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博扎瓦:请拆除西藏的“柏林墙”(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7日 转载)
    
    
藏人從中共邊防軍的槍口下流亡

     藏人從中共邊防軍的槍口下流亡
    
    
    [日期:2007-12-17] 来源:《参与》 作者:博扎瓦
    
     记得孩童时代的拉萨,少数积极分子经常用“达赖、班禅的走狗”来呵斥落后分子。一向好奇的我一直觉得纳闷——何为“达赖、班禅”?询问父母和爷爷,他们总是用一种恐惧的表情并刻意压低声音说:“他们是咱们的上师”。当我继续追问,却得到长辈们的紧张制止:“小孩子不准问大人的事情,你想让我们进监狱?”此般恐怖的描述,的确让年幼的我感受到了“达赖、班禅”问题的严重性。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有关达赖喇嘛的话题。从称呼的变化上,可以看出许多人对他的尊敬程度,从最初的“达赖”到“达赖喇嘛”、“益西诺布”、“嘉瓦仁波切”以及现在普遍流行的“衮顿”等等,无一不是带有无限敬意的尊称。
    
    八十年代初期的一天,父亲从外面借来了一台我们全家闻所未闻的双卡录音机,在听罢数首的港台“靡靡之音”后,父亲将录音机连同一位“鬼鬼祟祟”的老人反锁进了里屋。大约一小时后,老人出来了。老泪横秋的老人手里拿着个用白纸包裹的录音带,在连声向我父亲道谢数次后,才激动难抑地缓步离开了我家。父亲颇像一位妙手回春的老藏医,心满意足地目送病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居然在家里偷听达赖喇嘛的录音讲话。而当时,我既不理解那位老人为何如此激动,也不知道父亲和那位老人在屋里谈了些什么,听到了些什么,但老人那种感恩备至的举动使我全身莫名其妙地颤抖。那盘录音带后来又回到了我家,我看到父亲总是用哈达或干净的白纸包裹着,我想这肯定是出于对录音带的尊重。
    
    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以及拉萨街上能听到“囊玛”、“堆谢”(都是西藏传统音乐)及邓丽君歌曲的时候,在藏人口中,“嘉瓦仁波切”这个词汇已不再是禁忌。在许多人家中,一幅达赖喇嘛的黑白相片代替了毛泽东的铁皮像。大昭寺前面的老建筑被拆除了,其中包括西藏学者多仁的故居及著名的其迭林大院。后者据说是西藏古代刺客拉隆白朵,制订刺杀图博灭佛暴君朗达的计划之处。这些老建筑的拆除,当时据说是为了给“即将回国”的达赖喇嘛展示一个“新西藏”的面貌而实施的项目,这或许是藏人的一厢情愿,因为藏人以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像八十年代“恩准”班禅喇嘛返回拉萨一样隆重接待达赖喇嘛,因此,一些藏人不管政府实施什么施工项目,都当作是恭迎嘉瓦仁波切的举措而倍感欣喜。实际上,很多藏人老者还是在“其迭林也拆了,仍然见不到嘉瓦仁波切”的失落中相继去世,这倒也印证了我的一位汉人朋友对藏人的评价——“单纯得跟小孩一样”。
    
    拉萨某单位的藏人共产党书记,开会时常常训斥职工,还禁止职工在单位宿舍区为亡故家人请僧人做超度法事。他的一些做法在当时连一些汉人干部都觉得过火,而这样一个人,居然在退休的第二天,便穿上一件藏装,手持嘛呢转经筒,走在拉萨的转经道上。更让人不解的是,有人后来居然在印度达兰萨拉达赖喇嘛的宫邸看到了他,他与一批来自西藏的朝圣者,一同跪拜在达赖喇嘛面前痛哭流涕。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在外来的强权压力下内心扭曲、人格分裂但依然摆脱不了传统信仰的藏人的一个缩影。还是那个单位的职工,一位市井恶霸级的人物,酗酒、打架、斗殴成性。其父为了挽救堕落的儿子,经百般努力,得以远赴印度朝拜达赖喇嘛,回到拉萨后,此人不仅戒除恶习,甚至还冒出了参加成人高考“争功名”的想法。
    
    一些藏人因受益于胡耀邦时代的西藏政策,而曾有过见到达赖喇嘛的幸运,但更多的藏人因无法办到护照,只好面对遭受中国军队射杀的危险,铤而走险地翻越喜玛拉雅山,一步步奔向山那边的嘉瓦仁波切的所在地,2006年9月30日发生在西藏囊帕拉山口的中国军队射杀藏人尼姑事件就是一例。
    
    暂且不论西藏的未来何去何从,藏人信仰达赖喇嘛的比例是绝对的,禁止藏人信仰达赖喇嘛就意味着站在西藏人民的对立面。而办理护照去见达赖喇嘛的愿望与纷繁复杂的西藏问题相比较,算是最简单不过的愿望,可是却越来越成为一种“奢求”。对绝大多数西藏人来说,倘若这一生见不到心中至高无上的上师,这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达赖喇嘛曾说过:“我们不能只谋求‘我胜他败’的解决问题之路”,即自己的胜利建立在对方失败的基础上。达赖喇嘛这种“双赢”的思想有利于西藏问题的健康解决,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只要中国政府想一劳永逸地解决西藏问题,都应该趁达赖喇嘛在世,首先拆除国内藏人与流亡藏人间的“柏林墙”,真心回应达赖喇嘛伸出的橄榄枝,使喜玛拉雅山不再成为五、六十年代的台湾海峡。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应该首先给予境内外西藏人自由来往的权利。如果这种合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权利都得不到维护,将意味着把原本认同中国统治的藏人都逐出了中国,当然少数的与达赖喇嘛分道扬镳的“西藏独立”支持者则更有理由。
    
    如今的局势告诉我们:武力占领并不意味着主权问题的最终解决,否则中共当局的“反分裂斗争”也就不会在藏地继续搞下去。因此,达赖喇嘛作为西藏在中国框架内获得真正意义自治的倡导者,是藏汉双方唯一的“一言九鼎”级的领袖,并且已然成为藏汉解决双方问题的最后的“救命稻草”。将这样一位事实上的“反分裂”者拒之门外,显然是有悖于中国的“统一大业”。反而,中国政府的虚以委蛇、偏执强硬、自欺欺人,将使藏汉双方陷于“巴以纷争”般难以自拔的痛苦境地。只有抓住机会拆除横亘在境内外西藏的“柏林墙”,解冻军事戒备的喜玛拉雅山,向喜玛拉雅山那边十多万潜在的中国人摆出友好姿态,通过停止攻击达赖喇嘛、允许藏人朝拜达赖喇嘛或允许达赖喇嘛返乡探亲、推动境内外藏人间的各种合理往来、开展具有实质意义的藏汉接触等诸多步骤,才有可能遏制将来出现双方“越走越远”乃至更令人担忧的局面。
    
    2007-12-16,拉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扎瓦:拉萨房子变迁记(图)
  • 博扎瓦(拉萨):境内藏人解决西藏问题的建议(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