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周新闻聚焦:著名维权人士胡佳遭拘捕引起各方强烈抗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1日 转载)
    作者:施英 来源:民主中国
    
     北京奥运年即将到来,此时,北京的圣诞节也热闹非凡,但寒冬依旧是寒冬,圣诞老人在派送圣诞礼物之时,没有警惕邪恶之手正向善良袭来。圣诞节刚过,12月27日,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失踪。此时,胡佳家里电话以及妻子的手机全部中断,只有互联网上的网友互相在询问:胡佳怎么了?北京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当时正在与胡佳在网上聊天,突然中断,不知所以然。 (博讯 boxun.com)

    
    圣诞节有狂欢,但中共却也有疯狂。胡佳被捕了,网络和海外媒体迅速跟进报道,有的说是因“煽动国家政权”,有的说因“颠覆国家政权”,最后证实,胡佳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于北京看守所。
    
    胡佳被捕的消息传开,海内外各界纷纷谴责,异口同声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胡佳。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自由亚洲电台、法新社、共同社、路透社、中央社等海外媒体接连报道,记者无国界、维权网及海外民运组织等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恶劣行径。
    
    胡佳、曾金燕夫妇都是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被软禁在家。曾金燕正在哺乳期,婴儿刚满月,以“莫须有”罪名对胡佳的逮捕,意味着中共当局人性的丧失。
    
    ●胡佳简介(维基百科)
    
    胡佳(1973年7月25日-),安徽芜湖人,出生于北京,亦名胡嘉,网名freeborn,1996年毕业于北京经济学院(现改名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信息工程专业。胡佳是中国著名的环保志愿者、艾滋病工作的活动者,曾是野牦牛队的编外队员、藏羚网负责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执行所长、爱源汇的创建者之一。
    
    得奖
    
    无国界记者组织2007年首度颁发的“中国奖”,由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曾金燕夫妇共同获得。
    
    家庭背景
    
    胡佳父母分别就读于北京清华大学、天津南开大学,1957年被打成右派,而后被下放到河北、甘肃及湖南等偏远地区劳动。1973年胡佳出生时母亲已经36岁。父母被迫分居两地,胡佳由父亲抚养。1978年邓小平当政后,右派的名誉被恢复,胡佳一家得以团聚。
    
    参与环保行动
    
    1996年,还在大学读书的胡佳,看到了人民日报2月9日登载的《一位日本老人与中国汉子的沙漠奇缘》一文,该文介绍了日本九旬老人远山正瑛连续六年,长期待在内蒙古的恩格贝沙漠植树造林。胡佳看后,寄了100元过去,这竟是当地受到的第一笔国内捐款。胡佳同好友林易商议后,于3月23日,前往恩格贝沙漠,跟日本老人及当地工作人员一起植树一星期。
    
    同年胡佳加入了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1996年8月,自然之友组织第一次志愿者活动,一行80多人前往恩格贝沙漠植树造林。同年参与创建中国绿色大学生论坛。
    
    1996年7月到1997年7月,胡佳在北京电视台的环保节目《走进自然》担任编导。
    
    1997年3月,胡佳参与大学生环保组织山诺会活动:看护北京紫竹院公园里的一对大雁,以防正在孵化的大雁蛋卵被偷走,后取得成效。
    
    同年7月到8月,胡佳等“‘97大学生绿色营”30人赴西藏林芝地区考察森林生态及地方宗教文化对环境保护的影响。胡佳曾先后三次赴青藏高原考察。
    
    1998年,湖北石首天鹅洲麋鹿保护区中的麋鹿,因为洪水受困。胡佳受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委派,前往实地考察,回来后即给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发报告,该基金会拨款5000美元予以救助,胡佳与中国代表葛芮一起前往湖北救助麋鹿。
    
    1998年下半年,青海治多县西部工委第二任书记扎巴多杰受邀来到北京,自然之友委派胡佳陪同其在北京的活动。1999年8月,胡佳进入可可西里北沿,接应野牦牛队。同时也成为了野牦牛队的一员。
    
    1999年9月到2000年4月,胡佳担任香港地球之友的驻北京代表。
    
    2000年春,胡佳改创了藏羚网,该网站成为宣传保护藏羚羊的重要中文网站。
    
    艾滋病志愿工作
    
    2000年7月,,胡佳通过王力雄,认识了爱知行动的项目负责人万延海,在万延海的影响下,胡佳开始关注中国的艾滋病状况。2002年8月24日,万延海被中国安全部门秘密拘押,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9月20日,万延海获释。在此期间胡佳担任了爱知行动的项目协调人。
    
    2001年9月11日—11月7日,胡佳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Centre for Environmental Education接受环保培训。
    
    2002年11月9日21岁的学生刘荻被拘捕。2003年3月,胡佳参与了呼吁释放刘荻的签名活动。10月,胡佳前往北京公安局,申请要求释放刘荻的示威游行,没有得到批准。
    
    2003年6月至8月,胡佳作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执行所长,应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邀请,赴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艾滋病考察访问活动。
    
    2004年5月,胡佳与岑舒远等人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爱源汇教育研究中心,由志愿者从事非营利的艾滋病公益活动。
    
    软禁与拘押
    
    2004年4月初,由于担心胡佳在清明节期间组织纪念六四15周年的活动,胡佳被国保支队成员拘押了两天。[7]、[8] 4月15日,胡佳为纪念胡耀邦逝世15周年,到天安门广场献花,被当地警方拘捕,警方后要求胡佳母亲带胡佳去做精神鉴定,家人认为胡佳精神正常,未予前往。[9]、[10] 5月底,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前往河南,出席全球艾滋病综合防治项目(GAP)在该省的启动仪式,并考察艾滋病高发村,在此期间,胡佳被软禁在家。6月3日,胡佳被国保支队从家中带走,拘押在一地下室,6月6日获释。2005年2月15日上午,胡佳等数十名中国保钓人士以及一些北京市民前往日本驻北京大使馆前示威,以抗议日本政府宣布将在钓鱼岛上修建灯塔。2003年,胡佳就曾参与过保钓活动。4月19日,胡佳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声明退出少先队。
    
    4月26日,前中国领导人赵紫阳逝世百日祭奠,胡佳与赵昕进到赵家,参加拜祭签名,并与赵紫阳的子女进行交流。
    
    4月28日到5月4日,胡佳被国保支队成员从父亲的家中带走拘押,期间遭到暴力侵犯。8月29日到9月2日,联合国副秘书长、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阿尔布尔女士等联合国官员访问中国时,胡佳被软禁在家。11月,中国艾滋病防治会议在郑州举行,胡佳在递交请愿信时曾被当地公安人员带走,后被警方带离郑州。2006年1月中旬,时逢中国前领导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胡佳被软禁在家。郭飞雄于2月3日,遭暴力袭击,他怀疑是受警方指示或系秘密警察所为。由于通过法律途径无法防止可能的进一步迫害,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于次日发起维权绝食接力,声援受迫害的维权者。2月6日胡佳、齐志勇公开接力绝食,表示声援。2月7日,胡佳辞去了在爱源汇的职务。[31] 2月16日上午9:00-10:00之间,胡佳失踪,由于此前胡佳一直在中国安全部门人员的监控之下,外界普遍推测,胡佳是被秘密拘押到了某处。在此期间,中国大陆公开参与接力绝食的人,其中已经有多人被软禁、拘捕。但警方否认带走了胡佳。胡佳的家人,包括妻子曾金燕,多次前往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但毫无结果。曾金燕公开了自己的blog:寻找胡佳,坚持每天写作,许多网友留言表示同情、支持。2月23日,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发布了一封关注胡佳去向的信件。
    
    2月28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向中国卫生部询问关于胡佳失踪的事件,呼吁中国政府展开调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回答有关胡佳下落的记者提问时称,中国政府不会仅仅因为表述异议就逮捕某个人。3月3日,国际环保组织Global Response发布了一封关注胡佳去向的呼吁信。
    
    3月10日国际艾滋病组织The AIDS Policy Project发表了致中国领导人胡锦涛的公开信,关注胡佳失踪事件。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会就胡佳失踪事件与中国政府联系。3月13日,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表了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3月21日,曾金燕几经周折终于举行了中外记者见面会,有二十多家媒体参与采访。3月22日中国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在回答记者有关胡佳的提问时表示不知道胡佳在哪儿,并称与民间艾滋病组织合作良好。数十名艾滋病活跃人士等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巴黎使馆、驻美国华盛顿使馆、驻纽约领事馆抗议,要求尽快释放胡佳,其中有打出标语“FIGHT AIDS,NOT AIDS ACTIVISTS”(与艾滋病斗,不是与艾滋病工作者斗)3月28日中午,在失踪41天后,胡佳获释。胡佳接受采访时表示,秘密拘禁他的正是一再否认带走他的国保,并且当地派出所是直接执行机构。根据曾金燕透露,此后胡佳一直被软禁在家,直至2007年2月。
    
    2007年4月10日,由于对外公开了高智晟的谈话[51],再一次被软禁[52]. 5月20日胡佳在买菜路上被人殴打,他认为是“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安总队秘密警察”的人。12月28日,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个人信仰
    
    1989年起,胡佳一直坚持素食。1997年胡佳皈依佛教。
    
    ●各方谴责当局拘捕胡佳及评论
    
    ▲12月28日维权网关于胡佳被逮捕的声明:请立即释放胡佳。
    
    维权网发布
    
    2007年12月28日
    
    维权网关于胡佳被刑事拘留的声明
    
    维权网获悉,北京著名艾滋病问题关注者、维权人士胡佳12月27日日下午三点许被官方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名拘留,我们呼吁各界给与高度关注,要求官方立刻释放胡佳。
    
    27日下午三时,二十多位警察闯进胡佳家中,切断所有家中与外界的联系,将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和他们几个月的婴儿以及来照顾他们的曾金燕的祖母带到一旁,将胡佳带走。随后,警方留下数人继续监视曾金燕,并封堵他们住所,禁止外人随便进入其中。胡佳被拘留,警方出示的刑事拘留通知上列出的名目是“涉嫌煽动颠覆政府”。
    
    胡佳一向是在现有法律框架内推动对公民的权益尤其是艾滋病和乙肝患者的权益维护,胡佳对政府的批评言论,属于言论自由保护的范畴,也受到中国宪法保护。胡佳的言行完全是公开的。我们看不出官方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拘留胡佳有何依据。同时,胡佳本人身患疾病,家里有幼小的婴儿,太太和孩子都需要照顾,官方在此节日将至之时将其拘留,完全不顾起码的人道准则,我们对此表示强烈抗议,要求官方立刻释放胡佳。
    
    同时,据悉,北京的著名艾滋病权益关注活动家、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27-28日也被安全部门带走扣押30多个小时,现已释放回家,但禁止公开谈论他被拘留传唤的事由。官方近些年来常常利用假日、节日突然拘留维权人士,以躲避国际的压力和各界的关注,逃避谴责,希望各方对此应加以关注,保持警惕。近来,随奥运的临近,官方有加大对维权人士镇压力度的趋势。另外据悉,12月22日北京警方软禁大批北京异议作家学者、维权律师、活跃人士,阻止他们参加独立中文笔会举办的餐会,也是官方部署的奥运前打压民间维权的一个步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对此表示高度关注,加以谴责。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旅居美国的诗人蔡楚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
    
    据网络消息,北京著名艾滋病问题关注者、维权人士胡佳星期四被拘留,当局指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胡佳的妻儿目前被软禁在家。
    
    胡佳是我的网友,他历来公开致力于在现有法律框架内推动对公民的权益,尤其是艾滋病和乙肝患者的权益维护。即使他发表批评言论,也多是对警方执法违法的批评,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因此,我强烈抗议北京警方非法拘留胡佳,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
    
    再过两天就是新年,明年是北京的奥运年,我呼吁国际各界人士都来关注胡佳的安危,关注北京当局关于奥运的承诺,关注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倒退。
    
    ▲北京学者张耀杰12月29日在博讯网发表文章《既要奥运也要人权—吁请政府当局善待胡佳先生》。
    
    虽然同住北京,虽然相互之间有许多共同的朋友,我与胡佳、曾金燕夫妇却无缘相见。主要原因是各行其是,彼此之间并不息息相通。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自己远没有他们夫妇那么纯粹、那么勇敢,那么始终不渝和坚持不懈,所以我多次到通州会见朋友,都没有想到顺便去见一见长期处于不自由状态的这对年轻夫妇。
    
    2004年春节前后及“两会”期间,赵岩、李柏光、俞梅荪等人联合唐山、秦皇岛的数万名桃林口水库库区移民,启动了罢免市委书记的人大代表资格的公民维权行动。其结果不仅没有罢免成功,反而导致移民维权代表、糖尿病患者张友仁在俞梅荪的陪伴下被迫逃亡。在逃亡期间的俞梅荪煤气中毒咬破舌头的情况下,一直困居书斋的我不自量力,挺身而出为别人启动的维权行动充当志愿宣传员。在没有精神准备的情况下孤身发言,我当时是承受了很大的精神恐惧和心理压力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令我瞠目结舌:正是参与维权行动的朋友们中的某个人,由于在某次法律代理中没有得到他们所希望的经济利益,便通过海外一家网站针对我与另一位朋友公开造谣。与此同时,我所承受的来自官家的打击报复与政治迫害,迄今为止从来没有停止过。
    
    正是因为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我对于胡佳夫妇在高智晟律师和郭飞熊(杨茂东)先生遭遇苦难失去自由,同时又遭到自以为掌握真理垄断正义的“同道人”的恶毒攻击与道德清算的情况下,坚持不懈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一直充满由衷的敬意。高智晟律师和郭飞熊先生与我个人一样,同时也与全人类的所有个人一样,是一例像芦苇一样脆弱的血肉之躯。他们有人性的软弱与黑暗,他们同时又比我个人以及许多远没有我高尚的个人,拥有更多的阳光和勇气。他们即使确实有值得攻击的地方,攻击他们的人也应该有一点点耐性,等到他们获得最低限度的自由之后,在一个公共的平台上按照公平公正、良性互动的游戏规则和程序正义进行对决;而不能够像古往今来所有的野蛮专制者那样,自己主动却偏偏不允许别人反动,自己革命却偏偏不允许别人反革命!在郭飞熊被判刑关押、在高智晟被判处缓刑却依然遭受秘密关押的当下处境中,每一位有良知、有人性的正常人,都应该为保障他们的合法人权而发言、而努力,而不是落井下石地痛打“落水狗”。
    
    今天早晨,从网络中得到消息,著名艾滋病问题关注者和公民维权者胡佳先生,于2007年12月27日下午三点左右,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名逮捕。20多名警察闯进他的家中,切断所有与外界的联系,将他的妻子曾金燕和他们几个月的婴儿以及前来照顾产妇婴儿的老人带到一旁,将胡佳带走。据我所知,胡佳是一名身体瘦弱的乙肝患者,一直坚持在现行的法律制度框架之内致力于普通公民尤其是艾滋病患者的维权活动,而且主要是通过网络发表维权信息和维权言论。自称“负责任的大国”的中国政府,绝对不是乙肝患者胡佳的几句言论能够“颠覆”的,胡佳本人也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要“颠覆政府”。至少我所读到的胡佳的公开言论,都是限定在中国现行宪法所明确保障的言论自由的范畴之内的。
    
    单就即将召开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来说,胡佳的态度我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我个人一直是坚持既要奥运也要人权的。希望政府当局从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建设出发,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大局出发,给予公民维权者和乙肝患者胡佳先生以人道待遇,而不是非理性地给予“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莫须有”罪名。
    
    ▲署名“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全体同人”12月29日发表声明:胡温:别对胡佳胡来!
    
    我们惊闻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抓捕。我们认为,这是“胡温新政”的又一次胡来!胡又来!十七大文告中“尊重公民的表达权”墨迹未干,竞办奥运时的诺言“给世界一个惊喜”声犹在耳,一贯用理性温和方式表达异议、刚为人父的胡佳先生却在这送旧迎新年交之际被你们的警察投入牢笼,这不是你们罔顾最基本人道的胡来又是什么?
    
    我们在此表达强烈愤慨之际,不得不提醒你们计算一下这种肆意妄为胡来的成本。2008年是充满诡异的一年,这一年里,只要你们多来几次这样的胡来,难保不引发出一场你们不愿看到、也无法收场的“戏剧”。
    
    尽快让胡佳先生回到未满月婴儿身边,也就是你们回到“构建和谐社会”正道的显示。
    
    请好自为之!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全体同人
    
    ▲贵州全体异议人士发表呼吁:赶快行动起来,营救胡佳先生。
    
    惊闻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抓捕。几年来,胡佳先生夫妇一直用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参与维权,关注被极权政府打压的民主异议人士,失去土地的维权人士及艾滋病和乙肝患者的权益维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作了不懈的努力。在本年度与任畹町先生联手推出了《2007中国人权宣言》,受到了海内、外民主异议人士的高度赞扬。尽管他多次受到来自于强权的威胁和打压,但在艰难的处境下,始终能以不屈的精神坚守人性和良知,应是维权人士的楷模和榜样!
    
    我们强烈要求北京当局尽快释放胡佳先生,构建和谐社会必须言行一致。否则,它造成的负面影响以及2008年的“奥运会”所受到的冲击,那将是在所难免的!
    
    诸位同仁如果你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请您速来信告知我们,可留下你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我们一起赶快行动起来,呼吁政府立刻释放被逮捕的胡佳先生,还我们的人身自由,也让他能够早日与家人团聚,能多一些时间陪伴在妻子和刚出生几个月的女儿小谦慈的身边,他们现在最需要有人照顾,不为自己,也要为这个家庭吧,各位兄弟姐妹们我们还等什么,赶快行动起来吧,把我们的呼声变成坚强的力量,变成一把尖锐的利剑,直到胡佳先生被释放为止,剑决不收鞘!
    
    ▲一个普通大学生通过博讯网发出呼吁:请释放胡佳夫妇!
    
    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大学生,长期以来一直通过博讯了解国内外的时讯。同时也在博讯上第一次看到了胡佳和曾金燕的名字,他们可谓是中国公民的佼佼者,他们为中国人权的一点点进步到处奔走相告。虽然再后他们又被长期软禁在家,但他们依然通过自己能采取的任何方式来为中国普通老百姓传递他们的声音。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对他们的勇气真心的敬佩。我敬佩胡佳先生一直关注中国环境的那份执酌,敬佩曾金燕女士当年为救丈夫聪慧而机智的行为。
    
    今天,他们两双双被软禁和拘捕。我想,这时是我们千万底层老百姓为他们发声的时候。我们应该运用网络舆论的方式表达出我们的和他们夫妇的心声,给政府压力,让政府知道,在中国,他们并不能想怎么就怎么。(博讯boxun.com)
    
    我相信,只要我们每天写一份这样的支持信,胡佳夫妇就少一天受到当局的折磨。-
    
    ▲署名“林泉”的人士就胡佳被捕感叹:赞胡佳曾金燕夫妇
    
    夫妻同志义薄云,赤胆忠心热血淋。
    
    直面独裁斥党棍,誓迎民主唤国魂。
    
    两情互勉沧桑路,一意相扶恩爱人。
    
    天下为公何所惧,敢将生命化檄文。
    
    ▲记者无疆界严厉谴责中共当局逮捕胡佳。
    
    据大纪元12月28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维权人士胡佳在北京的家中被以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国际组织“记者无疆界”28日特别发表新闻声明严厉谴责。声明中说,胡佳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这是中共政府时常用来对付异议人士的罪名。
    
    记者无疆界严厉谴责
    
    记者无疆界表示,“我们与胡佳和曾金燕(胡佳妻子)以及他们六星期大的女儿团结一致。我们呼吁欧盟以及国际社会也团结起来保护胡佳,使他不要成为中国在奥运前镇压行动的另一个受害人。”
    
    这个新闻自由机构表示,“我们钦佩胡佳维护人权的英勇立场,刚刚在12月5日和法国基金会颁给胡佳和他的妻子曾金燕一个特别奖。”12月5号于巴黎举行的颁奖典礼中,胡佳在北京使用网路摄相机发表了演说。
    
    27日下午3点左右,34岁的胡佳和也是博客和维权人士的妻子曾金燕,曾金燕的外婆和他们六星期大的女儿,在家中被20名警察闯入,警察切断了他们的网路和电话线以防他们向外透露讯息,并且逮捕了胡佳。
    
    根据中国人权保护人(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的消息,警察在逮捕胡佳后,仍然留在屋内以防止曾金燕向他人告知境况。他们给她看了胡佳“颠覆国家政权”的逮捕令。没有人知道胡佳现在被拘禁在哪里。
    
    胡佳和曾金燕都是人权和环境的维权人士和网路博客。他们从5月18日起就被软禁在家。
    
    记者无疆界质疑外国记者采访自由
    
    国际组织“记者无疆界”28日另一份新闻声明是针对北京最近暗示的所谓外国记者采访权。记者无疆界表示,他们注意到27号国务院新闻办的声明,但对其承诺的外国记者采访自由表示怀疑。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表示,2007年有180个外国记者在中国遭受威胁的案例。
    
    记者无疆界表示,他们注意到27号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的声明。蔡武表示,为了8月北京奥运而制定的外国新闻机构新规范,可能在奥运结束后仍然适用。
    
    不过记者无疆界认为,“这就像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做出的其他承诺一样。自从知道新规定将从1月1号适用以来,该组织已经得知了65个外国记者被拘捕、殴打、禁止做报导或是遭受威胁的例子。而且就在国新办主任声明的前一天,一名美联社记者在中国南部被拘捕。”
    
    由Jocelyn Ford率领的驻华外国记者新闻自由协会告诉记者无疆界组织:在2007年,该单位收到180个从监控到拘禁记者这类违反规定的举报案。
    
    记者无疆界表示,北京奥运组织小组成员王伟在2001年曾经承诺,在奥运之前和比赛期间将有完全的新闻自由。不过今年有很多和外国记者有关的意外事件,而且中国的媒体还是受到中宣部的控制。最近的一个事件是,12月26日美联社一名记者在中国南部一个农村采访土地被征收盖电厂而再度抗争的居民而遭到逮捕并且被驱逐。
    
    ▲人权组织吁中国放胡佳履奥运承诺
    
    (美国之音记者齐勇明报道)中国著名维权及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被中国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捕后。引发国际关注。人权组织敦促中国切实履行在申办奥运会时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改善人权的承诺。
    
    胡佳是长期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的民间活动人士,被认为为中国维权事业做出了贡献。中国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拘捕人权活动人士,显示中国在节日期间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
    
    纽约时报说,现年34岁的胡佳曾不顾当局企图掩盖中国艾滋病蔓延的危机,帮助艾滋病患者得到治疗。最近他经常帮助外界沟通有关中国受到恐吓、威胁、遭到殴打以至被捕的律师,抗议的农民,劳工以及维权人士的情况。
    
    *记者无国界感到震惊*
    
    总部设在巴黎的保护记者和维权活动人士的人权机构记者无国界的负责人文森特。布罗塞尔说:“我对他受到颠覆政府的指称而被拘押感到十分的震惊,绝对谈不上什么颠覆的问题。他只是自由表达言论的活动人士,历来都是采取非常和平的表达方式。他为艾滋病人维护权利,我们认为完全没有理由逮捕他,也没有理由指控他颠覆罪。”
    
    记者无国界组织12月初刚刚联同法兰西基金会向胡佳夫妇颁发了“中国奖”,表彰他们尽管被软禁家中,仍然设法能让外界知道民众在准备北京奥运过程中所受到的损害。
    
    今年11月,胡佳通过网路视讯的方式参加了在布鲁塞尔欧盟议会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一次听政会。他在听政会上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一名组织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负责人员曾经是公安局的局长,在很多违反人权的问题上负有责任。他说,在奥运会临近之际中国当局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对中国人权记录的负面影响*
    
    记者无国界的布罗塞尔说:“我想国际社会一定会呼吁释放他(胡佳),因为这个案子和奥运会关系密切。我们非常吃惊,因为就要在今入2008年这个要在北京举办奥运会这一年的时候,(胡佳)倒因为奥运会成了囚犯。北京2001年申请举办奥运的时候说得非常清楚,奥运会能够帮助中国改善人权。现在他被逮捕让我们非常震惊。”
    
    纽约时报12月30号的署名文章说,如果受到起诉并被定罪,胡佳可能会判长期监禁。但是在2008年奥运会就要到来之前对一位最知名的维权人士的迫害,只会给中国人权记录带来公开的负面影响。
    
    记者无国界发表了声明谴责中国当局逮捕胡佳的行为,并促请欧盟和国际社会为胡佳的自由进行呼吁。
    
    ▲署名“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12月31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当局迫害胡佳先生
    
    惊悉中共当局于2007年12月27日拘捕了大陆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先生,随后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
    
    众所周知,胡佳先生一直工作在维权运动的第一线,一向以敢言著称。同时,他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和帮助做了大量的实事。前不久,身患重病的胡佳先生喜得千金,在妻女最需关照的时候,中共当局置宪法与人道于不顾,将胡佳先生投入监狱。
    
    首先,我们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对胡佳先生所采取的野蛮行径!
    
    其次,我们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先生!
    
    中共当局在距奥运会开幕的不足八个月前拘捕胡佳先生,无疑是对奥运精神的巨大讽刺,也是对自己承诺的“奥运将促进人权改善”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释放胡佳先生、让胡佳先生回到只有出生仅一个多月的女儿身边,才是中共当局最明智的选择!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发表呼吁:请继续关注胡佳,大声发出救助的声音。
    
    自12月27日下午3点多钟突然与胡佳中断通讯一切联系之后,我和大家的心情是同样的焦急、揣测……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呼叫胡佳和金燕,你们怎么啦?在哪里!
    
    近日得到胡佳已被刑事拘留的消息。今日警察撤出屋内了,胡佳给胡妈妈带信来要女儿照片和500元钱。
    
    市公安全局国保警察在搜查抄袭胡佳家时,不光把所有文字的笔记本、杂志、刊物等抄走,就连在宝宝过满月爷爷奶奶送给孙女的“民俗礼品风筝”包括放风筝用的线纣盘都没逃脱,也被视为通讯的可嫌之禁品没收拿走啦!
    
    今日清晨我家前后门口布置了警车,国保车各一辆,每车三人。在此年终岁尾迎“2008奥远”年,我又再次“享受待遇”被政府-划地为牢啦!
    
    我们大家尽最大努力去营救胡佳吧,能发出声音就大声发出救助的声音,希望大媒体做些深入报道。
    
    ●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分析
    
    ▲自由亚洲电台(RFA)姬励思12月28日报道: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带走胡佳。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周四下午与胡佳在网上聊天时,突然收不到任何回覆,其后多名友人都无法联络上胡佳夫妇。齐志勇周五对本台粤语组表示,胡佳的妈妈下午到过胡佳的住所了解,证实胡佳周四被通州区国保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带走,而他的家人被软禁于住所内,受到严密监控。
    
    齐志勇说:胡佳确实是跟我在skype聊天时,中断的时间被国保抓走,给他的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24小时监控金燕,孩子及外婆,然后各种通讯工具全被没收,截断,不容许她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方式。
    
    记者致电齐志勇前,曾致电胡妈妈,当时胡爸爸接听并表示太太外出未回来。但记者其后再致电胡妈妈时,电话就一直无法再接通。
    
    齐志勇表示,现时不知道胡佳被关押在何处。据胡妈妈透露,胡佳的住所里外都布满警察,她被搜查一番后才获准进入。曾金燕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特别憔悴,心情很沉重,刚生了孩子,孩子的爸爸又被带走。
    
    齐志勇说,胡佳一直声援多名受迫害的维权人士及他们的家属,当局要对付他是迟早的事,当局选择在圣诞假期间采取行动,他相信是有意降低外界的反响。他说:找到这么一个最佳的时机,圣诞节就是国际媒体、记者都在休假,关注较消弱的时候。
    
    记者致电通州区国保支队,工作人员获悉是查询有关胡佳时,就说记者打错电话。
    
    此外,北京市民李金平周五早上前往胡佳住所,希望了解他家发生何事时被国保带走,至下午才获释回家,李金平说,目前他门外有国保在监视他,禁止他探望胡佳,但他说周六还会尝试前往慰问胡佳的家人。他说:不让去也要去,去看看他家到底怎么回事,也安抚安抚一下。
    
    现年34岁的胡佳多年从事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及维护人权活动。他曾被当局绑架、拘捕及软禁。胡佳最近一次被软禁在家中,是从今年5月中开始,他的女儿刚于上月中出生。胡佳及其妻子曾金燕刚获得“记者无国界”颁发的2007年度“新闻自由特别奖”。
    
    另一方面,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于周四下午被当局带走问话,期间家人一度与他失去联系。他于周五下午两点获释回家,万延海没有透露谈话内容,表示不了解这次被带走原因,但现时可自由出入。
    
    ▲南洋商报12月29日报道:涉嫌煽动颠覆政府中国民权分子胡佳被捕
    
    (北京29日法新电)民权组织及活跃分子今天说,中国公安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名逮捕知名民权分子胡佳。当局在北京奥运会明年举行之前,展开压制行动。
    
    维权人士、胡佳的朋友刘飞跃说:“公安拘捕他,并指他煽动颠覆政府。”
    
    一个称为“中国维权”的组织说,公安昨天闯进胡佳在北京的住家,切断他的电话线及互联网联线,并带走胡佳。该组织发表声明说:“我们相信胡佳被刑事拘留,纯粹是因为他进行促进人权的和平活动。该组织要求立即及无条件释放胡佳。
    
    ▲自由时报12月29日报道:中国爱滋维权人士胡佳传再度被捕。
    
    中国知名爱滋工作者和人权推动者胡佳近日再度遭公安逮捕,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同为爱滋工作者的妻子曾金燕,则和刚出生一个月的女儿同被软禁在北京住所内。
    
    来自维权律师滕彪及民权推动人士刘飞跃的消息显示,遭长期软禁的胡佳是在27日被公安带走,“看来平安获释的机会很低”。公安并切断居所对外的电话、网路连系,且在居所外布置岗哨,防止夫妇向外求援。
    
    揭发中国爱滋猖獗内幕
    
    胡佳近年来数度向外披露中国境内爱滋猖獗实情,如华中地区官方主导的捐血活动导致数千名农民感染爱滋,以及其他维权人士遭到不当判刑或在狱中被虐情况,因此成为中国政府的眼中钉,近年来多次遭软禁、拘捕,在这次被带走之前,他自述“已经被关了二百二十二天”。
    
    反讽的是,时代杂志在5月将曾金燕评选为2007年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无疆界记者组织也刚在本月5日宣布将“中国奖”颁给胡佳及曾金燕,结果两人一遭逮捕、一遭软禁。
    
    “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则发表声明,指责此举显示中国打算在奥运之前加强压制维权人士的力道,避免问题浮上台面。该组织并强调,当局应立即无条件释放胡佳。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12月30日报道:日本记者访问胡佳2次遭警察阻拦。
    
    日本东京新闻的记者今天(30日)去胡佳处拜访,遭警察拦截。警察以未打通电话为由,将记者赶走。
    
    知情人披露,胡佳门外的警察阻拦记者拜访。(录音)
    
    记者被3、4名警察带到社区一间小屋检查证件。胡佳门外的警察大部分是便衣,也有穿警服的。这位记者回忆,当初去高智晟家的遭遇更残酷。他说警察对外国记者这样,对中国人更可想而知了。
    
    记者再次尝试进入时,警察以胡佳邻居出事,此地戒严为由阻拦记者。(录音)
    
    据估计,胡佳家中也有男、女警察监控家人行动。现在曾金燕和母亲带孩子在家。
    
    64伤残人士齐志勇也遭警方监控,友人打电话本人不能接,是其他男人的声音。知情人分析,齐志勇目前遭遇与胡佳被捕有关。
    
    ▲英国广播公司(BBC)12月30日报道:维权人士胡佳“被控颠覆国家罪”。
    
    北京维权人士、“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告诉BBC中文网说,中国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了爱滋病维权活跃人士胡佳。
    
    齐志勇星期天(11月30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胡佳的母亲曾到过公安局国保部门,一名警官向他出示了文件,上面写着当局拘留胡佳的理由。
    
    他说,胡佳母亲没留意这是否逮捕通知书,但据她忆述,文件上写的一道罪名不是煽动罪,相信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公安人员告诉胡佳母亲说,现在是“拘留审查阶段”,因为胡佳在网路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包括抵制奥运等题目。
    
    齐志勇告诉BBC中文网说,该名人员向胡佳母亲出示了一叠胡佳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的打印件,并要求她好好配合,说“恐怕是要判刑的”,并恐吓她“不要向外界透露这里的一切事情”。
    
    但是公安人员也答应胡佳母亲说,“如果你配合我们工作的话”,就可能在元旦之前安排她探望儿子。
    
    胡佳是在星期四(27日)下午在北京家中被带走,他的妻子曾金燕和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女儿目前都遭到软禁。
    
    他说,星期六(29日)晚跟胡佳母亲通了电话,表示星期天要去给曾金燕送点奶粉。他星期天曾经几次打电话给她,但到下午为止还是音讯全无。
    
    而从星期六晚开始,齐志勇家也被警察包围,完全控制他的进出自由。
    
    星期天稍早时候,北京维权律师滕彪也接受了BBC中文部的采访。他说胡佳写了不少文章和评论对外披露中国人权问题,当局已经无法容忍。
    
    他说:“中共已经不能容忍,可能很久就已经想抓他了,现在只是选择一个时机而已。”
    
    滕彪透露,胡佳和曾金燕的家中和小区门口都有人驻守,外人无法探望。两人的一切电话、手机和网络通讯都被切断,到现在都无法跟他们取得联系。
    
    滕彪说,他非常担心胡佳夫妇的安全。
    
    他担心本身有严重肝硬化的胡佳如果受到虐待,直接威胁他的生命。胡佳也有可能采取包括绝食等各种手段做出抗议。
    
    而两人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大,曾金燕还在哺乳期,情绪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BBC中文网记者星期天也曾尝试给胡佳和曾金燕打电话,但是家中电话和小灵通都无法接通,手机则只能听到“正在使用中”或“已关机”的录音。
    
    压力团体“中国人权捍卫者”要求立即释放胡佳,并指责中国在明年北京举行奥运会之前加紧打压维权人士。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也发表了声明谴责胡佳被捕,要求把他释放,并促请欧盟和国际社会为胡佳发声。
    
    无国界记者组织刚在本月初联同法兰西基金会向胡佳夫妇颁发“中国奖”,表扬他们设法让外界知道民众在准备北京奥运过程中所受到的损害。
    
    ▲大纪元骆亚12月30日的报道和分析:王军涛解读中共岁末对胡佳下手。
    
    北京著名的艾滋与环境维权人士胡佳因为捍卫言论自由被软禁在家200多天,日前被北京公安部市局国保总队、通州国保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传唤,但24小时过后,至今仍未释放。而胡佳的妻子、孩子及外婆则被划地为牢。
    
    中共不顾国际社会舆论的谴责,在世界准备迈入2008年之际对胡佳下手,流亡海外多年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先生对此作详尽分析并呼吁国际社会对胡佳被抓给予足够的重视,给中共足够的压力就能迫使其不得不释放胡佳。
    
    2008奥运前控制在国内能呼应国外压力的异议人士
    
    王军涛认为中共对胡佳下手,跟2008年奥运有关。因为2008年奥运实际上是国内外关注中共人权的焦点。中共希望通过2008年奥运向海外展示其实力和成功,增加其合法性。而外界各个方面的力量则希望通过奥运会把中国存在问题揭露出来,希望向中共施加压力来改进中国现实。
    
    中共在应对外界压力(挑战)有自己的盘算,虽然中共面临外界很大的压力,但在国内能呼应这种压力的异议人士也不是特别多,胡佳就是其中的一个。因此中共想在2007年就把这样的异议人士控制住,甚至在2008年奥运前将这样的呼应消失掉。
    
    中共的制度决定其在政治上的愚蠢
    
    全球人权圣火正在世界各地传递,2008奥运中国人权状况越来越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而胡佳夫妇刚获得记者无疆界-法兰西基金会在巴黎颁发2007年度新闻自由奖,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还对胡佳下手,可能在国际上引起更大范围的抵制08奥运会,对中共的这种愚蠢做法,王军涛认为这是中共的制度决定的。他说:“因为整个社会都知道,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是世界的潮流,甚至是逆我者亡。在这方面,中共没有办法通过反思和学习世界潮流来根本上改变自己制度。所以中共在全球关注它人权的时候做出这样愚蠢的表现是毫不奇怪的。”
    
    认清中共呼吁国际社会对胡佳被抓处于高度重视的态度
    
    中共抓不抓胡佳的主要考量是看结果对它政权造成的危害有多大。王军涛认为如果国际社会压力足够大,胡佳被抓将影响到它举办奥运的时候,中共就会采取不抓的方式,所以他希望国际社会应当对于胡佳被抓处于高度重视的态度。他说:“现在胡佳是传唤,传唤在司法上是可以转换为拘留,而拘留可以转换为逮捕,逮捕可以进入刑事诉讼,而决定起诉不起诉,而起诉还有判刑不判刑。而这个时间我想中共是在观察国际社会,如果国际社会反响大,它可能在传唤阶段就结束。但如果说没有国际社会的呼吁,它可能走到司法诉讼或者判刑都有可能。那样中共就可以让胡佳在奥运期间甚至奥运之后一段时间也都消失。
    
    中共盘算最好让胡佳消声,但在胡佳消声过程中国际影响太大的话,它就会停下了采用另一种方式,比如采用流氓方式把电脑和通讯掐断与外界失去联系。让胡佳的呼应出不来,也不让胡佳成为一名英雄。“
    
    中共在统治权术方面处于非常精致和狡猾
    
    王军涛认为中共在统治权术方面它又比其他专制制度要成熟。它既不像苏共转型那样一些国家对潮流的迎屈和让步,放弃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且也没有像北汉古巴这样用最野蛮的方式扼杀所有的苗头。中共这样精心操作的方式给世界一个它正在逐渐开放、逐渐改善人权,而且愿意接受国际社会沟通的这种姿态,它在统治权术方面处于一个非常精致和狡猾的这样一个水准。
    
    国际社会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中共一方面不会像古巴一样拒绝国际社会的交流,同时中共又不会让异议人士来挑战它的政权,发表自由的看法。王军涛认为中共因此不断的挑出所谓的出头鸟来打,把异议人士中最活跃的不断的抓起来判刑,同时对多数人采取控制的方式来对待。这样对国际社会来说,造成一个错觉,它们还不是很野蛮,而且它们表示出要改进愿望,这样国际社会把时间和精力大量的放在跟它的沟通和交流信息,甚至做人质交换这样一种方式上。国际社会以为中国有进展,实际上是六四过去这二十年来,中国人权状况一直处于恶化之中,根本没有改善。但是国际社会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某种程度上,中共比较成功的来控制异议人士。
    
    向国际社会进言提长、中、短期策略
    
    目前国际社会都把奥运会当作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让他们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推动中国政治进步,王军涛希望国际社会知道:第一这个政权不可能在奥运前得到真正的改变,第二还是可以在具体的人比如胡佳上面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王军涛向国际社会进言提出长期、中期、短期策略。他说在短期不管中共抓捕谁,国际社会都给予强烈反应,那么给这些人建立一种保护,不仅是给这些人免于政治迫害,而且可以为其他人建立一个示范:挑战中国人权恶劣状况可能付出代价,但是他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
    
    中期国际社会建立各种各样的人权对话机制,同时要使用其他的机制,对中共施加压力,如果他们想要继续违背人权的话,它们跟国际社会交往会收到很多的影响。
    
    长期看,国际社会应当促成中国内部一些健康力量的发展,为根本上的制度改变创造条件。因为中国人权状况的问题根本在于制度的不合理。在这个制度中执政党如果不镇压异议人士、不保持恶劣人权状况的话,他就无法维持政权。只有把这个制度解决了,中国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人权分歧。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律师:维权人士胡佳将受到起诉。
    
    北京维权律师滕彪透露,上周被逮捕的爱滋病维权活跃人士胡佳可能将受到起诉。
    
    滕彪星期日(12月30日)接受BBC中文部采访时说,他目前尚不清楚当局对胡佳的具体控罪,相信当日之内应该会得到确定。
    
    滕彪说:"他(胡佳)的妈妈应该手里面有一个拘留通知书,上面有涉嫌的罪名。"
    
    滕彪表示,目前有关胡佳被控的罪名有两种说法,"有的说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的说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今天可能会确定,有人会把这事情确定一下。"
    
    胡佳星期四(12月27日)下午在北京家中被带走。
    
    滕彪认为,胡佳长期从事人权工作,写了不少文章和评论对外披露中国人权问题,现在已经到了北京当局不能容忍的地步。
    
    他说:"中共已经不能容忍,可能很久就已经想抓他了,现在只是选择一个时机而已。"
    
    妻女遭软禁
    
    滕彪透露,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和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女儿目前都遭到软禁,家中和小区门口都有人驻守,外人无法探望。
    
    滕彪表示,胡佳和曾金燕的一切电话、手机和网络通讯都被切断,到现在都无法跟他们取得联系。
    
    滕彪说,他非常担心胡佳夫妇的安全。
    
    他担心本身有严重肝硬化的胡佳如果受到虐待,直接威胁他的生命。胡佳也有可能采取包括绝食等各种手段做出抗议。
    
    而两人的孩子才一个月大,曾金燕还在哺乳期,情绪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BBC中文网记者星期天也曾尝试给胡佳和曾金燕打电话,但是家中电话和小灵通都无法接通,手机则只能听到"正在使用中"或"已关机"的录音。
    
    压力团体"中国人权捍卫者"要求立即释放胡佳,并指责中国在明年北京举行奥运会之前加紧打压维权人士。
    
    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也发表了声明谴责胡佳被捕,要求把他释放,并促请欧盟和国际社会为胡佳发声。
    
    无国界记者组织刚在本月初联同法兰西基金会向胡佳夫妇颁发"中国奖",表扬他们尽管被软禁家中,仍然设法能让外界知道民众在准备北京奥运过程中所受到的损害。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12月31日报道:北京律师:胡佳因莫须有二罪遭起诉。
    
    12日31消息,北京维权律师滕彪与李和平就北京著名爱滋与环境维权人士胡佳12月27日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公安部市局国保总队北京通州国保大队正式逮捕一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局逮捕胡佳的罪名是莫须有的,是试图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消灭不同的声音。
    
    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强调,有关胡佳被捕的罪名有两种说法“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无论哪一种都是莫须有的。
    
    滕彪:“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人权捍卫者。胡佳做的事情都是公开的、透明的,我们都看得见,他就是通过发布各种人权信息,这种方式来推动这个人权工作。所以他的行为不可能构成颠覆国家政权,也不可能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胡佳被捕之前,受中共当局软禁时间长达二百多天,滕彪认为,胡佳再度遭当局逮捕,跟2008年奥运会有关。
    
    滕彪:“在奥运会之前,中共可能要他们认为有可能给奥运会添乱的人,这种批评的声音都给压制住。在奥运会之前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被拘捕。他们(中共)有时也并不在意海外的各种谴责。他们(中共)只要把国内的人、信息全都给管制,他们就觉得安全了。”
    
    维权律师李和平则认为,胡佳长期致力于推动对公民的权益,尤其是对艾滋病和乙肝患者的权益维护。当局控诉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对人性的惩罚。
    
    李和平:“像胡佳这样的优秀的公民,如果就是说受到了刑事惩罚的话,这不是处罚胡佳一个人,可以说是对人性的惩罚,对良知的惩罚。我觉得在中国任何有正义的人,有良知的人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目前,胡佳的妻子正在哺乳期,和刚满月的孩子被软禁在家,与外界的联系被全部切断。而胡佳本人患有严重肝硬化,如果受到虐待会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
    
    包括记者无疆界等非政府组织呼吁各界高度关注胡佳及其家人,并要求中共当局立刻释放胡佳。
    
    ▲中央社12月31日报道:中国维权人士胡佳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
    
    北京维权人士、“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向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透露,中国警方日前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爱滋病维权活跃人士胡佳。
    
    齐志勇三十日接受访问时说,胡佳的母亲曾到过公安局国保部门,一名警官向她出示了文件,上面写着当局拘留胡佳的理由。胡佳母亲没留意这是否逮捕通知书,但据她回忆,文件上写的一道罪名不是煽动罪,相信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公安人员告诉胡佳母亲,现在是“拘留审查阶段”,因为胡佳在网路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包括抵制奥运等内容。
    
    齐志勇表示,这名公安人员向胡佳母亲出示一叠胡佳在网路上发表的文章影本,并要求她好好配合,说“恐怕是要判刑的”,并恐吓她“不要向外界透露这里的一切事情”。
    
    但是公安人员也答应胡佳母亲,如果配合,就可能在元旦前安排她探望儿子。
    
    胡佳于二十七日下午在北京家中被带走,他的妻子曾金燕和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女儿,目前都遭到软禁。
    
    北京维权律师滕彪日前也接受访问。他说,胡佳写了不少文章和评论对外披露中国人权问题,当局已经无法容忍。
    
    法国巴黎的无疆界记者组织刚在本月初颁发“中国奖”给胡佳夫妇,表扬他们让外界知道民众在准备北京奥运过程中所受到的损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齐志勇:请继续关注胡佳,大声发出救助的声音(图)
  • 胡佳的刑事拘留书(图)
  • 律师滕彪:胡佳太太和婴儿被软禁,胡佳将受到起诉
  • 王军涛解读中共岁末对胡佳下手
  • 李喜阁:胡佳你在那里
  • 蔡楚: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 胡佳“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维权网关于胡佳被逮捕的声明--请立即释放胡佳
  • 胡佳亲友与胡夫妇联络中断 关注曾金燕能否如约到公司
  • 齐志勇:请紧急关注;胡佳突然失掉一切联系!
  • 齐志勇电话失声 朋友与用约定方法也联系不上胡佳
  • 胡佳突然失去一切联系
  • 胡佳:上海市民的维权努力
  • 组图:胡佳、齐志勇给访民送大衣(图)
  • 胡佳:高耀洁教授80岁生日
  • 北京众人士看望胡佳满月的女儿
  • 胡佳:上海拆迁维权人士龚浩明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 胡佳:杨春林案件再度移交检察院(图)
  • 胡佳:莫少平律师会见狱中作家吕耿松
  • 姚遥:关注胡佳-2001年中国青年报关于胡佳的文章
  • 张耀杰:既要奥运也要人权—吁请政府当局善待胡佳先生
  • 胡佳——2007年北京最牛人权钉子户
  • 中共年末的人权总结--非法逮捕胡佳
  • 强烈呼吁海内外人士关注胡佳被捕事件/力健威
  • 请释放胡佳夫妇!/一个普通大学生
  • 图穷匕首见,逮捕胡佳之我见/人大何天
  • 齐志勇:胡佳突然失去一切联系?!
  • 赞胡佳曾金燕夫妇/林泉
  • 胡佳呼吁关注《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的命运
  • 敬请胡佳关注自己住处附近的维权活动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胡佳香港归来话香港:有自由,少民主/何天(图)
  • 胡佳住院探望有感/刘京生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余世存:我梦见了胡佳
  • 赵昕:金子般纯粹的胡佳
  • 岂止胡佳,连黄菊也失踪了/林保华
  • 杨天水等:北京恶警在反党—抗议北京部分恶警殴打人道义士胡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