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巡警队长被打死调查续:双方都是特权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3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事件回放:3月31日,湖北十堰市巡警大队长杨少敏被人殴打致死,事件起因是堵车纠纷。邀约打人者一度被传为当地知名高校的女干部。
    
    坊间有众多疑问,巡警大队长是否酒后驾车?是否在普通纠纷中利用警察身份威吓百姓?是否动手打人和辱骂女性?一名高校“女干部”又何来如此能量?
    湖北巡警队长被打死调查续:双方都是特权者?
    
    大浪淘沙休闲中心东侧的巷道入口,当时两辆车就堵在此巷道内。
    湖北巡警队长被打死调查续:双方都是特权者?


    
    铁门外的地面上,依然可见斑斑点点的凝化血痕。
    
    “巡警大队长被女干部邀人打死”
    
    坊间质询再调查
    
    追悼会称大队长“因故逝世”校方证实“女干部”只是院办科员
    
    4月4日,湖北十堰市殡仪馆,杨少敏的送别现场悲恸而肃穆。5天前,这位市公安局巡警支队机动大队大队长被人殴打致死。
    
    巡警大队长的追悼会上,悼词对逝者离去原因的说法含糊而简短----―因故逝世。
    
    而事件的起因,是一起微不足道的堵车纠纷。纠纷中的另一主角,曾一度被传是当地知名高校的“女干部”。
    
    “巡警大队长被女干部邀人打死”,双方的特殊身份,加上事发过程的种种未经证实的敏感细节,使案件被广为谈论和争论。坊间质询的焦点,更多集中于身份敏感的杨少敏:身为巡警大队长,是否涉嫌酒后驾车?是否在普通纠纷中利用警察身份威吓百姓?是否有动手打人和辱骂女性的行为?而纠纷另一方的主角一个电话则迅速叫来下手凶狠、手法专业的打人者,一名高校“女干部”又何来如此能量?
    
    事件是否有预谋的报复行为,巡警大队长之死是纠纷意外,还是因公殉职?由于当地公安局以案件尚在侦破中为由拒绝透露相关进展,事件至今尚无定性,记者调查试图尽量接近扑朔迷离的真相。
    
    质询1
    
    双方因何起争执?
    
    事发地是当地人口中的“红灯区”;目击者称,当时双方气势都很凶,杨少敏亮明警察身份,不料对方说:“我认识你,你以为你是巡警大队长就很了不起啊?”女子用手机打电话叫人来“帮忙”,“不到5分钟,就有一帮人带着刀赶来”
    
    跟十堰市的的士司机说是去东岳路,尤其是在晚上,司机往往会顺便问一句:你是去哪一家洗脚城?
    
    1100米长的东岳路,其中近800米的路段,几乎一家挨一家,两边聚集了30多家装修豪华、“上档次”的洗脚城、休闲中心等娱乐场所。司机们说,在当地人口中,东岳路是尽人皆知的“红灯区”。
    
    “这里是有钱人来玩的地方。包括很多在十堰投资、做汽车配件生意的老板,喜欢来这里消费。”一位司机这样介绍,他还说,“新市长上任(注:应为代市长,今年3月1日正式任命)后,对这一带的不规范经营抓得很严,很多‘小姐’都吓跑了。”
    
    3月31日晚的惨剧,就发生在这条街。
    
    东岳路中段,紧邻大浪淘沙休闲中心东侧的岔道口,北行50米,就是春花苑小区的大门。巷道左侧,是雅仕居1栋(住宅楼)、甘泉休闲中心、可轩咖啡厅等。右侧临近巷道入口,55-1号的铁门里住着东岳南山小区97栋和48栋的居民。
    
    冲突就在55-1号铁门外的巷道发生。铁门内97栋、48栋居民楼之间的空地,是巡警大队长被殴致命的地方。
    
    事发当晚约9时许,身着便装的十堰市巡警支队机动大队大队长杨少敏,和战友驾车刚驶入巷道,就与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女干部”张荣萍等人的红色小轿车相遇了。
    
    “当时正是营业高峰,巷道两边停着车,两辆车一个要进,一个要出,互不相让,就僵持在那里。”附近小商店一位女士回忆。
    
    另一目击者称,红色轿车内一女子见杨少敏和他战友驾驶的小轿车不是十堰市牌照,而是邻近的郧县的车牌,便问对方认不认识该县一个领导。没想这一句话惹怒了对方,纠纷随即升级。“双方气势都很凶,而且那几个男的像是喝了酒。”
    
    大队长杨少敏随后亮明了警察身份。不料对方指着杨少敏高声叫道:“我认识你,你以为你是巡警大队长就很了不起啊?”纠纷中,女子用手机打电话叫人来“帮忙”。
    
    目击者回忆,“不到5分钟,就有一帮人带着刀赶来,进了铁门内的院子,当时车上的男女也都进了院子。
    
    杨少敏的战友回忆,歹徒第一下就是捶击杨的左耳后的脑部,随后又朝杨左大腿砍了一刀,见杨倒地后,他们再上前用脚踩踢杨的头部。整个行凶过程,大约不到2分钟。当杨少敏的身体倒地一动不动后,几名歹徒才在骂骂咧咧中迅速逃散。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事后有媒体报道称,据相关人士透露,在双方相持推搡的过程中,杨少敏情绪失控,顺手给了张荣萍几个耳光,张荣萍被打后情绪激动,遂打电话叫人赶快过来帮忙。媒体还引据目击者的说法,当时杨少敏下车就将对方的车钥匙扔到附近的水沟里。报道同时称,以上说法遭到杨少敏的哥哥杨少俊的否认。
    
    质询2
    
    巡警大队长是否酒后先打人
    
    当时正被堵在张荣萍红色小轿车后的目击者说:一个穿便装、脸看起来有些胖的男子正在与一个高个女的在争吵。男的看起来明显是喝了酒,似乎要动手打人,但被同车的男子拉住。女的上前推搡过男的前胸
    
    3月31日晚9时许,陈东(化名)坐一辆的士从巷口进来,5分钟过后车辆掉头,却没有办法再出去了。拦在的士前面的,正是张荣萍的红色小轿车。
    
    陈东回忆,他坐的士从巷道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辆红色小轿车正从巷内甘泉休闲中心旁的停车处倒车,准备出巷。他判断,张荣萍等人很可能是在附近消费完,准备回去。甘泉休闲中心负责人事后接受采访时,否认张等当晚在他们那里消费,并说有内部录像为证。
    
    陈东掉过头时,前方堵车已经开始,纠纷正在发生。为防意外他还记下了红色轿车的车牌号,他记忆中是鄂C91611.纠纷另一方,是一辆郧县车牌的轿车,印象中似乎是北京现代伊兰特。
    
    陈东描述,杨少敏车上坐三四个男的,年龄35到40岁左右;红色轿车上除了张荣萍,至少后排还坐着一个戴帽子女子,下车时把车门关得很响。
    
    陈东说,他下车后看到,一个穿便装、脸看起来有些胖的男子正在与一个高个女的在争吵。男的说:“你他妈的信不信老子废了你!”女的说:“来,你废了我!”女的又说:“你他妈给我牛×,想废了我,我不把你给废了!”
    
    陈东说,男的看起来明显是喝了酒,走路脚下打飘。男的看起来似乎要动手打人,但被同车的男子拉住。女的上前推搡过男的前胸。
    
    女的回敬了一番狠话后,陈东说,他感觉那个男的似乎软下来了,低着头垂着手不说话。随后女方和男方数人推搡着进了铁门内的小区。进入之前他听见那女的打电话,说“春花苑门口,快点过来”之类的。
    
    陈东离纠纷现场的距离,他说大约5米。
    
    过了约5分钟,陈东看到,有3个男的赶到现场。走在前面的30岁左右,个较高,瘦瘦的,手里叼着烟,从铁门进去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后面两个约25岁左右,一个比一个矮,右手别在身后,感觉像是拽着凶器。
    
    当时的现场颇为骚乱,围观者上百人,之后小区里发生的事陈东没有看到。
    
    当晚9:20许,东岳南山小区48栋5楼住户周芬(化名)在客厅听到动静,从窗户上往下看。“楼下男的女的吵得很凶,很多人在围观。”
    
    很快,她看到一帮人打斗的场面,只一会儿,一个男的便倒了下去,过程很短,很快一群人就匆忙散开。她听见一名男子在楼下报警,正在讲什么位置。又过了一会儿,她的老公告诉她,警察来了。随后楼下的人就散开了。
    
    “行凶过程不到5分钟。”陈东说,在铁门处他听见女的让男的快跑。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来了两名警察,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好几个。
    
    9:45左右,杨少敏被警察抬出小区。
    
    警察到来之前,陈东看到人群中有个25岁左右的小区女子打电话报警,她说:“你们警察怎么还不来?”又听她说:“报过警怎么了,再不来人都死了。”
    
    对杨少敏将张荣萍车钥匙拔下并扔进附近水沟的说法,陈东表示之前的事没看到,但凶情发生后巷道依然堵塞,有人曾指着红色轿车问:“死人了,车怎么还停在这?”有人回答:“车钥匙被人拔了扔了。”
    
    在事发现场附近,记者没有看到有水沟。
    
    4月6日,55-1号铁门处的地面上,依然可见斑斑点点的凝化血痕。一位目击者称,这是打人者在出门时流的鼻血。但亦有人称,这是巡警大队长被抬出时所留。
    
    质询3
    
    巡警大队长是否因公殉职?
    
    4月4日杨少敏的追悼会上,对其死因给出的是一个模糊的说法:“因故逝世”;法医检查证实,致杨少敏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其脑部受重创,致颅腔内大出血损坏脑神经;办案警官介绍,袭击杨少敏的歹徒目标明确下手凶狠,不像是简单的替人出气来源:南方都市报
    
    
    一起小的纠纷,引发一桩人命大案。
    
    连天来十堰坊间议论纷纭。
    
    雅仕居1栋一位中年居民说,他当时在现场附近,看了两辆车的位置,如果双方有一方能退让一步,车很快就能过去,何致于非要“斗狠”闹出人命呢?他认为教训深刻。
    
    然而坊间质询的焦点,更多集中于身份敏感的杨少敏:身为巡警大队长,是否涉嫌酒后驾车?是否在普通纠纷中利用警察身份威吓百姓?是否拔掉对方车钥匙,以习惯性的作风应对一起普通纠纷?是否有动手打人和辱骂女性的行为?甚至有个别过激的观点,将杨的事件影射向整个警察层面。
    
    事件中一些“反常”疑点也引起人们更多的猜测。案发后经医院和法医检查证实,致杨少敏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其脑部受到重创,整个颅腔内大出血损坏脑神经后死亡。全身没有发现明显外伤,也没有明显血迹,唯有左侧大腿有一处不大的刀口,但很深。
    
    一位办案警官介绍,从调查的情况看,袭击杨少敏的歹徒很专业,几分钟之内就带着凶器赶到现场,目标很明确,来后直奔杨少敏,而对杨的战友却没有实施任何攻击,而且下手凶狠,不像是简单的替人出气。
    
    杨少敏作为巡警支队机动大队大队长,多年来接触过各类治安刑事案件,得罪人在所难免。这是否会是一起蓄谋策划的专对杨少敏的报复行为?
    
    据了解案发后,逃至武汉的6名犯罪嫌疑人于次日抓获,4月2日一名逃往九江的犯罪嫌疑人也抓获归案,11名涉案人员全部落网。
    
    4月7日,在十堰市公安局,记者就事件是否一起有预谋的报复行为,以及杨少敏当晚有没有喝酒,有没有打人骂人等作进一步求证。该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记者,案件已作为刑事案件在调查侦破中,许多细节尚未定论也不便向外透露,有了结论后会向社会及时公布。
    
    据了解,4月3日,湖北省公安厅督导组会同相关专家赶到十堰,对杨尸体进行了检验,其中包括酒精检测。
    
    4月4日杨少敏的追悼会在十堰市殡仪馆举行。包括死者家属在内,社会各界普遍关注官方是否会在追悼会上为事件正式定性,然而对巡警大队长的死因,追悼会给出的也是一种模糊的说法:“因故逝世”。
    
    围绕杨少敏是否属因公殉职,民间一种观点认为不能算因公殉职,因为事发时杨并不是执行公务,而且是纠纷一方中的成员;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杨当时已亮明身份,是以一名警察身份处理战友与对方之间的争端,理应属于因公殉职;而如果是因为工作中与人结怨,仇人蓄意报复,则更属于因公牺牲。
    
    质询4
    
    巡警大队长是否一贯强势?
    
    一位中年巡警介绍,杨少敏是武警出身,父亲以前曾是当地武装部的领导,他本人也当过几年武警,平时为人和善,对待领导和部下都很讲礼貌,“酒量很大”;案发当晚,杨少敏和战友驾车来东岳路,欲去哪里所为何事?现场的多位刑警人员表示亦不知晓
    
    据已公开的消息介绍,杨少敏,1964年出生,1981年参军,1984年从警,人很老实,但身体强壮,会一些功夫,平时出警过程中能镇住三四个人。杨少敏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偏瘫多年,小女儿正读高三。出事后他的妻子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
    
    杨少敏平日的为人,他现在的队友----―巡警支队机动大队位于六堰警亭的几位警员不愿意多谈。一位自称代表六堰警亭所有警员的年轻巡警告诉记者,这件事很敏感,已经接到上面命令,不准随便接受采访。“如果非要了解我们杨队,我只能告诉你说,杨队这人蛮优秀,很不错。”
    
    在来机动大队之前,杨少敏曾当过巡警支队一大队的副大队长。一大队的几位警员回忆起杨少敏,感慨唏嘘。一位中年巡警介绍,杨少敏是武警出身,他父亲以前曾是当地武装部的领导,家教很严,他本人也当过几年武警,素质很高,平时为人和善,对待领导和部下都很讲礼貌,以前在一大队的时候,从来没有见他发过火,也从来没闹过什么事。这位巡警说,根据他对杨队个性的了解,应该不会动手打人,特别是面对一个女的。
    
    一大队另一曾与杨少敏共事的的巡警介绍,杨队特别喜欢打篮球,以前部下和他一起在球场上,经常对他有一些较大的碰撞,但他并没有因为是领导就怎么样,他总是很温和地一笑了之。
    
    人民中路一个警亭的交警自称与杨少敏相熟,他对杨的评价是“做事相当谨慎,待人随和”,他认为这件事本来是不可能发生在杨身上的,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
    
    对有目击者称杨少敏当晚喝醉酒的事,一大队中年巡警说:“杨队酒量很大的,一般都喝不醉的。”他又说,“有可能是那天遇到战友,心情高兴多喝了一些。”
    
    巡警队员们认为,杨队长出事后在巡警中影响很大。一位巡警说,主要是心理上的影响,连大队长都遭此毒手,我们做警员的就更没有安全感了。来源:南方都市报
    
    
    十堰当地一位非公安人士认为,在社会一般人眼中,巡警大队长的职务在当地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属于绝对的强势身份,平常人一般是不敢冒犯,更不敢得罪的。他认为,也许正是这种身份的优越感,导致了纠纷发生时的不理性行为。“如果一个人强势惯了,难免会有自我膨胀的心理。”他说。
    
    东岳路案发现场,4月6日仍在这里调查取证的一位办案刑警告诉记者,他和杨少敏平常也有接触,感觉杨队长这人平时“还好”,能当上大队长,本身就说明能力比较强,还是有水平的。
    
    问及此事在当地公安系统内的影响,这位刑警说:“通过这件事,做警察的也要反思反思,遇事不能太冲动。”
    
    案发当晚,杨少敏和战友驾车来东岳路,欲去哪里所为何事?现场的多位刑警人员表示亦不知晓。50米巷道尽头的春花苑小区保安队长,拿出小区的车辆进出登记说,与案件相关的两辆轿车都不是小区内的。他分析,要么是去附近的休闲中心,要么就是去巷内的单位办事。
    
    50米的巷道周边,除了几家较大的休闲中心、咖啡厅,就是雅仕居1栋和南山小区的居民楼,此外还有地震局等几家单位,但事发时这些单位都已下班关门。
    
    质询5
    
    高校“女干部”何来如此能量
    
    校方证实:“女干部”只是院办科员,负责院领导日常公务、出差,接待和报纸信件的收发;老职工称其“来头不小,社会关系厉害”。
    
    院里安排她在院办负责搞接待,“说白了就是搞公关”;曾经公开和一个“从事保卫工作”、小她10岁左右的人谈恋爱
    
    而对纠纷另一方的主角----―被媒体报道为“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女干部”的张荣萍,舆论普遍认为,在明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敢与警察对着干的,也不是个“一般人”。
    
    湖北另一媒体报道中援引当地民警的说法称,打手机喊人行凶的张在十堰“混得很开”。
    
    事件被报道后曾在网络上引起轰动。众多网友关注的是,一名高校“女干部”何来那么大能量,一个电话就招来数名“有黑社会嫌疑”的打手,几分钟之内结束一个明知对方身份的警察的性命?
    
    “强势”巡警大队长遇上的,看来并不是一个弱势的“对手”。
    
    4月7日,记者来到张荣萍工作的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该院宣传部部长陈家润首先否认外界所传张是该院“女干部”的说法,陈介绍,张只是院办的一般职员,主要工作是负责接待和报纸信件的收发。
    
    在该院网站公示的信息中,张荣萍为院办科员,其工作职责是:负责院领导日常公务、出差、报刊征订等服务工作,上级机关、兄弟单位领导来校参观访问的接待,办公室内务整理、办公室人员考勤等。
    
    谈起张荣萍,陈家润说,人还是可以的,态度比较和善,工作认真,喜欢运动。在去年7月院第三届“学苑杯”教职工羽毛球赛中,张荣萍还获得过女子单打第五名。
    
    然而该院一位老职工邹明(化名)对张的说法,却与陈家润大相径庭。
    
    “为人很傲,来头不小,社会关系厉害。”这是邹明对张的基本评价。
    
    邹明介绍说,张当年是通过东风公司一位领导的关系调进学院的,平时在学院很冲,上上下下都不敢惹她,连院领导都怕她几分。
    
    因为张的社会关系“颇不一般”,在外面很吃得开,所以院里安排她在院办负责搞接待,“说白了就是搞公关”,院里与外界的联络、接待、采购等都是她在做。
    
    邹明说,张平常好打扮,涂脂抹粉很厉害,对老同志也都不理睬,很多教职工对她的印象并不好。
    
    邹还透露,张曾谈过多次恋爱,她的那辆红色小轿车就是其中一位送的,对方是个施工老板,大概2004年初分的手。后来张又与一个“从事保卫工作的人”谈恋爱,这是公开的,院里人都知道。对方小她10岁左右,去年底今年初分了手,但仍有联系,而且对方在社会上也是很有背景的人。
    
    邹说,媒体称张在十堰“混得很开”,这种说法很符合实际。张与社会上的各色人等都有关系,惹不起。张喜欢打球,经常叫一大帮外面的人来院,她有这个社会能力。
    
    邹认为这件事的发生,与张的个性和她在社会上“神通广大”的背景不无关系。
    
    来源:南方都市报
     对以上说法,记者向陈家润求证,陈不赞同张“很傲慢”的说法,他说平常吩咐张的事,她都会认认真真去做。陈又说其实自己对张的性格并不了解,对其它说法也“不做评价”。
    
    “硬碰硬”的反思
    
    一方是巡警大队长,一方是高校“女公关”。“可以说,双方都是属于社会中的强势群体,硬碰硬,谁也不示弱,本来一件小事就变得复杂化了。这里面是否有特权思想在作怪呢?”
    
    另一位汽院的教职工,则从另外的角度对“3・31”事件做了分析。
    
    对张荣萍,他也说在员工的眼里“不是一般人”。平常爱打扮,穿着时尚,一看就是比较有钱的。早在2003年她就开着红色小轿车在校园跑,学院里就她一辆红颜色的车。
    
    他认为,除了个性因素,身为十堰市知名高校的院办人员,长期在院领导身边工作,又是负责对外联络,难免会有“高人一筹”的优越感,这也可能是造成张在纠纷中不愿“受欺负”的潜在心理因素。
    
    在地处鄂西北的“车城”十堰,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在当地算是数一数二的高等院校。该职工介绍,学院近6000名学生,来自全国各地,主要培养汽车制造各类人才。以前曾属东风汽车公司和湖北省“政企共建”,现移交为省属。无论就规模还是效率,在十堰本地的高校中都是最大的。而高校教职员工无论社会地位还是收入水平,在当地也都算是较高的。
    
    他介绍,院里一般职工每年正常收入有两三万,科级有四五万,而且学院福利待遇好,到年终EVA(年终奖)有的能拿两三万。这种收入在消费不高的十堰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他说,并不是学院所有教职工都会产生优人一等的心理,大多数教职工都是很低调很谦逊的,张的“特别”可能跟她的工作性质以及和外界过于复杂的社会关系有关。
    
    “我想,张荣萍当时也可能是在气头上,仅是想教训一下对方,没想到会闯这么大的祸。”
    
    一方是巡警大队长,一方是高校“女公关”。“可以说,双方都是属于社会中的强势群体,硬碰硬,谁也不示弱,本来一件小事就变得复杂化了。”
    
    “那么,这里面是否有特权思想在作怪呢?我想不仅当事人,包括我们的社会,是不是都应该从这件事情中作出应有的反思呢?”这位高校人士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十堰巡警大队长被女干部邀人打死
  • 湖北十堰巡警队长不肯让路遭11人群殴致死
  • 老板带巡警和黑道欺压小区妇女霸占小区场地(图)
  • 20多名杭州武装巡警抓捕朱虞夫(图)
  • 河南巡警中队长 半夜抓女人回公安局里强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