他们不但不给我治心脏病,还把我四肢用铁链锁在床边,不让我动弹,每天打我休克,吃药数十颗,要致我于死地。后我家人得知我被大连市公安局非法拘禁于市公安局康复医院里,在我家人强烈抗义下及我心脏病危急生命时,该局才将我送到大连中心医院,该局把我仍到中心医院不但不交医疗费用,反而驾车逃之妖妖。我家人四处筹借医疗费用4千多元治疗我心脏病,方才保住性命,但给我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至今未愈。我出院后,还遭到该局非法监控,每天派警察和居民委员会人员跟踪监视,给我生活带来极大不便,一心想找机会谋杀于我,这就是大连市公安局执警为民侵犯人权的表现,天理何在?
     我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关于我房屋权被严重侵害。我父亲是抗日时期离休干部,母亲是有50多年龄的老同志,本来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因大连市房地产管理局中山房地产管理处(简称:中山房管处)和大连市房地产管理局材料机具供应处(简称:材料处),及2001年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简称:中山法院)的无端刁难,以权谋私,串通被告制造伪证,毁灭证据,制造假案,搞的我家破人亡,父母先后含冤死在只有30平方米,没暖气的房子里,我再次向中院提起上诉,但中院自相矛盾,依然不尊重事实、不依法审理,收受贿赂,对我无端刁难,枉法裁判。为此我上高法要求审理此案。高法不受理转给中法,中法仍然还是不受理,转给高法,互推诿请领导在百忙中给予依法立案,直接监督解决此案,还我公正于,
     88年新亚酒家扩建改造与我家置换房,双方签订了搬迁协议,但中山房管处和材料处以产权单位为由废除了我家与新亚酒家的协议,重新与我家签订了搬迁协议,按协议要求,我家该交该做也全完成,可他们却以种种借口据不履行协议,一拖就是十几年。
    一 审中山法院的法官谭红梅,刘平在我不懂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串通被告要求鉴定我的证据为由,骗取我的签字和原始证据(毁灭主要原件),串通被告伪造假材料进行鉴定,五个多月后拿出一个有问题的鉴定,我当场提出质疑,并多次要求重新鉴定,但谭、刘利用手中的权力,极力袒护被告,拒绝我的请求,在整个庭审中压制我,不让我讲话,并驳回我质证权
     2002年11月市检察院正式向中山法院抗诉,理由二。
    其一,双方提供材料中的印章,根据公章管理法的规定:(公章注册备案后方可启用),应该以公安机关注册备案的印章为样,而不应该随意采取哪一方的样本,法院认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其二,只鉴定了一份通知显然依据不足,事实邪教组织已经收取了我的代建费,就应当履行协议,中山法院法官张同臻,刘燕青对市检察院的抗诉置若罔闻,根本不理睬,还百般刁难我,串通被告采取各种手段想骗取我在他们写的材料上签字,以达到继续袒护邪教组织的目的,最终还是维持原错误判决。
    为了维权,我向室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但中山法院却极力阻挠,迟迟不交出我的上诉材料,是中院多次催要,才交出我的上诉材料,市中院审理后判决事实不清,用法不当,发回重审,此案发回后,中山法院故意拖着不开庭,在我多次请求下,才开庭审理,遗憾的是,三审法官姜庆涛、牛小琦、曹广群在庭审中,依然对我进行刁难,串通被告伪造88年的专用公章和房证,继续袒护,包庇被告,在被告拿不出认何有效的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又做出了维持原判的枉法裁判,更另我痛心的是,一审毁灭了我主要原件,而三审却以无提供原件为由,结束了这场闹剧。这次中院开庭审理,被告在庭上对我进行诽谤,中院的法官邹岩不允许我进行辩护,声称我再辩护就把我请出去。并在审案过程中,审理法官邹岩、姜世元、华云捷和代理审理员徐红,目无国家法纪,收受被告的宴请,在市政法委和院纪检的监督下,中院的法官邹岩依然串通被告造假做出与自己在(2004)大民再终字第9号民事判决自相矛盾,枉法裁判。
    现我向全世界同民主国家,尊重人权人士呼吁强烈谴责中共邪教组织残无人性暴行
    申诉人仇杰(残疾证号:辽大G字00368)。
    现今46岁,特困户(特困证号:210211050300006)。
    求助电话:13940893284
     0411869608822008年3月16日,我北京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深圳市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派出16名特警(其中有宝安区公安分局李处长),两名坐飞机,14名乖106火车到北京抓我送精神病院迫害(在各个信访窗口驻守),在我位好的朋权帮助下,我离开北京在内蒙古躲了15天,于3月31日回京,才免于一难!!
    2007年12月15日,深圳消灭人集团派国安在北京追杀我,并在北京县赏2万元抓捕我,在北京公安告知下,才免于一难(在我依法申斥期间已经遭到深圳深圳消灭人权集团10次追杀)!!
    《宪法》第37条、41条;《公民政治权利和自由权利国际公约》第13条等都明确规定,不得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但深圳深圳消灭人权集团却为掩盖其犯罪来剥夺我的生命和自由,人治深圳在此体现!!
     为了维护公民的人身权利及谴责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的邪恶,恳请国际媒体予以关注,以免我不遭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的迫害!!!
    2008年----2004年期间,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以李鸿忠、王玉浦书记为首的伙同政法书记李锋、宝安区公安分局肖广等人以权代法多次悬赏1万元---10万元不等迫害我,丧心病狂滥用职权报复我劳教3年或送进精神病院3年,充分体现了深圳市委市政府保持共产党先进性教育活动“以人为本”执政方针!
    2004年11月27日早8时5分许,我在他们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在北京天安门将中共温家宝总理乘座(80公里/小时)高速行驶的车拦住后不但没得到解决,反而却遭到“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为首的伙同深圳市公安局李锋局长等人打击报复、迫害,将我存在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宝安支行27万元全部冻结。
    2002年9月29日,我无辜被深圳市政安局、政法委授权成立的福永镇凤凰治安队,故意伤害一案【脾破裂、五级伤残,丧失劳动能力60%(见附件5)。2006年9月30日经北京友谊医院CT增强检查胰腺严重受损,脾脏缺失】长期需用服药维持生命】。此案在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以权代法的压制下,至今未讨回公道,因伤害而患多种疾病的身体得不到医治,常常发生重病危及生命,在这种情况下,反而遭到他们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迫害!人治深圳在此体现!!
     2002年9月29日中午12许,我和李厚春、周正怀(贵州人,当时我不认识他们)被深圳市政安局、政法委授权成立的福永镇凤凰治安队惨无人道酷刑、刑讯逼供伤害后,于下午14时许,我们被送到深圳市公安局凤凰派出所,经查我与偷车无关,便立即放我出派出所,刚走到该派出所阶梯时,便腹痛、眼冒金星休克倒地,醒后便向该所值班室干警“金剑锋和张志杰”报案,他们置之不理,反而威胁我,再报案就把你抓起来,无奈被他们抬出该所大门,仍在路边(福永医院凤凰分院离派出所只有30米远)。旁人用手机号13168706171,向深圳市110报警,报警求助不低于10次,都不予出警,他们为了帮助故意伤害凶手“谢日林”(自己人)逃脱法律制裁,消灭证据,立即将被害人李厚春、周正怀两人以权代法以无暂住证为由,作三无人员遗送于宝安收容所,期间未做任何口供和笔录(见李厚春和周正怀的证言)。后旁人用电话打120,经深圳市120急救送深圳宝安区福永镇医院做了脾脏摘除手术及胰腺手术,方才保住性命,在医院苏醒后再次向深圳市110报警中心求助(4天不低于50次),均无人受理,共在医院住院170天(见附件1)。
     我病情稍有好转,我拖着带病的身躯向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等单位报案,要求立案侦查、严惩凶手,保护公民人身权利不受非法侵害(投诉不低于50次),他们拒不立案、拒不作司法鉴定(见附件2)。在此期间,曾多次遭到他们辱骂,恐吓,你是被群众打的,我们不管,深圳是共产党的天下,在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李鸿忠书记、政法委孙彪副书记、公安局“李锋局长”等人的权力的压制下,其它相关部相互推诿,扯皮,最终都无人津,并扬言:“告到联合国也无用”。
     2002年11月1日,我拖着带病身躯向省省公安厅投诉后,在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曾纪元局长的批示下深圳市公安局才做司法鉴定,却不抓凶手,该局指示凤凰派出所威胁我以3万元与我私了,否则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有录录音为证),我未妥协。无奈我于11月15日,再次向公安厅曾纪纪元局长等领导投后,深圳市宝安分局于11月18日才将凶手谢日林抓捕归案(凤凰派出所所长罗伟亮说:“以前不抓人是授市局的指示……”)。本案在侦查中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竭力袒护故意伤害凶手谢日林,滥用职权多次指示刑警到案发现场威胁群众做伪证及篡改证词,制造群众打人的假象(在他们的袒护下,8月20日故意伤害凶手就此消遥法外),可见他们用心良苦,官官相互(见附件4)。
     2003年7月7日,深圳市监察局局长接待我批示后,转给深圳市公安局李锋局长,此案在他的压制下,为了达到帮助凶手逃脱法律制裁利用职权伙同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李鸿忠书记、政法委孙彪副书记、宝安分局肖广局长、宝安政法委阮开江主任等人,捏造事实,以群众打的现场十份复杂,破不了案,为了应付广东省公安厅等上级领导的督办,虚假提起公诉后不了了之。宝安区检察院于2003年8月20日作出深宝法刑不检字37号不起诉决定书。凶手释放后,他们多次扬言“让你走走司法程序够仁慈了,有本事自己去抓凶手……”(见附件6)。
     在凶手释放不久2003年8月30日上午9时许(见附件7),我在深圳市宝安区福永大洋田工业区再次遭到不明身份的人从身后袭击,后脑被打成挫裂伤,休克倒地,被丢在垃圾池边,险些命丧黄泉,后被一四川籍打工仔救起送福永医院抢救苏醒,方才保住性命,此案立案后至今未果。在此期间多次向新闻机构反映,引起了有关媒体重视,最终都因在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以权压法下,不了了之!
     2003年9月我依据《宪法》第41条向中央有关部门控告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的渎职行为,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由最高检察院“赵登举检察长”督办本案,引起了深圳市宝安政法委法律专家“阮开江主任”仇视和不满,坏了他们的好事。于11月27日大骂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是“路边博士和垃圾博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法学院专家和博士,也是路边博士和垃圾博士",因为我们做得非常正确,让他走完司法程序够仁慈了,他一分钱也别想拿到,要抓凶手他自己去,我们不管,再告你性命难保(有录音为证)。
     2003年12月4日深圳市检察院在最高检的督办下,迫于无奈撤销了宝安区检察院作出(2003)深宝检刑不诉字第37号不起诉决定书(见附件8),深圳公安局在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李鸿忠书记等领导的暗示下,以权代法,不予立案抓捕故意伤害凶手谢日林。2004年1月9日,我在南方报社驻深圳记者站找记者,被深圳市公安局跟踪,被他们的威逼、殴打至南方报社驻深圳记者站楼顶,正准备将我从楼上扔下去时,被记者及时赶到救了我,免于一劫。
    2004年1月14 日,在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批示下(见附件9),1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勉强将凶手谢日林抓获,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深圳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不甘就此罢休、便相互勾结、同流合污、滥用职权,以达到帮助故意伤害凶手谢日林逃脱法律制裁,唆使宝安法院不让我和律师(不负责任)复印证据,于3月2日我到宝安区法院找雷娟书记员要求复印证据(无任何过激行为),却遭到法院法官以我找渣为由,对我实施殴打,并将我拖到楼顶,准备从楼上将仍下去,制造我跳楼的假象,后在朋友及时通知记者,在记者的帮助下得以生命。宝安区政法委主任阮开江等人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真相弄虚作假,还在报纸上公开造假栽赃隐藏陷害、迫害于我(见附件10)。
     3月9日我向宝安检察院补充深圳宝安公安分局玩忽职守等行为的证据,宝安检察院不但不管,反而对我大打出手至我休克倒地,苏醒后报案110无人理睬。并告诉我,我们是授深圳市政法委李锋书记和宝安政法委“阮开江主任”等人的指示,打你行为合法,打死你有他们为我们撑腰,此案至今无人问津!
     为此,我为了维护人权,伤势好转后于3月15日向广东省委张德江书记等领导反映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的渎职、打击报复、迫害行为,得到张德江书记的重视,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及保护自己的乌纱帽,深圳消灭人权集团共同策划栽赃陷害,于3月23日,以我越级上访,严重损害深圳形象等为由劳动教养我18个月,并赏10000万捉拿我,期间并派多名杀手追杀。
     万般无奈,2004年11月27日早上8时5分许,我冒着生命危险在北京天安门将中共温家宝总理乘座(80公里/小时)高速行驶的奥迪车拦住后,见到了温家宝总理,反而被北京崇文分局以违反交通管理非法拘留10天,且在拘留所里非法拘禁期间不给任何洗涤用品,拘留期间北京市公安局勾结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李鸿忠市长(后任书记)、原黄丽满书记等人迫害我。
     12月6日拘捕期满后(没有给拘留手续及释放证明等法律手续),下午4时许,北京公安局警察警号为003815、003832伙同深圳政法委际开江主任、宝安区公安局唐处长等六人从崇文区拘留所把我捆绑用警车押回深圳驻北京办事处深圳大厦315号房间拘禁起来,在深圳大夏受到深圳市政法委阮开江、唐处长等六人的非人的折磨一晚上未合眼,唐处长告诉我深圳市委书记、市长说:“你不是胡锦涛的儿子,温家宝官儿小了,回去整死你”。
     12月7日早上6时许,广东省委副书记李鸿忠及深圳市公安局李锋局长的指示深圳市政法委阮开江、唐处长、宝安区法院等六人及北京市公安局警号为003828的警察用绳子把我双手反铐,四肢用胶绳捆绑结实,毛巾睹住嘴巴用胶布封上,期间对我多次毒打至休克从3楼拖到楼下,用警车强行绑架押往首都机场(双手反铐,四肢用胶绳捆绑结实,毛巾睹住嘴巴用胶布封上长达3小时)押上飞机,到了深圳后,又非法拘禁于深圳宝安党校105号房间11天(12月7日----12月17日),期间并派黑社会24小时看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通信自由,多次恐吓,威胁,强迫如果不同意其条件就立即取你的性命的不公正声明(见声明),该声明是他们共同蓄谋已久的杰作(要求对该声明做笔迹鉴定),如果你再申诉,控告我们就立即取你的性命。
     12月23日我前去深圳市政法委对其质疑,深圳市政法委主任温国治说:“我们市委市政府李鸿忠书记已说了,我们有‘江泽民主席”等人撑腰不怕你告,也不会给你解决问题,要解决问题去找联合国安南秘书长、美国布什总统、台湾陈水扁来办……”如果你再申诉,控告我们就取你的性命,诛灭你九族。
     深圳消灭人权集团如此以权代法来袒护凤凰治安队,不言自明,因该治安队是他们授权成立的,又是该治安队的主管领导、主管、监督机关,且还为该治安队颁发了许可证和执照,是裙带关系,大开绿灯包庇、纵容,警匪一家。
     深圳市委市政府李鸿忠书记伙同市政法委、公安局滥用职权、渎职,致使我脾脏摘除,胰腺严重受损,终身丧失劳动能力,终身需服用药物来维持生命,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和和生命健康权。医学证明脾脏是人体的一个重要器官,具有免疫、助消化、藏血等功能,胰腺是人体重要器官,对人体新成代谢功能起着等重要作用,由于脾脏摘除和胰腺受损使人体免疫力下降,长期患病、并发症时常发生,已得四次肠梗阻,长期感冒,每年1半在病中(见附件13)随时危及生命,全靠药物维持生命续延。他们不顾我生命健康权,不给予治疗。反而玩忽职守、利用职权打击报复、迫害于我,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他们渎职行为,无人管(见附件14),却遭到他们更加残忍的迫害和报复,现在他们非法将我个人存在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宝安支行27万元存款全部冻结,一心想置于我死地,法治何在?天理何在?
     他们的犯罪行为,造成我身体致残,精神上严重打击和折磨、物质上严重损失,至今未讨回公道,也未赔偿我由此所造成的各种经济损失和医疗费用,现在我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向上级领导和公众求助,当正义被玷污,公正被扼杀,良知被泯灭,我将会被执法犯法,胡作非为,深圳消灭人权集团的深圳市委市政市政府:李鸿忠书记、王玉浦书记;深圳市公安局:李锋局长;深圳市政法委:孙彪书记、宝安分局:肖广局长、宝安政法委:阮开江主任、宝安检察院检察院:梁增昌检察长、宝安区法院:周鹰、陈立新院长、深圳市中院:周永鹰等人蓄意关押,报复陷害唆使他人制造假象来杀害我,或者变相性杀害,他们还狼狈为奸,捏造事实,虚构罪名,瞒上欺下向有关部门谎报假材料、假结果,以达到我息访罢诉的目的来保护他们自己德高望重的权位,如此践踏人权,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已是他们的神圣职责。
     2007年12月15日,深圳消灭人集团派国安在北京追杀我,并在北京县赏2万元抓捕我,在好心的帮助下,才免于一难(在我依法申斥期间已经遭到深圳深圳消灭人权集团10次追杀)!!
     2008年3月16日,深圳市深圳消灭人权集团派出16名特警到北京追杀我,在好心的帮助下,才免于一难!!
     《宪法》第37条、41条;《公民政治权利和自由权利国际公约》第13条等都明确规定,不得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但深圳深圳消灭人权集团却为掩盖其犯罪来剥夺我的生命和自由,人治深圳在此体现!!
     求救人: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维权人杨振彪
    联系电话:13261103611
    
    
    住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泡崖三区玉胜路18号—7—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