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请关注这些问题疫苗致残儿童的状况(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核心提示:广东江门市新会区的五名儿童,在2003年至2005年间因为注射同一种预防流脑疫苗而患上“严重病毒性脑炎”。多年来,这些儿童的家长不惜倾家荡产,不断的到各处申诉、上访,誓要讨回公道,并呼吁社会关注全国各地这些因问题疫苗而致脑瘫的儿童。
    
    请关注这些问题疫苗致残儿童的状况
    江门脑瘫儿童的家长们联合到北京上访
    
    参与报道:种植流脑疫苗是为了预防流脑,然而,广东江门市的多名儿童却因为注射了当地卫生部门提供的问题疫苗而患上了脑瘫,由天真活泼的儿童变成残疾痴呆的患儿。
    
    5岁女童梁嘉怡,2003年8月注射疫苗后患上此疾,由蹦蹦跳跳的“开心果”变成呆躺床上的可怜儿,连坐都有困难,全身只剩下眼皮和嘴巴可轻微活动。
    
    13岁女孩谭洁仪,2005年3月注射疫苗患病前,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异。患病后,一度又聋又瘫大半年,经治疗后,才可借助拐杖勉强步行,但仍不能说话。
    
    13岁男孩余荣辉,是全家人的骄傲,每学期考试都位居班上前三名,曾经是作文大王,获得不少奖项。2005年3月在学校注射了“流脑A群”疫苗。不久,一直健康活泼的余荣辉突然高烧不退,并出现昏迷状况,经过医院全力抢救,生命得以延续,但一切都改变了。自从患病后,余荣辉智力低下,口齿不清,失去了书写能力,生活无法自理,唯有一直辍学,
    
    还有孔明峰、李文杰,医院证实他们都是得了同样的“严重病毒脑炎”,而他们在发病前都不约而同的注射了当地卫生防疫站要求各学校儿童注射的流脑疫苗。因此,患童家属们一致认为患病与注射疫苗有关。但是,江门市和省疾控中心(负责全省唯一采购和获利销售疫苗)的“权威”专家的鉴定认为:余荣辉及多名同期相同疫苗异常反应的病童与接种该疫苗无关,属“偶合”事件。
    
    患童的家长们认为是当地政府提供不合格的疫苗,导致他们女儿出现严重的健康问题。多年来,这些家长试图通过上访或法律诉讼途径维护自身权益。他们多次到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但法院拒不立案。他们又从市、省到北京逐级上访,但问题被市卫生防疫站、省卫生厅、省人大、中纪委、信访局等有关部门象皮球一样踢来踢去。06年8月余荣辉的父亲余同安联同其他患童的家长进京上访,一到北京就遭到警察和便衣的盘问和扣押,并被遣送回当地。07年十七大前夕,当地政府为防余同安再次进京上访,警告不许余同安离开本村,并派人24小时监视他的行踪,直到十七大结束才解除对他的监控。
    
    07年,原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先后收受贿款649万余元。并批准6种假药上市谋取私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判处死刑。前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所长罗耀星也因贪污疫苗款巨大,生活极度奢华影响极大,被判死刑。但这些被问题疫苗断送了健康的儿童却得不到政府的基本救助与关注。这些患童的家庭为救治患童、诉讼、上访几乎都是倾家荡产,债台高筑,但他们表示决不放弃,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
    
    据了解,全国各地因为注射问题疫苗而患病的儿童不少,他们的问题都得不到解决,上访、申诉无果。贪污腐败,主管卫生系统的高官以及一系列权威专家庞大的关系网,集体贪赃枉法、以权谋私,是造成这些儿童无辜受害之根源。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这些失去健康快乐童年的儿童及其家庭的状况,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更重要的时,不要让同样的悲剧再发生。
    
    请关注这些问题疫苗致残儿童的状况


    患病前的余荣辉
    
    请关注这些问题疫苗致残儿童的状况


    患病后的余荣辉
    
    
    
    附余荣辉父亲余同安致各级人大的公开信
    
    尊敬的领导,您们好!
    
    2007年2月8日中午,有一男一女好心人(是在江门东湖广场街头募捐时认识的)来到我家。其善意是想了解我们每一个患儿注射疫苗前后的真实情况。并须实地拍成DV影像,尽快研究怎样援助我们医治孩子的后遗症。所以,我们每家都十分感激与期盼。
    
    互相介绍后,她们一边询问我儿注射疫苗后反应和救治的经过;一边拍DV。下午,由我带路来到双水镇同病相怜的谭家,也是边问边将谭洁仪注射疫苗前后的过程拍下来。晚上6时左右,当我们三人离开谭家,在济堂桥等候公交车时,被三辆警车和十多名公安强行赶上车并带至双水镇派出所再分开进行审问。然而,他们却一直没向我们出示过任何相关法律文本。(没逮捕证或传唤证,这样合法吗?)
    
    两名治安员守着房门口,一名便装公安断断续续地盘问我家地址及怎样认识两人?来这里做什么与目的?“不认识,我也不便多加询问,只相信她们是好心人,同情我们,真实地拍录我们的遭遇,然后想办法援助我们能继续医治,这也是我们迫切的希望。我们也同意接受各种各样的善款。更何况这原本是我们的隐私,我们不怕公开。而且我们已山穷水尽,四借无门,无计可施在街头乞讨,唯一目的就是筹款自救自己的孩子。但各级政府一直回避与漠视,不顾我们的悲痛与无助。现还要阻止好心人帮我们,并收缴了录像和吓怕她们,残忍地将我们的希望扑灭!你们这样助纣为虐来打压我们,还有人性吗?是不是想要把我们推向绝望的边缘与极端,来成就你们勇抓歹徒的‘大英雄’?!”
    
    最后,派出所用汽车送走了她们,而叫我自行怎来怎离开。(距离我家40多公里)此时已是深夜12点40分,早已没公交车了。又冷又饿的我望着门内的公安饱食热腾腾的夜宵,只有独自狂呼夜空……
    
    面对如此种种,我不能再保持卑微的沉默,继续困坐家中悲绝地洒泪。因此,2月9日我再次愤然来到了新会区人大和江门市人大(2月12日与梁永立一同前往)。接访的官员深表同情,但却称无能为力。同时,又是大笔一挥的转办单条……见及于此,我马上反问:“何谓无能为力?这是人大代表回应人海微尘的句号?前朝历史——草根阶层尚可以击鼓鸣冤,从而谱写了几多流芳百世的不朽与赞歌!可是,当今现代——我等悲凄反而投拆无门?!现在我运用自己神圣的选票,找人大代表理请愿,天经地义。法律规定:人大代表有调查、监督、质询、罢免和表决的权利。却不是天天坐在舒适的办公室构建和谐与形象政绩。如今觉得麻烦或能力问题,可以自己辞职让贤,没有人强迫去继续当选人民代表!或者干脆让我来当先人大代表,我会有勇气和真诚为百姓的疾苦提议、发言、争论和表决。决不漠然置之而明哲保身。至此,我们强烈要求人民代表履行人民代表的职责,我要维护自己正当的合法权益,重拾正常人过的正常生活!”
    
    渴望有勇气和有良知的父母官能明察秋毫,敢于为民请命,从而再现人世间的博爱与仁政!
    
    
    
     余同安
    
     2007.2.16.怒笔
    
     地址: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古井镇背坑村 手机:13556978439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