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石家庄多名民警农村圈地 建豪华“公安别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7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石家庄市郊,太行山脚下,18栋豪华别墅已近完工。
    
    这个被当地称为“公安别墅”的建筑群,共有36套,占地20余亩,户主为石家庄市公安局刚卸任的副局长、处长和在职民警及其亲友共计36人。
    
    对于该项目,当地人称,公安利用手中权力违规将城市户口迁至农村,通过打通村、镇、派出所、国土、城建等部门,违法获批宅基地。
    
    事实上,这些公安的户口依然在城区;其如何获地至今为谜。
    
    石家庄市区向西8公里,太行山脉的双龙山下,新修的横贯该市东西的槐安路直达这里,绕山而行的山前大道竣工不久。
    
    1月11日,冬季的双龙山一片静寂。山脚,一片粉、黄相间的独栋别墅群,十分醒目。
    
    别墅已建好15栋,主体工程均已完工,绿化和庭院还没修完,裸露着新土。这片别墅的主人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锁山、原处长谢明欣、民警韩建永等多名民警及其亲友36人。当地群众将这片别墅称为“公安别墅”。
    
    别墅分三层,每栋500?左右,配有车库。
    
    别墅位于石家庄市下属的鹿泉市上庄镇辛庄村,土地按照农民宅基地获批。
    石家庄多名民警农村圈地 建豪华“公安别墅”
    
    1月11日,计划建设18栋的“公安别墅”,已建成15栋。李增勇 摄
    石家庄多名民警农村圈地 建豪华“公安别墅”
    
    鹿泉市公安局上庄公安分局开出的白条“非转农”证明。
    
    
    村里全票通过卖地
    
    时任公安局处级干部的谢某和一干警到辛庄提出买地,并承诺给村里建一纯净水厂
    
    “公安别墅”始建于3年前。
    
    2004年底,铲车和挖掘机开进了小村,铲掉了种植了10余年的果树,沟壑被填平。
    
    别墅开工后,鹿泉人董晶的果园通往山下的道路被挖断,别墅工地南北横在山前,刚好堵了果园的出路。
    
    董晶投诉到辛庄村,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张金海主持调解,经过协商董晶同意让出道路,自己在别墅北侧再另开一条道路下山。双方暂时和解。
    
    “他们是石家庄公安局领导。”通过张金海的口,董晶知道了别墅修建者的身份。
    
    张金海所称的公安局领导,是指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郭锁山及其妻子谢明欣,谢时任石家庄市公安局处长。
    
    2003年初,谢与公安局另一民警韩建永找到村里,说看中了村里的环境,想弄点地,盖房子养老。两人承诺将来会在村里盖一个矿泉水厂,给村里提供就业机会。张金海随即带两人找到村委会主任薛兰合。
    
    “这是为村里招商引资。”薛兰合称,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才答应了谢明欣的买地要求。随后,张金海主持召开的村党员和村民代表会,全票通过了卖地方案。
    
    “特意便宜了一些。”薛兰合称,为了能促使工厂落户辛庄村,原来都是卖2万的地,村里决定以1.5万给谢明欣。
    
     随后,谢明欣选了槐安路西头的一块地,背靠双龙山景区,可以俯瞰石家庄市区,地处新建的槐安路西端,山前大道旁。
    
    双方签订了卖地协议,约定由谢明欣自己去办理相关用地手续,村里全力协助。
    
    “荣誉村民”申请宅基地
    
    据鹿泉市国土局证实,36人按“荣誉村民”身份获批宅基地,每人为一户,共获批11亩,而实际占地20.4亩
    
    辛庄村原村支书张金海介绍,为了能顺利拿到手续,双方商定以村民的身份到国土局办理宅基地审批。
    
    1月11日,石家庄鹿泉市国土资源局监察科张荣文科长证实,谢明欣等36人是根据“荣誉村民”的身份获批的手续。“手续齐全,获批的宅基地是合法的。”
    
    辛庄村主任薛兰合表示,“荣誉村民”的身份是经村里研究决定授予的。
    
    36人中,除郭锁山夫妇及其儿孙8人外,还有谢明欣的兄、弟、妹三夫妇及4个侄女和两个侄子夫妇等18人。此外还有韩建永等多名民警及其亲友等10人。
    
    其中,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6岁。
    
    据了解,这些荣誉村民中,石家庄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锁山已退休,其妻子,市公安局原处长谢明欣去年去世。郭锁山的两个儿子郭兴武和郭兴华,以及韩建永、马勇是在职民警。其他的均为他们的亲友。
    
    按照协议,辛庄村向鹿泉市国土局提供买宅基地以及授予36人荣誉村民的会议记录,并且在36份宅基地申请审批书上加盖村委会的公章和村委会主任薛兰合的私章。
    
    “我们跟镇里请示过。”薛兰合说,没有镇政府的同意,村里是不敢擅自做主的。
    
    2003年5月31日,这些宅基地申请审批书在村里盖了章。6月2日,即被盖上上庄镇政府的大印和镇长张俊杰的私章。同一天,鹿泉市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土地管理中心的大印也盖了上去,所长董赛军签上了大名。
    
    “一家人分为几个户审批。”由果园老板董晶提供的36户关系显示,夫、妻、子、女均分别各自设立户口,家庭成员一栏则填上其他亲属。
    
    上庄镇政府提供的36户宅基地审批表显示,每户仅有1-2人,大多为父子、母女关系。30岁的常志峰,申请表上为“已婚”,家庭成员中仅有“父亲”“母亲”两个称谓,姓名也没有。
    
    按照河北省农村宅基地占地标准,每户村民只能占一处宅基地,人均耕地不足一千平方米的,宅基地不得超过200平方米。
    
    鹿泉市国土局批给谢明欣、韩建永等人的是当地的最高标准----―每户200平方米。
    
    2004年1月15日鹿泉市国土资源局批准了这36份宅基地申请,36人通过分别设户的方式,获批共计7200?,约合11亩的宅基地。
    
    但据张金海透露,“公安别墅”实际占地20.4亩,村里共得到30余万的卖地收入。
    
    白条证明 “非转农”
    
    鹿泉市公安局上庄公安分局证实,36人于2005年8月将户口迁入辛庄村。这个时间比宅基地获批时间晚了近2年
    
    根据河北省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申请宅基地的个人必须是村民,除填写宅基地申请表外,还要提供身份证以及户口本复印件。
    
    “他们提供了全套的资料。”鹿泉市国土局监察科张荣文科长称,谢明欣等36人将户口迁到了上庄镇辛庄村,成为该村村民。
    
    国土局认定36人为村民依赖的证据,除了村委会的会议纪要外,更关键的是上庄公安分局出具的一张白条。这份盖着上庄公安分局公章的纸条,证明“谢明欣、梁志彬等18户于2005年8月经户政部门批准,迁入我辖区辛庄村。”
    
     鹿泉市公安局上庄公安分局局长孙庆军解释,按照石家庄市的户籍管理制度,只要有房产就可以办理落户。2005年10月,他们根据谢明欣等人提供的宅基地证出具的户口证明。
    
    但国土局批宅基地的时间为2004年1月15日,比36人获得“非转农”户口早一年零十个月。对此,张荣文表示不知情。
    
    “白条是后来开的。”孙庆军称,证明36人落户在辛庄村的白条,是在纪委介入以后开出的,并非为了办理宅基地。
    
    根据户籍网的查询结果,目前36人中无一人的户口在辛庄村。该村村主任薛兰合也证实“他们只是荣誉村民”。
    
    “他们肯定迁过来了。”上庄镇公安分局局长孙庆军肯定地说,“只不过又陆续迁走了。”
    
    1月11日,石家庄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刘占峰表示,说公安局纪委参与了调查,所有的情况都汇集到了石家庄市纪委。石家庄市纪委全面介入该事件调查,并且做出了调查结论,该事件由石家庄市纪委统一对外发布。
    
    “纪委根本没有介入调查。”石家庄市纪委分管案件侦查的副书记王增飞确切地表示,市公安局向市政府汇报此事时,也是称纪委已介入了调查,市政府领导还向他询问此事。随后经他了解,纪委根本没有调查此事,至于公安局为何这样对外宣称,他们也不知道内情。
    
    “非转农”意在“谋地”
    
    “到农村买地建房很普遍。”上庄镇政府调解中心主任曹奕称,但真正把户口迁回农村的却很少
    
    2002年8月1日,石家庄市率先在省会城市拉开户籍制度改革,取消了城乡分置的户籍制度,取消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
    
    根据这项改革,取消“农转非”计划指标管理和“农转非”户口审批,放开了农民进城的限制。只要在城里工作满两年或购置商品房,有稳定收入即可进城。并可根据本人意愿,保留其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在城市无法生存后,还可将本人户口迁回农村。
    
    该项改革主要针对 “农转非”,而对于市民进村即“非转农”则没有明确。
    
    2002年8月22,石家庄市公安局户政处处长钱爱梅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随着政策放开和城市户口附加利益的减少,城市户口不再炙手可热。石家庄市有些市民,根据生活需要办理了“非转农”手续。
    
    钱爱梅表示,与部分村民无法适应城市生活,为生计考虑而回迁农村不同的是,部分市民则为“谋地”而谋农村户口。但石家庄市的户籍改革对此并未详细规定。
    
    “到农村买地建房很普遍。”上庄镇政府调解中心主任曹奕称,但真正把户口迁回农村的却很少。
    
    鹿泉市建设局局长武兰章称,36人是以“荣誉村民”的名义从国土局获批的宅基地,到底有没有迁户口不是很清楚。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曹奕对“荣誉村民”的捣ǜ械狡挠写匆狻?/p>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上庄公安分局局长孙庆军称,迁移户口只需迁入地同意,即可从网上直接将户口调来,同样将户口迁回石家庄市区也不需要给他们分局打招呼,石家庄市局直接调过去就可以了,“甚至调没调我们都不知道。”
    
     虽然石家庄的户籍改革并没明确“非转农”的细则,但想落户农村也并非如孙庆军所称的“想来就来”那么简单。
    
    “以具有合法固定住所、稳定职业或稳定生活来源为基本落户条件。”按照石家庄市户口迁移办理规定,“合法固定”成为限制市民“非转农”难以逾越的门槛,因为农村的合法住所,是宅基地,城市居民若没有直系亲属在农村,就不可能获得。
    
    “来去自由”也仅限于保留有宅基地或承包地的原村民,迁到城市后,还可以迁回来。
    
    照此规定上述民警无法将户口迁到该村。
    
    “有关系就好办。”曹奕称,普通市民想落户农村基本不可能实现。
    
    非法购地的捷径
    
    除了将户口迁到农村,要获得宅基地只能是非法购买。辛庄村还有两个项目是采用“先租后卖”形式
    
    想获得农村户口,村委会是必须迈过的第一关。
    
    根据规定,符合条件的新户口迁入村,仍需召开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2/3以上同意方可办理。进村的村民可申请宅基地,还可分到耕地。
    
    合法的办理落户,程序繁琐而复杂。除了将户口迁到农村,要获得宅基地只能通过非法渠道直接购买的捷径。
    
    “几乎卖完了。”辛庄村支部书记张金海称,该村人口千余,是人均年纯收入两千多元的贫困村。村里没有任何集体收入,村里靠“卖地”支撑各项工作运转。
    
    据张金海透露,除“公安别墅”是直接卖地外,其余几个项目则是采用“先租后卖”的形式。
    
    村委会主任薛兰合也证实,“公安别墅”北侧的双龙山公园是租用村里的土地,村委会和开发商共同开发景区,景区收益村委会与开发商四六分成。双方还约定,只要开发商能办理土地使用证,村里将无条件配合,开发商拿来建什么村里不干涉,这片地以2万元每亩出租。
    
    “他们没关系被叫停了。”薛兰合说,双龙山公园本计划也修建别墅卖,但后来被鹿泉市国土局叫停。
    
    除双龙山公园外,名人山庄则是另外一个被叫停的别墅项目,名人山庄计划修建别墅出售给文人墨客,打造成类似北京“画家村”一样的文人聚集区,也因手续受阻而终止。
    
    薛兰合将两个项目的失败归结为“缺乏上层关系”。
    
    “公安别墅”南侧的龙泉度假山庄已经完工,知情人称,该项目则是以修建公益项目“敬老院”的名义获得批地,而目前也建成独栋别墅进行销售。
    
    2006年,石家庄市进行西部山前区规划,打造石家庄市的西部花园,建成高档住宅区。项目规划范围东起南水北调线,南以金河为界,西以山脊为界,北至中山路西延线,总面积约为60平方公里。
    
    鹿泉市的上庄镇刚好处于这个区域的核心。随着槐安路、山前大道的通车,此处房价急涨,由2005年的每平方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还有继续看涨趋势。
    
    “公安别墅”被叫停
    
    辛庄所在的区域将重新规划,规划出来之前,控制区内的所有项目都必须停工,“公安别墅”项目也被停工
    
     “公安别墅”暴露在公众视野下和旁边果园的老板董晶有关。
    
    董晶,是当地一家房地产企业的老总,同时拥有酒店、洗寓建筑等多项产业。在辛庄村承包有果园,另种有6万多棵冬青树,“公安别墅”将他进出果园的两条道路挖毁。
    
    为此董晶上报镇政府并报警,两者矛盾由此展开。
    
    “我们调解不了。”原村支书张金海称,两边都有钱有势,没人听他的。
    
    “调解不了,没人听。”张庄镇调解中心主任曹奕称,这个纠纷让他伤透了脑筋。
    
    在村、镇无法获得解决,董晶开始将申诉材料送至鹿泉市,石家庄市,甚至河北省有关部门。
    
    “勾结黑恶势力,强抢土地、强拆民房;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建豪宅;非法迁户口。”董晶进行实名举报,陈述了他认为“公安别墅”违规的理由。
    
    在董晶的反复投诉下,石家庄市公安局纪委委托鹿泉市公安局纪委调查。
    
    鹿泉市公安局为此召集双方进行协商,没有达成调解。随后鹿泉市国土局、城建局、公安局和镇政府的领导出面做过协调,双方仍不作退让。
    
    鹿泉市国土局最终认定别墅合法后,董晶对此不服,继续向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等部门反映。
    
    2007年1月,“公安别墅”主体工程完工时,项目还是被叫停了。
    
    “下达口头通知要求别墅停工。”鹿泉市国土局监察科张科长对此解释,叫停别墅是因为石家庄规划调整。
    
    石家庄市政府收回山前区域的用地审批权,并为此下达了通知,要求所有在建项目不管违法不违法,在规划出来之前,控制区内的所有项目都必须停工。如果规划用不上,有手续还能继续建,如果规划需要,即使合法也只能拆掉,而到目前为止,正式规划尚未出台。
    
    “1年多了,不拆不建,没有任何消息。”董晶说,至今他也没有见到任何部门认定公安局别墅违法。
    
    2008年1月9日,新华社全文转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有关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法律和政策的通知》,重申农村住宅用地只能分配给本村村民,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农民住宅或“小产权房”。
    
    这些“公安别墅”的命运也由此变得更不可确定。
    
    “承诺修建的矿泉水厂还没修。”薛兰合称,建厂的承诺成了当时获得宅基地的空头支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恩宠收大量举报 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涉上海圈地黑幕
  • 澳洲华人首富瞄准西南圈地 在重庆建“中关村”
  • 顺德农民圈地维权进展:官报称已经“处置”
  • 中国学者批地方政府再掀圈地运动
  • 佛山顺德农民圈地维权火热化:一个村土地涉及10亿(图)
  • 河北省泊头市村民阻圈地遭抓捕/民生观察
  • 湖北应城村民阻圈地 点燃煤气罐/刘飞跃(图)
  • 山西寿阳违法圈地,半月村民挨打-500位失地农民的呼声
  • 公民监政:县乡违法圈地,村民诉求挨打 
  • 律师称电信网通"南北协议"是"新圈地运动"
  • 上海地铁站圈地,迫迁台商不满黑箱作业
  • 杭州“西溪湿地”圈地记(二)/吕耿松(图)
  • 江永县政府非法圈地搞房地产开发实地调查报告(一)(图)
  • 江永县政府非法圈地搞房地产开发实地调查报告(一)更多图片(图)
  • 调查湖南永州江永县非法圈地,张子霖被当地公安重重包围
  • 中越边境的圈地及污染/张耀杰
  • 圈地圈海:请有识之士救救我们灵昆老百姓吧!!
  • 遏止地方圈地运动 胡温出重拳削诸侯财权
  • 贾庆林家庭圈地遭非议
  •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牛刀:大肆圈地的开发商可能面临重拳
  • “圈钱”“圈地”在进一步吹大两大资产价格的泡沫/易宪容
  • 官方圈地与民争利民怨难伸
  • 牧鸽:新圈地运动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