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面临计划生育罚款20岁爸爸杀死新生婴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按:无论什么理由都不是结束一个年幼生命的借口,只有邪恶的暴徒才没有理智善待生命。一个长期被关闭在杜绝生育条件的氛围下,麻木感受长期的被迫熏陶,杀生自保也就是遵照无他选择的方向,一个无辜善良的人突然做出如此残暴的举动,给社会留下深刻的悲哀的思考,只有思考。
    
     (博讯 boxun.com)

    人类终结者 独家报道
    
    出生才6天的儿子被20岁的爸爸活活摔死!
    
    由于陈冬华才20岁,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没有到民政部门去领结婚证,自然就领不到准生证,按照计划生育政策,属于计划外非法生育,面临缴纳巨额罚款的压力,精神错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20岁的陈冬华显然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年纪轻轻的他是奉子成婚。在妻子怀孕的日子里,陈冬华想尽一切办法来打掉这个孩子,甚至对外声称这个正在成型的胎儿不是他的亲骨肉。但他的妻子还是怀着即将做母亲的喜悦来保护这个小生命。
    
    不过,悲剧还是在孩子出生的第6天发生了——那天凌晨,他把儿子高高举过头顶,摔向地上……这个年轻而残忍的爸爸的内心到底有过怎样的挣扎?他的家人会不会原谅他这种疯狂的行为?
    
    记者赶赴海门,试图寻找这出人伦悲剧后面的答案。
    
    ■无情
    
    儿子出生不肯回来
    
    刘芳经过了十个月的忐忑和不安,结果却只做了6天的母亲,留下了一生的悲伤。有时候,她会精神恍惚,拿着用来包裹儿子的小毛毯,拥在怀里,喃喃自语:“毛毛乖,妈妈喂你奶喝!”每当看到刘芳的这个样子,她的家人就会哭成一片。
    
    一场喜事,结果却以悲剧收场,陈冬华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
    
    3月27日,陈冬华从南京回到了海门王浩镇的家。这时,他的儿子已经出生4天。妻子分娩的时候,他并没有回来陪伴。陈冬华的母亲王亚娟实在看不下去,打电话给儿子,陈冬华这才从南京回到了家。做了妈妈的刘芳满怀喜悦,原本以为一直不想要孩子的丈夫在见到这么漂亮的儿子后,肯定会改变想法。但是,陈冬华的表现却让她的心凉了不少。陈冬华只是到房间看了一下儿子,脸上没有一点喜悦的表情,也没有伸出手去抱他一抱。
    
    从房间出来后,陈冬华撇了撇嘴,对一个亲戚说:“这个孩子,要他干啥,弄死算了!”这句话让亲戚吓了一大跳,把他好一顿臭骂。
    
    ■残忍
    
    摔了三次 掐了三分钟
    
    并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认为他说的是气话。既然孩子都生了,那该办的事还得办。根据当地的习俗,孩子出生6天、9天和12天都要办酒席。3月27日晚上,陈冬华拿出900元让妈妈买点菜。但这一点钱显然不够,第二天,陈冬华又拿出来了1000元。
    
    菜陆续买了回来,家里伴着孩子的啼哭声,喜庆的氛围越来越浓郁。陈冬华却并没有当回事情,也不去看孩子和老婆,而是在外面走亲戚。3月28日,陈冬华带着一肚子气又回到了家。“妈,你把我前两天给你的1900元还给我,我回南京没钱花了。”
    
    这句话让王亚娟很伤心,“我就是到处去借也要把这钱还给你,不过,这笔钱你怎么就不应该花了?”陈冬华的种种行为让做母亲的王亚娟非常生气。
    
    漫长的争吵又开始了,一直持续到了3月29日凌晨1点左右。
    
    就在这时,睡在床上的孩子醒了,哭了起来。刘芳赶紧起床喂奶。陈冬华对母亲王亚娟说:“你把孩子抱走,别让他喝奶。”王亚娟没有听儿子的,反而跑过去帮媳妇照顾孩子,刘芳也把儿子抱得更紧了,准备喂奶给他喝。
    
    
    陈冬华便摁住妻子,不让她喂奶。刘芳抱着孩子躲到了房间的另一侧,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襁褓里的孩子哭得更凶了。这哭声让陈冬华的心里很不爽,说:“我不要这儿子,还是让我弄死他吧。”
    
    说着,陈冬华冲到妻子跟前,从妻子怀里抢过正在号啕大哭的儿子,举过头顶,用力朝地上摔去。只听“啪”的一声,孩子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刘芳看着这一切,几乎要晕过去。王亚娟急忙把孩子抱起来,放在床头,喊着:“宝宝!宝宝!”小孩没有哭,好像还有气。
    
    但陈冬华这时像是发了疯,抱起孩子又要朝地上摔。刘芳跪在地上,央求丈夫,拉他,又用女性的本能,用牙齿咬他,用手指抓他,但陈冬华还是第二次把孩子摔到了地上。
    
    孩子又被家里人抱到了床上,这时,出生才6天的孩子基本没有了呼吸。但陈冬华还是没有放过,他伸手右手,掐小孩的脖子,掐了足足有3分钟。他的母亲和妻子已经哭成了一片,任凭她们怎么恳求,怎么拉他,打他,他都掐着孩子不放。
    
    3分钟后,他再次举起孩子,又重重地朝地上一摔。
    
    ■无知
    
    行凶后还准备去上班
    
    王亚娟再次抱起孙子,“宝宝,宝宝!”王亚娟接连喊了好几声,孩子都没有一点反应,而刘芳则像发了疯一样,坐在床上又喊又哭。
    
    这时,王亚娟显得稍微冷静了点,她跑出去,喊亲戚过来。陈冬华的大伯大妈过来了。他们进来后,先看看小孩是不是还有救,但看了一下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便把小孩子的尸体放到了后边的小房子里。
    
    这时陈冬华也开始有点后悔,看着家人哭成一片,他也跟着哭了,他来到妻子跟前,安慰她说:“别哭,我挣了钱给你用。”
    
    但妻子刘芳没有理他,还是一个劲地哭。他便对母亲说:“反正这样了,我也不想活了,我还是出去死了算了。”王亚娟又对儿子大骂一通。陈冬华便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家里的亲朋越来越多,赶着料理小孩的后事,但陈冬华又好像跟他没关系一样,他想要回南京上班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晨的5点多了,一辆南京班车就要经过镇上。他整理了一下行李,拿着包离开了家。
    
    虽然孩子出生才6天,但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家里人还是选择了报警。这时,时间已经是早晨的6点24分。海门公安局刑警大队四甲中队的民警接到110指令后,立即赶到了事发现场。民警赶到的时候,家里人正在哭成一片。小孩子的尸体摆放在一个小屋子里,脖子周围有很大的一片淤青,但身上没有一滴血。
    
    首要是把陈冬华抓获。民警刘警官用王亚娟家里的固定电话,试着拨陈冬华的手机。手机没有关机,陈冬华掐掉后又回拨了过来。“我是公安局的,你现在在哪里?”刘警官问。
    “我在王浩镇。”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就回来吧。”陈冬华说。
    
    “我们来接你吧。”
    
    “不用,我马上就到。”挂完电话,刘警官向上级领导汇报,对各个路口进行布控,防止陈冬华逃走。但没多长时间,陈冬华便拖着箱子回到了家。
    
    ■动机
    
    怕添负担,一直就想让妻子堕胎
    
    陈冬华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他被带到公安局后,陈冬华对民警说:“你们什么时候能放我走,我不回去上班,单位会不要我的。”在他看来,他摔死这个孩子,跟让老婆堕胎没什么两样。
    
    确实,自始至终,陈冬华都没有想过要这个孩子。陈冬华初中毕业后,便四处去打工。陈冬华做过木匠,也做过油漆工,现在南京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专门在汽车的车身上喷油漆,每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入。
    
    陈冬华的妻子刘芳是河南驻马店人,比陈冬华大3岁。2007年5月份,经人介绍两人相识。随后,陈冬华带着刘芳到北京玩了几天,刘芳怀上了陈冬华的孩子。
    
    但陈冬华听见刘芳怀孕的消息后,没有表露出任何喜悦,而是坚持要把孩子打掉。“我还这么年轻,钱都没挣到,负担太重了。”刘芳有点同意,但王亚娟坚决反对。原来,陈冬华是她的养子,早点抱孙子是她的最大梦想。
    
    2007年10月份,眼看着刘芳的肚子越来越大,陈冬华只好奉子成婚。但因为才20岁的他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就没有到民政部门去领结婚证,只是在家里办了酒席。
    
    在妻子怀孕期间,陈冬华还是坚持要把孩子打掉。他曾对一个亲戚说:“这孩子不是我的,还是把他打掉的好。”
    
    在刘芳即将临盆的一段时间,陈冬华又打刘芳,希望把这个孩子打下来。但这个小生命还是倔犟地来到了人世间,体重为7.8斤,所有指标一切正常,却在6天后被爸爸残忍地杀害。
    
    “我年纪太轻,怕有了小孩负担太重,再说家里的矛盾也比较多,所以有了这种出格的行为。我很后悔。”在看守所,陈冬华终于忏悔了。目前,他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海门警方刑事拘留。在被刑拘后不久,亲子鉴定的结果也出来了,孩子确实是他的亲生骨肉。
    
    
    由于陈冬华才20岁,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没有到民政部门去领结婚证,自然就领不到准生证,按照计划生育政策,属于计划外非法生育,面临缴纳巨额罚款的压力,精神错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