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福建长乐1989“二死一伤”亲属 郑义润 郑义利 郑义兴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福建“二死一伤”重案蒙冤亲属悲愤呼喊


    
    我们是福建长乐“二死一伤”特大凶杀案被害人的亲属,实在积难深重。现党开十七大后又临近新的一年,但这起死刑犯十八年未核准处决的罪案仍被捂住盖子,令许多人怀疑法律的公信力,我们更揪心,更感到不可思议。
    
    十八年前,惨遭案犯卓晓军(原长乐县纪委副书记卓春妹之子)杀害的是我们家族的两个当家人。卓犯行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逃到福州当天被缉获审问时,就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这起震惊八闽大地的重案发生后,卓家依仗权势和金钱,多方走司法机关的后门,使案件查办不断受阻。为了伸张正义,我们不畏权势,经历了千辛万苦的状告之路,令人难以想像;在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下,尤其是到了1999年初,我们向赴闽视察工作朱镕基总理呈冤状、并经他老人家亲自过问,引起了福建省党、政、人大等部门主要领导进一步的重视,始排除阻力,再把压案翻出来,旋于2000年1月和2001年4月经福州市、省两级法院相继公开审理,由福建省高院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根据案犯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凿,审判程序合法,福建省高院于同年底就报送最高院核准卓晓军死刑,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该案至今还压在最高院。
    
    十年方审一案,《福建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都公开报道,也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遗憾和困惑,许多的痛苦和悲伤!我们除了承担丧父、丧夫之痛外,法律的畸形不仅使我们长期饱受精神折磨,而且饱尝控告日子的艰辛。但在悲惨的生活中,令我们又想不到的是,原曾一再干预、后“已明确表示此案由福建省高院审定”的最高院领导,仍言而无信。他们再搞暗箱操作,年复一年,继续拖压“核准死刑”至今,如此不讲诚信,只能把我们再逼上苦难更深的悲愤控告之路。
    
    长期积累的痛苦经历,让我们常常感到当今中国的法律,有公开、内部两本帐;司法腐败的根源,就在共产党的党风不正。即使在最高层,同样没有有效的制约、监督机制。这种司法体制问题,使人们困惑,更让我们草根阶层苦不堪言。我们的苦难遭遇,就是个活生生的事实。如正因卓晓军家不但有权势,而且还有重大的海外势力和关系(附件2),其父卓春妹更视法律为儿戏,不仅向原二审法院的法官大肆行贿设置障碍,而且一再携带重礼向最高院的林准(原籍长乐)疏通关系。林准在去世前,还交待刘家琛(最高院原分管刑事的副院长)要对此案继续“把关”。案拖十年,即使在福建省高院报请最高院核准死刑后,卓家仍通过国外势力和香港部分人大代表不断施压,使最高院对此案的法律天平严重倾斜。事实无可争辩地表明是权贵阶层的利益体作祟。最高院有人漠视老百姓生命如草芥,大搞暗箱操作,实属渎职枉法!
    
    鉴于肖扬等对核准卓晓军死刑无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顾党心、民心的向背,自2002年起,福建省的全国人大代表出于公心,连续6年联名在每年的全国人代会上提交《关于依法核准卓晓军死刑的建议》。同时,为敦促最高院纠正露骨的以权压法,每年还有多位代表在全会上就最高院拖压核准卓犯死刑事公开提出质疑。要求全国人大监督。面对最高院一再不顾人大代表们的严正建议,在前年三月的全国人代会上,人大代表们还联名向全会送交《批评意见》。以上,在全国人大办公厅均有存件为证。
    
    去年3月,再次向全会提起“抓紧核准卓晓军死刑案建议”(附件3)时,代表们还要求最高院“给我们,同时也给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然而,面对福建省许多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在全会上反复送交的《建议》和《批评意见》,肖扬院长仍装聋作哑,至今未向全国人大代表作出书面的答复意见。肖于前年到福建视察工作,省委、省人大、省高院的领导先后向他提起此问题、要求不再拖压“核准”事时,肖仍不说真话,仅表示“有压力,感到为难”!
    
    肖扬院长如此反常,说白了,就是有特权的人把法律当谋利的工具,欺侮我们老百姓!我们决不会屈服,只有殊死抗争!显然,这起重案背后,还隐藏着严重受贿的案中案,最高院竟也敢捂盖子!
    
    我们理应揭示:卓晓军家庭财大气粗,其亲属(从香港、美国返乡)就公开说,为保卓晓军一条命,他们家到2000年1月,就花了伍佰多万元(附件4);到2001年4月,为疏通官场,买通关节又花了三百多万元,共计800多万元。对此,在福建省、市司法部门均有据可查。近几年来,许多干群知道这些肮脏勾当后无不义愤填膺,指出共产党究竟在刮什么风?还要不要听听老百姓的意见和呼声?!
    
    让我们无比感慨是,江总书记在台上时,就已向世界称中国是法治国家,然而即使至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纠的问题依然,比比皆是,“稳定压倒一切”叫了很多年,司法腐败,经常使受欺压的老百姓状告无门,叫苦不迭。法制再不规范,虽说给人以表达权,上头还是搞花架子,重官轻民,那样讲社会和谐只能继续掩盖矛盾。像我们家庭被剥夺了二个亲人的生命,拖压了18年还得不到公平正义,就是个血淋淋的事实。连最高的审判机关都这样不遵守法度,人民群众会怎么看?哪里会有真正的凝聚力?!
    
    18载状告的无数苦难,使我们屈辱不堪;前仆后继的控告无结果,让我们日益贫困化,但我们心里仍有一秆秤,坚信民主法治是社会的潮流,谁也挡不住。
    
    近日,党中央领导在征求民主党派人士意见时,表示要听真话,在反腐倡廉中从思想上、组织作风,制度建设等方面切实改正,我们请上苍认真思考一下,这起重案为什么我们连续十八年遭受那么多的困惑,那么坎坷,那么多无奈,那么多苍桑?为什么?!
    
    肖扬院长身为首席大法官,岂能为保自己的官位和私利而昏昏然;即使有更大的后台撑着,敢问肖扬院长下台后怎么办?!共产党真要座天下,只有痛下决心严明法纪;只有有了公心,才能不再说假话;只有不再歧视老百姓,才能避免执政危机,重新取得民心。
    
    这起重案已拖压了太久的时间,我们要求本省党政机关和人大主要领导能坚持,以党代表的名义负起应有的责任,理直气壮地要求最高院办结这起全国罕见的大血案。我们的姐姐在十七大前就去了北京,虽已寒冬,仍在不懈申告。她看到北京有那么多的上访者,决心不回福建,说:“纵然再拼掉了性命,也决不后退半步”!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2008年即临,我们不想再拖到开奥运,此时此地,我们不得不对最高院推出新的核准死刑的法律主张大声呼喊:让核准程序真正成为一种看得见的公平正义!
    
    尊敬的领导:我们请求您的良知为确立当代社会的法治而尽心力,真正关注这起重案的死刑核准期,拜托了!
    
    该是解决此案的时候了,我们决心抗争不止!
    
    福建长乐1989“二死一伤”亲属 : 郑义润 郑义利 郑义兴
    
    联系电话:13805077616 0591---28718889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