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临沂违法占地拆迁的背后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9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唐艺/山东临沂苍山县东泇河综合治理工程从占地到拆迁全都违法;县政府大楼占地百馀亩,却是以电信大楼立项,实为最大的违法建筑。 (博讯 boxun.com)

    
    山东临沂苍山县当下正流传有关拆迁的顺口溜:「不摊拆迁不知道,挨拆被迁受煎熬,亲戚子女受牵连,放假停薪在家?,不签协议别上班,不怕不把协议签,评估机构政府定,价格不遵市场情,河道治理上了山,扩大规模搞拆迁,公民执法全出动,报价护航强推行,不闻不理老百姓。」
    
    湖南省嘉禾拆迁风波虽已平息四年,但当年嘉禾拆迁所使用的种种违法行径,却被一些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纷纷仿效并延用至今,位於沂蒙老区的山东省临沂市苍山县便是其中典型。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苍山县人民政府下达了东泇河综合治理拆迁公告,要求东泇河以东和以西规划红线以内四百七十四户居民在一个月之内搬离,涉及土地近七百亩,其中四百馀亩为农村宅基地和果园。据宣传,这次综合治理「将要把东泇河防洪能力提高到二十年一遇的水准」,另要在河东修滨河景观大道,河西开挖一个人工湖。西岸住户孙天相是苍山县县志的撰写者之一,在这位退休老人的记忆中,二零零一年东泇河县城段曾大修过一次,防洪标准正是二十年一遇,只在该河道上游和下游极端的部分分别按照五年一遇和十年一遇修建。「其实还是崭新的河坝,不知道县里是怎麽把『淮河水利委员会』给『跑』下来的。」
    
    「亲民工程」必须从拆迁开始。拆迁补偿按照每平方米七百五十元人民币计算,但实际上由於评估是要按照房屋建设时间、朝向等指标折旧,至今没有居民拿到这个价格。这个价格仅仅是县城现在房价水准的三分之一。而政府承诺「春节前入住」的安置房至今未见踪影。
    
    自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起,沿岸四百七十户人家开始尝到停水、停电、停电话、堵路的滋味,河东岸规划线内的五十馀亩果园,也时常遭人破坏。「吃水要靠提和担,烛光照着憔悴面」。老人们将生活现状编成顺口溜口口相传。
    
    与此同时,从五月二日开始,河西侧县辖三十个单位的百多名员工纷纷被召集到单位开动员大会,不签字就停职、停薪、处分、下岗。在五月二日苍山县交通委员会拆迁工作决议中明确规定:实行党委成员包户措施、单位领导负责制,「被拆迁户是我局职工或职工亲属的,实行脱岗做工作措施」。党员一对二按人头承包甚至被列表公布。其他单位大都如此照办。五月十四日,该县长王晓军在工程指挥部召开会议,做出强拆决定,称「该拆的拆,该上访的上访,该打官司的打官司」。
    
    东垫头村果农王付海因担心已被停职的弟弟再遭开除厄运,无奈放弃果园。兄弟下岗、孩子下岗、父子一同下岗,这样的例子在拆迁户中比比皆是。到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拆迁户联合到省政府上访之时,只剩下十二个拆迁户还在苦苦坚守。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当地派出所出动警务人员四十馀名、警车十辆到河东岸东垫头村声称收回耕地,与当地十一位护地农民发生流血冲突,其中五名女村民被抓。从十一月到十二月,拆迁相关负责人动用两辆挖掘机铲毁果园二十五亩,果农宋远志夫妇望着千元一株的银杏树被连根铲出,痛哭流涕:「哪怕是事先通知我们一声,给我们点时间把果树移走呢。」该案代理律师杨在明说:「集体土地没有徵收为国有就实施拆迁,滥用行政权力实施强制拆迁。苍山县东泇河综合治理工程从占地到拆迁,处处都在违法。」
    
    据知情人士透露,与苍山县老县城有一河之隔的新县城建於二零零一年前后,原本是老县城的郊区,占去大新村、东纸坊村、东垫头村三个村庄耕地四千馀亩。当地曾竖立「基本农田保护区」的标志牌,是省市官员来苍山的必经之地。至今村民没有得到过应有的补偿。
    
    屹立於东泇河东侧的苍山县政府大楼占地百馀亩,有金水河、金水桥、玉兰花路灯,酷似天安门。知情人士透露,该楼原以苍山县电信大楼立项,在全部有关政府批文中,均为涉及苍山县政府大楼的批文,因此,该大楼实为「黑户」,成为苍山县最大的违法建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山东临沂判劳动教养家庭教会领袖名单
  • 21位各地家庭教会领袖同时被山东临沂劳动教养
  • 270位山东临沂河东区同工因被控非法宗教聚会被抓(图)
  • 图片新闻:山东临沂疯狂拆迁,打击报复被拆迁户(图)
  • 临沂公安暴力阻止袁伟静前往北京
  • 山东临沂机关事务管理副局长被判17年
  • 临沂发生手足口病疫情,政府民间说法不一
  • 山东临沂不明病症致多名儿童死亡
  • 李劲松律师临沂监狱会见陈光诚谈话摘录
  • 胡佳:李劲松临沂监狱会见陈光诚 袁伟静依旧被软禁
  • 李劲松律师半夜再次前往临沂---但愿不再挨打败
  • 陈光诚被转往临沂监狱 家属抗议当局隐瞒
  • 陈光诚案:12号二审判决,15号李劲松律师前往临沂
  • 程海律师致临沂中院及沂南县法院的行政起诉状
  • 陈光诚案律师血溅临沂指有人设局-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二)/RFA张敏
  • 胡佳:陈光诚的律师李方平和李劲松在临沂市遭遇暴力袭击受伤
  • RFA:陈光诚起诉临沂公安局局长刘杰
  • 欢迎临沂中院撤销对陈光诚案的一审判决 敦促沂南法院重审实践司法正义
  • 陈光诚案声援团临沂受阻,杨在新、黄晓敏等人受到询问
  • 山东临沂市委原书记李群“钦定”的冤案/王进勇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 江泉集团冷库冻死八名女工 因临沂“上有党中央下有王廷江”!
  • 谁来帮帮被山东临沂政府强拆房屋后无家可归的百姓?/刘国慧
  • 中国非暴力民权运动的新起点——临沂“7.20”抗争纪实与思考(图)
  • 王德邦:拒绝把自己当人看的临沂警察
  • 许志永:流氓手段到此为止——致临沂市委书记李群的第二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