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于光远为邓小平起草讲话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4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于光远去年列席十七大,非常赞同十七大突出继续解放思想。一九七八年邓小平通过胡耀邦找到他,根据邓的想法由他起草讲话稿,后来成为邓小平在三中全会上的主题报告,奏起中国改革开放的进行曲。 (博讯 boxun.com)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随正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常委会的邓伟志老师一起去探望于光远老先生。北京寒冬的晚间特别冷,凛冽的西北风把气温刮至零下八度,因为堵车,到达于光远的家中比预期要整整晚了一个多小时。原来以为,从医院出来在家养病的于光远应该躺在病榻上,想不到的是,习惯早睡的于光远,知道有客要来,却一直安坐在轮椅上,静候在客厅中。
    
    迎候迟到的客人,于光远没有一丝责怪,笑嘻嘻地注视著,并伸出手来相握。老人的手很软,很暖和,他今年七月整九十三岁,虽然生过几次大病,近来主要在休息,但于光远看著你时,眼镜背后目光灼灼,显得很精神。听于夫人介绍,于光远很乐观,恢复也快,虽难以像过去那样发表见解,但脑子很清楚,精神尚可。
    
    接过递上的名片,于光远看得很仔细,然后慢慢地说:「亚洲周刊,知道。」因为上了年纪,也因为那场大病刚出院不久,于光远的听力下降,讲话也有些吃力,但他很认真的听朋友和客人讲话,知道我来自香港,于光远显得很高兴并说:「香港,香港,解放思想。」表达的意思是,香港是自由港,香港思想解放。
    
    中共十七大再次将「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作为这一届党中央的指导思想,「解放思想」成为媒体近期经常出现的又一关键词。去年于光远列席了十七大,他非常赞同十七大突出继续解放思想,他很认真地对亚洲周刊表示:「中国应该思想大解放,要一年比一年更解放。」他特别要夫人拿出与邓伟志合著的新作《生长老病死》一书送给我,和邓伟志一齐认真的写上「纪硕鸣先生留念」还签上名。
    
    于光远已出版了八十多本著作,这是他最新的一本。书名很特别,在人们惯用的「生老病死」中间加了一个「长」字,于光远的解释很有特点,他说:「人不能一生下来就老吧!在生与老之间应该加一个『长』字」,於是就有了这样的书名。突破了传统,言之有理,就是解放思想。
    
    年初,于光远在内地《财经》杂志发表《为邓小平起草讲话稿》一文,回忆了当年中国是如何吹奏起改革开放进行曲的。文章一出,海内外媒体、网络广为转载,于光远又一次名声大振。那年一九七八,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十二月十三日闭幕会上所作《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后来成为三中全会上的主题报告,这份讲话稿就是根据邓小平的想法并由于光远起草。
    
    邓小平这个报告后来被称为「开辟新时期新道路、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理论的宣言书」。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为题,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于光远回忆,一九七八年的十二月二日,邓小平找胡耀邦和他到小平家,谈讲话稿的起草,当时邓小平已经拟定了讲稿的提纲。据悉,这份提纲至今还由于光远收藏著,小平用铅笔写在十六开的白纸上,一共三页,近五百字。有见过该纸的朋友表示,由於年深日久,纸面已微微发黄。邓小平的提纲列了七个方面的问题:一,解放思想,开动机器;二,发扬民主,加强法制;三,向后看是为的向前看;四,克服官僚主义、人浮於事;五,允许一部分好起来;六,加强责任制,搞几定(指责任制中的定人定时定额等);七,新的问题。在提纲的最前面,还写了「对会议的评价」几个字。加在一起,就是八个问题。
    
    当时,胡耀邦是中央组织部长,于光远是国务院研究室负责人之一。邓小平对提纲逐一详细解读,胡耀邦和于光远安排人员执笔起草,草稿三日后完成,邓小平又二次召见胡耀邦、于光远和起草的人员指点修改,第四次召见才定稿。于光远表示:「邓小平这篇讲话稿,是我们国务院政研室的同志帮助执笔起草的,不过,这个讲话稿的内容全是邓小平自己的想法,不但思路是他的,而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些语言也大都是他的。」
    
    来源:《亚洲周刊》
     值得关注的是,邓小平在多次召见胡耀邦、于光远等人谈话时,比较多的著墨「解放思想」、「实行民主制度」。邓小平对于光远说,发展经济,要实行民主选举、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大约是十二月五日,邓小平又把几位起草者找去谈话。在这次谈话中,邓小平提出,要为敢想敢做创造条件。怎样才能敢想敢做?从制度上解决,根本是民主制度。总不能随便打击同志,对新事物采取支持鼓励态度嘛!特别是学术研究、思想领域上,更需要民主讨论嘛。武断可不行,要真正搞「双百」方针。
    
    《为邓小平起草讲话稿》这篇文章,早前曾发表在于光远的著作中,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时刻,他又重新作了整理,对有人撰文指时任社科院院长的胡乔木亦参与起草「讲话」作了澄清,强调「小平同志是通过胡耀邦找我的」,邓小平与起草者几次谈话,胡耀邦都在场。另有文章指,邓小平当年曾找胡乔木起草了一个稿子,但小平看后不满意,就自己亲拟了这份提纲,召集胡耀邦、于光远等起草讲稿。
    
    于光远在大学时学的是物理学专业,在一二九学生运动中成长,一九三六年毕业时已投身革命。他以一个经济学家身份出现在中国思想界,前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曾评价于光远:学识渊博,学贯「两科」,即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机地融为一体;在整个学术生涯中,他开拓了许多新的学科领域,尤其在促进中国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联盟方面、在自然辩证法哲学学派的创立与发展方面、在反伪科学方面等等,他是勇敢的开拓者、辛勤的耕耘者。
    
    被称为中国当代思想解放运动和改革开放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人,于光远参与了许多重要的决策,许多经济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都是由于光远率先或较早提出的。于光远六十年代编著《政治经济学》、《政治常识读本》,各高校及党政干部都作为基础教材,八十年代一些地方党委书记看到于光远都说:「我们是你的学生。」
    
    从一九八一年起,他利用参与讨论中央文件的机会,多次主张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概念和基本特徵写入中央文件。他提出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的讨论,提出「生产的目的是生活」,得罪了某些人,并阻挠于光远在北京展开讨论,于光远动员学者自费订住房、出路费,安排学者到京。于光远反对平均主义,在《人民日报》撰文,展开了分配原则的讨论;他为「唯生产力」平反,展开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讨论。
    
    这是一个勤奋好学的老人。于光远八十四岁开始用电脑写作,八十六岁建立「于光远网站」,九十岁还开博客,年纪大了学电脑困难,于光远学打字的第一句话是:「于光远笨蛋」。因为经常用一个指头打字,他笑称练就了「一指功」。在广州,他和好友任仲夷都是当年的解放思想者,两人互换坐轮椅,另一个推,叫做「互相推动」;他们也在《广州日报》写文章互相点评,创导了相互批评帮助的好风气。
    
    告别时,于光远一定坚持轮椅代步,将客人送出门,一送就到电梯口。他双手握拳,断续说:「祝你们过一个愉快的新年!」
    
    于光远小档案
    
    原姓郁,著名经济学家、哲学家。一九一五年生於上海,三二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三五年参加「一二九」运动,三七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五十年代任职中宣部科学处,七七年至八二年间任国家科委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马列所所长;是中共十二大、十三大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于光远的“八字”人生
  • 韩钢:于光远先生对中共历史的研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