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直选和结社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1日 转载)
    继早些时候发表公开信呼吁新闻自由之后,中国资深传媒人士、作家、学者凌沧洲再次通过本台,借中国召开“两会”之际,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直选和结社自由,追问民族复兴核心价值。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的采访报道。
    
     今年41岁的凌沧洲原为《北京娱乐信报》副主编,著有多部有关历史、文化等方面的著作。他在这封致胡锦涛主席、吴邦国委员长以及温家宝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中,开篇明义,首先说他写公开信是为了和中国领导人“作思想上的沟通、对话和交流。”他说他确信,“探讨中国公民的自由状况以及如何提升这些自由的品质,有益于中国人民的基本人权和幸福,有益于中国文明的发展进程,有益于中华民族的复兴。” (博讯 boxun.com)

    
    凌沧洲在信中谈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公民有没有选举自由。他说,从中国现行的宪法上看,中国公民有选举自由;但从具体的选举法和实际操作上来看,普通公民也仅有对基层人民代表选举的投票自由,农村居民可能还有对村委会主任选举的投票自由--应该是可以选村子里的二把手了吧?直接的公民普选,这种梦想中国人可能还要做许多年。凌沧洲在接受我的专访时说,直接选举有众多的好处:
    
    “从直选的角度来讲,关键就是公民的幸福和行政长官对民众的这种负责,你比如说从代表结构来讲,有人统计了,现在的代表究竟是人民代表还是官民代表,很多都是各个层级的行政长官,他兼的人民代表。”
    
    凌沧洲说,他的要求既不高也不激进,不指望一夜之间就像欧美民主国家一样直选最高领导人,只是要求在民选的进程上,胆子能否再大一点,步子能否再快一点?
    
    凌沧洲还对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两会多达五千多名代表开会有多大效率提出疑问;另外他还表示政协在中国宪法中没有明确的界定,一般民众对政协委员的产生渠道并不了解,他们是否代表本行业的民意?
    
    凌沧洲在公开信中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公民有没有结社自由。他说,从中国现行的宪法来看,中国公民有结社自由;但从现行的社团管理办法上来看,有没有这种自由大成疑问。他援引中国现在实行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说,成立社会团体,要有50个以上的个人会员或者30个以上的单位会员,10万元以上的活动资金。此外还规定申请成立社会团体,应当经其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凌沧洲说,如果没有权力当局认可的主管单位,如果没有登记管理机关批准,民间就无法结社,这就把一切完全纳入官方的掌控之下,那么请问:公民的结社自由在哪?凌沧洲特别强调结社自由对促进中国人民的心智提升和健全人格有很大帮助:
    
    “这些方面都限制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很多思想都出不来,学术成果也出不来,让老百姓智商降低的结果吧,决策者的智商也在降低,因为他没有很好的民意做基础。”
    
    凌沧洲在信中提到的第三个问题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核心价值何在?他说,复兴中华民族的口号是中共在1990年代后期提出的,但问题是要复兴中华民族的什么传统,什么核心价值?历史知识非常渊博的凌沧洲博古论今,举例说,公元前178年,汉文帝废除诽谤、妖言罪,展示了一代明君的理性和宽容。凌沧洲认为,如果连古代明君的胸怀都达不到,还谈什么复兴:
    
    “你要复兴,当然是要复兴我们最好的时候、最宽松的时候、最言论自由的时候,而且还要借鉴现代世界文明的普世价值,我们的文明不能沦为世界文明的孤儿。假如连古代开明君王的胸怀都没达到,那这复兴我只能说是作秀啊。”
    
    凌沧洲在公开信的最后谈到温家宝总理“天天放在床头,可能读了100遍”的书——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中的一句话:“我接受了一种以同样的法对待所有人、实施权利平等和言论自由平等的思想,和一种最大范围尊重被治者的所有自由的王者之治的观念。”凌沧洲说他想知道温家宝对这句话是持一种什么感想呢?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发表致北京领导人公开信后尚未收到当局任何反馈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言论自由
  • 凌沧洲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