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光:关于促进社会全面和解的建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6日 来稿)
    [日期:2008-02-25] 来源:冲突与和解网 作者:杜光 [字体:大 中 小]
    
     《冲突与和解》网编者按:中国和解智库很荣幸得到原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科研办公室主任兼图书馆馆长、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干事长兼《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双月刊主编杜光先生就促进社会全面和解致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公开信,杜老以耄耋之躯为社会和解大声呼吁,他的“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和解委员会”等建议具有极重要的建设性和现实意义,发聋振聩。杜老授权本网首发此信,是对我们工作的莫大支持,特此致谢。 (博讯 boxun.com)

    
    
    
    关于促进社会全面和解的建议
    
    
    
    
    
    锦涛、邦国、家宝并中央常委诸同志:
    
    
    
     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要问题的决定》,指出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和原则。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政治报告里,进一步阐明:“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是内在统一的”,“要按照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总要求和共同建设、共同享有的原则,着力解决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努力形成全体人民各尽其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谐相处的局面,为发展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十六届六中全会和十七大关于构建和谐社会的阐述,既是对党的方针政策的明确宣示,也是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如何贯彻这一方针,落实这一承诺,无疑是十分重要、十分紧迫的,同时也是十分困难、十分艰巨的。
    
    
    
     十几年来,社会不和谐因素频繁发生,不断积累,每年群发性事件数以万计,上访、截访、警民冲突,更是无法统计。究其起因,主要是某些贪官恶吏仗持手中的权力为非作歹,无论是直接的巧取豪夺,或者是官商勾结,以权换钱,都侵害了人民的物质利益,剥夺了人民的自由权利,这才引起了被侵害者的抗争。而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源则在于现行政治体制的弊病——缺乏有效的民主监督,官吏可以为所欲为,人民却无权阻止官吏的横行霸道。因此,根本的出路是要改革现行的政治体制。十七大政治报告提出“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要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这些承诺都是人民群众殷切期望、求之不得的理想所在,如果能够得到实现,我们不但可以消除诸多不和谐的因素,而且将能步入宪政民主国家的行列。无奈一党专政的现行体制,使这一切都可能成为难以充饥的画饼。当然,中国迟早都必然会走上前述的民主轨道,但这过程将会非常漫长。鉴于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鉴于人民群众对和谐社会的期盼和渴望,目前很有必要本着以人为本的精神,把实现全民和解作为当前构建和谐社会的主渠道,针对发生冲突对抗的事例,就事论事,先易后难,先近后远,逐一解决,以消除种种不和谐的因素。为此,我建议:
    
    
    
     (一)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和解委员会,着重对官民、警民间的纠纷冲突进行调查,促成和解。十六届六中全会决议列举了不少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并且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一个不断化解社会矛盾的持续过程。我们要更加积极主动地正视矛盾、化解矛盾,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不断促进社会和谐。”十七大政治报告也谈到:构建和谐社会是“在发展的基础上正确处理各种社会矛盾的历史过程和社会结果”。但是,由谁来“化解社会矛盾”呢?当然,所有党政机关都应当把这个精神贯彻在他们的工作之中,但如果没有一个具有权威性的实体来推动、督察,中央的精神仍有落空的危险。在人大系统成立和解委员会,就可以承担起这个任务。
    
    
    
     (二)制定《全国和解法》,通过法律形式,发扬我国优秀文化传统中的仁爱、宽容、诚信、谦退的精神,建立新型的和谐的社会关系和生活准则。规定约束权力的具体制度,严禁一切滥用权力、迫害无辜的罪恶行为。提出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化解社会矛盾的原则和措施。使构建和谐社会制度化、法律化。
    
    
    
     (三)放宽新闻管制,允许媒体自由报道侵犯公民权利、损害群众利益的非法行为,发挥新闻监督和社会监督的巨大功能。多年来的历史表明,揭露破坏社会和谐的人和事,把事实真相公之于众,是化解社会矛盾、实现社会公正的最快捷、最有效的途径。相反,掩盖真相、篡改事实,只能深化矛盾、扩大冲突,导致更大的不和谐。因为在任何社会冲突中,引起冲突的,往往是处于强势的得利一方。他们为了保护既得利益,总是拒绝公平和解。媒体的揭露和社会舆论的同情,将使受害一方由弱变强,有利于化解矛盾,取得和解。与此同时,新闻媒体还应当大力宣传宽容和解的精神,提倡人们怀抱宽厚仁爱的心态,以和平理性的原则来处事对人,拒绝以暴易暴,从而化解仇恨,和睦相处,为和谐社会构筑稳固的思想基础。
    
    
    
     (四)解决历史积怨,是实现和解的重要环节。五十多年来,由于群众运动不断,千千万万公民受到无理的迫害,并且殃及子女亲属。社会上遗留了太多的冤案,成为许多人心头难以化解的积怨,严重地影响了和谐社会的构建。为此,很有必要在党中央设立专门机构(如真相委员会),对建国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法轮功这五大事件,分别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理出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以查明真相,分清责任,总结经验教训。对于领导工作中的失误,应当像韩国对待“光州事件”、台湾对待“二二八事件那样,坦然承担责任,公开向全国人民致歉。并且,尽可能地弥补由于措置失当而造成的损失。这样做的结果,不但不会给党带来任何损失,相反,必将提高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使大家从中感受到我们党是坦诚的负责任的党,从而恢复对党的信赖。
    
    
    
     (五)建立各级党组织、政府同各族各派人士沟通、对话的机制。各级人大的和解委员会,应该把组织冲突双方对话、达成和解作为自己的重要任务。对于触犯刑律者,当然应该依法惩处,但也需要贯彻宽容和解的技术,以最合理、最人道的方式进行处理。以法轮功事件为例,它起因于前最高当局的错误决策,近几年来,公安部门不分青红皂白,不论是法轮功的信从者还是普通的炼功者,一概加以暴力镇压。这种蛮横的做法毫无法律根据,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它造成了为丛驱雀、为渊驱鱼的恶果,激起海内外人士对法轮功的同情,使他们得以在海外坐大,成为对国家的严重威胁。为了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和谐,应该早日结束粗暴的镇压措施,通过对话,彼此妥协让步,达成和解。对于确实触犯刑律者,应当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进行公开审理,依法判处;对于无辜地被关押在拘留所、劳改场、监狱和精神病院里的炼功者,应当早日释放他们回家,并给以适当的补偿。
    
    
    
     (六)构建和谐社会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应当调动全国人民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可以提倡在民间广泛成立各种形式的和解研究机构或真相调查团体,从理论到实践,探讨和解之道,揭露事件真相,促进社会和解。借助于媒体和网络,这些非政府组织可以独立自主地开展工作,各地权力机构不得无理干预他们的活动。十六届六中全会决议说得好:“和谐凝聚力量,和谐成就伟业。”只有把越来越多的公民吸引到促进社会和谐的活动中来,与政府共同努力,消除各种不和谐的因素,才能真正“凝聚力量,成就伟业”。
    
    
    
     (七)当前最急需而且最容易做到的,有以下三件事:第一,取消劳动教养制度,撤除劳教场所。劳动教养场地是1957年专为“右派分子”量身定做的惩罚机构。五十年来,它实际上成为非法关押无辜民众的黑监狱。由于送往劳教场所者不需要经过司法程序,有时竟成为某些执法部门构陷无辜、榨取财物的手段,在群众中影响极坏。据《南方周末》网络最近调查,有约85%的被调查者认为应当立即或最终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希望党中央顺应民心民意,早日废除劳教制度,撤消劳教场所,妥善处理被关押者。
    
    
    
     第二,解除对某些公民的监视、盯梢、跟踪,如维权律师、上访代表、“天安门母亲”、家庭教会人士、持不同政见者等等,撤消对他们的自由权利的剥夺,把警力、财力用到真正对社会安全构成威胁的事件上。应该肯定,这些人都是守法公民,有的是真正的爱国者,是维护社会公正、促进社会和谐的积极力量;有些人仅仅是为了保卫自己的权利,要求讨回公道,而公安部门却总是把他们看成为威胁国家安全的危险分子。是非黑白,如此颠倒,既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也进一步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为了凝聚力量构建和谐社会,为了挽回党和政府的影响,应当从根本上扭转指导思想上以友为敌的错误观念,以理解取代敌视,以宽容和解取代暴力镇压,承认过失,承担责任。对造成不良影响甚至严重后果的官吏,应该进行适当的合理的处置,以息民怨,以平民愤。
    
    
    
     第三,欢迎因各种原因滞留海外的同胞回国参观第28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允许他们来去自由。借着他们回国的机会,由有关部门(如统战部)邀请他们座谈,听取他们的意见,并且欢迎他们回来参加建设祖国的事业,与全国人民一起,共同构建和谐社会。
    
    
    
     目前,社会充满了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在莺歌燕舞、灯红酒绿的背后,隐藏着爆炸性的危机。特别是官民矛盾的日益尖锐,正孕育着暴力冲突的危险前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现在到处都散布着冲突的星星之火,一旦形成燎原之势,将会引起社会无法承受的灾难。锦涛同志多次谈到,要把不安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但怎样消灭?最合理、最人道的方式应该是采取宽容的态度,实现社会和解,化怨气为和气,化戾气为祥和,而不应运用暴力去镇压、去摧残。应当承认,由于严重的贪污腐败,行政效率低下,我们党的威望早已空前下降。要恢复党的威望,不是发表一些虽然庄重却很空泛的理论和诺言所能解决的。只有本着以人为本、宽容仁爱的精神,来推动社会的全面和解,为民众提供和谐社会的明朗前景,才能逐步挽回人民对党的信赖,才能为进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创造良好的社会条件。
    
    
    
     我是一个年届八十的老人,六十年前从北平到平山投奔革命,誓愿在党的领导下为“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国家”而奋斗。目前党的状况使我万分焦虑。我认为,由党来推动社会的全面和解,是构建和谐社会、造福亿万人民的伟大事业的迫切需要,同时也是恢复党和群众的密切联系、挽回党在人民中的威望的大好机会。我虽然时日无多,还是满怀希望地向党建言,期待党在推动社会和解的过程中浴火重生,重新获得人民的爱戴,成为当之无愧的执政党。致以
    
    
    
     敬礼!
    
    
    
     中央党校离休干部 杜 光
    
    
    
     2008年2月25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警惕新的“圈地运动”
  • 杜光教授等人:支持老枭的正义行动
  • 宽容、暴力、法治/ 杜光
  • 2007:喜见起于青萍之末的微风/杜光
  • 送别包遵信 推进新启蒙/杜光
  • 杜光:准备应答警察的提问
  • 杜光:2007年会成为文化专制年吗?
  • 杜光:惊悉何家栋先生病逝-声讨文化专制主义的又一罪恶行径
  • 杜光:从“冰点事件”看文化专制主义
  • 杜光:民有经济的一缕曙光
  • 杜光:发挥工会作用,振兴工人运动
  • 杜光:回忆二十年前的“九一八”
  • 杜光:“改革年”过半话改革
  • 杜光:从朱成虎氏狂言想到军队国家化
  • 杜光:从卢雪松的遭遇看党化教育
  • 杜光:清查整顿血汗工厂
  • 杜光:“中国威胁论”与战争狂人
  • 杜光:“窑洞对”与民主错位
  • 杜光:和平崛起与两个跨越
  • 杜光:必须突破金融垄断
  • 杜光:难忘的一九八七年—纪念赵紫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