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地税局长亲自面试“小姐”组织妇女卖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30日 转载)
    
    来源:大洋网
     人们想不到的是一个遵纪守法的模范、严格要求班子成员的一把手、先后处理20多名违法违纪干部的局长;向贫困家庭和学生捐款10万余元的“爱心”人竟然是一个贪污、受贿、偷税、组织妇女卖淫、聚众赌博的“五毒局长”。 (博讯 boxun.com)

    
    他总是肩披风衣,戴着墨镜,头发打得锃亮,身后跟着两个随从,连他脱大衣都是双肩往后一抖,随从立即上前接住;他亲自面试“小姐”,为他的酒店服务。
    
    他叫曹东晖,原长春市南关区地税局局长。不久前, 这位曾在当地名噪一时的“特殊人物”被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组织卖淫罪、偷税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等判处无期徒刑。2007年6月,吉林省纪检委对曹东晖一案在全省进行了通报。2008年元旦,在长春监狱举行的现身说法大会上,他做了反思和忏悔。
    
    那么,作为一名堂堂的地税局局长,曹东晖何以干起组织妇女卖淫的勾当?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经过深入采访,揭开了案件背后的诸多内幕……
    
    
    
    诈骗犯・地税局长・“二哥”
    
    
    
    1960年12月,曹东晖出生在吉林省榆树市黑林子村,其祖辈世代务农,初中毕业后,他当了兵,复员后先后当过工人和乡供销社营业员。1980年,他被调到榆树县(现榆树市)城发乡财政所,担任农业专管员,主管收粮。曹东晖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头脑灵活,善于交际和钻营,胆子非常大。他利用工作之便,贪占了单位的粮款,于1982年被原榆树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在那个年代,犯下这样的罪行,按说前途就此完结。谁知,曹东晖反而走了“好运”,他先是被调到榆树县财政局仓库当工人,之后篡改了档案,通过不断地钻营,终于博得了单位领导的信任,从此官运亨通,从仓库工人一步步升到预算外股股长、农业税科科长,4年后官至榆树市地方税务局副局长、局长。2000年3月,曹东晖调任长春市南关区地税局任副局长主持工作,不久后成了单位的一把手。
    
    一个农家子弟,通过自己的努力,竟然当上了省城里的一名税务局局长,这让很多人对曹东晖刮目相看,而曹东晖本人也是踌躇满志,决心干出点样子让大家瞧瞧。为此,上任之初,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为了迅速掌握管户收入的第一手情况,他白天组织全局工作,下班后深入到个体门市调研,还利用双休日深入到重点税源企业搞调查。即使患病了,他也顾不上休息,一边打着吊瓶,一边听取科室负责人的工作汇报。
    
    辛勤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在他的带领下,南关区地税局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连续4年超额完成了全口税收计划,月、季收入进度在全市地税系统始终排名第一位。税收收入从1999年的14700万元到2003年的31280万元。
    
    因其政绩突出,2001~2004年,长春市南关区政府一共奖励他45万元,他还被选为区、市人大代表,并多次被评为职业道德标兵、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长春市“双拥工作先进个人”,曾荣立过三等功。
    
    如果曹东晖能按照这样的道路走下去,他一定能创造更多的业绩,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但不幸的是,随着地位的提高,以及求他办事的人不断增多,曹东晖渐渐养成了专横拔扈、张扬霸道的作风,就连他的穿着打扮也变得愈发非同寻常。“他总喜欢戴着礼帽,穿着风衣,戴着墨镜,就像《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一样。”
    
    曹东晖的这一“奇特造型”给所有见过他的人留下深刻印象,加上他长得人高马大,说话很有“阵势”,一些趋炎附势之徒也投其所好,见到曹东晖时既不称他为局长,也不叫“老板”,而是像黑社会似的,以“二哥”相称(曹在家里排行老二)。而曹东晖对此表现得颇为受用,平时外出时不仅戴着墨镜,肩披风衣,工作人员跟随左右,前呼后拥,还多了一项“内容”----进屋后将大衣从双肩上往后一抖,手下的人立即上前接住。
    
    与此同时,曹东晖的贪婪之心也开始膨胀。由于长年跟各种各样的企业打交道,看到别人大把大把地赚钱,他也想在自己的税收管辖区内开一家公司,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2003年年末的一天,一位名叫王远东的人找到曹东晖,想在曹东晖的税务管辖区开个洗浴中心,不久,曹与其合开了一家名为“天河洗浴”的宾馆。
    
    来源:大洋网
     从租房、装潢到开业,曹东晖共投资370万元,王远东投资86万元。为了掩人耳目,在办理工商注册时,注册资金只填了30万元,法人代表的名字也是他的岳母孙某,总经理是王远东。但为了监督王远东,曹东晖将李亚菲派去当副总经理,负责天河洗浴宾馆的所有日常财务、现金的收入和支出。
    
    这个李亚菲与曹东晖有着很特殊的关系:她的丈夫是曹东晖的小舅子,而她本人则是曹最“铁”的情人,甚至直到跟他一起判刑。
    
    李亚菲小曹东晖8岁,虽然已经38岁了,却显得非常年轻,火热妖娆,令曹东晖一见钟情。由于两个家庭经常在一起聚会,时间一久,两人便走在了一起,不管是家里还是宾馆,只要曹东晖想要她,李亚菲二话不说,马上就过来,从没有怨言,她也知道,“姐夫”是不会亏待自己的。而曹东晖也一直想对李亚菲有所“回报”,因此,他的“天河洗浴”一开业,马上就想到了李亚菲,她实际上成了曹东晖在这里的“替身”。
    
    
    
    小姐・黄色录像・赌博包间
    
    
    
    2004年6月末,也就是洗浴宾馆开业前的一天,曹东晖来到宾馆的501房间,几个中层领导都恭恭敬敬地叫他“二哥”。曹东晖落座后,两个“随从”帮他拿起皮包,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直到这时候,员工们才知道这个类似黑社会的人才是这里的真正老板,但大多数人却不知道,这个人竟然是一名地税局长。
    
    会上,曹东晖始终不摘墨镜,他很严肃地宣布人员的职责和分工,然后就一阵风似的走了。从此,员工们只要见到曹东晖,都叫他“二哥”。
    
    渐渐地,王远东隐隐感到李亚菲和曹东晖非同一般的关系,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公司其实没有什么实权,加上一直见不到效益,2005年2月份,王远东提出撤股。这样,天河洗浴宾馆就成曹东晖一个人的公司了。
    
    洗浴中心始终见不到效益,这令曹东晖坐立不安。他不甘心就这么罢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2005年年初,个性独特的曹东晖终于想到了一个能帮他挣回大钱的“好办法”。曹东晖觉得,要想让洗浴宾馆挣大钱,必须敢于冒险,那就是上“按摩小姐”。
    
    其实,从开业那天起,曹东晖就曾和王远东研究过这件事,但是,王远东胆小怕事,所以这件事迟迟没能落实。现在,曹东晖对李亚菲明确做了指示。李亚菲心里不踏实,但也只好按照曹东晖的指示,一边在洗浴宾馆门前贴出招聘启事,一边通过熟人招揽“按摩小姐”。
    
    虽然是授权李亚菲操办这事,但曹东晖还是不放心,因为小姐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宾馆的经济效益,而自己走南闯北,见识的女人多,应该好好把把关。于是,曹东晖常赶到天河洗浴宾馆二楼多功能厅亲自面试“小姐”。
    
    李亚菲等人聘用一个叫“胖子”(真名叫孙小东,已判刑)的“鸡头”。“胖子”在这方面是个很有经验的领班,为了更好地管理小姐这一块,李亚菲等人和“胖子”签订了协议,“胖子”承包天河洗浴的所有按摩项目,并向天河洗浴缴纳5万元的抵押金。“胖子”为了保护自己,又雇佣一个名叫逯光进的男人做经理直接管理这些按摩小姐。可怜那些卖身的小姐,用自己的血泪所赚下的钱,却被这些人层层扒皮。
    
    为了让前来寻欢的人玩得更刺激,天河洗浴宾馆四楼“按摩区”内还设有影吧,影吧的任何一台机器里都能看到黄色录像。
    
    “胖子”的这一套管理很快就见了效益,洗浴宾馆每天的营业额要多出上万元。
    
    为了招揽生意,曹东晖经常带领一些权贵和大款来此消费,寻欢作乐。在天河洗浴宾馆,包括小姐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408包房的故事,这是专门为曹东晖装潢设计的豪华包房。曹东晖几乎每周都要带领不同的人来这里赌博,里面各种先进的赌具一应俱全。他们的赌资都相当大,赌够了便在这里看黄色录像,找按摩小姐作陪。
    
    尤其令人感慨的是,这里竟然还发生了一桩“刑事案件”:2005年2月末,一位服务员在408房间服务时,见桌子上、沙发上堆满了钱,随手偷走了一个客人8万元现金。这让曹东晖非常恼火,他找到李亚菲说:“将记载客人在408客房的消费单据全撕下来,让会计重新做一套。如果再留下什么,将来还说不定出什么乱子。”
    
    来源:大洋网
     第二天,李亚菲和会计找人把带有408客房字样的消费单据烧了。这个包房除了李亚菲外,平时谁都不能进入,也不许任何人谈论关于这个包房的事。
    
    随着来这里消费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这里的“特色按摩”被一些人传得神乎其神,一些好色之徒便慕名而来,对这家神秘老板的描述也越来越玄。曹东晖的收入由此大增。
    
    多行不义必自毙,2005年3月下旬,一封匿名举报信搁置在吉林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的案头。3月26日晚大约23时许,吉林省公安厅打黑办的警察突查天河洗浴宾馆,当场抓获数名卖淫嫖娼人员,并带走数名宾馆服务人员,随着调查的深入,曹东晖的罪行浮出水面。
    
    
    
    贪心・“爱心”・无期徒刑
    
    
    
    当晚,正在家休息的李亚菲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打电话给曹东晖,正在外面吃饭的曹却根本没太在意,他对李亚菲说:“多大的事呀,不要紧,可能是抓赌博的,到时候罚点款就得了。你在门外看着点,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然而,3月27日上午发生的事情,却让曹东晖有些担心了。当日一大早,警方派人拿走了天河洗浴宾馆的财务账和小票等。
    
    3月27日下午,心急火燎的曹东晖穿着一身休闲衣服,有些疲倦,眼睛通红的他来到一个朋友开的按摩院,在一间贵宾包房,他叫来李亚菲,然后打电话给他在单位的心腹----南关区地税局自强税务所所长吴某和南关区地税局法制科科长许某等,众人建议曹尽快把洗浴中心偷逃的税款交上。
    
    3月28日下午,李亚菲带着钱去到南关区地税局民康税务所交税。到了这里一问,她顿时吓傻了,因为公安机关已经派员下达了“天河洗浴宾馆涉嫌偷税犯罪,不许收取天河洗浴宾馆欠税”的通知。李亚菲马上给曹东晖打电话请示,曹利用自己的职权,让基层税务所以“天河洗浴宾馆收入350万元左右”的额度,“强行补交”了税款。
    
    钱虽交上了,但是曹东晖心里反倒更不踏实了。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回家,就吃住在朋友的按摩院,身边一直有李亚菲陪着。
    
    3月29日上午,曹东晖与李亚菲一起吃了早餐,然后去单位上班。到了单位,他立刻更换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将手机尾号设了4个6,以表示吉利。他让李亚菲也换了号码。新号码只有两人相互知道。但到4月1日,李亚菲就和曹东晖失去了联系。
    
    这一天,吉林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侦查队将曹东晖抓获归案,并于4月19日将其刑事拘留;后又因曹东晖涉嫌职务犯罪于5月23日由吉林省检察院将此案指定松原市检察院查办。曹东晖的心理防线最终崩溃,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一个“五毒局长”终于暴露出来。
    
    2006年6月16日,吉林省松原市检察院以曹东晖犯贪污罪、受贿罪、组织卖淫罪、偷税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等向松原市法院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2000年3月曹东晖任长春市南关区地税局负责人、局长后,利用职务之便,采取侵吞、骗取等手段,非法贪污占有公共财务150余万元人民币。
    
    同时,曹东晖在任南关区地税局负责人期间,如果哪个企业找到他要求予以关照,曹东晖就会派人把这个企业的纳税情况彻底检查,欠多少税、有没有偷税行为,曹东晖则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自己收多少钱。
    
    另外,只要他看上了某个有姿色的女性,就想方设法得到。慑于他的淫威,一些女性只好忍气吞声跟了他。曹东晖对男女之事已经随便到肆无忌惮的地步,只要他欲火难耐,就把一些女人叫进办公室,肆意淫乱。
    
    但与此同时,曹东晖又极力伪装自己,把自己打扮成遵纪守法的模范,严格要求班子成员,并提出了“刹歪风不怕‘闹’,敢纠治不怕‘告’,大胆管不怕‘票’”,先后处理了该局20多名违法违纪干部。曹东晖还连续5年在单位职工中开展 “献爱心”活动,先后向贫困家庭和学生捐款10万余元。然而,曹东晖最终还是原形毕露。
    
    2006年7月28日,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曹东晖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曹东晖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时,李亚菲也以组织卖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4万元。曹东晖不服提出上诉。
    
    2007年11月,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曹东晖上诉,维持原判!
    
    2007年12月,吉林省纪检委对曹东晖一案在全省进行了通报,指出曹东晖贪欲极度膨胀,道德沦丧,完全背离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要求全省党员干部以曹东晖为鉴,抵御腐朽思想的侵袭。
    
    (本文中除了曹东晖外均为化名。)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秘长春五罪地税局长曹东晖:假反腐真索贿(图)
  • 长春地税局长曹东晖:一边组织卖淫一边献爱心(图)
  • 黑龙江省地税局长、鸡西市委书记受贿判死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