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海内外呼声:兑现奥运承诺,立即释放胡佳/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6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1,05)
    
    * 警方以“案涉国家秘密”为由不准律师会见胡佳 *
    
     12月27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1月2日下午,胡佳委托的代理律师李劲松、李方平正式递交要求会见胡佳的申请。
     1月4日下午,李劲松律师得到有关方面的答复,不批准律师会见。
     李劲松律师陈述详情:“今天得到的回复是――下午两点三十九分我接到警方一个电话通知,说他们已经决定不批准律师会见。我们约好四点半到五点之前我过去,取他们的书面决定。
     书面决定的内容是:‘北京市公安局不准予会见涉密案件在押犯罪嫌疑人决定书 京公预审字2008 001号 申请人李劲松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今胡嘉(胡佳的户口用名)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涉及国家秘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不批准申请人李劲松会见犯罪嫌疑人胡嘉。”
    
    * 律师拟三日内提出复议 *
    
     问:“得到这样一个回复,下一步您准备做些什么?”
     答:“下一步我会按照规定在三天之内对这个决定提出一个复议,要求他们明确,到底是这个案子的案情和案件性质涉及国家秘密,还是他们的侦查过程需要保密。”
    
    * 胡佳夫妇简介 *
    
    维权人士胡佳夫妇多年从事环保及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
    胡佳今年三十四岁,他的太太曾金燕今年24岁。
    胡佳先生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捕和软禁。胡佳夫妇最近一次被软禁在家中,是从去年5月18日开始的。现在他们的女儿出生才一个多月。
     胡佳和曾金燕上个月5日获得“无国界记者-法兰西基金会”在巴黎颁发的2007年度“新闻自由特别奖”。
     曾金燕入选去年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
    
    * 当局不允许胡佳母亲接受采访 *
    
     胡佳先生被警方带走后第二天,他的母亲看到胡佳门前有二、三十名警察,经过把守警察盘查、被收走随身物品后,进入胡佳家中,看到室内有两女四男六名警察,警察出示了对胡佳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当天晚上,北京市国保总队的人又去胡佳母亲家,一再重申不允许她接受任何采访,透露任何消息。
     胡佳的母亲说:“这个事情已经都全部封锁了。”
    
    * 曾金燕:胡佳的身体非常令人担忧 *
    
     受胡佳委托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劲松律师说:“他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关押的地点在北京市看守所,在朝阳区豆各庄。(《刑事拘留通知书》)落款是北京市公安局。”
    
     1月2日,被数十名警察围困的曾金燕表示,希望全力推动律师和家人尽快去见胡佳,因为胡佳的身体非常令人担忧。胡佳2006年失踪,后证实被警方关押,四十一天后获释,医生诊断他患有肝硬化。胡佳现在不但必须每天按时服药,而且身体需要特别的照顾。
    
    * 李劲松律师:会见曾金燕时间不得不一再调整 *
    
     李劲松律师申请会见胡佳,得到警方回复不予批准后说,他要到胡佳家中回见胡佳太太曾金燕的计划也不得不一再调整。
     他说:“一开始接办这个案子的时候,我作为辩护律师,有义务去找金燕见一次面,一方面是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再一个,作为朋友,对她现在做一定的劝导,希望她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有利于照顾自己的小孩。
     当时因为计划去会见胡佳,我就把见曾金燕时间作了个调整,干脆就等见完胡佳后,如果两天之内。。。因为当时也不知道,没想到说这个案子有什么可能涉及国家秘密。因为我知道胡佳这几年其实他的行动都处于控制、限制之中,他的所有的言行基本上都是公开透明的。所以我就想,两天之内按照警方按规定安排我会见,那我见完胡佳之后再把胡佳现在在看守所的情况转告曾金燕。
     今天得到这个决定说不准予会见胡佳,我也该去见金燕,向金燕通报这个情况,同样给她作些劝导工作。
     另外一方面,我还计划下一步,因为我知道胡佳患有严重的疾病,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他的家属可以申请‘取保候审’,我作为他的辩护律师应该。。。相关的法律文书。。我有义务为下一阶段的工作作准备。
     我曾经问过胡佳的妈妈她老人家,胡佳的病情、病历资料,她那边有没有,她说没有,都在曾金燕他们家。我也有必要去见一次曾金燕。
     所以,今天上午八点我就跟胡佳的妈妈她老人家约定,不管今天能不能见到胡佳,他们两位老人原来也计划星期六去看望金燕和小孙女,我说,我也就可以跟他们一块去。
     但是,今天晚上他爸妈那边也给我介绍了一些情况,我这边考虑到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或者冲突,因为我知道她那边,有些(监控的)人是没有按照规定办事,可能会限制金燕和要去见金燕人的行动自由。这种情况下,为了保险起见,二位老人家建议,明天还是他们先去,我暂时不去。
     我也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我要去,再受到什么非法阻挠,那我会尽最大可能地维护曾金燕作为胡佳家属、也维护我作为胡佳的辩护律师应该有的权利。
     我始终最关心的还是在于胡佳现在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 曾金燕被警察阻止与外界接触 *
    
     据可靠消息来源, 元旦次日清晨大约六点五十分左右,北京警方出动几十名警察,围困日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胡佳的家门前,阻止她的太太曾金燕与外界接触
    
     胡佳和曾金燕家住北京通州区东果园BOBO自由城76号楼5单元542号。
     1月2日一早,大约十辆警车,每辆车里约有三、四名警察,据守曾金燕居住的小区。在居民区、楼道里,以及曾金燕家楼上楼下都布满了警察,她出门、开门、关门都受到骚扰。
     1月2日很多人刚刚结束元旦休假,有人去采访或探访她,警方阻止她与外界接触。
    
     上个月27日下午三点多,警方突然切断胡佳、曾金燕与外界的一切通讯联系,数名警察以特殊方式开门,悄然无声进入胡佳家中。曾金燕当时正在给女儿洗澡,洗完澡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她自己的卧房那里,才知道有人进来了,出事了。
     胡佳被带走的时候,连鞋都没让他穿上,外套也没穿。
     家中全部东西都被搜查过,收走了很多东西,他们两人的电脑,以及所有的通信器材,包括传真机、摄像机、录音机、书本、电话号码本等都被收走了。
     警方来人说叫曾金燕配合,并威胁说,如果不配合就会对孩子不利。
    
     曾金燕担心胡佳在被关押期间病情恶化。曾金燕还希望朋友们能前来她家,认为这有助于保障她和孩子以及家人(曾金燕生产前后,她的母亲住在这里照料)的人身安全,也能让她多少知道一点外面的信息。
    
     目前尽管警察重重围困,来访者和曾金燕还是尽最大努力争取一见。1月2日,有外国驻京记者前去采访曾金燕,在小区被拦截,曾金燕尽了一切努力,最后只能隔着栅栏跟他们讲几句话。
    
    * 访大赦国际东亚部陈昕女士 *
    
     连日来,国际人权组织、海内外关注中国人权人士发出呼声,关注胡佳先生的境遇和他的身体状况,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维权人士胡佳先生。
    
    大赦国际(也有称“国际特赦”)东亚部陈昕女士在香港发表谈话说:“我是国际特赦组织东亚部组织筹划(职务),对于胡佳被刑事拘留而且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够会见律师,国际特赦表示深切的关注,我们在2日发出了紧急呼吁信。”
    
    陈昕女士:胡佳被刑事拘留不是孤立事件,违反奥运承诺――
    
     大赦国际认为,胡佳被刑事拘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陈昕女士说:“我们觉得,胡佳这次的被刑拘,是一连串在奥运以前对能够和国际良好沟通的维权人士的打压的其中一部分。胡佳被警察带走之前,也有爱知行的主任万延海先生被‘谈话’了三十个小时,之前也有李和平律师被打的事情。。。
     我们觉得,这些打压不但违反了中国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向国际承诺的给予奥运的人权,举办一个有人权的奥运,而且也违反了很多国际的法律和程序,包括剥夺了一个人被关之后,及时会见律师、及时会见家人和家人得到通知的国际标准。
    我们觉得,一个国家有统一一致的声音,并不代表这个国家和谐。和谐应该是在一个国家之内容纳不同的声音。人民有表达的自由,而且对他们所受到的人权侵犯能够发出呼吁和申诉,国家有机制去纠正这些人权侵犯,才算是一个和谐而且有人权的国家。
     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能够举办一个不但只是体面的、光荣的奥运,而且无论在各方面,包括在人权方面都能够让人民感到骄傲的奥运。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杯葛中国的奥运,我们支持中国的奥运,因为那是人民希望的。
    但是我们非常希望中国政府举办这次奥运,不是用牺牲或者打压维权人士来制造统一的声音,制造表面和谐的现象,而是让人有表达的自由,能够真正透过改善人权,举办一个人民能够在各方面,无论是经济方面、运动方面、甚至人权方面都为中国而感到骄傲的这样的一个奥运会。
    
     所以我们希望他们能立即释放胡佳,保证他的个人安全,立即停止对胡佳夫人曾金燕的各种骚扰。”
    
    陈昕女士: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关注达焦虑地步――
    
    陈昕女士注意到国际社会对胡佳被刑事拘留和其他维权人士的打压非常关注。她说:“中国政府对于人权捍卫者、维权人士的打压,已经受到国际非常大的关注,不但只是世界各地对政府、欧盟的政府,还有跟中国有人权对话的各个政府,都透过了不同的途径,向中国政府反映了他们抗议的声音。欧盟已经发出了公开的动议,继续关注中国在奥运期间违反人权的行为。希望能够推动中国尊重人权,直到能够举办一个有人权的奥运会。
    你可以看见国际上对中国在人权方面的关注已经达到了可以说是焦虑的地步。
    
    我们全球两百二十万会员也非常关注这些维权人士包括胡佳和曾金燕的状况。我们各个分会都对总部要求,对他们采取一些救援和支持的行动。
    在香港,也有一些普通的市民关注胡佳和曾金燕的状况,我们也收到一些查询。”
    
     问:“您认为未来如果中国政府作出不同的反应,将导致什么不同的后果?”
    答:“如果中国政府真的不去改善,不尽快释放这些人权捍卫者,而且继续透过不论是暴力的手段、关押的手段,或者是非法律程序羁押的手段打压维权人士的话,它所得到的结果,就会是很多人可能不愿意来看这个奥运。尽管他们不一定杯葛,而且可能很多人并不会和中国一起为这个奥运而感到光荣。甚至连国内的人士也可能会觉得,不能够完全的、充分的享受、满足于中国举办奥运的这种光荣。”
    
    陈昕女士: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尊敬保护人权捍卫者,希望中国政府尽快纠正他们的作法――
    
    陈昕女士对胡佳夫妇的处境再次表示关注:“我们非常关注胡佳现在还没有能够接触律师。因为任何一个人被捕的第一时刻应该能够有他的‘缄默权’,根据国际公平审判的原则,他应该能够立刻面见他的律师,并且由他的律师来代表他作出申辩,尽管是在录口供的过程之中。
    而曾金燕作为一个正在哺乳的母亲,她所受到的压力实在是非常不人道的。
     胡佳曾金燕所作的工作,都是公开的工作。国际特赦相信,他们之所以受到骚扰和胡佳这次被刑事拘留,主要是出于他对其他人权和对普遍的各地发生的一些人权侵犯的关注,而且透过公开的途径把这些人权侵犯公布出来,让国内的人和让中国政府知道并且给他们一个机会采取纠正的措施。这些都是普遍的人权捍卫者的工作。
    在联合国的《人权捍卫者宣言》中,写明这些人权捍卫者的工作是应该受到尊敬和保护的。所以,我们非常希望中国政府尽快纠正他们的作法。
    
    陈昕女士:关注胡佳身体,应尽快让曾金燕与外界沟通――
    
     我们知道胡佳是乙肝病患者,有早期的肝硬化,而且早期肝硬化是在他上次被非法关押四十一天之后发生的。我们对他的身体状况当然非常关注。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能够保证他能够得到所需要的任何药物和医疗设施。
    我们非常关注曾金燕到目前为止,仍然不能与外界沟通。当一个人不能与外界沟通的时候,会特别让人怀疑他们是否受到酷刑或非人道待遇。我们对于他们的处境非常担心,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让金燕跟外界沟通,以证明她的人身安全。
     我们只希望中国政府尊重人权,包括人权捍卫者合法、和平地进行他们的工作,带出他们的理念,帮助中国政府和社会纠正一些违反人权的措施的权利。”
    
    * 访香港何俊仁律师 *
    
    何俊仁律师:胡佳是一位很有良心的人――
    
    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律师接受了我的采访。他说:“我们最近收到有关胡佳被拘留的消息。胡佳是我们在内地一位好朋友,很多有关内地的维权律师的消息都是透过他,我们才知情。现在有人说他是什么‘煽动颠覆。。。’完全不是那样一回事,他只是非常关心内地很多维权人士跟维权律师的处境。他是一位很有良心的人,他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一路的工作状况,他们很多人的处境,他都是非常关心关怀,也是希望透过外界,尤其是国际社会声援,他们的关怀,可以改善这些人士的处境跟他们的人权。”
    
    中国律师关注组:要求履行申办奥运承诺,停止迫害维权人士,立即释放胡佳――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旦发表文告,呼吁要求履行申办奥运改善人权承诺,立即停止迫害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
    何俊仁律师表示:“我们发出元旦呼吁,希望内地政府文明处理。胡佳先生从来都是非常合法和平的,用人道精神去关怀这些维权人士。我们是完全觉得没有理由去怀疑胡佳是犯了什么违法的罪行。
    我希望内地的官员和有关当局马上释放胡佳。
    我们也知道,除了好几位比较有名的,比如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陈光诚等等,也有其他的一些维权律师、维权人士,他们工作环境也是非常困难,也有很多人都被无理地打压。
    今年要举办奥运,但是这些人权的问题还是使人感到非常非常痛心,完全是在用文明世界的标准看是不能接受的。现在如果这些严重侵反人权的事情还是不断发生,证明了我们的国家在很多地方还是非常不文明,而且是违反了在2001年中国申办奥运的时候,作出的承诺,就是要建设一个尊重人权、真正实现文明民主的国家。
    在这个元旦的时候,我们发出这个文告,呼吁――一方面我们当然希望奥运可以成功,但是在这个希望的同时,我们觉得是没有理由国家不能去实现他们在申办奥运的时候,所对整个国际社会作出的承诺。如果这个承诺不能实现,这个奥运怎么可以说是成功的?
     不论在竞技场上得到多少奖牌,但是如果人权还是这么差,作为中国的公民,我还是感到非常羞愧。
    我们还是继续关注其他很多律师和维权人士,我们尽各方面的努力以有效的方法,当然是合法的途径来帮助他们。希望通过这些律师的努力,在内地的法制能慢慢建立起来,慢慢成为一个真正符合文明世界要求的现代的法制与法制社会。
     我们这个努力是一定坚持下去的,当然也有很多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如果国家没有一个文明的、现代化的、公正的、维护人权的法律制度,这个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建立民主更是遥遥无期了。”
    
    * 访西安张鉴康律师*
    
    张鉴康律师:胡佳是坚强的人权战士――
    
    现在在西安的张鉴康律师称胡佳为“2007年北京最‘牛’人权钉子户”。
    张鉴康律师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先谈了他听到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消息之后的心情:“我感到很突然。因为胡佳是艾滋病的维权志愿人士,他本人是佛教徒,他的文章我也经常看,他无非就是对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认为有许多违背了中国自己承诺的反人权的行径,多有抨击。但是当局给他加这么个罪名,确实让我感到有些始料不及。
     给这个罪名对胡佳来讲,他们完全是为了为奥运‘清场’。因为有胡佳的存在,他们没有办法把2006、2007年迎接奥运期间所发生的诸多的人权案件的盖子捂下来。胡佳不停地揭盖子。共产党有它自己的逻辑,就是想着能够使这个中国人权真实的状况因为胡佳的被刑事拘留失去自由而在全世界面前把盖子彻底捂下来。这是他们的打算。”
    
     问:“您认为当局有关方面的这个举措,能达到他们预期的目的吗?”
     答:“肯定达不到。因为在整个中国、在北京,人权信息的自由通报者、工作者、揭露者是非常多的。胡佳是在高智晟律师之后,一个最坚强的人权战士。”
    
    问:“您所了解的胡佳,是个什么样的人?您为什么说他是‘2007年北京最牛人权钉子户’?”
     答:“因为胡佳长达数百天被软禁,但是他毫不屈服,意志极其坚定,让我
    感到非常钦佩。而且也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是很糟糕的,他有肝硬化,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够奋力一搏,这是一般人作不到的。”
    
    张鉴康律师:为胡佳一家感到忧急――
    
     问:“您以一位律师的律师的眼光,怎么看胡佳一家人现在的处境?”
     答:“现在曾金燕和她的老人、孩子还处于被软禁状态。这和高智晟律师一家人以及陈光诚的家人是一样的。完全是株连无辜。何况胡佳本人完全是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限制、剥夺他的人身自由。
     我为胡佳的孩子、金燕和他们的家人感到非常忧急。孩子现在特别小,需要喂养母奶,我就不知道金燕在2007年年关将近的时候,家里遭到这么一个共产党政治所造成的巨大的变故,会不会给金燕以及他们的孩子带来非常坏的影响。我想这可能也是胡佳最为关切的事情。”
    
    张鉴康律师:希望当局顺应民意,释放胡佳――
    
     问:“对此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答:“我当然希望共产党中的。。。如果有开明人士,如果这些开明人士还能够对政局、对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化的司法产生影响的话,希望他们能够顺应民意,释放胡佳,这不仅是共产党执政它的面子问题,是整个中国人的尊严问题。
     共产党政权如果这样做的话,对于华夏民族也好,对于国家、整个华人世界来讲,对我们民族共同体,都是尊严上的极大伤害,我们是不能接受的。”
    
    *访在美访问学者姚遥先生 *
    
    姚遥先生:什么样的社会,把理想主义者作为头等敌人――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的中国学者姚遥先生在互联网上发表一篇短文《关注胡佳-2001年中国青年报关于胡佳的文章》(附记者蔡平文章《异类青春》)。
     姚遥先生在他的短文中提了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社会,总是把理想主义者作为头等敌人,什么样的监狱,是最彻底的理想主义者的归宿?”
    
     姚遥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中国最早以自荐的独立候选人参选竞选,成功当选的(湖北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先生的儿子。
    
    姚遥先生:从短暂被官方认可,到政府感到受威胁,胡佳始终温和――
    
     听到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的消息,姚遥先生说:“关于胡佳在国内所做的很多事情,有人说他激进,人们看法不一。从我的角度来讲,他始终是做得很温和的人。从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不仅是做环境、是做艾滋病工作,还是到现在做人权。完全是以一种非常投入、非常纯粹的心投入到工作中去。”
    
     现在我为什么贴了一篇《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呢?我以前开玩笑的说过一句话,说被这些中央媒体中央电视台或《中国青年报》采访过的人,短暂被认可的,但是他们这样的人,马上政府也会认为他们会威胁到自己,这就有一些很荒诞的逻辑在里面了。”
    
     主持人:“陈光诚、高智晟也都有过被官方媒体采访报道的经历。”
     姚遥:“对。事实上不止这些。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在一线活跃的人士,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的一个观点就是说,事实上是没有什么比如说温和啊或者激进,或者敏感还是不敏感,因为大家都在做自己认为自己最该做的事情,认为自己能够给这个社会带来最大改变的事情。虽然胡佳现在可能一直被政府盯得很紧,包括现在一下字被政府给拘捕了,但是我还是希望我们所有的朋友,都还是以一颗很平常的心来看待他的所有的事情。
     胡佳这个人本身比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要更丰富得多。”
    
    姚遥:我看胡佳和理想主义者们的可贵――
    
     问:“您在文章中提到‘第一线,如同一个无底洞,一个接一个的吞噬着许许多多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的青春岁月。理想主义者是任何社会的稀有财富,是推动一个社会进步的催化剂,是促进一个社会良性运转的润滑油,是纠正一个社会偏离了航道的灯塔。您为什么认为理想主义者这么可贵?”
    
     答:“我现在是在美国,这基于我对美国社会的一个看法而更加完善形成了。比如说,一个社会一个制度,建立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任何政府、任何机构当中,都是有惰性的,谁去修正它,谁去完善它呢?因为不可能靠有这样惰性的这个机构中的人去支持,需要。。。就像以前我们一位朋友说的‘任何一个民族都需要看星星的人’。
     比如胡佳,在他心中什么事情是非常美好的,他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是那样的,应该比现在更好的,而且他愿意为这样的一个应该达到的目标去奉献他的努力。当他关注到哪个社会问题比较尖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就愿意挺身而出的为这个事情作出努力。
     比如说环境问题,如果没有那么多先驱者去推动的话,那么现在不要说环境问题,现在可能我们的政府连环境意识这个问题都不会提出来。包括艾滋病问题,这个是更明显的了,如果没有这些先驱者,一步步顶着巨大的压力去公布这些资料,去传播这些信息的话,那么,我们非常武断地说,到现在为止我们还说中国没有艾滋病,或者中国没有因血液而感染的艾滋病。。。如果没有这些理想主义者的话,事实上所有的社会问题,他们通过牺牲他们自己而给这个社会带来的改变,这就是一个理想主义对这个社会所作出的最大的贡献。
     当然,每个人内心的深处可能都有理想主义的成分,但是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愿意为自己的理想而奉献。
     我这里指的理想主义者不仅怀有美好的理想,而且愿意牺牲自己的力量去奉献的这样的人。
     所以,现在胡佳被政府放进监狱里去了,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但是我们如果从他的历程来说,他所做的一切,事实上至少据我来看的话,我没有看出他哪一点,是为了人民的不好而在做的事情。”
    
    这个社会愿不愿意给自己一个解决矛盾的机会?――
    
     问:“如果像您文中所说,当一个社会把理想主义者列为头等敌人,一个被软禁在家里的人,成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的人,您觉得这个社会是处于一种什么状态?”
     答:“那只能说,这个社会就只能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矛盾的制造者,而且甚至不愿意给自己一个解决矛盾的机会。”
    
     问:“目前,当局面临几种选择,您有没有想向当局有关方面作一点谏言、建议或者希望?”
     答:“胡佳确实是一个病人,当然陈光诚是盲人,只能说一个纯粹的希望,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尽可能往法律的范围内靠得更多一些。”
    
     谈到中国当局申办奥运时作出的改善人权的承诺,姚遥先生说:“到现在来看的话,可能这些承诺就只是承诺。当然所有人都希望。。。既便只是短期的,大家也希望在很短的期限内,能兑现这些承诺。”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青电脑被入侵文件丢失 U盘短暂插入存文一空/RFA张敏
  • 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连续第三个月受阻/RFA张敏
  • 莫少平律师简谈中国的刑讯逼供与立法欠缺/RFA张敏
  • 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拘前受访:罢官分地求公道/RFA张敏
  • 张青见郭飞雄指酷刑致伤残 律师说刑讯下审判肯定不公正/RFA张敏
  • 专访郭飞雄妻子张青:再请胡锦涛和世人关注郭案真相/RFA张敏
  • 郭飞雄不上诉保留申诉 妻子决意抗争鸣冤/RFA张敏
  • 陈光诚的信念与袁伟静的无奈/RFA张敏
  • 对郭飞雄案一审判决的谴责与分析/RFA张敏
  • 郭飞雄案一审宣判 律师坚持认为郭飞雄无罪/RFA张敏
  • 专访胡佳:妻子临产,希望警方讲人道/RFA张敏
  • 专访滕彪律师:《律师法》2007修订与维权/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 帮高智晟律师外传文章后被绑架的黄燕获释/RFA张敏
  • 当局监控陈光诚妻袁伟静增加三“不许”/RFA张敏
  •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