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齐志勇:一件大衣(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3日 转载)
    [日期:2007-12-23] 来源:《参与》 作者:齐志勇/胡佳
    
    
    
退役士官彭承忧右肩的枪伤

    
    齐志勇摄:退役士官彭承忧右肩的枪伤
    
    12月3日清晨,黑龙江的一位访民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当天要在公益桥举行访民的节日。我刚从睡梦中醒来,初时听成“深渊节”,不解其意。后来经她解释,方明白是“申冤节”。不过,访民们又何尝不是生活在深渊中呢。
    
    当天晚上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给我传来几幅访民申冤节的现场照片,其中有一幅是一位年轻人光着膀子,右肩上有明显的伤口缝合印记。我经历过89,到过青藏高原藏羚羊被捕杀的现场,血腥和恐怖的场面不会令我多诧异,但面对这种照片,我却一下子感受到这个冬日里衣着单薄的年轻人所要承担的寒冷。心里涌动着不安,希望能做点事情帮他御寒。
    
     12月10日人权日,雪在下,寒气逼人。雨雪交加的寒意让我更为那位年轻人担忧。不久老齐把这位退伍消防士官的上访材料也拍摄了发过来。我能帮他什么呢,除了把他那份材料打字录入,帮他发布呼吁一下,也许就只能送给他一件大衣吧。无论他栖身在何处,白天穿在身上,晚上盖在身上。为了有一天能获得公正,你也一定要保重自己,坚持住。
    
     在党民矛盾、官民对立如水火的中国,尽管上访是任何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死路,但还是有千千万万老百姓走过,万万千千老百姓正在走,更多的冤民即将启程。他们所要求的仅仅是公正,但这却是专制社会最稀缺的资源。无论怎样,我们首先要坚持住。
    
    
    
    胡佳
    
    2007年12月23日星期日
    
    
    

齐志勇:一件大衣‏
    
    
    
    每年12月上旬都有几个纪念日,比如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12月4日全国普法日,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1992年10月16日第47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确定每年12月3日为“国际残疾人日 ”。我做为一位有18年“残龄(1989六四至2007六四)”的残疾人,对此节日非常关注。但当天我却没有接到任何一个由市、区地方残联会发来的活动通知、慰问。只有我和山东盲人陈光诚之妻袁伟静互发的短信问候和鼓励。我还惊喜的接到胡佳发来的“节日快乐!”短信。又同时接到黑龙江访民邀我参加各地上访民第一届“申冤节”。
    
     上午我赶到南城四环公益桥,参加京城访民“申冤节”集会。那里的众多访民中间,有一位武警戒装裹身的小伙子,右手紧贴右身而不动。他……他是位残疾访民吗?我上前问他是干什么的。原来他是位昔日消防战士,今日冤民。经过交谈,经他本人同意我给他拍照。他名叫彭承忧,今年27岁了,因右臂受枪伤残废。此恶性事件发生在他刚刚退伍走上自谋职业时。当时他贷款两万人民币承租了一辆出租车,可是仅仅开了七、八天的时间就被湖南湘西当地的歹徒持枪抢劫惨遭不幸,而由于当地公安部门的不作为,不仅凶手逃脱,而且他也落下了终身残疾。
    
    说来也巧。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我到国务院信访办迎接“河南民办教师百人诉求团”。那日下起了本年入冬的第一次降雪。此洁白的雪花似真感动于世间冤民之血泪。当我要离开此地时,再次巧遇那位身穿武警作训服的右手残疾战士小彭。在这寒冷的雪天,他还是这样单薄的“戒装”令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问他:“你也过来了,要去哪里?”他说:“每逢周一、三、五上午都要去中央军委信仿办。”这又刚赶到这里来了。真让我为之感叹,佩服他的执着精神。猛然随想到自己,也是05年在自家中被四名不明身份大汉突闯进屋,将我暴打一顿。此案至今未有结案。但无论是我自己还是警方都心知肚明,这本就是国保部门的警察所为。但我却没有去执着求告。随即,我很想与他交个朋友,就把自己的电话和胡佳弟兄电话告诉了他。
    
    我拍过他的光身赤背的枪伤照片。此照片我发电邮给胡佳看过,留给他很深印像。胡佳当晚就告诉我,要捐赠给退伍消防兵小彭一件棉大衣。好让他御此寒冬。胡佳说他看到那个照片,就觉得不为小伙子做点事情就于心不安。我家离上访村近,胡佳就委托我去找小彭。而小彭很倔强,一再推辞,不肯随我去选购大衣。
    
    因在这雪天寒冷的突袭,我的残腿遇经此天很难受,我也就没追赶那位土家族的武警消防兵彭承优。心想有他的电话,肯定还能联络上他。可我刚到家里要打胰岛素吃午饭,就又收到胡佳的短信:“这样天气,他穿的太单薄了。无论是100还是200元,拜托你给他选一件货真价实的好军大衣。”随后又再次叮瞩:“老齐,一定要到专门的军用品店去买正规产品,再买顶帽子和手套等随身的东西。金燕马上把钱汇到你的帐户上。”我看到胡佳这些短信,真乃冬天里的热棒棒,让我传递给湘西土家族的小彭。我何不借之今日国际人权日,帮胡佳实现心愿呢。
    
    我开着残摩带着小彭走了几处,一下午暂没有选到合适的。途径天安门城门楼子前,我为小彭留了张影。今天是国际人权日,在此照像,无笑愁容映着夜景。
    
    说句心里话,自89六四后,我对所有军人很厌恶。中共解放军的军装和刽子手的屠装无异。可这两天我却开着残摩拉着一位退伍军人,到处跑商店给他寻买棉大衣,去军委信访送诉求状等。现在知晓脱下军装的军人也是老百姓啊。胡佳似乎知晓我的心结,仍不断短信叮瞩:“小彭当过消防兵,救过百姓的生命财产。现在他也是残疾人,我们能做点事帮帮他是应该的。”我因此感动。在路上我和小彭交谈,得知他1999年参军入伍2004年退伍返乡,家中排行老五。本想开出租自立谋生,没想到刚干了七八天就出了此恶性事件,医药费用去三万多元钱。可此案至今无结果。在北京的上访期间多次被押到马家楼分流遣返,多次被谴送回湘西,他只好不断返回到北京申诉鸣冤。
    
    
    这位年轻的土家族弟兄,曾当五、六年武警消防兵。这个兵种和医生一样,在和平年代每日救死扶伤。他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也经历过烈火锻造。因被歹徒持枪抢劫而造成右手臂终身重残。他穿上军绿色的大衣暖在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泪水在他眼眶里涌荡着……
    
    
    又过了两天,小彭发来短信,请我到他们的临时居住地那里,因他们那里的访民得知我们关心小彭,大家就也想见见胡佳和我。  .
    
    
    胡佳因为人身自由受限无法来上访村看望小彭。我应邀赶到小彭他们栖身聚居之地。这里紧靠南站附近的铁路轨道。还真巧,我正在观望访民的房舍构造及室内用品时,路过一趟国际列车“北京-平壤”,莫非也是遣送难民的?这趟列车连接着世界最黑暗的集中营和世界最大的监狱。
    
    
    我进到小彭他们住屋里。这哪里是房屋呀!简直就是窝棚!所用材料还挺齐全,铁皮、铁丝、木条、麻绳、纸板、塑料等,没有一件称上像样的建筑材料。四、五人或七、八人同睡一床板上。他们都是在南站上访村被拆毁之后访民们重新搭建的。按各省、市、县自发的整合。小彭这里大部分是湖南湘西自治州、凤凰县等地的老乡。大伙聚集在五六间寒舍,平均年龄四十五岁左右。各案不同,但大都是来北京数年了。写到此我不禁心酸泪下,无法描述在此国都天子脚下,29届奥运会举办地,胡温特色“和谐”究竟是正是反。
    
    
    将踏入08年奥运,访民多多保护自己!京城的你我他,为这些苦难的访民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吧!
    
    
    在圣诞节来临之际,愿慈爱的天父眷顾保守世人平安喜乐!
    
    
    
    六四伤残者 齐志勇
    
    
    
    2007年12月1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组图:胡佳、齐志勇给访民送大衣(图)
  • 齐志勇:雪中的人权日(图)
  • 齐志勇:北京国保监视前往麦加朝觐的穆斯林(组图)(图)
  • 齐志勇、贾建英到医院探望胡佳夫妇(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再度被非法限制出境(附图和录音)(图)
  • 因纪念包老而被警方拘禁37小时的齐志勇回到家中(录音)(图)
  • 胡佳、齐志勇:访民们你在哪里?‏(组图) (图)
  • 蔡楚: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北京警方宣布限制出入自由(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心里的话--忘不了的六• 四(图)
  • 胡佳与香港同步游行受阻 齐志勇遭拘留/刘飞跃(图)
  • 胡佳、齐志勇穿七•一文化衫 声援香港大游行 /刘飞跃(图)
  • 六.四伤残者_齐志勇给蔡楚的信(组图)(图)
  • 齐志勇;停止迫害,我的呼吁(组图)(图)
  • 博讯快讯:胡佳、齐志勇等今日又被北京当局软禁(组图)(图)
  • 六四受难者齐志勇遭警方非法限制自由
  •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图)
  • 清明节悼念赵紫阳先生,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派出所扣留(图)
  • 山东警方再次阻止袁伟静探视陈光诚/齐志勇
  • 齐志勇获释,全家面临生存危机
  • 齐志勇被官方扣留至今不明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为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捐款的呼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