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由北京张淑凤的遭遇看两会和劳教的密切关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杨逸
     自三月份两会召开以来,各地对访民和维权人士的恐吓和打压便接连不断。这里只记述一位普通访民在这段时间的遭遇,可以说这种新闻不够爆料,因为与此同时有千千万万的访民与这位访民共命运,由此也可以说这种新闻足具代表性,正所谓窥一斑可识全豹。
     (博讯 boxun.com)

    3月11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北京顺义仁和镇派出所的警察冲入访民张淑凤的家中将其强行带走劳教,家中身患残疾的丈夫生活无法自理, 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3月10日晚,记者还曾与张淑凤通过电话,张淑凤悲愤地说,“我要给胡主席、温总理写信,告诉他们本来应该给老百姓带来实惠的两会,实际上给老百姓带来了什么?”
    
    从3月3日起,张淑凤一家就处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之下,其中一名叫周贺勇的仁和镇派出所警察对其进行言语上的挑衅和污辱,并在3日傍晚时分殴打了张身患残疾的丈夫张德利。张德利此前颅脑损伤的旧伤未愈,此殴打导致张德利持续出现严重头晕、呕吐的症状。鉴于病情危急,张淑凤要求陪丈夫外出就医,这一最基本的要求被下达监视命令的仁和镇派出所所长刘晓东拒绝。
    
    而3月11日张淑凤被带走时,张德利收到的《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撤销所外执行投送场所执行决定书》上只是列举了所谓的张淑凤违法犯罪经历,对这次执行劳教,仅仅是“所外执行期间违反有关规定”一句话带过,究竟张淑凤违反了什么规定竟然没有只字说明。2006年3月2日起至2007年3月1日,张淑凤曾被非法劳教一年,之后张淑凤不服2007年12月6日北京宣武法院维持北京劳教委员会决定的判决,2008年1月24日北京市一中院二审此案,奇怪的是至今仍未接到审判结果。
    
    2007年10月19日至29日,时值十七大召开期间,北京顺义公安分局无故将张淑凤拘留了10天,事后在张淑凤的追问下,北京顺义公安分局仁和镇派出所才出具了一份以“在互联网上散布虚假信息,歪曲社会事实,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为由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但《行政复议答复书》上清楚写明:“本会依据张淑凤的违法行为以及现有证据材料,撤销了顺义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张淑凤至此才知道此前的行政处罚已被撤销,那么被非法拘留的十天以及其间所受的殴打和折磨为什么没有在《行政复议答复书》上有一个答复?北京市劳教委员会10月29日又以“到东交民巷17号首长驻地非法上访”的罪名对其作出劳教一年,所外执行的决定,实际上张淑凤从未到过首长驻地,只是去过设在北京国保局门口的流动信访接待站(由东交民巷派出所的警察轮流值班,在警车上登记访民的上访事由)。结果张淑凤竟然看到了一张完全捏造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宣布笔录》,所谓笔录根本就不存在,上面所写的张淑凤的回答完全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根据需要拟定的,甚至没有张淑凤本人的签字就生效了。最可笑的是在这张蓄意捏造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宣布笔录》上张淑凤被劳教的原因又变成了“因赌博的违法行为”,不知这和“到东交民巷17号首长驻地非法上访”又有何联系?经过不断努力,张淑凤本人2月底才收到《行政复议答复书》,正准备在十五天之内提出起诉,却又被这不应存在的非法劳教剥削了人身自由。
    
     张淑凤本是受害者却被第二次执行劳教,当局甚至连编造罪名都省了,真是想抓就抓,公安局的内部文件不是就有“抓一个,震慑一片”的指示么?试问吃人的劳教制度还要横行到几时?两会装饰、劳教护法的和谐盛世下,无辜的老百姓几时可得自由可得申冤?呼请社会各界关注张淑凤一家的命运,并强烈要求当局尽快释放张淑凤。
    
    
    
    张淑凤家人联系电话:13681149143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顺义仁和镇派出所阻止就医 张淑凤丈夫病情加重
  • 北京顺义张淑凤丈夫被打、全家被限制出门
  • 张淑凤诉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二审代理词
  • 顺义访民张淑凤告北京劳教委员会24日二审开庭
  • 北京顺义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守法公民张淑凤(图)
  • 北京宣武法院对张淑凤案维持原判,张淑凤度日如年
  • 北京访民张淑凤告北京劳动教养委员会公开开庭(图)
  • 北京顺义张淑凤家门被警察砸坏
  • 北京顺义:丈夫被打残,张淑凤一家陷绝境
  • 张淑凤:控告状(组图)(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