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退休教师陈寿田揭北京上访人员悲惨境况 呼吁特赦政治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报道:中国上访各种背景的人都有,似乎陈寿田这样的人不太可能,因为他是退休教师、中国最早的私人企业家,应该算上最早致富的阶层。陈先生1983年就由中央特批开办工厂,但后面厄运连连:企业被围堵、儿子关精神病院注射后“死亡”,之后发现器官被摘。瘫痪的妻子被武汉公安强行关精神病院,按陈先生自己的说法,一个连行动能力都没有的病人,不要说没有精神病,就是有,也不对社会造成伤害,公安凭什么强行关押?武汉公安明确说,关精神病就是为了阻止陈先生上访。
    
     作为多年的老上访者,陈先生目睹了北京访民的惨状,北京维权人士H将陈先生的信转发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上访村的冤民生活怎样》

    有人向我问到这个问题,我用三个字进行回答,惨!惨!惨!一间使用面积8至10㎡,两米来高的小房,分上下两层铺,上层睡8人,下层睡8人,上到铺上就只能坐和睡,不能站起来,这么小的一间房,又这么矮,住16个人,门口是一个煤炉,供烤火和煮吃的,上访的冤民把在餐馆里拣来的剩饭剩菜,在炉子上煮热吃,冬天炉子在屋里,夏天炉子在屋外,走道只有壹米宽。走到门口,就会一鼓臭气扑鼻而来,这不是我虚构的,2004年我就在上访村和这些冤民睡在一起,体验过四个月的生活,但住宿费很低,每天24小时每人只收叁到伍元,我还当过二道房东,从房主那里把房子租过来,再给上访冤民住,不过我没有上下铺,人可站在床上穿衣服,一间房只住3至5人,每人1天24小时只交叁元,北京一个80多岁的假和尚收钱不交我,而买酒肉吃了,还要赶我走,后来我回武汉半个月,房屋无人管,代收钱的孝感老乡,愿交就交,因上访冤民与房主发生矛盾,违章搭盖的房屋被丰台区域管拆了,我才离开了上访村,离开了我的穷朋友。
    上访村生活的冤民惨!惨!惨!比猪狗不如,如同鸡笼里的鸡,但他们还不算最惨,真正最惨!最惨!最惨的冤民要算露宿在外的冤民,他们连叁元钱的房费都拿不出来,在零下十多度,在冰天雪地的腊月,还得睡在屋外,这些冤民并没有精神病,并不是不知冷热,他们也会为自己改善生活环境,从垃圾堆里拣塑料布搭盖棚子,把拣来的海绵缝成垫被,但公安和城管对这些冤民进行《执法》,说:《影响北京市的市容》,一个星期内拆几次,把搭盖棚子的材料没收,把冤民垫着睡的海绵没收,统统丢上拖垃圾的汽车里拖走,这些执法人完全失去了人性。我站在旁边,满腔怒火,但不能表露,心口在滴血,难道这些执法人中就没有和我一样的人吗?我想一定有,我相信执法人中大多数都和我一样,内心在滴血,但这是上级的命令,不执法不行,就像当兵的明明知道他枪口对准是无辜的好人,上级要他开枪,军人服从命令,还得开枪,公安和城管的执法人为了保住工作,只能这样执行命令。
    更使我难受的是06年的一天,我从永定门火车站向幸福里方向走去,在拐弯处,我看到一个60多岁的老头在垃圾里拣一片白茶叶,塞进嘴里,狼吞虎咽,像几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难受才会这样,在冤民中是没有卫生可讲的,我不由自主的上前拉他的手,说:“我去买包子你吃。”他不相信我,要摆我拉他的那只手,但他饿得没有力气了,我把他拉到了餐馆,给他买了一碗小米粥加三个肉包子,他不愿多说,只告诉我,他是内蒙人,已两天没吃东西了,他说:“你真好,我谢谢你!”仅两元人民币买来了一个谢谢,我真感惭愧,后来我再也没见到这位内蒙的老头了,是回家了,还是被饿死了,不得而知。还有一次,永定门火车站的东边,有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和内蒙的老头一样,在垃圾堆里拣白菜叶吃,他发现我在看他,没等我来得及过去,他就跑了,大概他觉得自己落到此地步,感到很害羞。在垃圾里拣东西吃的不是一个两个,冤民中有大多数冤民看到垃圾堆里比较好的菜,都拣着,但洗也不洗,煮也不煮,就直接放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只碰过到这两个,也许还有,只是没被我碰到,尤其是那个年轻人,不仅我看到了,还有人看到了,他不愿让我写出来,我尊重他的意见,就不写。
    朱家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不假,80年的雪天,在北京站有一个老头要进地铁去避寒,公安不准他进,当晚就冻死了。我是上访冤民中的姣姣者,有工资吃得饱,穿的暖,不受冻饿,但我的心确与这些挨冻挨饿的心连在一起,多么想安得广厦千万间,让世上寒士尽欢颜,但我是一个上访的冤民,家里两仟多万元的财产已被地方政府抢劫和破坏光,大儿子陈永东被逼疯了,大儿媳96年底已离家出走了,2004年5月29日,大儿子陈永东没犯任何法而被活活杀着卖器官,我的家已是财光家破人亡,我还有什么能力来救这千千万万的冤民,但我想到春节小餐馆都关了门,大宾馆饭店,上访的冤民进不去,是无家可归靠乞讨生存的人断食的时候,我决定年前买好蛋糕和花生,06年正月初一去发给这些饥寒交迫的冤民吃,我在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的外面—幸福里,发放蛋糕和花生的时候,有人从头到尾录了相,把破烂的房屋,露宿街头,衣衫褴褛饿得荒,生怕自己领不到,进行拥挤的冤民,把我挤倒拉起来的场面都摄影进去了,被国外爆光,这就又给我家添麻烦了,因我犯事自己逃脱,妻子王春贞受牵连,她已被地方政府和公安关在精神病院壹年半了,还不知何年何月获得自由,会不会被弄成精神病,会不会跟我大儿子一样被活活杀着卖器官,难以判断。原来南韩有一个教会每星期天都用人力三轮车,没有马达,对环境无污染,靠人脚踩和人推着到处找露宿的冤民,把面条馒头发给冤民,过节还把鸡蛋、盐蛋发给冤民,自06年春节后,我们公安和城管不准他们发了。听说07年12月有1个北京市叫胡佳的,买军大衣发给冤民,胡佳被抓。我想不通,中国古代的法律,没有听说救助冤民是犯罪,现在中国的法律也没有救助冤民是犯罪的条款,也没听说国外有。地方政府制造冤案不解决,做好事救济冤民确成了犯罪,那些偷抢杀人放火投毒的真正罪犯得到保护,这不是对国家法律的嘲笑吗?中国自古以来,杀人偿命,伤人判罪,欠债还钱,然道解放了,现在改革把这也改了吗?然道变成了不准学雷锋了吗?我想那自己不做善事,也不准别人做善事的人,此人一定是恶人,否则无法解释,我现在才感到我太渺小了,太无能了,面对这一切,只有心口滴血,求中央拨款北京,用如救助冤民。胡总书记、温总理、吴委员长,每个上方冤民都有一颗赤胆忠心,他们都认为地方上的坏官干的伤天害理的事你们不知道,这是他们冻死、饿死在北京,也不离开北京的原因,他们认为一朝遇上了现代的包公,遇上你们政治局常委,自己的问题就解决,现在又到08年年关了,我再不敢去给冤民发东西了,中国的民间组织和韩国的教会也不敢给冤民发东西了,冤民对政府的《接访》恨!恨!恨!要说接这些露宿街头的冤民去什么地方过春节,他们都怕上当受骗,地方上搞《接访》,好话说尽,坏事干绝,我求胡总书记、温总理、吴委员长派人对露宿街头的人进行登记,就地进行救助,发给他们实物,比用其他方法好一万倍。
    
    武汉市汉阳区自力新村44号1楼1号退休教师上访冤民陈寿田08年元月6日
    
《我向胡总书记建议特赦一切政治犯》

    历史上明君都不是以杀人关人多出名,而是以关心人民疾苦,体贴人民,迎得人民拥护和爱戴,当国家强盛社会稳定时,进行大赦和特赦,这是国家富强的象征。
    历史上有皇帝大赦的,解放了,毛主席对战犯也进行大赦,现在我们国家无比强大,军事上在前三名之列,在经济上美元储备已超壹万肆仟多亿美元,共产党光荣伟大正确,人民从心里拥护,几个不拿武器,仅仅写写文章,发发议论的人放出来,翻不了大浪,相反体现出准许不同政见的存在,体现出社会的和谐。
    为了庆贺胡总书记的再次当选,为了庆贺08年在北京开奥运,也体现中国人权的改善,我建议胡总书记对犯人进行一次大赦加特赦,不仅特赦一切政治犯,对那些犯轻罪和确实改造好的刑事犯都进行一次大赦特赦,我必须声明的,我不是建议释放所有犯人,对那些该杀该判的现行杀人放火的刑事犯,我不仅不建议放他们,相反建议严惩,依法判他们死刑。我建议修改刑法,把抢夺妇女项练,把颈子拉得血流,把抢夺妇女耳环,把耳朵拉破,血淋淋,对这种犯罪应按抢劫定罪,否则社会秩序就更会变坏。
    
    
     武汉市退休教师陈寿田08年元月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我申请将《接访》载入吉尼斯/退休教师陈寿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