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陕西农民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渭南市三门峡库区移民为了支援新中国的第一座重点水利工程建设,同时也为了使黄河中下游广大地区的亿万人民免受水害之苦,他们坚决服从国家建设大局,积极响应中央发出的“迁一家,保千家”、“一人迁,万人安”的伟大号召,发扬社会主义的无私奉献和自我牺牲精神,毅然舍弃世代耕耘的膏腴之地,而背井离乡,告别故土,人拉马驮,千里迢迢,远迁到宁夏、渭北的不毛之地。在迁移的过程中,广大党、团员和贫下中农积极行动,带头迁出,有的还屡次搬家,甚至被政府竟然迁移8次之多。他们几经迁徙折腾,致使家产损失殆尽,生活十分困苦,而且还发生了诸多妻离子散、卖儿卖女甚至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移民的安置地点大都是在人烟稀少、土地贫瘠、经济落后的旱塬沟壑区,当时的劳动日值只有几分钱,年均收入仅为数十元,不少移民的全部家产不足百元钱。他们长期不得温饱,有的为生计卖血度日或乞讨要饭,有的借房居住,有的栖身土窑,有的几代人同室,有的竟人畜共舍,有的全家人晚上睡觉只盖仅有的一条被子,还有的甚至因无棉被,便把水缸放倒,而躺在水缸里面苦度寒夜。至于无钱制衣、无钱娶妻、无钱看病、无钱上学的现象,则更是屡见不鲜之常事,因此移民中的文盲者居多。有一些老移民经常哭诉说:“我们迁移前在陕西老家安居乐业,生活幸福,只因后来的多次搬迁,损失惨重,再加上安置区的生产条件极差,从而使我们食不裹腹,缺衣少穿,一贫如洗。” (博讯 boxun.com)

    
    特别是远迁到宁夏贺兰县和陶乐县等回民地区的移民,更是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疾苦。他们所安置的荒漠山区土质低劣,久旱无雨,几乎连野草都不生长,移民播下的粮食种子一个多月发不了芽,最后霉烂在地里。尤其是在60年至62年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中,有不少人居然被活活饿死。有的移民因饥饿难耐,便冒险去偷食当地回民种的玉米,被人家抓住后打得鼻青脸肿,浑身带伤。还有一些七、八十岁的移民老人们,在连续多日吃不到一点食物的情况下,就只好饥肠辘辘地靠着南墙坐了一排排,他们精神萎靡,有气无力,心情凝重,默默无语,晒着太阳,伴着时间,活活地在等待着饿死。饥饿迫使这些向来受人敬重和赡养的老人们绝望地走向了集体死亡的道路。此情此景,真是惊心动魄,惨不忍睹,催人泪下,揪人心碎。当年在动员群众迁移时,地方政府曾向乡亲们承诺说:“凡服从国家安排的移民,迁到宁夏后起码可以获得与当地群众相同数量的肥沃土地,保证让大家过上富裕的生活。”然而,当第一支由青壮年组成的移民突击队到达宁夏后,愕然发现安置区竟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处女地,基本条件极差,令人难以生存。移民在宁夏的数年间,几乎是开荒种地,收获甚微,使这些原本生活在富庶关中的移民们实在痛苦不堪,贫困交加。他们认为,宁夏同陕西相比,真是犹如地狱与天堂之差。
    
    1964年,中央决定将三门峡水库原先所规划“蓄水发电”的运用方针改变为“径流发电”,大大缩小水库面积,使陕西境内所辖的80万亩库区不再蓄水,重新恢复了过去的本来地貌。此时,这些背井离乡的移民为了逃离在宁夏被饿死的厄运,他们在思乡情切之下,便萌生了返乡的念头。随之,一场惨绝人寰的“闹返陕运动”油然而发,且锐不可当,移民们在没有得到政府批准和许可的情况下,便自发的、不顾一切地逃往陕西。可是,当移民千方百计、冲破阻力回到陕西老家后,一旦被当地政府发现,陕西方面就会又将他们强行遣送宁夏。有些人甚至逃回几次,随之又被抓住后遣送几次。还有一些人,在闯过了宁夏所设立的层层拦截关卡后,不料在返陕途中偷渡黄河时,却被急流活活淹死,甚或掉入黄河冰洞而葬送鱼腹。这真是逃离了鬼门关,又步入了阎王殿。据大荔县平民乡新建村70岁的老移民马连宝回忆说:“在宁夏的苦难遭遇,是三门峡库区移民生涯中最悲惨的一段血泪史,当时死于饥荒、葬身非难甚至自杀而亡的乡亲数以千计。”华阴市五方乡高家村60多岁的史项学,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年政府官员在动员他离开家园时那种信誓旦旦的样子,并且亲身经历了50年前被政府强迫搬迁移居他方,从而导致他家破人亡的恐怖恶梦。 就连移民在清明节想瞻仰祖先,祭祀扫墓,可他们的祖坟也早在建库蓄水时已被淹没得无影无踪,无处寻觅了。。
    
    后来,在广大移民群众多年上访与不懈努力下,党中央和国务院终于在1985年批准移民正式返库定居。然而时至今日,移民存在的许多实际困难和问题并未得到合理解决,生产、生活条件仍未得到有效改善。陕西的全国人大代表马百党指出:“返库移民只是得到少量的贫瘠土地,库区过去原本属于移民的肥沃土地,大部份仍然被部队和国营农场经营着。”在此值得一提的是,1985年移民返库安置时,国营农场和部队农场所移交安置移民的土地大都分布在库区的沿河地带。由于在黄河下游的河南修建了三门峡大坝,致使上游陕西库区境内的黄、渭、洛三河水位抬高,渭河坝内与坝外的落差竟然高达4.5米之多,成为令人望而生畏的悬河,从而导致洪水灾难的频频发生,且移民群众则是首当其冲,倍受其害。例如近年来就相继出现了“87.6”渭河支流柳叶河决堤、“92.8”黄渭洛三河同时泛滥、“94.9”洛河决堤、“96.1”黄河特大凌汛、“96.8”渭河多条支流决堤、“97.4”黄河小北干流在桃花盛开季节发生“桃花汛”、“98.7”渭河支流罗夫河决堤、“99.5”罗夫河再次决堤和“2000.10”渭河及其支流方山河接连决堤等等。
    
    特别是在2003年秋季,渭河流域接连出现了几十年一遇的5次特大洪峰,渭河洪水不能畅入黄河,形成倒流;同时,渭河6条支流的洪水更是难以注入渭河,形成倒灌。因而,致使渭河及其支流多处垮堤、毁岸,巨大的洪流从决口处居高而下,形成瀑布。抗洪战士将6辆装满石头的大卡车和大客车推入决口堵水,但推下去后却竟然不见了汽车的踪迹与踪影。由此足见悬河的落差之大与洪流之猛,致使华县境内的几条南山支流相继决口,4亿多立方米的洪水淹没了华县的7个乡镇,并危及到了华县县城和渭南城区的安全。为了保障华县、渭南两城的安全,地方政府便采取了炸堤开口——人为地把华县境内的数亿立方米洪水泄入华阴市移民区,从而导致华阴移民蒙受了不应有的惨重损失。当时的实情实景是:数万移民的农田洪水蔓延,庄稼淹没,汪洋一片,一望无际,不少洼地的积水竟达5米多深,移民眼看就要收获的玉米、豆子、棉花、花生及各类瓜果均成了海底植物,致使他们辛苦了一年的汗水,最终换来的却是颗粒无收,劳而无获。为了生活,移民只好踩着木板漂游到田间,在深水里去采捞一些被洪水浸泡而发了芽的玉米棒子充肌。回想,这些移民50年前在修建三门峡水库时,他们为了保障黄河下游的亿万人民免遭洪水之害,而响应政府号召“迁一家,保千家;一人迁,万人安”,给别人作出奉献,牺牲了自身利益。如今在50年后,为了保障华县、渭南两城的安全,他们又响应政府号召而充当遭受淹没的泄洪区,再一次给别人作出奉献,牺牲了自身利益。
    
    更为惨痛的是,移民群众返库十多年来经过艰苦奋斗和大干苦干,用所创造的积蓄好不容易建起了房子(大部分人为建房还贷款、借款),可是还没来得及享受喜迁新居的幸福滋味,却被这场“不速来客”的洪水一淹而光。他们的屋舍被冲塌,家产被吞没,储粮被泡霉,畜禽被淹死,真是灭顶之灾,惨不忍睹。移民们身处洪魔肆虐的灾区,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水,面对残酷无情的灾难,他们痛苦万分,悲痛至极,他们在难过、在伤心、在忧愁、在悲哀、在叹息、在流泪……。华阴市罗西村移民妇女王丽红曾给一位记者诉说道:“长期以来,渭河水患就象诅咒一样困扰着移民。我1996年嫁到罗西村后,为了躲避洪水已经搬出、搬进三次了。每次来洪水,房子就被淹,连家具也被泡坏了。”
    
    再者,移民群众除了屡屡遭受洪水、凌汛的侵害外,同时,鉴于诸多河流的水位抬高,也导致库区出现了大范围和大面积的黄河湿地、沼泽地、嫩滩地及盐碱地。然而,返库移民大都被安置在这些土质极差、生长力颇低的恶劣地域。尽管移民常年累月面对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但其农田收获微薄,效益不佳,有的甚至衣食无着,到处借债,致使苦命可怜的移民为了生活和生存,不得不艰难地、苦苦地挣扎在贫困线上。
    
    温家宝总理2005年3月在十届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曾强调:“要关心和支助弱势群体”。众所周知,在中国最贫穷的是农民,农民当属弱势群体。然而移民也是农民,而且是农民这个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应该说,之所以移民如今很贫穷,是由于他们为了祖国的水利建设而几经搬迁折腾所造成的,或者说是由于共和国的历史大车轮把他们调运到了这一地步。试想:就是再富有的人,也经不起多次搬家迁移,因为移民每搬一次家,其房子是搬不走的,他们花巨款所修建的房子就废弃了,加之政府不提供搬迁费,故移民所原置的家当就抛弃了(如有一位移民在搬迁时,将一个上好的楠木大衣柜仅仅变卖了10元钱),而只是带着少量的衣物及生活必需品迁往异地。无可否认的客观事实证明,移民每搬一次家,都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早在修建三门峡水库之前,(后来作为库区的)大荔、华阴、潼关等县市乃属陕西关中平原的“白菜心”地域,这里土壤肥沃,物产丰富,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群众不愁吃、不愁穿。可是自从半个世纪以来,在政府的决策和安排下,三门峡库区移民由于几经搬迁折腾,从而导致他们损失惨重,穷困潦倒,窘迫不堪,生活无着,甚至迄今还存在着不少现实的生产和生活困难。正如渭南市委一位领导同志在2006年2月对国家发改委调查组同志所说的:“我们渭南的移民问题是共产党造成的(共产党所建立的新中国决定修建三门峡水库及搬迁移民),而不是国民党造成的(因为修建水库及搬迁移民时国民党已败逃到台湾)。因此,我们党和政府有责任帮助移民解决问题,克服困难,使他们摆脱困境。”
    
    在07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代会上,温家宝总理又首次把“库区移民”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之中,并严肃指出移民工作方面“还存在一些违反法规和政策而损害群众利益的问题”。总理讲这句话,说明了中央对于某些违规违纪,损害群众利益问题的高度重视,同时也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移民群众的深切关心与爱护。
    
    迄今,移民搬迁已历时整整半个世纪,当初的小伙子现也年逾古稀了。这些人的一生几乎都是在搬迁折腾中度过的,又都是在贫困线上长期挣扎和苦苦煎熬的,甚至他们的几代人屡经奋发努力,也未能在贫困的深潭里翻过身。人常说:同情之心,人当有之;天地良心,人当怀之。令人痛心和气愤的是,在2005年10月,一些移民去华阴市政府上访,该市某些领导当时竟然派人把市政府办公楼卫生间的门全都锁住,乡亲们想上厕所上不了,想喝自来水喝不上,对移民简直是无情无义,冷若冰霜。
    
    还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在修建三门峡水库的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时值建国初期国家财政相当困难,因此,当时国家拨给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的人均经费仅为1千元,且此款全部用于政府移民工作部门的工作经费,而移民本身均未享用1分钱。他们在被远迁宁夏时,牛拉马驮的搬迁全都是由个人花费自理,在宁夏的建房以及后来重返陕西的搬迁与建房,也均是由个人花钱自理。试看,如今国家拨给三峡库区移民的人均经费竟然高达4.5万元之多,且移民的搬迁与建房均是由国家出资和实施,个人不花一分一文,一切都是现成、停当和周到的。两地相比,犹如泾渭。因此可以说,国家在建国初期因财力紧缺,当时确实是把陕西渭南三门峡库区的移民亏待了。也可以说,陕西渭南三门峡库区这些老实忠厚、多灾多难但却可敬可爱的60万移民大众,当属社会的奉献者和国家的大功臣。
    
    显然,移民群众十分亟需并热切渴望国家拿钱帮助解决问题和克服困难,因此他们最痛恨那些人为地肆意盘剥、任意挥霍、损失浪费移民资金的一切腐败现象。《工人日报》披露了移民部门的腐败问题后,因为此事关系着移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对这一报道倍加关注。鉴于移民中文盲者众多,为了满足那些文盲移民想要了解报纸披露内容的愿望,移民群众便自发地聚集在一起,请有文化的人给大家宣读报纸原文。但就是这么一件极为平常和极其正常的事情,由于某些领导害怕移民群众知道了他们的腐败问题后,会起来反对腐败,会请求纪监机关查处他们的腐败问题,从而损伤某些领导的自身利益。因此,他们便竭力地对移民隔绝报纸,封锁消息,想方设法不让群众了解报纸上腐败问题的事实与真相。为达此目的,他们便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利用手中掌握大权而对移民乡亲聚在一起读报之事强行扣以“移民非法集会”的犯罪大帽。紧跟着,便指使公安机关对此发起“治理行动”,甚至无偿地投以巨额移民资金作为治理经费的后盾,并且操纵4个县、市、区公安局又是反复调查乱发报纸的“移民凶犯”,又是在移民居住区大范围地搜查没收《工人日报》,又是极力阻挠和拦截移民群众给中央发信等等。移民部门的某些领导人为何那么讨厌、怨恨、害怕移民群众,甚至视移民群众为仇敌,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密谋和策划着“如何对移民群众进行防范和制裁”之高招与伎俩。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压制公民正当上访 三门峡移民代表屡遭制裁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四)
  • 三门峡移民的回归土地之路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三)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二)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一)
  • 陕西华阴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被释放
  • 三门峡水库返库移民的血泪史
  • 三门峡水库移民代表急需律师援助
  • 三门峡失地农民向外界求援
  •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代表最新情况
  •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收回土地所有权事件最新动态
  • 三门峡库区农民自发进行土地调查遭非法拘留
  • 三门峡库区约7万农民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被政府暴力阻拦不许扫墓
  • 陕西三门峡库区30万移民哭诉政府暴力行径
  • 河南三门峡黄河湿地发现大批白天鹅尸体
  • 三门峡水库存废之争:陕豫的利益博弈
  • 三门峡之痛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