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黑法官配合贪官卸磨“杀驴” 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的遭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杀”抗战离休干部祖孙三代,快80岁离休17年的14级地师级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
    仅为1间11㎡住房惨遭迫害致死,半夜打烂门锁家产被抄
    重庆黑法官创“天下奇闻”仅为1间住房,逼死地师级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法官荒唐判一房两主无过错?重庆市高级法院腐败法官对待连环三案颠倒乱判,从未开庭审过,还到处上串下跳假汇报?其女担心走遍中国都难伸冤?
    一案:法官违规立案:贪官诬告离休17年的创始人“霸占”一间11㎡住房,我父在重庆该房住了20多年,93年11月达县地区区划调整分达川巴中两地区,我父是经过达川巴中两个地区行政公署上级领导及两渝办临时负责人,四方代表共同将我父分配在巴中渝办继续居住,当时贪官马兴义,付正维还没有“出世”,时隔7年后,99年我父突然收到法院的传票,大吃一惊才知道,两贪官装疯卖傻,98年暗中私自将我父住房的房产证卖给了别人,要求法官将我父判决到大街上去住流浪街头?在法庭上才看到早在1995年7月20日两贪官代表两渝办签订了达川、巴中两渝办都不准我父住房的分家交接协议书(第三条),请问两贪官我父住那里?(98)江民二初第488号判决书:法官荒唐把整套66.8㎡住房判给我父,人还没死,(99)江民二初第127号判决书:房产证又判给别人,请问共产党法院我父住那里?又该办那里的房产证?本案请审理:这套房子到底判给谁?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判决书?不能让我父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永远持有一房两主的判决书含冤去世。
    二案:诬告不交一间11㎡住房高价房租水电气费;还要追究我父刑事责任?(99)江民二初第13号判决书违反诉讼法,告的是拖欠5年之久3仟多元费用,法官杨楠根据贪官一张2仟多元的白条,就判我父交纳3仟多元高价房租水电气费,一个月842度电法官判民工“可能”用79度电?家中无空调,快80岁的老革命一个月能用8佰多度电?法官是以证据判怎能以“可能”判交?法院每月强扣我父4佰元工资气死老革命,半夜打烂门锁抄走家产?申诉到高院,贪官把白条黑材料数据又换成一片空白数据,不立案?同时其女复退军人也成了专政对象办学习班“学无产阶级专政”每月600元工资,马兴义只发250元还要扣水电气费,外孙连临时工都不准做,山东人在重庆举目无亲借钱吃饭都困难,祖孙三代惨遭残酷打击报复无人管?请问这是什么世道?
    三案:妻女受淫秽侮辱罪,四川达川法院将刑事案侮辱罪移交到重庆,法官张军违犯法律程序,枉法乱判,法官独审篡改起诉状,被告贪官自己所取的证人证言,没经过法庭上质证?法官不敢开庭,急忙下一份没有法律条款的判决书?马兴义没交反诉费怎能以“互骂”判我输?申诉到高院法官严研在法庭上打瞌睡,我交了众多证据严法官装疯卖傻,还要我来承担没举证的法律后果?换法官王江,副院长宋令友又代表重庆共产党法院,欺骗我2年多通知服判息诉不准告?马兴义不判刑,难道连个赔礼道歉都不敢判?逼我愿把牢房坐穿,寻找中央督办连环三案依法判决,还离休干部一个清白。以上事实都有证据。
    
三代残酷人生 控 告 书

    控告人:申桂香(被害人申子福之女),女,60岁,山东人,是已故14级地师级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生前全权委托代理人,四川省达州市人民政府驻重庆办事处职工。现住重庆市江北区鲤鱼池3村9号。
    被告:罗 强,男,四川省达州市市长,法定代表人。
    被告:王金尧,男,达州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住达县。
    被告:马兴义,男,达州市人民政府驻渝办事处主任,住重庆。
    被告:付正维,男,巴中市人民政府驻渝办事处主任,住重庆。
    案由:我父申子福没被日本鬼子国民党打死,因举报,仅为一间11㎡住房惨遭贪官迫害致残致死,死无立锥之地,死了都不放过,半夜打烂门锁家产被抄?我父是83年离休,93年达川王金尧秘书长像卖国贼一样玩忽职守,造成两被告马兴义、付正维代表共产党政府“借刀杀人”,“杀”害快80岁离休17年的14级地师级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而且是斩尽杀绝,不让我们祖孙三代人活,逼死我父后,从一份没盖公章的追悼会上的悼词中,才得知贪官不承认我父是单位的职工,无形中早已被开除?所以把办丧事……买的大小党旗……送的花圈等费用,统统都要死人自付,本应享受165㎡住房,却签订达川巴中两个渝办都不准住房的分家交接协议书,要他流浪街头。不给住院费、护理费,扣不完的工资、奖金、药费……其女复退军人也成了专政对象,曾打报告开除,每月600元工资,只发250元还要扣水电气费。本单位职工子女不知为何全部安排工作住房,马兴义找我要万多元儿子参工费,我无钱给他,借故连临时工都不让我儿做,至今残害革命后代无工作,家破人亡。
    请求:中央首长及有关部门查办两贪官打击报复陷害罪,残酷迫害致死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并为祖孙三代人申冤平反。
    请求:落实离休干部工作单位,按优惠价落实申子福生前应享受巴中驻重庆办事处原66.8m2改造后的92m2住房,并给予办理该房房产证。
    请求:核发申子福父女被克扣的工资、住院费、护理费等。
    请求:落实控告人之子罗波的工作和住房问题。
    请求:按规定赔偿控告人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事实与理由:马兴义对申子福祖孙三代人残酷打击报复陷害。
    一、申子福带头《联名上告达川行署驻渝办事处主任马兴义》,自己又单独写份《再次呼吁达川地委行署加强对驻重庆办事处的领导》
    控告马兴义把办事处当成马家店,把达县领了2年退休工资的老婆调到重庆为正式工,管档案文件招待所,女儿管支票现金,儿子开桑塔纳小车,媳妇在登记室收住宿费电话费,全家人高套工资,为优惠购房虚报儿女工龄(一岁参工),用巨额公款霸占4套住房,装修安装6个空调,马兴义说都是经过达川地区领导及专员谢添刚的批示无人敢来查办?马兴义采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手段,请看:马兴义帮凶陈昌海办公室主任已有两套住房,罗雪娅财务科科长,他们两人的儿女未参工,先优惠购房,然后租出去自己收租金,侵占国有固定资产几十万,帮凶陈文军,女未婚,53岁,马上快退休,做假帐,马兴义重用,由一般财务人员提升为财务科长,付县级调研员,一个人住二室一厅换成三室一厅住房。而对离休干部住一间11㎡住房都不让住,把共产党离休干部政策当儿戏?
    二、1993年区划调整把原达县地区驻渝办一分为二,达川行署领导王金尧分家时,像卖国贼一样玩忽职守,把申子福分在达川渝办、人分配住在巴中渝办。两贪官栽赃陷害至申子福死无立锥之地。
    我父申子福、山东人,原是达县地区计委副主任,74年又兼达县地区行政公署驻重庆办事处主任,党委书记。83年以14级地师级抗战干部身份离休时,应享受165m2住房标准。在达县有85m2;重庆66.8m2住房,两地住房并没有超过标准。因办事处客房紧张,申子福主动让出两间给办事处作为旅客住房,只住了一间11m2住房,住了20多年。每月为办事处增收住宿费一千多元,因与旅客共用一户水电表,所以只交一间房租费。
    1993年达县地区区划调整分为达川、巴中两地区。王金尧、袁绍汤分别代表达川、巴中两地区领导来重庆签订了两地区分家交接协议书,王金尧像卖国贼一样玩忽职守,把经济效益差的地盘(鲤鱼池)及伍佰多万元的债权债务全部分给达川渝办,把经济雄厚的地盘(建新东路)分给巴中渝办,36名职工一分为二,其中有6名离退休职工全部分给达川渝办,使巴中渝办每年向巴中地区纯交35万元,而分在达川渝办的职工工资都发不起,分家极不合理,申子福属离休人员划归达川渝办。住房分配住在巴中渝办,达川渝办没有给其分配住房,95年7月20日两被告马兴义、付正维“借刀杀人”,多次开联席会议说是根据达川秘书长王金尧的精神,装疯卖傻签订了达川、巴中两渝办都不准申子福住房的分家交接协议书及各种通知文件:
    1、1995年3月6日巴中渝办专门给申子福制定14号文件《关于洽商申子福同志搬回达川行署渝办居住有关事宜的函》:①通知申子福尽快从巴中渝办搬出,请问搬那里?②在没搬出之前从1995年1月开始收高价房租水电气费,逼老革命搬出?流浪街头?
    2、1995年7月20日达川渝办,巴中渝办《关于巴中渝办住达川渝办职工住宅移交的协议》第3条:“根据《交接协议》的原则,达川渝办离休干部申子福,应从巴中渝办搬出,以利驾驶员袁明富同志搬回巴中渝办……”请问申子福往那里搬?
    3、马兴义为了尽快落实自己儿女三套住房能住在一层楼,首先要先赶走袁明富,因贪官把袁明富的住房分配在申子福家里,没给申子福安排住房。95年10月12日马兴义亲自带有关人员斗争申子福一个下午,要他从巴中渝办搬出,搬到大街上去住?如果不搬,扬言要长期斗争他,还要到法院去告他。
    4、我父快80岁,住建新东路57号1间11㎡住房,住了20多年,两贪官恶毒到极点,故意挑起群众斗群众,98年私自暗中又将我父住房的房产证卖给住在鲤鱼池三村9号的驾驶员袁明富,请问两贪官,我父住哪里?又该办哪里的房产证?由于我父没死,袁明富有我父住房的房产证也没办法住,于是成天跟我父吵打闹要我父流浪街头让他住?袁明富又向法院控告我父侵占他的住房,要求判我父搬出去让他住,法官告知袁明富告错了对象,没地方住,又不是申子福把房子分给你,卖给你,应该告单位领导,办有房产证没地方住。有法院的裁定书,袁明富被迫撤诉。
    5、仅为一间11㎡住房,98年贪官2次将我父告上法庭:(1)侵占住房;(2)不交高价房租水电气费,法官把整套住房判给我父,但人还没死,房产证又判给驾驶员袁明富,别人持有我父住房房产证的判决书,成天到我父家吵闹,赶我父搬出去让他住?往那里搬?法官根据一张白条判我父交三千元,由法院每月强扣四百元工资,气死老革命,法官马上下达终结诉讼?奇怪离休干部住房,还需要法庭来审判?住房判我一女二嫁,人死了就不再审理?没想到我父为共产党干了一辈子,连个茅草房都没有,还要承担共产党法院的判决书:(1)侵占一间11㎡住房;(2)不交高价房租水电气费的罪名流世?
    6、1998年9月袁绍汤以巴中地区领导的身份私人写信来威胁申子福搬回达川渝办去住。荒唐,搬与不搬,快80岁的老革命无权作主?为什么不去找达川地区领导王金尧协商申子福搬回达川渝办?
    7、2000年1月11日我父还在医院住院,马兴义不给住院费护理费。巴中驻渝办贪官付正维发文通知威逼老革命“你住我单位房子……请你在三月十五日前务必搬出”。东西往大街上搬?气得我父在医院捶胸打背,哭诉“共产党不要我们祖孙三代人活……”2000年1月27日,申子福含冤而逝,死了都不放过。半夜贪官付正维把门锁打烂抄家产,东西往大街上甩?逼死我父后,从一份没盖公章的追悼会上的悼词中,才得知马兴义在悼词中不承认申子福是单位的离休干部,所以把办丧事开追悼会及马兴义送的花圈买的大小党旗,落叶归根回山东埋葬等各种费用近万元统统要死人自付?在火葬场火化父亲后,马兴义的儿子开桑塔纳小车把他人送走,无人管我们,我一家6人抱着覆盖有党旗的父亲(申子福)的骨灰盒冒雨到处找公共汽车回家,可我父亲(申子福),一个尸骨未寒的14级地师级抗战离休干部的家在何方???!!!
    8、我父申子福至死都不知道贪官早在99年8月份在达县通川日报登报挂失,遗失达县85㎡住房半产权证及身份证,凭空给我父办有达县102.38㎡住房的假房产证,作为残害离休干部的证据?我向报社出示85㎡住房原件没掉,达县办不办房产证与本案无关,重庆分家名单上有申子福名字,就应该有申子福的住房。
    三、强加申子福欺人太甚的高价房租水电费三仟元。
    1、共产党的政策好得好,离休干部应享受在职职工的一切待遇,达川巴中两渝办的职工都是按照职工标准收费,唯独对申子福一个人出文件收高价房租水电气费,家中无空调,住一间11㎡住房25瓦电灯一个月能用842度电,44吨水?例如:95年1月至97年9月份,申子福陆续收到三十多张盖有达川、巴中两渝办公章的高价房租水电气费收费单。其中的95年1月巴中渝办把民工用的842度电、44吨水,全部要申子福付;申子福住11m2房子却要交66.8m2成套房的房租,每月强扣27元,水每吨收1.2元,电每度收6角,而马兴义95年4月工资表:水电费才交2角,马兴义住90㎡多住房,房租才交11.25元。当时街上居民电费每度才收3角。申子福认为欺人太甚,坚决拒交。6年期间经常发各种通知、文件逼他交费,甚至堵在门口不准去看病,气得头昏脑胀摔倒在地致股骨骨折,气得血压升高致脑溢血瘫痪在床。。外公(申子福)拒交欺人太甚的水电房租费、他们就召开职工大会批斗大外孙,逼我到处借了一仟五佰多元,交给法院才了事,以后由法院每月强扣申子福肆佰元工资(强加的水电房租费三仟元)
    四、马兴义违犯离休干部政策,仇恨虐待老革命。
    国家对离休干部的生活补贴,生病住院,医药费,健康休养、体检、离休干部的特需经费,公用经费、交通费、订报纸,安装电话等马兴义打击报复都不给办,马兴义退休的老婆管文件,有关离休干部的文件也看不到。年老体弱生病住院,在6年中报帐也是一大难题,每次去报帐,都要百般刁难,把中草药文件对准草药处方,当未查到自费药品时,老羞成怒,把文件和药处方一推,我不给你签,你把我怎么样,马兴义经常借口无钱不给签字报帐,气得申子福大冷天坐在地下2个钟头起不来,马还恶气凶凶地说,“你告了5年的状,得到什么好处”,97年6月申子福又去找马签字报帐,马一听到申子福的声音,便把门关了,在40°高温下,申子福在门外走廊上足足站了七个钟头,直到下午3点,马的肚子饿了,才开门出来一把推开申子福跑掉了,还恶气凶凶的说,我就是不给你签,现在还有几张药发票,借口无钱不给签字报帐。95年1月至2000年1月27日,在申子福被气得头昏脑胀摔倒在地致股骨骨折、气得血压升高至脑溢血瘫痪在床的住院治疗期间,马兴义不给报销医药费,不给住院费、护理费,直到申子福死后才清算药费,掩盖手段残忍,3月15日马兴义书面通知叫我到财务室马女那里去借3仟元到医院去结帐,第二天马兴义弄虚作假,开介绍信作为“现金”到重庆外科医院,说其女申桂香没在重庆为理由,把我父欠的医院住院费结帐,使我手中还有7仟多元预交住院发票成为废纸一堆。2000年4月13日,查账查出“复合氨基酸注射液18瓶,三九胃泰一袋”是自费药不准报(外科医生证明是治疗药),至今还有500多元住院发票不准报账。我父原工资马兴义借故经常乱扣,马女想给多少就发多少,实际工资极不准确,而我父的抚恤金是按当月的基本离休金额计发10个月共计8965元,这样的情况怎么不叫人质疑,只好请上级查对。
    五、马兴义披着共产党的外衣,是个地痞流氓。
    申子福妻女受淫秽侮辱,请看马主任在大街上干部会上多次用低级下流淫秽的流氓恶毒的脏话,侮辱14级地师级抗战离休老革命申子福刚刚去世不久的妻子;也是个烂麻庇,烂婆娘,人死了,麻庇都要卖一万五……使快80岁的老革命,伤心流泪。侮辱其女申桂香“你是你妈个烂婆娘烂麻庇,老子日你妈,你妈卖屁,你那麻庇都是控空了的,你那麻庇没有人来日,我来日,你男人都不要你,你找个60岁的老头来日,你都不安逸,我来日,老子要把你那个洞洞日烂,老子捶死你那个狗日的,老子不当这个主任了”,并在大街上做下流动作,用双手比划大园圈辱骂,“你那麻庇烂得有那么大,那么大个洞,庇水都没有,是个干壳壳”,一边比划一边辱骂,真是下流至极不堪入目,还骂我是“梭叶子”婆娘,我不懂问别人才知道是偷人卖庇的妓女。造成佰多人在围观,我是山东人不会骂,马兴义自己都已承认,在达县早已判刑,重庆法官张军连个赔礼道歉都不敢判?
    六、对其女申桂香栽脏陷害扣工资扣年终奖,不调工资,打报告开除?
    1、94年克扣申桂香节假日加班费1200多元,直到96年3月,通过江北区劳动局才补发739.58元,仍欠400多元没补。
    2、94年8月16日至22日,申桂香因急性胃肠炎住江北区中医院住院七天,共用医疗费403.43元。住院期间算旷工,扣发工资24.56元,年终奖扣15元。后来达川公费医疗办来人才补39.56元。403.43元的医药费至今未报。
    3、控告后马把我从办公室赶出来烧锅炉守大门,不久马兴义96年2月书面通知停止我守大门工作,打报告开除我,但达川人事局周科长没批,马兴义恶毒到极点,为了达到开除我的目的,马以达川渝办96年9号红头文件通知我上班守大门,我才上一天班,4月23日马又发出没盖章的书面通知,讲上了班也作旷工处理,我以马9号红头文件为准坚持上班,马指示他人不准我上班扫地,继而达到不上班而开除我的目的。
    4、96年5月4日马给我招聘通知,守家属院,我愿意接受劳动改造每天去打扫1-11层楼清洁卫生,并要求补发,以前所扣的工资,马不但不补,干脆4、5月份两个月不给我发一分钱的工资,在重庆市检查院举报中心的帮助下,4、5月份2个月才发500元,以后每月发250元工资。
    5、96年申桂香被办学习班,学无产阶级专政,我母子俩每月工资600元只发250元,250元里还要扣水电气费,所扣的工资至今未补。
    6、马兴义自己在门上写“马杂皮”拍成照片诬陷栽赃是申桂香所写,制造达地渝办96年5号6号两文件到处发申桂香通报,扣发申桂香30%年终奖共计240元,暂不给行政处分,以观后效,申桂香找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免费鉴定“‘马杂皮’三个粉笔字不能认定是申桂香所写”,但被扣发的年终奖至今不补发。
    7、96年7月11日我每月600元工资,马兴义只发250元还要扣水电气费,我母子俩每月不到两百元如何生活,我要求马兴义暂不扣水电气费而发生争吵,马的女儿在财务室上班,就一杯水泼到我脸上还打我,打得我腿上鲜血长流,马兴义暗中打我,身上到处都是青的,看病的药费,马兴义不给,96年7月19日派出所给调解无效的通知书。
    8、96年12月23日,单位职工全部都补发96年下半年的活工资500元左右,马兴义无任何理由又扣发我500多元活工资,请补发。
    9、97年文件规定25年工龄按高级调工资,我30多年工龄马打击报复,不给按高级调工资。请解决高调工资问题。
    10、从96年2月份起马借口不准我上班,我母子俩每月只能领取不到两佰元的工资无法生活,我不断上告,97年9月马兴义自己写份97年17号文件通知我退休了,退休工资每月又扣200多元,请问我退休没经过任何部门的批示算不算退休?达川地区政工科科长刘传光跟马兴义有私人交往,把职工联名控告信私自给马兴义,又代表达川行署工作组任组长来重庆镇压清查控告职工,在职工大会上公开说:“那有16人告状,只有7人,再反映马兴义的问题,概不接待,”百般保护马兴义如:达川地区棉纺厂是个万人大厂,马说他老婆在厂退休2年没经过人事局批示,不算退休,就利用职权把老婆调到重庆为正式工。每月立即拿高工资1仟多元左右(达县每月是300多元)。没有工资手续,又调一级工资,刘组长查办时说“内退”,没有工资手续是“借”工资,我父申子福说:“借”工资,那有每月借元角分的道理?如果马兴义不调到重庆任主任,马的老婆在达县是不是永远拿纺织厂退休工资300元左右,请问有没有“权”之差的政策?请问我与马的老婆退休都没经过任何部门的批示算不算是退休?请求纠正。
    11、98年7月19日,马的女儿给我发工资每月又扣30多元天燃气费,我讲冬天烤火气用得多,热天气用得少就应该少扣而发生争吵,110干警来后,马兴义变本加利又扣生活费70多元至今未补。
    七、违反劳动法,没钱给马兴义交万多元儿子参工费,残害革命后代无工作。
    申桂香的儿子罗波,生于75年,身高1.78米,从小在办事处长大,92年高中毕业,单位临时工有20多人,马兴义找我要一万多元儿子参工费,我无钱给他,马兴义连临时工都不让我儿子做,马兴义对本单位职工子女不知为何都安排工作,其帮凶龚弟昌、杨全芬一家安排二个子女,三套住房(注:其子龚继春、杨松是在达县已参工调到重庆本单位工作),唯独对申桂香的儿子罗波待业青年不安排。马兴义甚至当面批示“请劳动局按就业渠道解决儿子工作问题”,等申桂香离开办公室、他就马上打长途电话给达川劳动局郑局长不准办手续。郑局长还劝马兴义解决罗波的工作,但马兴义坚决不同意,97年马兴义通知我退休了,我说有文件规定工人退休,我儿子可以顶替我工作,马兴义答复干部退休子女才能顶替工作?马兴义还没退休把子女老婆都安排在办事处工作,又是根据什么文件政策办理?早在93年前任主任贺军盖章批示解决罗波到本单位工作,我回达县办手续时,正逢区划调整,达县分达川、巴中两地区,因此手续被搁置,注:93、94年两届主任盖了公章批示,解决我儿罗波到办事处工作,相关手续都在达川地区劳动局郑局长处,他们有的退休了,人还在。望核实并尽早解决,谢谢!
    以上事实全部都有证据,请求中央首长及有关部门为抗战离休干部申子福祖孙三代人伸冤平反,并请落实中央离休干部政策、谢谢。
    综上所述,被告两贪官以构成报复陷害罪,根据新刑法第254条之规定,请求有关部门查办,谢谢!
    电话:13436072084 其女复退军人:申桂香 补充材料:2008年4月 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