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7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童大焕/我没想到,河南南街村的末路会来得这么快。中国三大明星村之一的河南南街村,如今已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南方都市报》的深度报道《南街真相》,破灭了这个神话----原来,支撑“共产主义小社区”南街村的,是两个能量巨大的“隐形外援”:巨额银行贷款及大量廉价外来劳动力。银行的巨额贷款砸出无数小企业,上万外来廉价劳动力为3800多名南街村民提供剩余价值。如今的南街村,早已资不抵债,欠银行的16亿元本息一分未还;南街村的集体所有制,也在2004年“改制”为由南街村“三大班子”领导成员的12名自然人股东所有。“集体所有”成为事实上的少数“干部所有”,这实在是众多“集体所有”的必然归宿,它迫使我们在更广阔的层面上思考当下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 (博讯 boxun.com)

    
    此时此刻,应该嘲笑的不是干部的腐败:2003年5月,南街村主任王金忠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清理其遗物时发现,这个每月只领250元工资的村干部,办公室的保险柜中却至少有2000万元现金及多本户主为王金忠的房产证。而在王金忠追悼会的当天,有几个抱着小孩的妇女以“二奶”身份来到现场,对王生前拥有的财产提出要求。(《南方都市报》2月26日)
    
    应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也不是村民的境遇:自1993年起,村民几乎都住上了92平方米或75平方米的楼房,用上了电冰箱、电视机等家电。但这些东西并不属于他们,村民只拥有使用权。如果哪一天,村民违反了“村规民约”或者冒犯了村主要领导,他们的福利有可能一项项被剥夺直至搬出楼房,住回尚未拆除的旧房。
    
    在南街村这个“典型性悲剧和闹剧”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两大受害者。权力指使下的国有银行,当然是受害者,其贷款可能血本无归,而这背后,是全国人民深受其害。但是,最大的受害者却是南街村这个典型本身!
    
    在过去将近30年时间里,南街村民依靠人均42万多元的银行贷款和外来廉价劳动力,提前“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过着半寄生生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失去了在外界市场中竞争的意识和能力,倘若南街村泡沫最后破灭,等待他们的将是怎样的命运?即使根据现行法律,有那么一天进行破产清偿时他们的居住权利可保无忧,但他们未来的生存和发展又将何所依靠?倘若那帮村干部(现在南街村集团法律意义上的股东)看到大势已去,像当初“班长”王宏斌极力推动永动机研究那样,将村集体财产随意蒸发,甚至来个故意转移,又有什么力量能阻止?
    
    因此,为了避免南街村滑向更加不可收拾的深渊,当务之急是村民们必须马上行动,按法律和现代产权制度的要求,重新进行财产清算并建立健全现代产权制度,将南街村集体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像住房、家具、家电等,能够划归私人的,全部划归私人;对于村民共有的财产和企业,则引入现代产权和工资制度,建立董事会、监事会,通过内部推举或向外部聘请职业经理人的方式管理企业,按市场规律办事,而不是按社会理想办事,更不能靠政治谎言办事。
    
    南街村的神话破灭了,保障村民的利益是现实的当务之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街村幕后的荒淫与邪恶
  • 熊培云: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 南街村红色神话的破灭昭示了什么?
  • 南街村轰然坍塌——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 (图)
  • 河南南街村“改制”真相调查
  • “共产主义”南街村陷入困境
  • “共产主义”样板村南街村悄然上演分配改制 (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给南街村捐10万让村领导改善生活 (图)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 河南伪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 郭宇宽:以毛泽东的名义——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南街村民间信仰考察
  • 南街村踩了谁的尾巴?
  • 南街村,你为什么要跨掉?/葛孚学
  • 雅科夫:南街村,一个神话的倒掉
  • 南街村: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贾葭
  • 南街村:原始共产主义神话开始破灭
  • 南街村神话揭示了权力经济的荒唐与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