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黑幕:抗癌药被曝光800次不败背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4日 转载)
    抗癌药被曝光800次不败背后:政府职责止于曝光?
    
     谁纵容“抗癌神话”10年不败卫生部门审批 药监部门曝光 工商局要证据一种被称为“抗癌神话”的灵芝类保健品,被曝光800多次,至今仍屹立不倒,谁该为此负责?在十多年时间里,上海绿谷集团的灵芝类保健品进行了三次升级换代,成功逃脱各种通报和惩处,至今仍在市场上销售。记者郭新磊前往西安、上海和北京等地进行调查,他对《青年周末》说:“绿谷背后是整个行业都在采用这种违规方式。但无论药监局也好,工商局也好,直到今天这一厂家尚未被真正处理,究竟是谁在纵容?”绿谷违法广告十年不倒保卫科长五年苦斗三代推销员“看!这就是他们的促销人员。”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分部保卫科,科长虞和旭指着监控摄像屏幕对我说。 (博讯 boxun.com)

    只见屏幕上出现一个背着黑包的中年男人。从外表来看,他跟其他家属没多大区别。虞科长解释到:“他不是第一次来了。以前我们就抓到过他。他一般是趁医护人员不注意,溜进病房,向病人宣传他们的产品,大肆夸大疗效。”虞科长对这些所谓“抗癌药”的推销人员深恶痛绝。6年前的2002年,正是“绿谷灵芝宝”最早在药房等地开展促销如火如荼之际。虞科长的一名亲戚就是在那时上当受骗,吃了这种所谓的“灵丹妙药”,最后导致不幸的后果。
    从那时到现在,虞科长亲眼见到了太多住院病人盲目听信“神药”,导致病情延误、生命丧失的悲剧。
    也是在这5年时间里,虞科长先后跟绿谷的三代产品促销员开始打交道,斗智斗勇。
    虞科长他们曾配合当地警方来打击,也抓过好几批。在集中打击了几次之后,那些药厂也有了对策,开始不定期换人。这些促销人员实在是无孔不入,照样还是能偷偷摸摸地进病房。
    绿谷广告被曝光800余次“绿谷灵芝宝”宣称对人体癌细胞株抑杀率达到93.6%—100%,病人听信后一个疗程花费上万元,正规的治疗却被耽误,病情拖重。
    我在查资料时了解到,从2001年国家建立违法药品广告公告制度以来,绿谷集团的“中华灵芝宝”、“双灵固本散”就是曝光公告上的常客。有时连着几期,期期榜上有名。
    根据不完全统计,至2006年底,双灵固本散(及中华灵芝宝)列入国家级《违法药品广告公告》的次数竟然高达800多次,创造了国内药品违法广告之最。
    被曝光这么多次,为什么现在它还在销售?十多年来,绿谷的所谓抗癌产品,为何至今还在市场上屹立不倒。这也正是我一直在探究的问题。
    绿谷审批原件很难查到罚款2万赚钱过亿虞和旭认为,“罚得太轻”是重要原因之一。
    去年,在绿谷的第三代产品上市后,虞科长再次向上海徐汇区工商局发出了举报信,要求对位于该区内的“绿谷总部”长期派员散发非法医疗广告的行为进行查处。2007年10月,徐汇区工商局终于立案调查。
    后来工商局对上海绿谷进行了2万元的罚款。虞科长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他说监管部门应该重罚,甚至撤销其产品批准文号。
    “绿谷膨胀得非常快。如果没有这种暴利,很难解释他们的这种膨胀。”据了解,绿谷刚开始的注册资金才几千万,几年的时间就赚到了几个亿。在这种快速膨胀的情况下,几千几万的罚款算不了什么。
    第三代绿谷灵芝宝铺天盖地的宣传,没有因为这一次的2万元罚款而有所收敛。保卫科此后每个月光收缴的宣传单,仍然都要以吨来计算。
    三次神秘变身除了游击战,绿谷还会金蝉脱壳。他们时时改造自己。比如他们现在已经不像开始那样提自己能治愈癌症了。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规定,从2003年1月1日起,所有“药健字”的保健品停止生产。然而,在这个被业内称为“大限”的时刻来临之前,绿谷的中华灵芝宝就完成了一次鲤鱼跃龙门般的变身。
    2002年11月,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中华灵芝宝转为“国药准字”,更名为“双灵固本散”,号称第二代产品,继续在市场上得风得雨。当时保健品要获得“国药准字”,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绿谷做到了,它的这次变身就显得相当神奇。
    这是绿谷第一次金蝉脱壳。我们现在只能怀疑背后有内幕。我曾在陕西咸阳找到某位重要证人,但他不愿意接受采访,只是说自己该说的都已经对中纪委说过了。
    变身后的第二代产品双灵固本散,在市场上卖了5年,于2007年4月被注销。其后没多久,绿谷的第三代产品——绿谷灵芝宝就在市面上问世了。去年据某媒体报道,双灵固本散被注销,是因为陕西省卫生厅某官员落马所牵涉,但绿谷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
    就这样,通过连续三代产品,在独特的宣传销售方式下,促成了绿谷集团神话般的扩张,至今还在市场上屹立不倒。
    问题是,他们怎么能快速变身?而就屡禁不绝的问题,我问过上海、西安等地的药监部门,他们都说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已经给予了处罚,但同时抱怨说自己没有执法权。但我认为,作为药监部门,不可能对这些厂家的违规行为束手无策,只在于你能尽力到什么程度。
    我查过相关规定,如果厂家有重大违规违法行为,省以上药监部门可以采取强制措施,责令厂家停止生产。但一直没有哪个部门采取这种措施,只是听说罚款。
    审批原件在谁手里西安是中华灵芝宝的生产地区,我1月15日到达西安,想拿到一份重要的证据。
    此前,我手中有两份来自武夷山生物研究所的证明。其中一份是关于向绿谷进行灵芝技术转让的,另外一份则声称该研究所从来没有进行过灵芝类方面的研究。这两份证明完全互相矛盾。究竟哪一份证明是真的?根据绿谷方面的说法,中华灵芝宝最初的专利权是由福建武夷山生物研究所转让过来的。但是这一说法现在疑云重重。我手中没有原件。原件据说是保存在陕西省卫生厅,也就是当初的中华灵芝宝申报材料中。
    搞清楚这个,是想查明中华灵芝宝当初在审批时存在的问题。绿谷的这一整套虚假宣传模式,实际上是以此为开端的。
    我最先找到的是卫生厅法监室的工作人员,他们对我说:你直接去档案室看吧,那里可以看到。
    但是,当我去档案室调阅这份档案时。档案室的管理人员却拒绝了我,并说,中华灵芝宝这件事太敏感了,没有他们办公室主任的同意和省药监局的介绍信,档案不能给外面看。于是我就去找卫生厅办公室主任,在办公室门口,刚好碰到这名主任。该主任听我讲明来意后,态度极为冷淡地说:“卷宗早就转给省药监局了!”撂下这句话后,他转身就走。我一路跟在他后面,向他详细解释。
    但他不理我,一言不发地从二楼走进一楼的档案室,然后把档案室的门“嘭”的一关,把我关在了门外面。
    政府职责止于曝光我只好去陕西省药监局,药监局方面则表示:当年中华灵芝宝在审批手续的时候,药监局还没有成立,都是省卫生厅在负责,这份卷宗一直在卫生厅,没有转过来。
    很明显,那名将我拒之门外的省卫生厅主任在推托。
    我对西安的这次采访本来抱了很大期望,特地待了一周时间进行采访。可是我始终看不到这份卷宗。卷宗中的那份武夷山技术转让的原件,我也就拿不到。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那名虞科长说,院方不止一次要求工商局处理厂家,但最后,他们不再要求工商局来处理了。为什么呢?因为工商部门每次的说辞,就是要求他提供证据,“材料我有一大堆呢,手里还有这些销售人员写的保证信,但工商局那边,让他们行动一次很难,几乎就是不作为。”保卫科长这样说。
    监管部门一直在表白说,我们也处理了——是的,他们是处理了,药监局一直在曝光,工商局也一直在曝光。比如这些厂家在医院大门附近开的一些门诊部,现在基本上已经都撤了。不过,他们是撤出了这个工商所的管辖范围之内,搬迁到了另一条街上,仍然离这个医院不太远。
    似乎作为监管部门的药监部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监测到的结果,以公告的形式向社会公众告知。”此前藏秘排油茶,在央视报道之后,工商部门立刻查处,很快下架。实际上,这些部门能办到,而不是控制不了。问题是现在很多部门都这样,能推托就推托。
    现在大部制改革正在酝酿中,我们都在期待,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