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水口水电站移民款被贪官侵吞后的情况调查(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4日 来稿)
    
水口水电站移民款被贪官侵吞后的情况调查

    
    在着手写这篇调查文章的时候,我的案头上堆放着这样三大叠材料:一叠是各级政府对移民款发放的《文件》;一叠是移民们的一份份《请求报告》;一叠是国家机关对部分移民的《判决书》。对此,我敢说:政府官员对前面两叠“不闻不问”,如果“有闻有问”的话,就不会有这第三叠!
    
    
    重要提示:华东最大水电站水口水电站库区移民从2000年4月得知自己的移民款被各级贪官污吏侵吞后开始诉求。仅樟湖镇就有56位村民遭到当地政府不同程度的镇压(最高获刑3年半!)。2006年1月,当最后一名维权村民董昌钦刑满释放后,村民们开始了“第二轮”的集体上访。村民们向南平市政府提出两项诉求:“移民款”和“平反”。在多次要求面见现任市委书记徐谦无果的情况下,只好向其下级南平延平区委书记张国旺诉求。张国旺书记对村民代表提出的“平反”诉求作出了这样的表态:“除非共产党倒了,你们才有机会。”而对“移民款”诉求则作出《关于水口水电站移民反映的库区政策落实宣传材料》。文中对移民款作出“下拨”的解释;对“优惠电”作出“作废”和“弃水流失”的解释。这无疑是“一纸空文”。对此,村民们大为不满,怨声载道,甚至忿忿不平。不久后的一天,陷入极度贫困而缴不起电费的村民与前来拆卸他们电表的电力公司人员进行长大6个多小时的围堵,险些酿成一场悲剧。得知此况后的有关部门立刻筹集600万资金,以每人300元为准下发,这跟他们数十亿移民款相比,犹如杯水车薪,可有关部门却还要求每个村民在领钱的同时,必须与政府签订一份——将以往一切问题从此一笔勾销的承诺书。对此,村民们一致表示强烈抗议!大家众志成城!愤恨不已!就像似一座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喷发出他们那极度愤懑的情绪!
    
    
    一、掀起侵吞移民款的冰山一角
    
    
    为支持国家建设华东最大的水电站“水口水电站”,樟湖、太平等镇人民含泪告别了他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土地。从1990年至1991年间,他们在当地政府官员的口头命令下,陆续迁移至现在的居住地,开始了重建家园的艰难历程!然而,如此大规模的迁徙,他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们仅仅从政府部门那领到每人100元的搬家费,而旧宅每平方米仅补偿到57元这一极低的损失费,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交纳新宅基地每平方米20元的土地使用出让金。他们承受着失去家园和重建家园的巨大的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艰难而困苦地挣扎着!没有人会想到要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有一大笔国家给予的库区移民扶持款掌握在政府官员们的手中。他们默默地承受艰难!默默地承受苦难!他们从原来每人拥有8分至一亩的肥沃良田,变成了一分多的薄地!甚至不少移民成了没有土地的农民!原有的一点积蓄全都用在了重建家园上,生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南平电力联营公司下岗工人一次不经意的透露,掀起了各级政府侵吞他们移民款的冰山一角——
    
    移居十年后的2000年4月的一天,一个南平电力联营公司下岗工人无意间透露:樟湖镇政府官员将他们的优惠电价转卖给了电力联营公司,并且还签定了合同。这个消息掀开了侵吞移民款的冰山一角!一份份他们从未见过的红头文件被一个又一个地揭开了!2000年4月29日这天,移民代表陈学銮、杨良基、陈家华等六人率先来到南平市延平区信访局,一名姓卢的女干部接访时说:“这不关我们延平区的事,你们应当到市里去反映。”代表们随即来到南平市信访局,在这里,他们得到的只是不理不睬。于是,更多的移民们想弄明白这其中的原委!次日,即2000年4月30日,十几名移民代表奔赴福建省信访局,一名姓林的处长接访时召来了时任的樟湖镇镇长吴忠文和南平住榕办事处领导,当日表示要“妥善解决”。代表们欣然而归。
    
    
    二、“516”爆发
    
    
    2000年5月16日,樟湖镇移民们像往常一样带着他们千方百计地从有关方面搞来的库区移民安置文件走进镇政府办公室要求尽快落实问题。也许是连日来移民代表们的来访压得这位时任的镇党委书记方小键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的面部表情由原来的不耐烦变成了恼羞成怒,最后竟变得面目狰狞!以至爆发出这样一句话来:“你们爱上那告上那告去吧!”这话彻底地摆明了他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就在这时,一名镇政府官员竟当场唆使人将一个来访的移民蔡坚增打倒在地!再加上连日来接连不断的上访(从镇、区、市乃至省)均毫无结果,一颗颗躁动的心被激怒了!他们需要理解!需要帮助!需要呼吁!于是,成千上万的移民自发地、潮水般地涌向了他们认为可以得到帮助和呼吁的地方——316国道。最先被拦截下的是台海演习军车。尽管移民们的情绪异常高涨,但他们却理性地将一辆辆军车放行,而军方不仅表示理解,还承诺会将他们呼吁的问题即时地呈报给有关方面。这天,政府派出大批警力,用警棍和盾牌驱赶移民,大约持续了3个多小时,造成多人头破血流。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如此大规模的移民躁动却并没能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也没有任何官员想到要妥善解决移民款的问题。
    
    
    三、“烂屁股”募捐引来公安机关借机非法抄家,大量的文件和告状材料被洗劫一空!将库区矛盾再次推向颠峰!
    
    
    由于农村医疗条件极差,加之卫生等方面的诸多因素,使得一部分村民在卫生院里注射完一种抗生素后屁股便一直腐烂,造成无法控制的大洞!尽管最终法院在诸多媒体的呼吁下判定他们胜诉,但却远不够治愈的资金!为了解决这一迫在眉睫的烂屁股治疗费用,2001年7月6日这天,十几名樟湖镇村民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向316国道上的司机乞讨,然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会引发公安机关借机大抄家!抄走了大量的告状材料!并在当日抓走了家中存放材料最多的移民廖益林。为要回这些材料和请求释放廖益林,移民们一次次地前往镇政府和镇派出所交涉,时任南平市延平区政法委书记的毛向东(现为南平信访局长)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将材料归还移民,平息事态,然而,他却坐在离镇派出所仅一墙之隔的镇政府里蛮不在乎地说:“你们要材料、要人自己到派出所去拿。”而派出所没有他的指示执意拒绝交出材料,释放廖益林,就这样,时间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地过去了,而矛盾却在时间的堆积下不断地升级着,就在这矛盾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一个罪恶的阴谋正在酝酿当中。
    
    
    四、一夜之间,一整车的烟花爆竹堆放在镇派出所!
    
    
    第二天,(即2001年7月7日)上午,当移民们再次来到镇政府和镇派出所诉求时,却不曾想到:两处机关在上班时间竟空无一人!更蹊跷的是:一夜之间,镇派出所的办公室里堆放着满满当当的一屋子的烟花爆竹!这个时候,倘若哪一个村民蒙蒙然顺手拿起一串爆竹燃放其后果不堪设想!在这样一个矛盾异常尖锐、村民们情绪易于冲动的非常时刻,怎能将这么一大卡车的易燃易爆物品堆放在派出所里?这究竟是公安人员的一时疏忽,还是一个令人发指的罪恶阴谋?我们不难想象!然而,淳朴善良的村民根本没有将此与罪恶、与阴谋联想起来,他们只一味地好玩,将这些烟花爆竹拿到街头巷尾四处燃放。这一天,整个樟湖无不笼罩在爆竹弥漫的硝烟之中!上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下到七八岁的儿童,只要敢燃放的便会去拿。所幸的是,一整天下来铺天盖地的燃放居然没出一起事故!也没有伤着一人!真是天佑苦难村民!既便如此,罪恶的政府官员也能够找到“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镇压借口——将一个个为民请命的移民代表押上国家的审判台!开始了他们血腥的镇压!
    
    
    五、每人得到500至700元不等的补偿金的代价!
    
    
    2001年7月14日,陈学銮等二十多名移民代表奔赴北京中纪委和信访局诉求,返回后,移民们一面焦急地期待解决问题;一面继续向南平有关方面陈情。
    
    为免遭打压,敦促有关部门尽快解决问题,万般无奈的移民们想出了一个万般无奈的办法:会同百名老人们向南平市政府诉求,这个消息被泄漏,2001年9月3日凌晨3点多钟,樟湖镇所有进出车辆一律禁止通行!甚至连船只也被禁止运营!为了争取这一本该属于他们的活命钱,老人们却不辞辛苦,他们决心徒步到几十公里外的市政府请求!然而,他们行走了尚不足一公里,便在一个叫宝峰的路段被镇政府的轿车给横截住了!老人们只好在这里拉起了万人签名的横幅,冒着近四十度的酷暑与政府有关部门展开了长时间的拉锯战——从天刚蒙蒙亮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僵持长达十几个小时!老人们的受阻引来了成千上万的村民!他们与镇政府官员据理力争!大约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南平市政府不是派官员前来安抚躁动的民心,而是调集三四百名武警,用催泪弹、警棍、盾牌等器械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移民!首当其冲的是一位年近七十岁的曾参加过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志愿军战士陈登银老人!几名年轻力壮的武警战士不由分说地蜂拥而上,将老人推倒后,双脚拖起,身体着地,像拉一辆人力车似的拖至几十米远!致使老人浑身上下血肉模糊!这一暴行立刻激怒了移民们!他们随地捡起石头与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进行了力量悬殊的抗争!这场冲突的伤害程度用官方的一份《刑事判决书》的数据来体现为:76名官兵受伤;其中伤情较重的有8人;砸坏盾牌128副;头盔65顶;毁坏车辆3辆;警棍63根;对讲机1部。而手无寸铁的移民们的伤害程度至今没有人做过统计。当天,副市长廖荣元表示要拿出2900万来发放给移民。究竟拿出多少?移民们至今不得而知,他们所得到的仅仅只是每人500至700元不等的补偿款。这一补偿款究竟离他们本该得到的相差多远?移民们不得而知。而这笔款是他们历经了数不胜数的上访,数不胜数的抗争,以至最终付出坐牢乃至生命代价所换来的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补偿款。这是何等的代价啊!
    
    
    六、秋后算帐
    
    
    事发当日,时任南平市委书记李川(现为福建省副省长)煞有介事地对移民代表说:“我们不搞秋后算帐,我们只搞秋后收获。”并令时任市长徐谦(现为南平市委书记)发布《南平市人民政府市长徐谦就樟湖、太平库区移民所提出问题答复要点》一文,作出其所谓的“正在做”和下一步“准备做”的工作。这些“工作”至今没有一条能够落实到位!却将文中那段斩钉截铁、杀气腾腾的“结束语”实实在在地用在了移民代表们身上——“对于破坏安定稳定以及一切违法行为将采取必要手段予以坚决处理。”两天后,南平公安向全市发出《通缉令》,霎时间,整个库区陷入一片恐怖与悲愤之中!被抓去的代表几乎无一例外的遭受到刑讯逼供!尤其令人震撼的是:一个年仅16岁的中学生因亲眼目睹闯进家中抓人的警察将其父母双双打晕在地而奋笔疾书,在镇上贴出《呼吁书》竟也被公安抓进关押成人的看守所!
    
    
    七、侵吞移民款的后果
    
    
    迄今为止,仅樟湖镇就有56人因诉求移民款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制裁。尤其悲哀的是:一个名叫王新光的移民于2003年间死在狱中;被砍三十多刀的胡远键至今未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移民款至今没能到位,仅林经街村(樟湖镇的)在2001年7月22日向政府递交的《关于水口电站建成后因各级领导不按政策办事不关心库区人民生活造成库区人民生活极端贫困而引发的自杀事件的报告》中呈现:因生活陷入极度贫困而自杀等非正常死亡移民就高达7人!并且部分移民至今盖不起房子;长期交不起电费与电力联营公司僵持着的村民及为普遍。诚然,移民们处在极其严重的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六合彩成风无人敢管。库区动荡不安,而有关官员仍在做着“假繁荣”的宣传报道。
    
    
    八、希望寄予党中央,寄予国务院
    
    
    希望党中央、国务院立刻派出专案组,彻查水口库区数十亿移民款被侵吞的腐败官员,尽快落实移民款,让早已失去土地且早已陷入饥寒交迫的移民们能够安居乐业!还因诉求移民款而遭遇地方官员残酷镇压的移民代表们一个清白!
    
    
    
    
    以下是水口库区移民遭当地官员制裁的部分村民名单
    
    
    序号 姓名 性别 年龄 刑期 备注
    
    1 杨良基 男 57岁 3年
    
    2 董喜星 男 44岁 3年
    
    3 胡敬雄 男 42岁 3年半
    
    4 廖益林 男 41岁 1年
    
    5 陈学銮 男 44岁 1年半
    
    6 陈由平 男 40岁 判3缓3
    
    7 陈学忠 男 33岁 判3缓5
    
    8 陈学福 男 52岁 8个月
    
    9 陈登银 男 66岁 1年
    
    10 陈学昌 男 57岁 48天
    
    11 胡松平 男 45岁 1年半
    
    12 胡宗宋 男 49岁 1年
    
    13 胡凤阁 男 63岁 7个月
    
    14 胡宗璂 男 30岁 4天
    
    15 胡秀花 女 39岁 5个月
    
    16 林生平 男 37岁 3个月
    
    17 黄德生 男 42岁 1年
    
    18 杨道辉 男 37岁 1年
    
    19 欧延延 男 59岁 1年
    
    20 陈毓钦 男 45岁 3个月
    
    21 陈登平 男 53岁 4个月
    
    22 陈登寿 男 50岁 1年
    
    23 胡凤新 男 16岁 7天
    
    24 董春钦 男 44岁 3年半
    
    25 黄信妹 男 62岁 200天
    
    26 郭兰秀 女 49岁 1年半
    
    27 杨维石 男 39岁 1年
    
    28 陈宝金 男 37岁 1年
    
    29 陈商应 男 33岁 5个月
    
    30 王有亮 男 35岁 2年半
    
    31 陈由钦 男 40岁 1年
    
    32 胡松荣 男 49岁 6个月
    
    33 陈学顺 男 44岁 10个月
    
    34 陈丹妹 女 35岁 1年
    
    35 郑瑞英 女 56岁 1年
    
    36 陈献妹 女 34岁 46天
    
    37 郑桃珠 女 42岁 46天
    
    38 陈细弟 男 45岁 48天
    
    39 黄迎春 男 19岁 13天
    
    40 胡敬平 男 37岁 1天
    
    41 胡平 男 30岁 34天
    
    42 曾玉平 男 44岁 1天
    
    43 胡松滔 男 34岁 2个月
    
    44 陈国进 男 34岁 6个月
    
    45 胡永平 男 31岁 5个月
    
    46 陈宝建 男 44岁 3个月
    
    47 廖奕金 男 40岁 1年
    
    48 胡宗金 男 33岁 1天
    
    49 黄信和 男 36岁 10个月
    
    50 郑能干 男 42岁 1年5个月
    
    51 陈友栋 男 30岁 1年
    
    52 陈进华 男 33岁 15天
    
    53 甘袋太 男 70岁 1年
    
    54 黄信光 男 53岁 3年半【狱中死亡】
    
    
    【注:1、以上为被捕时年龄;2、尚未收集全面】 _(博讯记者:文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八)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七)
  • 揭密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六)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五)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四)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三)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二)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一)
  • 《百姓》杂志08年又重磅出击 揭陕西百万移民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