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50岁南京党干部组织“性爱派对”,先“溜冰”再洗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8日 转载)
    
    来源:现代快报
     年近50的朱明白天是南京某机关的干部,工作踏实,品行端正。但是天黑之后,他却变成了另一个人,又吸冰毒(俗称“溜冰”)又找来多个卖淫女大开“性爱派对”。近日,朱明因犯聚众淫乱罪、容留吸毒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博讯 boxun.com)

    
    生活太乏味 就去足疗店
    
    去年5月之前,朱明过着公务员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压力,收入丰厚。他是南京市某局的一个干部,子女上了大学,可谓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但是,朱明总觉得生活有些乏味,他的心开始蠢蠢欲动。
    
    一天傍晚,朱明像往常一样回家,这条路上有一个足疗店,里面那些妖艳的女子让朱明充满了好奇,放慢脚步多看了几眼。正在此时,足疗店门口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向着他挥手。朱明犹豫了一下,女子见状马上将他拉进了足疗店……
    
    这是朱明第一次嫖娼,他痛快地掏出几张百元大钞,还索要了对方的电话号码。走出足疗店的时候,朱明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了。
    
    大哥有水平 “派对”先“溜冰”
    
    朱明收入比较高,出手自然就很大方,很快成为“小姐”们的宠儿。陈丽是足疗店的老板,她以“足疗”作为幌子,背地里大肆招聘“小姐”,从事卖淫活动。后来警方还查明,陈丽不仅介绍卖淫这么简单,她还向前来嫖娼的客人出售冰毒,让客人在“溜冰”(即指吸食冰毒)过程中体验更加强烈的快感。陈丽看出朱明是个大客户,一定要在这位有水平的“大哥”身上多做文章。
    
    一天下午,朱明给陈丽打去电话,内容不必多说,陈丽心知肚明。接着,朱明在一家三星级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等了一会,陈丽带着一个“小姐”来了。陈丽拿出自己携带的冰毒,以及“冰壶”(用来吸食冰毒的工具,主要起到过滤作用)。随后,三人一同“飘飘欲仙”,接着朱明先后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事后朱明给了她们每人400元嫖资。
    
    肥水不外流 姐妹来“服务”
    
    没过几天,朱明就主动打电话给陈丽,让她带上冰毒,再带上几个“小姐”,酒店的房间已经开好了。陈丽带去了两个“小姐”,其中一个名叫王红,东北人,40多岁。王红知道这位“大哥”朱明出手大方,一进门就主动献媚,事后得到300元。
    
     既能“溜冰”,又能轻松赚钱,王红也抛开了叫做道德的东西。王红知道朱明喜欢一次有多个“小姐”,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她打电话给自己亲妹妹王梅,把王梅叫来南京,姐妹俩一起为朱明“服务”。
    
    王红第一次把王梅带去朱明的房间时,朱明听说是姐妹俩,感到非常高兴,大方给两人提供冰毒。但是王梅觉得不好意思,扭捏放不开。王红就先亲自为妹妹示范一次,然后再把妹妹拖下水。在冰毒的助兴下,王梅也由扭捏变得主动。事后,王红姐妹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此后,朱明又有一次与两姐妹“共度良宵”。
    
    哥们齐上阵 聚众搞淫乱
    
    
    接着朱明又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朱明有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两人无话不说,是铁哥们。朱明对老友说,不如找几个“小姐”一起玩玩,得到了哥们的响应。
    
    去年7月底,朱明和老友两人准备了冰毒,开了个房间,然后叫上了王红等5名“小姐”。7人进了房间,先“溜冰”,再洗澡,然后发生性关系。这次的疯狂举动,也创下了朱明个人之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聚众淫乱对于朱明来说就像吸毒一样上了瘾。有一次朱明找了两个“小姐”,却没有发生性关系,但是他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心理上的瘾。
    
    判刑一年半 悔恨已太晚
    
    去年8月,在扫黄打非行动中,陈丽手下的一个“小姐”因吸食冰毒被警方拘捕。警方就此掌握了陈丽、朱明等人的犯罪事实,将两人抓获。朱明被抓后,把多名卖淫女以及自己的老友供了出来。
    
    法院审理后认定,朱明的行为构成了聚众淫乱罪、容留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同时,陈丽犯有聚众淫乱罪、贩卖毒品罪和介绍卖淫罪三项罪名,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近日,王红也被抓获,另有三名卖淫女以及朱明好友在逃。
    
    “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领导,对不起我父母,对不起我的家人,我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生活。”在法院作出判决后,朱明才发出了迟到的忏悔。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16名局长候选人展开电视辩论
  • 南京东南大学10个实验室被烧 老教授10年心血成灰 (图)
  • 南京融雪剂导致植物泛黄枯萎 长江大桥千疮百孔
  • 喝洗澡水——南京一男子泡澡染细菌死
  • 36厘米!南京积雪厚度创1961年来历史最高(图)
  • 南京战区出动200工兵为滞留旅客搭野战帐篷 (图)
  • 农民工讨薪不成被砍断手臂:中建五局被驱逐出南京
  • 气温骤降:胡锦涛考察南京军区,亲自察看空军装备 (图)
  • 孑木就是因报道南京城管打人遭关压的。
  • 南京市民仿效厦门,反对当地建PX项目
  • PX项目落户南京仙林大学城,数十万人生活在剧毒污染中/孙如风、孙西原
  • 原南京市委书记王武龙受贿案在安徽审理
  • 南京地铁二号线汉中门段路面塌陷50平方米(图)
  • 中国民主同盟南京师范大学委员会开除郭泉民盟盟籍的事情经过
  •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南京大屠杀,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图)
  •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南京试映
  • 美国档案披露:日军攻陷南京前已杀50万平民
  • 纪念南京大屠杀,网民发出不同呼声
  • 杨振宁夫妇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海归回国被南京海关敲诈的经历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南京清江花苑小区居民向全国人民求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关于南京1月13日警察打人事件
  • 南京:断臂残垣中的居住者之实录(图)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南京警方再次强行拆除民宅,像‘鬼子进村’一样
  • 不撤消南京市市长及市委书记的职务怎么能慰藉死去的八位冤魂?
  • 南京司机阻我去“大屠杀纪念馆”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 南京鼓楼医院见闻(少见多怪 !?)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耍流氓的南京市政公用局长等受到处分:保留党籍
  • 又撬车牌又掏手枪 "二级警督"南京街头撒野
  • 南京彭宇案是和解还是和稀泥/西风独自凉
  • 郭泉:得知又有一位南京师范大学的同学自杀了,我感到很难过/民主先声154
  • 见老人瘫倒不敢扶,南京法官造的孽/高福生
  • 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县政就是宪政
  •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南京為什麼守城?/馬家輝
  •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纸馅包子的纵火案--博讯网南京记者孑木遭陷害/草虾
  • 姜福祯:瞧瞧咱们南京的徐老太!
  • 张耀杰 :民谣:南京"彭宇案"击穿道德底线!
  • 南京鼓楼区法院:情理难容的判决/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