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受伤矿工找矿主讨医药费失踪(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2日 转载)
    山西受伤矿工找矿主讨医药费失踪
    向别人展示药青昌的照片,是药家人做得最多的事。
    
    山西受伤矿工找矿主讨医药费失踪


    提到儿子失踪之事,药青昌的母亲泪流满面。
    
      核心提示
    
      一个贫穷农家的青年,普通幸福的生活,因为一次矿难改变了。
    
      那次矿难中,矿工药青昌的腿断了。手术做了,家里借债了,女朋友走了,腿伤还没好。
    
      药青昌决定去找矿主讨医药费。他一去,再未回,人不见了。
    
      矿主也“消失”了。相关的人们,各说各的。
    
      真相被包在了谜团里。
    
      目前,山西省有关部门已批示当地公安机关调查此事。
    
      今年3月15日,山西沁源县东村。
    
      面对记者,药青义拿出弟弟的照片,咬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照片上是药青昌,已失踪快两年了。
    
      药家人说,那天早晨,药青昌是拄着双拐出的门,他左膝盖的纱布上微渗出血迹,背着一个印有天安门字样的包。上客车后,他跟家人匆匆挥了挥手。
    
      这是他跟家人的最后一面。
    
      那天他去300多里地外,找矿主讨要医药费。
    
      后来,他成了全国失踪人口网上的一条短短的信息:药青昌,39岁,疑似被侵害。
    
      矿工的宁静生活
    
      药青昌想要结婚,想要赚些钱,想在2005年办婚礼。
    
      药青昌,山西沁源县东村人,初中文化。
    
      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药青昌初中毕了业就开始挖煤。工资不算低,他手大,爱吃爱穿,手里没余钱。
    
      在村民陈恩义眼里,药青昌是个“实在人”,有时和人聊几句,就请人吃饭。胆子也大,同村的人出去干活总是离家不远,药青昌就敢往大地方去。
    
      家里人说,药青昌没什么爱好,就是烟抽得凶,看电视爱看侦破片。喜欢打电话,出门在外,基本一天往家打一个电话,没什么话说就嘿嘿乐。
    
      2004年,家里穷一直找不到老婆的药青昌终于恋爱了。对方结过婚,带着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36岁的药青昌很珍惜这个女友。2004年他还带着女朋友到北京玩。药青昌的哥哥药青义还保留着在北京照的几张照片。有一张是在长城上的,药青昌搂着女友,微笑着,带点拘谨的看着镜头。
    
      药青昌想要结婚,想要赚些钱,想在2005年办婚礼。
    
      2005年正月,为了多赚钱,他经河南人丁超军介绍,到灵石县段纯镇的一个黑煤矿上打工。
    
      讨费过程中失踪
    
      不仅药青昌没了消息,矿主也不见了。
    
      2005年7月,煤矿冒顶,药青昌右腿被砸断了,粉碎性骨折。
    
      辗转了几个医院,一直没有治好,过程中还因治疗不及时,引发骨髓炎。
    
      2006年初,女朋友说要回家照顾母亲,走了,没再回来。
    
      那段时间,药青昌一直对着哥哥叹气,话很少。
    
      慢慢的,药青昌跟哥哥说想明白了,只要腿能好,对以后的生活还有信心。
    
      腿还没好,医药费不够了。
    
      家人说,出事后,矿主就给了3000元钱。而一年下来,医药费花了近3万元,借了许多债。哥哥药青义说,为了省钱,后来病情恶化做手术时,药青昌不用麻药,疼得大叫。
    
      2006年7月,因医药费问题,药青义出院回家。
    
      那段日子,药青义常拖着伤腿在村里游荡。村里人都觉得他心事重重的。
    
      7月30日,他跟家人说,他要到矿主家要医药费去。
    
      他跟弟弟孙勇(不同姓氏的亲弟弟)说:“要上钱,我就通知家里。要不上,我就住在他家,一年两年也在他家”。
    
      家里人给他凑了600元的费用,送他上了客车。
    
      他带着双拐,背着所有医药费的单据,走了。去矿主所在的灵石县田家洼村。
    
      家里人说,药青昌离家后,往家打过三次电话。前两次,他说是用矿主家附近小卖部电话打的。第三次是8月7日中午,是用中间人丁超军的手机打的。电话里,药青昌显得很高兴,说矿主答应晚上给钱,说他一拿到钱就再打电话。
    
      晚上没打来。一家人等了一夜。
    
      药青义说,他第二天打电话到矿主家,矿主逯海旺称没见到药青昌。
    
      家里人急了。其间,他们给所有亲戚打电话,没有消息。弟弟孙勇说,他给药青昌的女友打电话,对方说药之前曾给她打电话,说马上就能要到钱治腿,但之后没有消息了。
    
      8月14日,药青义跟叔叔舅舅到了逯海旺家,但没见到逯,只见到了他的妻子李翠萍。
    
      据药青义讲,当时李翠萍承认药青昌以前去要过钱,但说那几天她并没有见到他。李还说逯出去贩煤了。
    
      8月22日,依然没有药青昌的消息,药青义报案。
    
      镇里的民警和药青义一起到逯海旺家,大门紧锁。
    
      从此,不仅药青昌无消息,药青义也再没见到逯海旺。
    
    提到儿子失踪之事,药青昌的母亲泪流满面。
    
    
      核心提示
    
      一个贫穷农家的青年,普通幸福的生活,因为一次矿难改变了。
    
      那次矿难中,矿工药青昌的腿断了。手术做了,家里借债了,女朋友走了,腿伤还没好。
    
      药青昌决定去找矿主讨医药费。他一去,再未回,人不见了。
    
      矿主也“消失”了。相关的人们,各说各的。
    
      真相被包在了谜团里。
    
      目前,山西省有关部门已批示当地公安机关调查此事。
    
      今年3月15日,山西沁源县东村。
    
      面对记者,药青义拿出弟弟的照片,咬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照片上是药青昌,已失踪快两年了。
    
      药家人说,那天早晨,药青昌是拄着双拐出的门,他左膝盖的纱布上微渗出血迹,背着一个印有天安门字样的包。上客车后,他跟家人匆匆挥了挥手。
    
      这是他跟家人的最后一面。
    
      那天他去300多里地外,找矿主讨要医药费。
    
      后来,他成了全国失踪人口网上的一条短短的信息:药青昌,39岁,疑似被侵害。
    
      矿工的宁静生活
    
      药青昌想要结婚,想要赚些钱,想在2005年办婚礼。
    
      药青昌,山西沁源县东村人,初中文化。
    
      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药青昌初中毕了业就开始挖煤。工资不算低,他手大,爱吃爱穿,手里没余钱。
    
      在村民陈恩义眼里,药青昌是个“实在人”,有时和人聊几句,就请人吃饭。胆子也大,同村的人出去干活总是离家不远,药青昌就敢往大地方去。
    
      家里人说,药青昌没什么爱好,就是烟抽得凶,看电视爱看侦破片。喜欢打电话,出门在外,基本一天往家打一个电话,没什么话说就嘿嘿乐。
    
      2004年,家里穷一直找不到老婆的药青昌终于恋爱了。对方结过婚,带着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36岁的药青昌很珍惜这个女友。2004年他还带着女朋友到北京玩。药青昌的哥哥药青义还保留着在北京照的几张照片。有一张是在长城上的,药青昌搂着女友,微笑着,带点拘谨的看着镜头。
    
      药青昌想要结婚,想要赚些钱,想在2005年办婚礼。
    
      2005年正月,为了多赚钱,他经河南人丁超军介绍,到灵石县段纯镇的一个黑煤矿上打工。
    
      讨费过程中失踪
    
      不仅药青昌没了消息,矿主也不见了。
    
      2005年7月,煤矿冒顶,药青昌右腿被砸断了,粉碎性骨折。
    
      辗转了几个医院,一直没有治好,过程中还因治疗不及时,引发骨髓炎。
    
      2006年初,女朋友说要回家照顾母亲,走了,没再回来。
    
      那段时间,药青昌一直对着哥哥叹气,话很少。
    
      慢慢的,药青昌跟哥哥说想明白了,只要腿能好,对以后的生活还有信心。
    
      腿还没好,医药费不够了。
    
      家人说,出事后,矿主就给了3000元钱。而一年下来,医药费花了近3万元,借了许多债。哥哥药青义说,为了省钱,后来病情恶化做手术时,药青昌不用麻药,疼得大叫。
    
      2006年7月,因医药费问题,药青义出院回家。
    
      那段日子,药青义常拖着伤腿在村里游荡。村里人都觉得他心事重重的。
    
      7月30日,他跟家人说,他要到矿主家要医药费去。
    
      他跟弟弟孙勇(不同姓氏的亲弟弟)说:“要上钱,我就通知家里。要不上,我就住在他家,一年两年也在他家”。
    
      家里人给他凑了600元的费用,送他上了客车。
    
      他带着双拐,背着所有医药费的单据,走了。去矿主所在的灵石县田家洼村。
    
      家里人说,药青昌离家后,往家打过三次电话。前两次,他说是用矿主家附近小卖部电话打的。第三次是8月7日中午,是用中间人丁超军的手机打的。电话里,药青昌显得很高兴,说矿主答应晚上给钱,说他一拿到钱就再打电话。
    
      晚上没打来。一家人等了一夜。
    
      药青义说,他第二天打电话到矿主家,矿主逯海旺称没见到药青昌。
    
      家里人急了。其间,他们给所有亲戚打电话,没有消息。弟弟孙勇说,他给药青昌的女友打电话,对方说药之前曾给她打电话,说马上就能要到钱治腿,但之后没有消息了。
    
      8月14日,药青义跟叔叔舅舅到了逯海旺家,但没见到逯,只见到了他的妻子李翠萍。
    
      据药青义讲,当时李翠萍承认药青昌以前去要过钱,但说那几天她并没有见到他。李还说逯出去贩煤了。
    
      8月22日,依然没有药青昌的消息,药青义报案。
    
      镇里的民警和药青义一起到逯海旺家,大门紧锁。
    
      从此,不仅药青昌无消息,药青义也再没见到逯海旺。
    
     来源: 新京报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