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压制公民正当上访 三门峡移民代表屡遭制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侯焕成
     ——哭诉为维护移民权益而惨遭5次入狱的冤案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新闻界领导和记者们:
    
    我叫侯焕成,生于1949年11月17日,初中文化,系陕西省大荔县平民乡严通村八组的返库移民。我于1970年在西藏当兵,1975年退伍还乡,1987年返迁库区安置定居。
    
    在上世纪中期的“大跃进”年间,我们为了支持新中国的第一座大型水利工程——三门峡水库,同时也为了使黄河下游几省亿万人民的生产生活及生命财产免受水害之苦,而响应国家“迁一家保万家”、“一人迁万人安”的伟大号召,不向国家提出任何条件,背井离乡,离开了我们世代生息繁衍的热土,被政府远迁到宁夏、陕西渭北等不毛之地。
    
    在安置区,我们移民受尽了人间不可忍受的磨难,劳动日值仅有八分钱,不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寄人篱下几十年,用作家冷梦的话来讲血泪斑斑;用政府官员的话来说是部分移民倾家荡产、栖身无所;用中央调查组组长、国务院秘书长助理孙岳的话来讲是“国家确实没有把移民安置好,政府对不起你们(移民)”。
    
    三门峡水库改变了运转方式之后,预计中的水泊泽国就是土地,所以我们移民产生了返乡观念,纷纷要求返库生活。历史发展到1985年,我们的党完全有能力解决历史形成的这一不寻常的往事。批准了15万人次移民返回库区,并下拨耕地30万亩。谁知,返回库区移民悲剧又拉开了一幕。实际上返回库区的移民只有73000人(因地方政府压缩返库人数制定三自方针),非移民就有7000人,地方政府只给移民1亩8分地,而这些土地不是耕地,多数是沙滩地、盐碱地、积水地、河崩地、可耕地仅占30%,还剩余15万亩为预留土地。十年之久的实践运作,移民的土地有种无收,生活艰难困苦无法维持,给移民成为一个特大的贫困群体。移民至今不能脱贫的根源是大荔县人民政府,大荔县移民局造成的。
    
    1、中央办公厅(1985)29号文件明确规定,移民预留土地要公开公正公平承包给移民耕种,严禁非移民承包,严禁干部承包,杜绝干部转手倒包,可是这预留土地大荔县就有八万余亩,一直被县、乡政府的干部霸占于己,转手倒包,从中谋利。
    
    2、大荔县移民办公室,荔移发(1985)012号文件已承认,给移民接收回来的土地是烂地。同时文件还说,在交接土地过程中我们认为部队所交上述地块不符合中办(1985)29号文件要妥善安置移民的要求。
    
    3、移民局将预留土地订价40—60元/亩,县乡干部将土地包到手之后,又倒包为 400—450元/亩,最低时也有300—350元/亩,地价高,物价高,投资下来每亩地要700—800元/亩。2006年80%的承包户亏本,移民承受不了这一人为的侵害。
    
    4、国家发放1个亿安居工程款,用于扶持移民建房。渭南市移民18000余户,均户5000元还节余1000多万元,在实际发放的过程中,却每个村300余户只有几十户,但有的户使用这个款达到两三份,贫困户用不上,干部使用几份,不是移民的干部竟然使用高达20份(相当于10万余元),移民要修建房屋、婚丧嫁娶、日常开支,仅仅有这1亩8分地是远远不够的,难以脱贫。
    
    5、国家给移民的扶持款,移民很少见到。20年来人均见到的不足千元。以平民乡严通村例,国家下拨给7万元资金,扶持村民,村帐面上竟然没有出现这笔资金,也没有见到搞的实体,干部贪为已有。
    
    列举几起土地方面的违纪事例:
    
    1、2005年,原大荔县赵渡乡乡长陈祝孝将赵渡乡9号预留土地上报2000亩,经移民代表上访,市政府责令大荔县移民局清查丈量预留土地。县局10名干部职工、移民代表经丈量,实际面积为7000亩,其中漏掉土地5000亩。在2006年9月25日,赵渡乡的移民代表又对9号预留土地进行了认真丈量,而实际面积高达8264亩,竟然漏掉了6000余亩。其中有:陈乡长200亩,移民局张立朝副局长1000亩,朱连生股长几百亩,刘书记50亩等。各级政府在发包库区土地中优亲厚友,不少政府干部都是包的少,种的多,多数干部根本不出地款,他们将这些土地加价发包,转手倒包,假名承包,非法牟取暴利,猎取国家资财,坑害移民群众,从而严重损害了国家和移民的利益。对这些问题,我们长期上访,却得不到任何查处。
    
    2、平民乡3号2600亩,倒包给渭南生态公司,亩价110元,10多年合同,该公司以栽枣树为名,倒包给当地群众,从中牟取暴利。移民村干部反映给乡、县、市移民局,竟是无人过问此事,险些酿成大患。
    
    3、东靶线以东的新滩地1万余亩,省政办发(1986)44号文件明确规定:“东靶线以东的新滩地,也全部包给渭南地区行署安置返库移民”。可是,大荔县人民政府给县河道管理站出以土地证,归河道管理站所有,长期霸占。
    
    大荔县河道管理站编委(1988)014号文件,名为黄河抢险护滩工程管理站,编制15人,领导2名,行政管理人员3名,工人10名,任务是贯彻落实河道工程,负责工程养护维修,为保护滩地做好防汛工作。
    
    1988年,防汛工作会议记要,第三条规定参加接管与安置领导,公安局局长贾明周,移民办领导董如合决定,新滩地归移民所有与耕种。
    
    河道管理站私自编制人员180人,人均40亩之多。请问:
    
    1、大荔县政府有什么权利将国家安置移民的土地送给河道管理站?
    
    2、国家干部、职工有哪个文件规定允许经营土地,与移民争地?
    
    3、移民土地合法使用权被剥夺是否有人管?
    
    20年来,大荔县置苍生的磨难于不顾,我看到这种情景,目睹移民的合法权益被剥夺,这自愿为移民站出来服务,付出我的精力和人身代价。八年来,花费我私有资金4万余元。我没有从移民收过分文,目的是维护移民的合法权益,国家对移民的安置和扶持以及土地,我们应该得到我们得到,对于那些不应该得到而得到的,我们尊重国家政策按法律法规执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应该得到没有得到,页不就得到的他们确实是得到了,严重侵犯了移民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的种种事例,我们移民代表八年来赴京上访六次,赴省、地、县上访无数次,但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们的上访材料六项请求中每一条就是人均补偿1.5万元,这项国家兑现1.2万元,我们移民也就满足了。我们三门峡库区渭南市11个县市60万移民感谢党,感谢国家。
    
    2005年10月23日,大荔县六乡镇5万移民群众,忍受不了贫困的折磨,再次要求代表赴京请示国家有关领导人,扶持移民脱贫致富,并要求对国家文件精神有个敌情权,自发组织了数百人,在平民村十字,并由几个群众来到我家,用车将我带到现场。我在未宣传之前,曾向公安机关口头请示过三次,并得到了同意。最后一次由派出所周继文指导亲自来到现场,告诉我,“老侯,宣传完之后让群众回去行不行、我说可以,没有问题(有数十人证明)。
    
    周继文指导并将七份文件一一记录,有中发(1985)29号文件、陕政办发(1986)44号文件、渭政办发(2005)97号文件、渭政办发(2005)23号文件、渭市纪发(2005)13号文件、荔移办发(1985)012号文件、渭政办发(1999)51号文件。七套文件精神都是对移民安置、补助、扶持、土地的合法权益的解释。严禁干部胡作非为,坑害移民,变相侵占移民利益,与民争地,套取国家资金。
    
    文件的宣传刺痛了大荔县各级腐败官员,断了他们的财路。当天宣传时,在场干部有:主官移民的马荣界县长、信访局赵苏芹局长、移民局武建民局长、平民乡李乡长、党委书记张和,防暴车一辆、干警20名,并有大荔县电视台当场拍下录像有据可查。我们没有任何违反政策、法律法规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当晚零时,我正在睡觉,有几个小青年叫我家的门,强行将我转移到外村,并说公安局要抓我,我不信。问他们怎么知道的?他们说在朝邑喝酒时看见公安局车辆在查人、集合,并说要到平民乡来,估计是抓我。他们酒也没喝成,将我叫走,并组织了30多名年轻人保护我。我真的想不到,1点多钟,公安局闯进我家,未出示任何证明,将我家翻箱倒柜全搜了一遍。当时家里只有我老婆和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孙子。大荔县公安局这种形象,我没见过日本鬼子进中国是个啥样,但在电视上看到过,也没什么两样,社会主义新中国,象这样的公安机关,有损我党的光辉形象。
    
    在外村住了2天,25日晚我住在大荔县一家旅社,准备第二天去渭南市政府。第二天早8时,我正和岳市长通电话,就被大荔县抓走了。在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就将我送到富平县劳教所一年劳教,罪名先是扰乱社会秩序,后定为非法集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和自由。我是向移民宣传党和国家的文件,又经过了公安机关的三次同意,我虽没有写出书面申请,但当时公安机关执法干部并未要求我写。我一没有堵塞交通,二没拦截公务车辆,三没有冲击人民政府,四没有造成任何治安案件。给我定的罪名是非法集会,我没有通知任何一个人,也没有决定时间地点,不经调查就给我安这样的一个罪名,我不法犯哪条?
    
    2007年3月我因移民土地的问题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县公安局从北京接回后,在一家招待所监视居住20天因涉嫌诈骗罪被关进县看守所7个多月,至今案情仍在调查之中。
    
    2005年受赵渡乡富民村村民窦金山之托,为提前动工该村的主巷道及进村路的硬化工程花费了近四个月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得到的是“诈骗罪”的结果,判处有期徒刑3年。
    
    八年来,我回忆过我的所作所为,我是一名毛泽东时代的军人,为广大移民服务,维护广大移民的合法权益,遵纪守法不谋私利。我认为我对得起党,对得起广大移民群众,唯独我对不起的是我的老婆和我的儿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不错,我对不起腐败分子,因为我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恨不得将打入十八层地狱。
    
    反腐倡廉乃中外合法与正义之举,在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更应力反腐败,严惩贪官。大荔县部分腐败干部,侵占移民利益,坑害移民群众,霸占移民土地,败坏我党的光辉形象,为什么没人管?移民代表多次上访、举报和反映,为什么腐败分子至今逍遥法外,反而对正义的群众和代表采取种种的高压政策,进行打击、报复、压制、拘留和劳教,甚至判刑。大荔县的天太黑暗,我相信世外有青天。
    
    尊敬的新闻界领导和记者们,你们是党和国家的喉舌,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历来敢于抨击邪恶,揭露腐败。为了促使三门峡库区贫穷移民解决温饱,脱贫致富,请你们为移民伸张正义,我们陕西渭南11个县市的60万移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陕西省大荔县移民代表:侯焕成 敬上
    
    (侯焕成现被公安局关押,此材料由其儿子侯建斌提供,电话13772723881)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四)
  • 三门峡移民的回归土地之路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三)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二)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一)
  • 陕西华阴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被释放
  • 三门峡水库返库移民的血泪史
  • 三门峡水库移民代表急需律师援助
  • 三门峡失地农民向外界求援
  •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代表最新情况
  • 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收回土地所有权事件最新动态
  • 三门峡库区农民自发进行土地调查遭非法拘留
  • 三门峡库区约7万农民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被政府暴力阻拦不许扫墓
  • 陕西三门峡库区30万移民哭诉政府暴力行径
  • 河南三门峡黄河湿地发现大批白天鹅尸体
  • 三门峡水库存废之争:陕豫的利益博弈
  • 三门峡之痛 (图)
  • 三门峡水库之争(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