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何必:望京事件将使新体制面临严峻挑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4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尽管从新盘放量规模上说,朝青板块并非今年首当其冲的区域。但凭借着朝青板块近几年在京城楼市打下的扎实基础,仍然成为了3月楼市备受瞩目的“明星”板块。目前,区域交通、生活配套成熟度已经今非昔比。修建中的地铁6号线以及刚刚落户的朝青大悦城令朝青板块的居住价值继续提升。目前,区域内润枫水尚、星河湾等一批高档住宅都迎来了业主的入住,区域高端居住氛围也是更趋成熟。据悉,包括珺峰、公园1872、银谷美泉家园等3个新项目已经或将在今年入市,加上星河湾、泛海国际居住区等老项目的后期放量,朝青板块年内预计有近50万平方米的放量。(2008年3月19日《北京商报》)
    
    这是今天北京媒体对于北京市朝阳区房地产楼盘的强力介绍。这篇题为“朝青板块仍当红 后劲充足稳坐首位”的带有明显软广告性质的文字,凸显出当今地方性官方媒体的特点,那就是有关房地产项目的介绍数不胜数,而且很多地方性媒体干脆就是依靠房地产广告作为苟延残喘的唯一看家收入来源。
    
    此文字后面所进行的“热力楼盘推荐”,就更是直截了当地细数起每一个介绍的楼盘的优越性,从区位到功能,从结构到环境,充斥着溢美之词。这实在让人感受到,中国的媒体们恬不知耻已经到了何等地步,臣服于资本脚下,唯利是图,还别说什么媒体的公正性,就是作为媒体人的起码尊严,在孔方兄面前也丧失得淋漓尽致。
    
    朝阳区楼盘应该是北京房地产项目当中升值空间最被看好的,这与北京与生俱来的地理条件相匹配。北京市区的北部和西部都面临着山脉,不可能有太大的开掘空间,使得市区的空间延展只能沿着向东或者向南的方位进行,而南部处于北京市的下风口,空气污染对此地影响沿着,而且南部紧邻河北,地方保护等诸多因素使得该区位的地理价值并不为人所看好。
    
    于是,剩下的就只是北京东部。而这个方位,恰恰全部由朝阳区作为起始。因此,朝阳区的房地产项目一向被当作是非常具有潜力者,举世闻名的CBD在爆肚(堵)的北京依然一往无前地坐落与朝阳区,也是如此背景的真是写照。
    
    再加上首都国际机场的改扩建,让其近邻的朝阳区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这使得朝阳区的房地产项目、特别是位于北京市区东北部的楼盘价值节节攀升。
    
    不过,情况果然如此吗?
    
    昨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li.bj
    
    2008年3月18日 11:50
    
    Re: 潘祎的稿子(来自李**)
    
    潘大侠:
    
    你好!
    
    一直收到你发来的稿子,篇篇拜读,收益良多。
    
    最近,我居住的小区及周边若干小区因华北电力公司在此强制建设变电站而阴云笼罩,2万居民艰难维权。1月份曾有三十名维权人员被警*&察带走JL一周。
    
    鉴于不法建设单位的强势动作,不良机关的暗箱操作,国家机器的强力支持,我们无奈无语。大规模群体性事件随时可能再次发生。
    
    附件是情况反映的简本。不知道潘大侠能不能帮帮我们。
    
    谢谢啦。
    
                李**
    
    关于望京220KV变电站工程情况反映(20080305简版1).doc
    
    ……………………
    
    出于保护发件人的考虑,我将其电子邮件详细名称与地址、以及其名字隐去。
    
    我看到后随即回复,待我拜读内容后再作分晓。
    
    其实,现在我收到此类邮件也是隔三差五的事,经常有邮件发给我,希望我能够对此进行表态。而我则按照邮件内容,沿袭着作为新闻界里的混混儿的路数,对于内容进行判断,看看是不是具有普遍性的选题价值。
    
    我依稀记得,这封邮件的发件人也是个媒体人,好像是一个国家级(或者新闻界称之为“中央级”)媒体的人(具体单位也隐去)。他好像是在我最初实施每天一篇如此文字骚扰时,就成为了靶子之一,并且经年累月承受着这种骚扰。
    
    打开他发来的邮件里的附件,则看到了这般内容。
    
    北京朝阳区望京南湖西园3个小区2万居民关于
    
    让望京220KV变电站违法工程易址而建的恳求
    
    尊敬的领导:
    
    华北电网有限公司北京电力公司未取得合法手续,正在修建一座望京220千伏的大型变电站。此变电站毗邻3个国际型高密度居住社区,与规划待建的大型幼儿园隔墙相倚,与四个大型天然气罐相距不远。受此影响的望京南湖西园近2万居民日夜焦虑,过激行为和群体事件一触即发,社会稳定面临威胁。
    
    我们并不反对国家电力设施建设,但必须基于“科学发展观”和“以人为本”的指导思想。
    
    我们非常疑惑:附近适合该工程的无人区不少,但是建设单位和环评机构凭什么目无法纪,执意要在这个敏感区域建设大型变电站,以制造影响社会稳定的不和谐因素?我们的政府审批机关为什么疏于把关,违法审批?
    
    两会期间,上海市长已宣布上海磁悬浮项目正在进一步论证,未列入08年计划开工的工程。那么,为什么北京的审批机关和决策机构就不能也同样重视民意,关注民生?
    
    正如媒体针对此变电站工程所报道的:“也不只变电站,人们对一些有潜在环境风险的项目的反对此起彼伏。厦门PX项目、上海磁悬浮项目、山东乳山核电项目、北京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没有被广泛关注但仍遭反对的项目还有很多。这些林林总总的反对声音是令人欣慰的现象,人们开始重视环境问题,开始积极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也推动政府决策更加公开透明。”
    
    我们恳请您关注此案,督促有关机构和单位尊重民意民生,维护居民的合法权益。我们呼吁此变电站或易址或缓建,保一方平安,送遍地光明。
    
    一、违法工程概况
    
    建设单位华北电网有限公司北京电力公司已于2007年6月完成工程招投标。该工程已通过北京市环保局的环评审批,但我们发现审批过程十分可疑;该工程获得了市规划委建设工程选址意见书和建设用地许可证,我们发现该审批过程也存在诸多疑点。
    
    重要的是,截至目前该工程没有获得市规划委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也没有获得市建委的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2007年12月,建设单位就开始违法施工。
    
    工程围墙离最近的小区还不到十米,小区居民包括韩、英、美、俄、波兰等外籍友人。工程北侧零距离位置,正是规划待建的15个班级的幼儿园。工程还紧邻望京天然气储气罐(四个)、京承高速公路、城铁13号线及望京西站和朝阳区唯一的佛教寺庙等等。
    
    小区居民以各种方式,多次多人分别向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市发改委、市规委信访办、市环保局、市建委、市城管大队、朝阳区政府等所有相关部门申请解决,甚至发生过因电力部门野蛮施工、雇兄打人致使数百名愤怒的居民夜堵四环主路的过激行动,但至今我们未见到任何关于正式停工的书面文件。
    
    目前,违法工程的工地暂时以朝阳区政府的名义被冻结起来,既不让继续施工,但也不让对被破坏的地面进行恢复。这更让居民担心,此举很可能是在变相保护违法施工成果,以保证两会等敏感时段的暂时平息。近日居民发现该工地仍有深夜偷偷摸摸施工的迹象。
    
    二、违法工程带来诸多恶劣影响和威胁
    
    对该工程现实和潜在危害的认识,已经在数万居民当中深入人心。相当多的权威研究表明,变电站产生的电场辐射、电磁辐射和穿透力极强的低频噪声将会对居民健康产生不可逆转的巨大危害。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据此将低频磁场定为可疑致癌物。不久之前发生在我国的“葫芦岛三姐妹”事件等便是明证。
    
    3月5日,南湖西园小区居民专程约请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环境研究所曹兆进教授就变电站问题访谈。曹教授说:“工频磁场被世界卫生组织视为可疑致癌源,电站的辐射强度与该电站工作时的负荷量有很大关系,如果它超负荷工作,它的辐射强度肯定要增强。国际上各个国家的标准不一样,国际卫生组织建议不超过0.2微特,我国对此还没有明确的标准,现在的环评采纳的实际上是电力行业的标准,是100微特。说实话,此标准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即使是在50万伏电站内,测量该值,也不会达到100微特。即使它不超标,也不能说明它对健康没有危害。标准它融合了很多因素在里面,所以,我一再强调,符合标准的不一定是安全的。”
    
    同时,长期的电磁感应对大型天然气罐产生的热效应可能引起爆炸,其连锁反应对附近公共设施的影响不可想象。更何况此变电站还与规划中的幼儿园隔墙相倚。
    
    另外,此工程对社会安定的影响不可估量。目前,受影响的所有居民天天精神焦虑、寝食难安,已严重影响其工作和生活。一旦变电站建成,数万愤怒的居民因有家不敢归,且家产贬值无钱迁居,随时可能发生极端的群体行动。
    
    三、对该工程审批过程的疑问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该工程无疑属于重大环境影响的项目,必须审核环境影响报告书。
    
    但编制该项目的环评机构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法》及《建设项目环境保护分类管理目录》的有关规定,在环境影响评价形式上选择错误,故意回避编制环评过程中的公众参与程序,以至作出错误的结论;环评机构明知国家已经制定有《技术规范》,但他们并不遵守,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表存在诸多弄虚作假情况,骗取市环保局对该项目的批准;建设单位及环评机构至今不敢将已经报批的环境影响报告表向居民公开。
    
    市环保局人员未认真实地勘察,不顾客观事实,以此处不是敏感区域为由,认为不用做环境影响报告书,而只做环境影响评价表,以回避公众参与及召开听证会。并且市环保局无视《行政许可法》的要求,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不公示此环境评价表等有关文件。我们怀疑,除了环评机构有弄虚作假的嫌疑之外,还有多少见不得阳光的操作?
    
    另外,环评表中所引用是过时的行业规范,而国家环保总局目前正在制定一个新的高压线电磁辐射国家标准。在此标准出台之前,未得到受影响居民同意不应开工建设新项目。
    
    而且,居民对于相关规划也疑窦丛生:据市规划委介绍,上述小区及变电站位置本应都属市政工程建设用地,后来却被开发商擅自用来建设住宅。那么此变更是如何经过规划部门审批的?变电站工程毗邻敏感人群和建筑,又何以获得选址意见书和用地许可证?人们对其背后“黑箱”操作的猜测更多。
    
    四、数万居民的呼吁
    
    我们可以向您提供较全面的资料:建设单位有法不依,规划部门不考虑环保影响任意改变规划,环评机构知法犯法,环评审批机构市环保局执法不严,导致公众利益受到损害,引起群体环境纠纷,破坏和谐社会的构建。
    
    我们恳请您关注群众呼声,以警示建设单位认真守法,警示环评机构依规则进行环评,警示环保局依法行政,预防影响众多公众利益的环境污染的发生,促进环境影响评价法及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有效实施。
    
    我们呼吁,规划、环保、建设单位认真考虑周围的敏感设施,重视巨大健康安全隐患,把变电站迁移出高密度居住小区,科学合理地安排电力设施建设。
    
               北京朝阳区望京南湖西园三个小区共2万居民
    
     2008年3月12日
    
    维权信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13146841270
    
    ……………………
    
    按理说,作为一个媒体人,应该对于如此题材进行了解,力图全面掌握相关信息,才能具有发言权,至少,应该有当事人的采访。
    
    但是,涉及到这类题材,官方已经严令不准触碰。因此,试图了解多一些的情况,也是不可能的。
    
    而且,具有如此数量的人口基数,恐怕任何人都会以为,这算是的的确确的突发性事件了。
    
    对于这种突发性事件,在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委府那里,被反反复复高谈阔论着。王未名发BBC相关报道。
    
    2007年07月07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31北京时间 18:31发表
    
     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地方是否稳定会影响中国官员仕途
    
    中国频频发生警察与群众的冲突事件
    
    中国官员警告说,如果地方官员没有尽量减少其管辖区内的社会不安情况,就不能获得提升。
    
    新华社引述主管人事的官员说:"那些在处理农村社会稳定问题上表现差的官员,将不符合资格获得提拔。"
    
    与此同时,中国各地方的公安部门展开为期一个月的行动,排查整治农村治安混乱地区。
    
    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表示,行动将针对逃犯和地下黑帮,以及盗取原材料、制造售卖伪造产品、拐卖儿童妇女、走私枪支的犯罪分子。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周永康强调,要积极预防群体性事件。
    
    化解矛盾
    
    他指出,要密切关注农村地区的不稳定因素,及时掌握各类情报信息。
    
    他表示,应积极协助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有针对性地做好矛盾化解工作,以理顺群众情绪,减少社会对抗,防止形成群体性事件。
    
    观察人士指出,不断增加的群众事件、贫富差距的扩大等问题,都成为北京担心的议题。
    
    根据中国政府最新公布的数字,2005年单是记录在案的"群众事件"就达到87000起,比2003年上升一倍。
    
    人权团体认为,很多事件的起因是:农民土地被非法征用、不满日益恶化的环境污染、或者地方政府处理手法过于严厉。
    
    ……………………
    
    看到了吧,“群体性事件”的数量快速上升着,其中,有不少就是与日益恶化的环境污染、以及地方政府处理手法过于严厉相关的。
    
    而就在这两天,最为吸引人们眼球的是什么?拉萨的事件。该事件现如今已经有扩散之势,蔓延到了四川、甘肃、青海等地,在北京也有民族大学学生进行相应的活动。
    
    在中国当局管制范围内的网络上,凡是涉及到拉萨治安状况的文字都是被禁止的,即使有人在网上发问如此领域的问题,文字也迅即消失。这让人看到,当局现如今已经真成了惊弓之鸟。可以想见,我虽然没有面对面讨论该问题,但如此文字还是要被屏蔽掉。
    
    公民四权嘛。
    
    进入今年以来,南方的雪灾暴露出太多的问题。紧接着,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的3月14日,拉萨发生了被委府称之为“犯罪事件”的骚乱。而再过三天的台湾入联公投,则又是个让北京方面绞尽脑汁也难于应付的麻烦。今年至少到现在,已经明显表现出多事之年的意味。胡锦涛、温家宝都表示,今年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是最困难的一年。不过在我看来,岂止是中国经济,对于中国其他方面,又何尝不是如此。
    
    群体性事件数量迅速上升,而且演变到了类似拉萨街头骚乱的地步,这显现出,官民对立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态势,更是意味着,人们对于委府治理乃至法律在权利救济方面的绝望,才不得不选择群体性抗争这种最为危险而且成功率最低的方式。
    
    那么,从望京事件里,我们又能够得到什么样的解读呢?
    
    首先,我说过,给我发邮件者也是个媒体人,而且是“中央级”媒体当中的工作者。媒体人自身的权利受到侵害,却无法在自己的媒体上进行披露,而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尝试了各式各样的方法,无济于事,最终不得不向通过网络进行信度与效度都有着太多不确定因素的地方,来试图寻求救命稻草,这表明,中国的侵权状况,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其次,“不知道潘大侠能不能帮帮我们”,这种发问让我实在无地自容。以前,我在北京电视台时,曾经在事实上掌管着选题,并且对于通过电视节目揭露当下丑恶情有独钟,干出了不少让人们感觉痛快的勾当。比如,去年北京电视台那个著名的纸箱包子馅儿的报道,我看到后,就怂恿节目当班制片人把那个节目原封不动的在当时我所在的节目里播出,害得最后他以及正制片人因此而做检讨并被罚款。
    
    但是,为了中国的食品安全,牺牲一个电视台,这就是新三民主义的真实写照,给了所谓亲民形象当头一棒。实际上,现如今对于意识形态的控制,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酷的,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也折射出,火药桶上坐立不安的成色。
    
    纸箱包子馅儿事件后,制作的记者锒铛入狱,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让人体会到,中国的记者是何等朝不保夕,以及为什么中国的记者的职业危险性位于矿工和警察之后高举第三位。该记者所在节目组解散,株连九族,他们的权利被凌辱,也就在所难免了?而整个电视台全都不准做负面报道,如果想做,必须总编辑一支笔,得到总编辑的批准。想想看,哪个节目会尝试如此之大的危险性去太岁头上动土?这实际上就封杀了负面报道的所有可能性。
    
    而什么叫做负面报道呢?翻看全世界所有新闻教科书,也没有负面报道的概念和定义。所谓的负面报道,是个带有非常鲜明的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的宣传用语,意味着所有的新闻必须改成宣传,必须符合官方口径。对于委府,不能够有哪怕一星半点儿的批评、非议、怀疑、猜忌……
    
    这他妈的还叫新闻吗?
    
    所以嘛,太多周围的人对于现如今的中国抱有令人匪夷所思的乐观态度,我只能说,愚民政策果然名不虚传。
    
    因此,“潘大侠能不能帮帮”,到了这里,充其量也就是能不能在邮件里进行披露,并且试图能够借助如此平台,为那些还具有些许新闻良知者无偿提供新闻线索。
    
    再次,望京是个什么地方?号称亚洲最大的居民社区。该社区建成已经有十几年的光景了。能够在十几年前就在该社区买房者,应该都是成功人士了吧。所谓成功人士,包括富人,也包括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所谓中国越来越庞大的中产阶级,或者按照现如今官方抹杀阶级存在的路数而称谓“中等收入阶层”。
    
    而现在,成功人士也干起了“群体性事件”的活计,其中有部分抗争人士已经被当局拘留,这说明了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权力对权利的剥夺愈演愈烈。
    
    改革开放的历程,就是权力与权利格局变迁的过程。事实上,进入本世纪以来,权力对于权利的压制与剥夺,就呈现出愈演愈烈的态势。如果说,改革开放到了1990年代,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乡镇企业风起云涌的顶峰过去后,中国农村就再度沦为被城市化和工业化盘剥的鱼肉、中国农民再度在城乡二元结构当中水深火热,而国有企业改制导致大量工人下岗等等,是对中国社会最为贫穷阶层的剥夺的话,那么,开始于本世纪出的新三座大山及其背后的执政路线,就已经明白无误地将剥夺的对象瞄准了富裕人群。换句话说,当最为贫穷的群体已经没有油水可以榨取了的情况下,公权力调转枪口,靶子成为了“成功人士”阶层。
    
    如果说,2002年亲政的委府在开篇之际还有什么类似行政许可法之类的举动的话,那么伴随着2003年国务院发布建设部起草的18号文,就已经彻底脱离了其口口声声的亲民路线。此后的所有,都不过是口惠而实不至的逗你玩儿而已。
    
    还有,如果说,望京地区的成功人士都是中国的富人或者中产阶级的话,那么该地区还有大量的外国人群定居于此。北京市当局居然枉顾国际影响,这恐怕也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新鲜景象。
    
    众所周知,中国一向是崇洋媚外的典范。在外国人面前自惭形秽自我矮化,是自上而下的行为方式,我称之为普遍的殖民心态。
    
    但是现在,北京市当局为了一己之利,竟然不顾外国人的利益。这是1949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大声疾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真实回归吗?是中国人真能够摒弃殖民心态而在全世界与包括米国人以及老毛子在内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人种们平起平坐了吗?
    
    非也。
    
    人们注意到,中国当局承诺举办奥运会将改善新闻记者待遇,可国际上还是对中国各地委府对待新闻记者的行为议论纷纷,很多外国记者在华遭到地方势力的阻挠、殴打甚至囚禁。最近的,则是香港记者组织抗议中国当局禁止采访拉萨事件违背了奥运会承诺。也就是说,对外国人的待遇,要服从于中国的政治需要,所谓的承诺,还不就是上一届委府的胡说八道?规矩是干什么的?就是用来被破坏的嘛;说到承诺,没看见中国委府承诺教育投入占GDP的4%已经20年了,到现在不兑现,你又耐它何?在中国,当局不兑现的承诺太多了,以至于人们根本不拿官方承诺当回事儿,要不然,怎么那么多群体性事件呢是不是?
    
    当然啦,北京市枉顾望京地区外国人的权利,则并非什么政治需要,而是彻头彻尾的追求地方委府利益使然。
    
    再就是,说到在北京市的环保部门,人们记得最为清晰的是,海淀区六里屯垃圾场地块,成为中南海最高层权力争斗的核心,也被看做是中央对北京市贪腐实力究竟能够动到什么地步的试金石。海淀区头面人物周良洛的翻身落马,昭示出可笑的结局。
    
    而在六里屯垃圾场项目当中,海淀区环境保护部门,以及北京市环保局的所作所为,也真是让人看到,中国的衙门已经堕落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另外,最新的结局是,大部制粉墨登场。国家环保总局升格为环境保护部。涉及到环境保护方面,似乎让人看到了希望。环保部可以调配资源,可以扩大执法权,等等。
    
    但是,在望京项目上,我们可以看到,地方环保部门与地方当局沆瀣一气,对于兴建类似望京变电站项目上,根本无视居民的健康乃至生命安全,一意孤行。
    
    同时,我们更看到,地方司法势力与地方公权力狼狈为奸,呈现出货真价实的行政司法化,法律完全成为地方当局维护自身利益的道具,而司法力量也成为家丁。
    
    这里,我们看不到什么法定要求的环境评价,看不到涉及相关群体必须召开各方利益表达的听证会的程序正当性,看不到相关群体在如此项目上的被温家宝再三强调的公民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所有这些权利,悉数被北京市当局明火执仗打入冷宫。
    
    这也给所谓大部制一记响亮的耳光,告诉中南海,别那么自得其乐。地方当局才不会理睬你什么大部制、或者新三民主义,即使是在天子脚下的北京,即使是在成功人士聚集的望京,即使是在有着数以万计外国人的社区,北京市当局作为法定的唯一可以合法使用暴力的机构,当其蜕变为不折不扣的利益集团之际,所有的结论,就变成昭然若揭不言自明了。
    
    在这个意义上,说望京事件对昨天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推出的新体制,恐怕并非言过其实。
    
    于是,我们也就会对望京事件抱有更为复杂而多样的心态,对事态的发展给予更多的期待与关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2万居民关于让望京220KV变电站违法工程易址而建的恳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