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08年岁首,郭飞雄妻子张青致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2日 转载)
    

2008年岁首,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五)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郭飞雄在广东梅州监狱再受暴力凌虐,自2007年12月13日,他开始100天绝食抗议。
    ——郭飞雄的绝食抗议声明——第一:要求中国政府保障政治犯、良心犯、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信仰受迫害者的读书、学习的权利,改善他们在监狱中的条件。
     第二:要求中国政府在奥运前,释放政治犯、良心犯、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
     第三: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历年来流亡海外的人士回到大陆与亲人团聚,看奥运。
     第四: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启动有序的政治体制改革,包括民主选举、出版自由。
     第五:呼吁中国政府通过上述形式初步实现中国人民的尊严及权利。以文明和谐的面貌迎接奥运——这个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大
     联欢的历史时刻。
     第六:呼吁中国政府废止强迫劳动改造制度。
    ——郭飞雄家人向中央政府发出紧急救援呼吁,要求彻查监狱暴力恶行,彻底制止监狱暴力。保障郭飞雄的人身安全。
    ——呼吁国际社会,社会各界、正义媒体、人权组织高度关注郭飞雄的安危,請您们发出正义呼声声援。
    
    ——呼吁当局停止迫害,无罪释放郭飞雄。
    尊敬的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新年好!
    新年的钟声敲响,在新年伊始这么美好的时刻,我,郭飞雄的妻子张青,以沉重的心情向您们述说的是,在广东省梅州监狱,我的丈夫所遭到当众(200多人)毒打
    的事实。在神州大地上到处回荡着新年祝福的时刻,我的丈夫郭飞雄,在黑暗的监狱,正在坚持为期100天的绝食抗议。他对我说:我被逼得走投无路,只能绝食抗
    议。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岁末的12月28日。我和郭飞雄的姐姐去梅州监狱会见了郭飞雄。他对我们说:
    他在12月13日,被送到广东梅州监狱,
    在他来到梅州监狱的第一第二天就被威胁,要送他到精神病院去。
    在梅州监狱,他被剥夺看报纸、看图书馆的书的权利,
    他被要求强迫劳动——在缝纫车间缝制衣服,上午四小时,下午四小时,晚上参加入监培训数小时。
    他被告知不许和其他的200多的服刑人员有任何形式的交往
    他的门前,被监狱方划上了一条警戒线,不许他越出警戒线外。
    2007年12月18日,郭飞雄在200多服刑人员的面前,遭到其中一个服刑人员的毒打,郭飞雄被打了很长时间,直到在旁观看的200多服刑人员看不过眼了,看不下去
    了,他们共同发出嘘声,殴打郭飞雄的人,才住手。殴打期间,郭飞雄从楼梯上摔下来,有一米多到两米远。
    在这次当众被殴打的过程中,郭飞雄断断续续地四次对着这200多人,发表演讲。第一次,第二次,监狱警方没有制止,第三次演讲时,警察上来捂住他的嘴,第四
    次演讲时,警察在捂住他的嘴的同时,暗下手,想要损伤他的下巴。
    我相信,在这200多人的记忆里,可能他们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刻。一个在中国政府的牢房里,惨遭非法非人酷刑折磨,身体留有五六处伤残,腰身僵硬,身体消瘦,
    面色苍白,正绝食五天的男人,在200多服刑人员的面前,遭受一个有关部门事先安排的服刑犯人的毒打,在这样的危急情况下,他发表演讲,断断续续坚持四次。
    我相信,在这些人的眼中,这个备受摧残、遭受毒打的人以及这个场景,重重的震撼了他们的灵魂。对于这样的恶行,他们的良心要求他们,在这样的时刻,共同
    发出声音制止恶行。
    郭飞雄说,他的这次被当众毒打,是有关部门有意安排的。他说,有关部门曾给他五六条威胁,其中,兑现的有,
    ——他们说要把郭飞雄转押沈阳,使用更严厉的酷刑,他们兑现了。他们使用高压电警棍电击郭飞雄的生殖器。
    ——他们说,要不让我们的儿子,上小学,他们兑现了。我的儿子被小学拒绝接收,正失学在家。
    ——他们说,就是郭飞雄去了监狱里,他们也会找人打他,虐待他 ,他们兑现了。他们找人在两百多人面前殴打他。
    我和他的姐姐见到他的时候,我们看着他缓慢地走过来,他用手捂住腰腹部,他面色苍白,嘴唇苍白,他消瘦不堪。一看就知道,他是严重贫血的面容。他的腰部
    僵直,行走不利索。看一眼就知道,是腰部有伤残的人。在看守所,他被广州和沈阳的警方用非法非人手段摧残身体,导致五六处伤残。就是这样,在来到广东梅
    州监狱,他们竟然还不放过他,还找人当众殴打他。剥夺他的该有的权利。
    他对我说:他又面临着年初,被广州警方转到沈阳警方手中的险恶处境。
    现在,回首已经过去的2007年,对我和我的丈夫郭飞雄来说,这一年是惊心动魄的一年。是身心倍受摧残的一年,是噩梦降临的一年。回想起这一年,随意瞥上一
    眼,都是残酷的事实,都是遍体鳞伤。
    对郭飞雄的非法非人的身体和精神摧残的不断升级,正是从2007年岁首开始的。
    2007年元月19日,郭飞雄的案件,因证据不足,被广州检方退查。第二天,郭飞雄被广州警方押送至北中国城市沈阳,在沈阳警方办案人手中,他被严刑逼供。他
    对我说:在沈阳,他几次差点被整死。他们在寒冷的冬夜,给他戴上黑头套,用假枪毙的方式,把他拉到许多秘密地方,用酷刑,遭暴打。最不堪忍受的是用高压
    电警棍电击生殖器。他在被沈阳警方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之后的第二天,2月13号,曾撞向玻璃自杀,因玻璃是钢化玻璃未破碎,自杀未遂。
    就是在过去的2007年里,7月9日,在法庭上,我目睹了,检方出示伪证,陷害郭飞雄,而法官做出不公正的审判和判决。11月14日,郭飞雄被判有期徒刑五年,罚
    金四万。公检法部门执法犯法,他们共同制造了郭飞雄冤案。
    在中国没有司法独立的情况下,郭飞雄说他不上诉,他说政治迫害案件,上诉没有希望,他说,在看守所是临时关押场所,他希望去到监狱后,有相对稳定的状态
    ,在看守所长达15个月的阴暗关押中,在南北中国警方贯穿使用的各种非人酷刑中,摧残了他的身体,他的腰完全坏了,他的手也快完全坏了,他的视力热来热模
    糊。他不上诉,他想尽快离开阴暗关押状态的看守所,去到监狱里,他认为,在监狱里,生活相对有规律,起码能够见到阳光。
    可他的这么一点可怜的愿望,也在下到监狱之后,很快的被粉碎了。他不仅见不到阳光,在梅州监狱里,他的门前甚至被划了警戒线,他被拦在了警戒线之内。同
    时,他被狱方要求从事他的倍受摧残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的,在强烈噪音中的长时间劳动——在缝纫车间缝制衣服。这些衣服是出口到国外的。他抗议中国的监狱
    ,把服刑人员当奴隶一样使用,强迫他们无偿地从事劳动。
    尊敬的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习近平先生、李克强先生。对于发生在我的丈夫郭飞雄身上的这一切恶行。我真的不能理解。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在奥运盛
    会即将召开的中国,这样的恶行,发生了,再发生,再发生,不断地发生,不断的循环下去,这是为什么?这一切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郭飞雄说:“他们逼迫我做蒲志高,逼迫我做叛徒,逼迫我写悔过书,我不愿意这么做,他们就这么残酷地无止境地摧残我的身体和精神。甚至现在到了监狱,他们
    也不放过,我是被逼迫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我没有办法,只有绝食抗议。”他说:“我现在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他说:"我这是第一次向外界开口,希望国际
    社会,社会各界能够采取紧急救援。只要不反对祖国统一,只要不主张使用暴力的任何人的帮助,我都接受。”
    在2008新年之始,我回首不堪回首的2007年。在这个展望未来的岁首,我该怎样去展望2008年呢?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灾难,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人总是要展望未来的,人总是要怀着信心去生活的。就是在遭遇了这样的灾难,尤其在这样的灾难中,更应该有信心去生活,我的信心建立在相信世界上仍有良知
    上。我相信通过呼唤,能够唤起人心底的良知,我要把这样的呼唤持续下去,我的信心在于对各种呼吁和申诉了无回应的时候,仍然能够百折不挠的坚持下去。我
    相信握有权利的人们之中,总有人像2007年12月18日,在殴打郭飞雄的现场旁观的服刑人员一样,总会有对恶行看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有发出良知的声音的时候,
    总会有制止恶行的时候。
    在2008这个美好的年份里,在中国要举办全球盛会——奥运会的美好的年份里,我祈祷:我希望上天降下良心、公平、公正、法治、人权在这片土地上,降下真诚
    和道义在人民的心里,尤其是握有权利的人的心里。
    我祈祷:在2008年,这个美好的年份里,中国政府能够打开和解之门,停止迫害。在奥运前,释放所有因坚守信仰而被迫害的人士。
    
    
    祝平安!
    张青
    2008年1月1日起草
    2008年1月2日
    第八个绝食抗议日发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青岛一劳工组织遭受暴徒袭击/RFA
  • 成飞集团数百名退休工人举行示威/RFA
  • 北京上访村已全部被清拆/RFA
  • RFA:长沙城管打人致死 当局各种方法掩盖事件
  • 张青电脑被入侵文件丢失 U盘短暂插入存文一空/RFA张敏
  • 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连续第三个月受阻/RFA张敏
  • 莫少平律师简谈中国的刑讯逼供与立法欠缺/RFA张敏
  • 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拘前受访:罢官分地求公道/RFA张敏
  • 张青见郭飞雄指酷刑致伤残 律师说刑讯下审判肯定不公正/RFA张敏
  • 专访郭飞雄妻子张青:再请胡锦涛和世人关注郭案真相/RFA张敏
  • RFA:东莞塘厦世昕电子厂七百多工人罢工
  • 郭飞雄不上诉保留申诉 妻子决意抗争鸣冤/RFA张敏
  • 陈光诚的信念与袁伟静的无奈/RFA张敏
  • 对郭飞雄案一审判决的谴责与分析/RFA张敏
  • 郭飞雄案一审宣判 律师坚持认为郭飞雄无罪/RFA张敏
  • 专访胡佳:妻子临产,希望警方讲人道/RFA张敏
  • 专访徽商郑存柱:形成舆论启动政治改革/RFA 张敏
  • 专访滕彪律师:《律师法》2007修订与维权/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 RFA:评物权法的启蒙意义/鲍彤
  • RFA:为邬书林一辩(江棋生)(图)
  • 西风烈:记RFA,VOA,香港及海外中文媒体大过各一次
  • RFA报道“深青中国”离事实真相多远?/小国寡民
  • RFA专访龙应台:胡锦涛要以智慧处理冰点停刊事件
  • RFA—袁偉時教授的批評
  • RFA:访张戎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