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扬州市薛家的人权法律物权法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家住本市皮市街大芝麻巷38 号,早在2006 年扬州电视台、报纸等媒体同时均己报道"皮市街拓宽改造拆迁工程己结束,"事实上道路也已经按照古城道路整治要求己全面峻工,我家己由城建整治部门并按照2002年市人大通过,市规划局颁布的“老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己建起了古色古香的仿古墙。
     为拆迁我家房子皮市街整治拆迁指挥部他们一伙采取惨忍的手段,听了都毛骨悚然。前者 2006年10月14日下午皮市街整治拆迁指挥部雇用一批暴徒,在无任何手续前提下强行冲门,十几名暴徒冲进我家欲把我们赶出房屋,对一家老小又推又打,将80岁的老母亲董玉兰抬起又摔倒在地,致老人摔伤,身体皮下淤血青紫。 (博讯 boxun.com)

    10月20日上午7时该指挥部又指挥雇用20余人,第二次冲门而入,首先将家中桌椅、水瓶等砸得一片狼籍,把我父母强行往外赶,遭到挣扎就把他们往楼梯、墙壁上撞,我妻手臂打肿打伤,我本人被他们卡着喉咙,其余人对我一阵暴打,在家中四口人无一幸免,均遭不同程度殴打.
     最为严重骇人听闻的是发生在10月23日中午12时许,该指挥部又指挥雇用40余人,第三次破门而入,约近10人把我80余岁的老父老母和我妻子关在屋内先是拳打脚踢,后用绳索把我母董玉兰手脚一齐捆绑起来,捺在地下不许动弹,老人双手被打绳勒满是青紫。80余岁的老父薛瑞荣被二个暴徒双手反扭架,被迫低头无法行动。妻李志玲同时被二暴徒抬进房间扔在床上捺倒,男暴徒并对其非礼。遭反抗现场遗留下扯下衣服两颗纽扣,这伙暴徒连偷带抢,抢走价值近4千元数码象机(事后警方己发还)及钱2500元。同时数十人在屋外强行登高拆除祖遗古宅门堂门楼。把厨房灶具厨具偷砸一光,连我家楼房梯子也给拆除偷走,使我们无法上二楼房间睡觉,拆除的瓦砾小山一样堵死了我家唯一通道,并断了我家水、电。使人很难相信:在共产党领导下“有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在扬州“联合国人居奖”下,一家老小竞然在自己家中陷入饥饿、黑暗、绝路之境。这是不是联合国褒奖下“有特色”“人居”?!(证据一法医证明)(证据二法医证明)
     后者2007年2月5日扬州城管、社区一伙在无任何法律依据前提下,又要强行拆除厨房,我被逼迫上楼汽油浇身要自焚。发出“依法维护私有产权,誓与家园共存亡!”绝言。更有甚者 2006年12月22日我堂哥薛祥谷强拆中在屋内被活活砸死,惨不忍睹!!!面对强暴,不愿惨剧重演,我宁愿站着死,在烈火中也要维护人权尊严!!!
    4月26日,以社区、城管人员为首的一伙在无任何拆迁合法依据前提下违法参与拆迁,以拆迁为名将我妻子李志玲中午1时起,被非法拘禁断绝通讯逼迫其签字至次日凌晨方才将人放出,在此期间我先后报警要求警方干予将人放回家,警察来人讲"是政府行为,正在谈公事。"而不予理睬。 他们这些打着政府旗号的人非法拘禁我妻,居然还说是政府行为!
     4月28日下午3时为避免我妻再次遭受非法拘禁,本人同意与社区、城管在城南房管所内就此问题对话,至6时我要求回家吃饭,他们一伙四十余人不准我回家,扬言"今天拆迁问题不谈好,不签字不准走。"根本限止我的行动自由,我要小便他们一伙跟着我下楼,我在楼下想稍息片刻,把我连拖带打带到楼上办公室关起来,派人看着我。并轮流从精神上拆磨我漫骂我。夜 12时左右,广陵街办李强书记也来和我谈,和我软硬兼施后讲"今天不谈好,不行你有苦吃。"然后他们一伙十几人把我带到楼下一个大房间内,进去后就有人把灯熄了,黑暗中就被一阵暴打,几分钟后又将灯打开反复十余次,把我坐在房子的角落里,随后街办、城管有人抓着我的头发说"签不签"。我不同意签,他们打我的人更多更猛。边打边讲"你要房子,不要命?"打得我鼻孔出血鲜血直流,打后有人要我脸对着墙,站着立正手放好,就把我当着罪犯一样对待,稍息片刻后,又有多人对着我暴力殴打,深夜我大喊"救命救命"他们就捂着我的嘴,我相信夜深人静周围邻居应当会听到惨叫声不绝于耳。直至把我打在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还讲我装死,就是这样,还拿着红印油、拆迁合同放在我面前逼我签字捺手印。他们一伙就这样轮流打我折磨我,反反复复打了有十余次,他们还讲"今天不签字,马上把你带到小茅山,那里更没有人你死了都没人知道。"天刚亮时他们见我誓死也不肯签字,最后一伙人强行将我手指捺上红印油,要往拆迁合同上捺手印,我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用嘴咬着拆迁合同,他们用力抢夺将合同撕的碎片后,他们又拿出拆迁合同,先对我一阵暴打,后十几人强捺我签字捺手印,遭到我最后的反抗方才罢休。最后把我的上身衣服脱的精光,并上下搜我的衣服及身体,连我的鞋子也脱下搜查,抢走我身上的录音笔、手机,还有被打撕坏的有血斑外衣,将我脸上血迹洗去,约六时左右他们才放我,出门后我痛苦万分倒在路边休息。(法医证明)
     在我被非法拘禁期间,我父亲曾先后多次报警,并告之被关押处要求解救,警方以无法进门为由拒绝解救。
     后我到东关派出所报案,警方作了笔录,在派出所内我的手上还留着红印油,身体、脸上、头上留下的伤痕警方作了摄像记录。
    为逼迫我家拆迁,因我抗暴欲自焚妻子接受过外媒采访,讲了真话揭露了其暴行。他们竞滥用手中公权停了我妻子在房管部门的薪职,并威胁扬言:“不签字拆除房屋,必须离婚解除关糸。否则不会放过!”妻子停薪回家动员。一家顿时发生经济困境,为了一家生计及供养上大学女儿继续读书,在淫威逼迫下我们20年夫妻只有唯一选择离婚 。因房屋未拆,离婚后他们一伙并未放过我妻子,故意调动妻子多年的职位,惩罚她一个弱女子去干瓦工拌水泥拎灰桶,爬高上低繁重辅助工,至今仍在惩罚性工作。
     屡次事发后,为上访我到处东奔西走,受尽了冷嘲白眼,数十数百次走进人民公安、人民政府、省信访中心,他们是层层级级推诿,处处相互扯皮,就是不解决问题。在万般无奈暴力被逼之下,才选择自焚以死抗争!……为抗暴维权,堂哥薛祥谷被活活砸死,家破人亡。我本人薛祥彪被拘禁毒打,妻离子散。他们一伙在皮市街区道路峻工的前提下,打着政府行为公共利益的旗号,无拆迁许可证,三番五次的迫害我一家,妄图达到非法占有商业开发的目的。
     真不知在联合国颁发的"人居奖"的光环下,烟花三月下的扬州,从古至今历朝历代,民不得安身,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何耒人居?人权受到严重侵害,正义无法得到伸张!!我们“人民政府”在那里?这些到底为什么?百姓的灾难何时何日才能结束??尽管走进上访这条不归之路,我己精疲力尽,嘶哑喉咙己经难以发出呐喊,尽管我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悲痛得战栗,举头问浩瀚的星空,放眼问滔滔的长江,低头问苍茫的大地,但是,它们依旧无语,谁耒回答我???!!!谁来拯救我???!!!谁能挽救我失去的美满家庭???!!! .若政府不解决的话我们全家信访到底。
    
    
    
     薛祥彪
    
     13056356937
    
     2008.04.2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