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火车站骚动,八重军警人墙抵挡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3日 转载)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
     广州市公安局春运指挥部,位于站前路,地理位置正处火车站广场周边。春运以来,这里成了整个春运疏导指挥工作的神经中枢。
    
    前天中午至今天凌晨,这里经受了春运以来最大的压力:广场滞留人数激增至18万人,再到24万人!36个小时内,省市有关领导几乎齐聚于此,铸重重防线,应对春运最高危时期!广州日报报导,该报记者往返于指挥部与火车站广场之间,记录了以下镜头片段……
    
广州火车站骚动,八重军警人墙抵挡

    
    1月31日
    
    突然:2小时内滞留人数由8万激增至18万
    
    1月31日13时,站前路广州市公安局春运指挥部。火车站广场滞留人数已急剧放大到8万人,交易会馆内滞留乘客已由5万多人降至400人,人民北路也只剩下100多名滞留乘客。急剧增多的火车站滞留人数,引起指挥部门高度警觉。
    
    15时,广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吴沙与其他相关负责人在各会议室与监控中心来回穿梭。神色凝重。电话声在各个小组间此起彼伏。此时的火车站广场滞留人数已迅速翻了两个筋斗,达到了18万人!
    
    17时40分,在火车站广场,一名中年妇女背着小孩拼命往外冲,母亲冲出去后,赫然发现孩子不见了!近两百警力迅速将人群围住,很快把小孩救出送到母亲手里,小孩安然无恙----18万人,已把广场堵个密密实实。看着疲惫不堪的旅客,现场一位警监感叹一句:“他们人辛苦,我们心更辛苦。”
    
    17时55分,为保证安全,指挥部决定开口子放人进候车室。口子一开,如同闸口泄洪,人潮蜂拥而出,武警、民警组成8层人墙,将旅客死死护住。强大的惯性,将厚厚的军警人墙逼得后退几步。
    
    18时,指挥部要求武警再急调200人。
    
    18时30分,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梁伟发一行来到指挥中心。“现在我们有多少警力?”梁伟发问现场指挥的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何靖。何靖说:“现在现场有5000多警力。下批还陆续到。”梁伟发随后拨电话给广东边防总队政委衡长福,要求速派增援兵力。
    
    梁伟发想了一下,再次强调:“一定要保证群众的安全。”
    
    小幅骚动不久恢复正常
    
    18时45分许,市长张广宁再次来到指挥部。
    
    20时许,火车站广场喊声震天,不少乘客大声呼喊,并试图冲过栏杆。晚上9时许,中广场岗亭发生小幅度骚动,人群冲过厚厚的军警人墙,强行冲进候车室。不久后,人群恢复正常。
    
    21时5分,记者在候车室看到,去往襄樊方向的乘客已经可以进站上车,他们蜂拥而上,欲用力挤进站口,“不要挤,都能上车”,工作人员扯着嘶哑的嗓子喊着。随后十几个武警排成横队进行疏导,分批放乘客进站,几分钟后,乘客平安进入车站。
    
    “现在不少旅客有认识上的误区,觉得踩过防线就是家,跨过栏杆就是家,踩过员警就是家。”一位民警无奈地说。
    
    21时20分,在火车站外的环市西路上,从人民路口到广园路口,满是乘客。前面的人流根本无法移动,但后面还是源源不断有乘客加入队伍。员警手持扩音器大喊:“前面进不去,后退。”但这不起丝毫作用,人流又向前晃动一下。在前面的乘客,根本无从转身,“前面的就是想出来,也出不来啊。”一位乘客说。
    
    车站西广场最高危
    
    21时35分,张广宁离开指挥部前往车站。监控镜头显示,目前情况稳定。
    
    21时43分,梁伟发再次来到指挥部。梁伟发看着监控镜头说,现在西广场的人最多,出事的危险大。他要求继续组织警力,将人群切割开,分成一块一块分散疏导,以保证旅客安全,不发生踩踏事故。
    
    22时18分,最新资料录得交易会馆内滞留旅客1.6万人,人民北路滞留人数3000人,火车站广场滞留人数则稍有回落。19时至22时,火车站发了20趟列车。
    
    22时20分,指挥部再次开会,研究对策。随后向现场员警发出要求,不许乘客再进入东广场。
    
    22时25分,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来到指挥部,听取汇报。朱小丹、梁伟发、吴沙等一起进行研究。
    
    22时30分,东广场开始分流。同样是分开一个小口子,有序分流。
    
    22时40分,梁伟发说,现在是高危时期,特别是西广场。
    
    23时50分,朱小丹对身边的卫生局负责人说,要在火车站周围多设医疗点,一旦有乘客晕倒,可以马上得到救治。卫生局负责人说,这几天医疗人员已对四五千名乘客进行了帮助,大部分是低血糖。
    
    2月1日
    
    紧急:滞留者达24万
    
    京广线仍未正常
    
    零时:朱小丹、张桂芳、凌伟宪等领导深夜坐镇指挥部,密切关注进展。饿了,就吃口有点发冷的炒河粉。
    
    零时15分,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张桂芳有些担忧地说,要加强宣传,让有票的旅客不要提前来。“明天可能人还会更多。”
    
    零时22分,春运指挥部启动新方案,封闭整个火车站周边。在广场周边如草暖公园对开路段、省汽车站对开路段、人民北路等设置护栏,拦截陆续到达的旅客,减轻广场压力;在流花地区进行分区、分块,让旅客不过于集中拥挤。
    
    1时,旅客李先生对记者说,听说京广铁路有列车开通了,大家都到了广州火车站。
    
    3时,市长张广宁回到指挥部。他说:“我原本希望30日是最困难的一天,可现在情况有变,滞留人数再次大量增加,必须赶紧执行新方案。”
    
    9时,广场滞留人群继续保持在18万人左右,秩序尚显正常。
    
    14时,大批人群被疏导到广场中部雨棚周边,部分进入雨棚。同时高架桥上桥位元也分流了部分人群。这时也有不少旅客收到广州市春运办发布的公告:广州火车站无法在三五天内按所售车票日期发送旅客。请旅客选择在当地过年,可在10天内前往各退票点全额退票。
    
    东广场中广场成功分流
    
    17时,记者获悉,自1月26日以来,广州市公安局已派出支援警力近1.8万人。
    
    18时45分,西广场开始放人,秩序较好,人大多是走过去的。
    
    19时,火车站候车室有七八千人,雨棚有两万人,中午1时周边滞留人员继续攀升,据观察员目测近24万人。截至目前,火车站发送列车68列,发送旅客15.5万人。
    
    21时24分,指挥部旁的站前路上,人群大声喧哗,并试图冲破封锁线。西广场出口人群异常密集,开始缓慢放行。
    
    21时30分,西广场开始放行,过程中出现骚动,人潮汹涌。
    
    21时33分,指挥部下令封锁西广场出口,结束放行。
    
    22时24分,经倾尽全力,东广场和中广场的人流已成功分流,但由于距离省汽车站、市汽车站很近,有源源不断的客流涌入,高架桥上桥位、天马大厦前路段仍有很多人没有分流出去。指挥部正在想办法分流这部分旅客。
    
    22时30分,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等结束现场办公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人在广州火车站被活活挤死 (图)
  • 广州、南昌铁路当前的情况
  • 四十多万人滞留:广州火车站再度告急
  • 广州火车站再度告急 封闭周边路段“分割”人潮
  • 广州火车站滞留民工封堵环市路(图)
  • 20万旅客涌入广州站 6500武警筑人墙
  • 广州站一日运走40万人 大批空军飞机待命(组图)(图)
  • 雪灾:广州站80万人潮,人踩人血溅现场 (图)
  • 广州火车站两天冻晕百名旅客,旅客被迫当众大小便 (图)
  • 广州警方封闭火车站附近道路 (图)
  • 广州站爆五多万人退票潮
  • 物价狂涨薪水不增 广州人大叹年关难过
  • 通胀狂涨 薪水不增 广州居民叫苦连天
  • 广州数百平米地面塌陷 一周发生三次
  • 广州数百环卫工堵路示威 和公安人员发生拉扯
  • 广州市以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行政复议申请书 (图)
  • 广州海珠区水利局集体腐败被一锅端
  • 广州台资厂4000人堵路讨薪
  • 广州警察枪杀副教授案:赔偿百万
  • 看看广州人民警察如何为人民服务?
  • 揭露广州越秀城管二中队血腥暴力行为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刘松元:广州天河黑社会的情况反映
  • 广州,我走在大街上居然被警察抓起来了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广州女博士赵诗哲裸死案的最新情况通报
  • 广州“华南新城”业主委员会筹备组成员李刚被打之后,目前生命垂危!(图)
  • 广州华南新城215惨案最新进展通报!
  • 北大MM上网求救:广州再因暂住证打人致残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广州:军旅诗人官宇龙缘何惨遭暴徒乱棍打死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8打工妹广州火车站被脱衣搜身续:火车站否认
  • 刘路:株连无辜、赶尽杀绝的广州天河法院
  • 决不能让江泽民自杀/广州国保大队张正义
  • 陈永苗:政治自由是首要的—评资中筠先生12月1日广州讲座
  • 广州警察枪杀军医案:证人王燕鸣遭遇的可怕含义/龚是非
  • 浦志强:对广州警察枪杀医生案调查的困惑
  • 广州警察射杀军医:不要拿美国找借口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 陈庆之/能不能抑制房价,广州市长“吃了吐”
  • 今天的广州死了/顾则徐
  • 广州退休女军转干部维权被警察欧打详情(民生观察)
  • 佛门大鳄—广州光孝寺方丈明生“金屋藏娇”
  • 香港马避走广州
  • 广州社保案“这个题材已经不让报导了”
  • 比之广州「社保案」,陈良宇是否有点冤?
  • 广州市长“房论”缘何底气足?
  • 郑义:点评广州日报“洋垃圾”获暴利新闻
  • 从广州“禁电”看官员灭门惨案/冼岩
  • 广州交警成社会和谐的解构者/冼岩
  • 《河殇》广州辩论记忆拾遗/林傲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