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炳章母亲希望中国体现奥运精神释放王炳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2日 转载)
     王炳章的家人在北京即将举办奥运之际,呼吁中国政府放宽对异议人士的政策,释放王炳章。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目前在中国服无期徒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在北京即将举办奥运之际,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实行对世界人民的承诺,体现奥运精神,释放王炳章。 (博讯 boxun.com)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今年88岁了,和另外两名子女住在加拿大的大温哥华地区。王桂芳老人在信中说,王炳章的父亲于2006年初离世,去世前不停地叫着王炳章的名字,一直盼望着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最后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王桂芳老人说,自己现在快九十了,来日无多了,无法亲自到广东韶关监狱中去看望儿子,只有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在奥运前,实现当初争办奥运时所做的承诺,改善人权,释放政治犯良心犯王炳章。
    
    王炳章于1979年留学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1982年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1982年,王炳章创办第一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1983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1989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2002年6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以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至今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王桂芳老人说,王炳章被抓到中国至今六年了,一直是单独关押,与外界隔绝。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另外,由于不适应韶关的气侯及生活环境,他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王炳章还患有静脉炎、静脉曲张和脑血栓。王炳章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单独关押不符合中国监狱刑法规定,信中说: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还能过群体生活,更何况我们人类。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
    
    王炳章母亲在致胡锦涛的信中写道:几年前, 中国在争取奥远会主办权时,就承諾过要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但至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人权状况的进展,至少没有在王炳章的案子上体现出来。几年来亲人从北美千里迢迢去广东看王炳章,几次被拒之门外。
    
    另外,王桂芳老人说,王炳章在狱中创作了一些绘画和书法作品,但都被扣押在韶关监狱。自己因为年老体衰,写不动字了,只好每次画些画给王炳章带去,以聊慰母子思念之情。
    
    王桂芳老人说,王炳章没有犯法,他只是希望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成为一个有人权,和谐,平等的社会。她呼吁胡锦涛能顺应历史潮流,顺天下民心,实行政治开放,放弃一党专政,开放言论自由,这已是大势所趋。现在离奥运会的开幕只有一百天了,希望中国政府实行对世界人民的承诺,体现奥运精神,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立刻释放包括王炳章在内的所有政治犯和持不同政见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专访:王炳章狱中受虐挨打
  • 王炳章入獄四周年祈禱會
  • 王炳章博士健康与自由祈祷会(图)
  • 广东省监狱当局对王炳章实施非人道待遇
  • 人权组织提供证据显示中国诬陷王炳章
  • 王炳章再中風
  • 王炳章家人促中国批准其保外就医
  • 加拿大表关注 王炳章境遇改善
  • 王炳章博士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摘编
  •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毕汝谐
  • 呼籲中共正視對王炳章不人道的待遇/郭平
  • 解龙将军:纪念王炳章
  • 郭平在旧金山纪念六四18周年的声援王炳章发言
  • 王炳章的悲剧-反独裁的政治不是儿戏/程咬金
  • 王策、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王策 黄河清:呼吁医治、善待张林、王炳章
  • 敦促中国政府批准王炳章参加父亲葬礼(紧急呼吁信并广泛征集签名)
  • 王炳章的父親病故, 家人呼吁讓王炳章回加拿大奔喪 _____ 劉泰
  •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盛雪
  • 评:王炳章被逮捕真实内幕-逃离人员原意作证
  • 王炳章被捕真相揭密:自害害已,鈇証如山
  • 潘晴:为理想而承受苦难—写于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陈维健:怀念战友——纪念王炳章入狱三周年
  • 王希哲关于黄花岗杂志本期《黄花岗千古,王炳章万难》的批评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