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内学者联署公开信,批判《色,戒》(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6日 综合报道)
    中国大陆超过百名学者联署公开信,抗议《色,戒》电影,称该电影歪曲了抗日战争。
    
    
国内学者联署公开信,批判《色,戒》

    《色,戒》女主角原型郑苹如
    
    博讯全文摘录抗议信内容如下:
    
    就《色,戒》事件致海内外华人的联署公开信
    
    抗日战争是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为救亡图存而进行的一场最大规模的抗争,也是近代以来民族意识的一次最彻底的动员。在这场坚忍惨烈的反侵略战争中,无数男女老少为民族的生存和尊严赴汤蹈火,其身虽殁,其志长存,成为我们民族精神的磐石砥柱。这其中,郑苹如以柔肩担大义,舍身殉国,其行其名,虽经历史风雨而终不能灭。
     在其身后,先是无良文人张爱玲以小说《色,戒》篡改郑苹如的心迹事迹,以个人情欲解构民族大义;而后李安的电影《色,戒》更变本加厉,以赤裸卑污的色情凌辱、强暴抗日烈士的志行和名节。这种公然践踏我民族情感和伦理的举动,对于所有良知尚存的中华儿女来说,都不可容忍。
    
     2007年,是伟大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70周年;而草写此稿的今天,恰值南京大屠杀70年纪念日。当此之际,回想逝去的英烈和千百万无辜死难同胞,我们倍感和平的珍贵,也更加感念无数先行者为有尊严的和平所付出的鲜血和生命。
    
     在此,我们以这篇简短文字强烈谴责《色,戒》之流玷污中华民族精神的卑劣行径,同时表达我们对先烈的崇敬之心,以及对中华民族复兴与全球和平的祈愿。
    
    
    
     2007年12月13日
    
一些学者的评论:


黄纪苏:在凤凰卫视谈《色戒》
     
     我以往不参与任何电视节目,因为不喜欢那里的气氛。这回凤凰卫视邀我去说《色戒》,先没答应,后来还是去了,主要是因为不满主流媒体对这部片子的一片叫好。1999年美国狂轰滥炸南联盟(炸使馆前),我也到公安局申请过游行,也无非是想让西方知道,不是中国所有知识分子都跟着星条旗走。
     到了地方我才明白“一虎一夕谈”是哪几个字,先我还以为是“一呼一吸”呢。节目的形式比较脂粉气,属于我见了就要换台的娱乐类。我随身带去一张抗日女烈士成本华临刑前的照片,我前一天去照相馆印的,放在大信封里。烈士挺然的身躯、凛然的神情,一直在我眼前。她身后坐着日本兵,日本兵在这之前曾集体强奸了她,在这之后还要用乱刀捅死她。他们笑得脏、乱、差,就像今天众多的嘴脸。我嗓子里堵着一块实实在在的东西,我说不清这东西是悲伤还是愤怒。
     “《色戒》是否美化汉奸”是这个节目的主题。几个所谓“嘉宾”和四周围坐的观众分成了针锋相对的两方,由表情夸张的主持人居间协调。我一般开会比较低调,不习惯跟人争辩。这一次火气很大,我事后都纳闷,怎么会粗暴地打断别人发言呢。那天气氛比较热烈,我说了不少话。不知道编导会剪多少,更不知人家会怎么剪。时隔好几天,记忆已开始模糊,趁着没全忘写下一些,对将来的播出的节目或许是个补充也说不定呢。
     我那天最主要的一个观点是:要说李安的《色戒》,就必须说张爱玲的《色戒》,必须说张爱玲为什么要写《色戒》。张爱玲出身前清没落世家,已属破落户的飘零子弟。这种人急于出头而不大在乎手段。柯灵先生曾劝过她,说如今国难当头,你身在孤岛,千万别站错队;以你的文学天才,搁几年笔也不会被埋没的。但张爱玲“出名要趁早”,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全民抗战根本拦不住她做日伪统治下的文艺奇葩。不仅如此,他还跟当时的主管文化口的省部级干部胡兰成领了结婚证比翼双飞。这段人生经历放在今天的价值体系下,已经不算一回事了,但在抗战后乃至后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却构成不小的道德压力。张爱玲要给自己汉奸家属兼汉奸文人的身份寻解脱,找合理性。这应该是她写作《色戒》的主要动机。
     如果张爱玲诚实一点,她完全可以立足于自己的真实经历,把一个没落自私渴望荣华的文学青年迈向汉奸文人汉奸太太的这一步交代清楚,这只是一小步,分析清楚、描绘生动一点都不困难。但这解决不了张爱玲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她没有写自己,而是抓来抗日烈士郑萍的真实故事(其实张还是把自己、也就是一个典型张式小市民搁进去了,弄得人物极不合理),编了一段烈士爱上汉奸的小说。如果烈士都能爱上汉奸,张胡他们为日本人做事又算什么呢。只是这一步不是一小步,是大跃进,要跨过构成人、制约人的众多社会因素,其难度近乎柯受良飞跃黄河天堑。这道天堑,张爱玲唧唧歪歪没能飞过去。至于李安排《色戒》的动机,大概可以到他的国民党、“台湾人”、白人社会中的华裔这些尴尬身份里面去找吧,但我没那功夫。不过用他自己的话,张爱玲冥冥中在找他,也就求他帮忙再给飞一遍。张爱玲飞不过去李安就能飞过去么?李安当然飞也不过去,他只好拿出普天下电影人的混办法,让男女主角光着搂着滚过去。其实滚也是滚不过去的,但他让男女滚过去再滚过来,不停地滚,一直把部分观众滚晕,他就算过去了。
     把一个抗日青年变为汉奸情妇,李安的老师是日本的毛片导演。日本毛片里男流氓强奸妇女,妇女先是推三阻四,叫骂不绝,到后来变叫骂为叫床,欲仙欲死。人到欲仙欲死连亲妈都想不起来,别说是非忠奸了。强奸犯肯定是希望被奸妇女不报警光叫床,侵略者也肯定是希望被侵略者不抵抗光慰安。但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并不反映多少真实。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畜交配的事也发生过,一些流氓女作家在作品里也尽情享受半人半马的强奸,但我怀疑她们不过是叶公好龙。所以说,用阳具攻克妇女,是对就广大良家妇女的侮辱。把这一条肮脏的逻辑塞入烈士郑萍如刺杀魔头不成、慷慨就义的真实事件,更是丧尽天良。
     场上有些嘉宾观众一口咬定李安与政治无关,这部片子只讲艺术只讲爱情。对此我是这样看的:如今这个时代没什么大危机,大家抬头风花雪月,低头男欢女爱,这也可以理解。但我们拿自己当小宝贝儿没关系,别拿李安当小宝贝。李安说只有他来排这部片子,才可能在国内通过,这说明他十分清楚其题材和主旨的政治性。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之间的关系,难道不是最大的政治么?场上还有人认为张爱玲是张爱玲,李安是李安,两个《色戒》没有关系。我则说,区别是有一点,但本质上没有一点不同。人家本来是连着的,咱们别拆散人家。
     场上某嘉宾还是某观众用《色戒》获国际大奖来证明这是部好片子。主持人问我怎么看,我说张艺谋陈凯歌那些破片子不也频频获奖吗,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我都否定,何况那些破铜烂铁呢。
     最后还从《色戒》色情镜头该不该剪,讨论到了国内电影的分级制,并请来下半身女作家木子美登场。广院刘建平教授发表了一番该剪的议论,主持人让木子美点评,木子美用“道貌岸然”一言蔽之。木子美认为影片的那些场面画出了女人的世界。她说,女人真的跟男人很不一样。我说,女人跟男人固然不一样,女人跟女人也未必一样,很多女人包括在场的各位,跟木子美也不会太一样吧。至于电影分级制,我说了三点意见。首先,文艺作品从性的角度表现社会人生,这没有问题。如果必要,别说全裸了,就是把内窥镜用上也没关系。(木子美问我干吗那么仇视性,我说)我一点也不仇视性,甚至喜欢性。我只是纳闷,为什么这些文学家电影人低能到离开裤裆就混不下去,比比《士兵突击》真不知差哪儿去了。很多作品纯粹靠性撑着,就跟车展上的有些破汽车似的,不站一个三点女郎,根本就无人驻足。其次,我不反对分级制,但我怀疑它的实际效果。因为第一,这年头你不让青少年看他也有地方看,别低估了如今的孩子们。第二,也别高估了如今成年人的抵抗力。最后,除了实际效果,也还要考虑象征意义。社会是一个有机联动的体系,色情电影跟妓院毒品之类的道德前提差不多是同一个,你放了这个,放不放那个?这件事还涉及到现行统治的意识形态合法性,这就是政治精英考虑的事情了。
     结束时我再次拿出照片,讲了自己的感言:我们今天能花红柳绿地坐在这里言心言性,是靠了郑萍如等无数烈士的舍生忘死。我们要知道好歹。该反对的要敢于反对。没有恨的爱是虚伪的爱。这位死难烈士,大家可以不必记住她的名字,但希望大家记住她的眼睛。
    
生当尽兴,死须年少,莫等红颜老……——中统特工郑苹如的故事

     
    陈小默
     
      
     来自日本的血缘,像母语一样自如的日语,聪明大方,机敏活泼,青春靓丽、美貌无双,这几乎使她如入无人之境。日伪军政要人无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谁能想象,这样一位天真无邪的小女子,会是中统特工?
     
     郑苹如出身名门望族,她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都有高贵身份。她自幼受良好教育,不知是不是得益于父母遥远的血缘,本来就尽善尽美的她,竟得天独厚地出落成风姿绰约、亭亭玉立的美人。1937年7月,19岁的她,玉照上了当时最负盛名的《良友》画报封面,一举惊艳海内……
    像郑苹如这样的幸运女孩,她们每天的生活不外就是逛大街、看电影,喝咖啡、买东西,订做件最时新的旗袍,参加个最时髦的派对,不断去结识门当户对的出色青年,唱唱歌、跳跳舞,谈谈情、说说爱,挑挑拣拣、欲擒故纵,不失时机地在自己最美丽的时段,气气派派地嫁出去。富足舒适平安幸福,似乎命中注定地会永远伴随着她……
     但是,就在此刻,就在郑苹如在《良友》封面上春风得意的时候,1937年7月7日,她母亲的祖国,向她父亲的祖国悍然全面开战!日军的铁蹄残暴地扫荡了中华大地,亿万民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郑苹如的生活也完全可以和她同时代的其他聪明女人(比如张爱玲这样的大才女)一样。毕竟,没人会认为,救民伐罪、讨贼杀寇的责任应当由她这样娇贵柔弱的女子来担当。加上她还有一半日本血统,有一口流利日语。日本人打进来了又怎么样?她难道不可以照样过她的好日子,甚至过得比以前更好吗?
     什么战争不战争,侵略不侵略,屠城啊,三光啊……和她有什么关系!那弄堂里栀子花的清香仍旧,那百乐门夜舞会的旋律如常。每日清晨,她不照样可以倚窗倾听那街市叮叮咚咚的电车声;每日傍晚,她不照样可以抚键弹琴,沉浸在那如怨如慕的梦幻曲中吗?
     可是,谁能想到,郑苹如不是那样的女孩子。郑苹如的家庭也不是那样的家庭。她和她的家人,包括她的父亲郑钺,他的母亲郑华君(木村花子),以及她的兄弟姐妹,全都坚定地选择了抗日立场,坚决地投身到这场全民族的抗战中。
     20岁的郑苹如成为重庆情报机构——中统的特工。专门负责搜集日本人和投降日本人的汉奸的情报。刺探和获取情报,对她这样有日本血缘,又有胆有识的绝色美人来说,真是轻而易举。凭着母亲的关系,她结识了大批日军高级将领,甚至还和当时的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和谈代表早水亲重攀上交情,又通过早水结识了近卫文磨的儿子近卫文隆等人。甚至像汪精卫“将有异动”这样重大的情报都是在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中被她轻轻拈起并送往重庆。
     后来,郑苹如的爱国热情沸腾到难以想象的高度。在近卫文隆对她一见钟情、堕入情网后,她自作主张地决定,绑架这位日本首相的儿子,以此要挟日本首相签署停战协议。她天真地想,把首相的儿子都控制在手中了,日本还能不作出停战的让步吗?
     重庆中统高层得知她的行动后大吃一惊,经再三斟酌,由于担心此举会把近卫文磨首相推向日本极端鹰派那一边,因此命令她立即中止行动。历史无法预测也不能重演,没人能知道,中统特工郑苹如的这个计划如果成功,中日战争的进程将会如何演进……
     郑苹如的一切行动都太顺利了:来自日本的血缘,像母语一样自如的日语,聪明大方,机敏活泼,青春靓丽、美貌无双,这几乎使她如入无人之境。日伪军政要人无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谁能想象,这样一位天真无邪的小女子,会是中统特工?如果不是中统一时冲动作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她的特工业绩,很可能让佐格尔逊色;她的间谍生涯,或许会让詹姆斯·邦德汗颜。
     
     一个女孩子,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她心中自有拂之不去的人影,她理所当然地要为他保持自己的纯洁和美丽。但是,她又是一个特工,到需要使用一切手段,包括使用她的全部资源来完成任务的时候,她应当怎么办?
     
     中统给她下达了刺杀汪伪集团特务头子丁默村的命令。郑苹如知道,丁默村是一个资深老牌特务,行踪诡秘,戒心极重,他所在的上海极司斐尔路76号的特工总部,是个阴森恐怖的杀人魔窟。郑苹如并没把这一切放在眼里。她从未失风失手的经历,她从不知恐惧胆怯的性格,让她永远自信。唯一使她犹豫和迟疑的,是在这次行动她不得不使用自己的特殊武器——丁默村的致命弱点是好色。因此,现在唯一能有效接近和杀伤丁默村的,就是郑苹如的美色。
     一个女孩子,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她心中自有拂之不去的人影,她理所当然地要为他保持自己的纯洁和美丽。但是,她又是一个特工,到需要使用一切手段,包括使用她的全部资源来完成任务的时候,她应当怎么办?
     她常常下意识地一遍遍掸着自己的旗袍,虽然她很清楚,这旗袍崭新洁净,但她仍在掸拭不已。她难以克制地想,她应能掸去一切可能玷污她旗袍的污水浊泥;她应当能够永远保持崭新洁净,特别是在战争结束,她心中的那个人回来站在她面前时。
     但是,今天,她别无选择,她义无反顾!她把自己看作是投枪、是匕首、是子弹、是炸药,她把自己投进了特务头子丁默村的怀抱……在她看来,这就是国家和民族交给她的使命……
     连她的家人,连她的父亲都认可了她的行为。她父亲说:为了抗日除奸,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四万万同胞……。他为他的女儿骄傲,国人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
     1939年12月21日,戈登路口,西伯利亚皮货店。当两人随意逛到这儿时,鱼儿终于入网。郑苹如挽着丁默村的臂膀,缠着要他给自己买件皮大衣。那特务头子的职业本能反应是,这不是预先约定的地点,停留也不会超过半小时,安全不应有问题。因此他神情坦然地随着自己贪恋的美人走进这皮货店的店堂。
     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她的心跳在加速,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这不是恐惧,而是大战、临战前的兴奋。这是一条多么狡猾的鱼儿,每次约会,他从不去两人事先约定的地方。所以,这一次他不期而来,应该是她唯一的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万一失手怎么办?郑苹如连想都没想过。现在,只有一万分的把握,不可能再有万一。两名杀手已经守在店外,今天就是丁默村的死期!
     然而,她毕竟太年轻了。她低估了特务头子灵敏的嗅觉。而他一定是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就在她佯装欣赏一件裘皮大衣的时候,丁默村突然掏出一大叠钞票,撒向空中,在钞票飘得漫天满地时,他一个箭步冲出店堂。瞬那间,埋伏在门外的中统杀手立即开枪,子弹竟全数打在防弹钢板上,而身手快捷的特务头子已钻进防弹汽车,绝尘而去。
     
     在这个时刻,中统到哪儿去了?组织在什么地方?在这最关键的当口,重庆方面为什么不能出来保护自己最英勇最无畏的战士?
     
     郑苹如的行动失败了,完完全全失败了。一个失败的鱼饵理应首先想到自己的安危。但她不甘心、不服气,她竟异想天开要再试一次。她是太相信自己,还是太轻视对方?亦或是孤注一掷,以命相搏?在这个时刻,中统到哪儿去了?组织在什么地方?在这最关键当头,重庆方面为什么不能出来保护自己最英勇最无畏的战士?
     郑苹如平静地给丁默村打了个电话。对方同样平静,她似乎感觉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她。郑苹如一不做,二不休,她决定亲自去76号魔窟看望、慰问他,他竟也答应了。铤而走险的郑苹如想:也许他真的相信这次暗杀和我没有关系;也许他明知和我有关系也舍不得我;当然,也许他就是有意套我杀我——但是,那就看谁先下手了!
     这一次,角色倒过来了,郑苹如是鱼儿,而丁默村是饵。郑苹如揣上了她心爱的勃朗宁小手枪,现在,她要开的不是色戒,而是杀戒,她要亲手击毙这个卖国汉奸特务头子,这是她的使命。而76号魔窟也已张好捕鱼的网。我想,这位23岁的姑娘不会心存侥幸,她肯定早想清楚了:不管真相如何,她必须闯进魔窟,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她别无选择。
     一个是单枪匹马、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个是老奸巨猾、戒备森严的特务窟,力量对比,一目了然;决斗结果,没有悬念:郑苹如被捕。
     汪精卫的太太、周佛海的太太,南京方面大大小小的汉奸夫人都来探监,劝郑苹如悔过自新。但这个郑苹如竟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好后悔的。而她们劝她过的自新生活就是跟她们一样,嫁个汉奸,当汉奸太太;或者自己就替日本人做事,当个女汉奸。这些夫人太太,真真是太不了解这个和她们朝夕相处的小女子了。郑苹如岂能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郑苹如的父亲亦不后悔,他还是坚不出任伪职,尽管这样做有可能换回女儿的性命。
     丁默村还真舍不得要她的命,只想关她一段再说。看来,这老贼着实是被这小女子迷住了。从丁默村的组织来看,更表明了这小女子是最危险的敌人。但这小女子自己视死如归,她不愿再见到丁默村,因为这个人是她的耻辱,是她未消灭的目标,未完成的任务。当然,此时的丁默村也做不了主了。丁默村的组织绝不能留下她,因为她也是丁默村这个组织的最大耻辱。
     那天的天气格外好,郑苹如已被关押了两个多月,冬天已快过去,春天就要到来。她走出牢门,希望能在这荒凉的土岗上看见一丝绿意,那会让她心中欢喜。可是,没有绿,只有枯黄和绝望的铅灰。
     他们问郑苹如还有没有什么话说,她一时想不起来,仰首望望天空,天倒是清朗的,有几朵悠闲的微云。她忽然有些心动,对他们说:“请不要打我的脸,让我死得好看些。”
     枪响了,一共三声。她仰首向天,恍惚中有飞机机翼掠过天空,那就是她心仪的他,正驾着战机和日军作战。她最后一个念头是: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的小姑娘是不是依然美丽纯洁!?
    4年后,那驾驶战机的小伙儿在激战中被日本军机击落。许多目击者说,他并没有从空中向地下坠去,而是随同一缕青烟直升天际。在烟雾和云朵遮去的群星中,那天使般美丽的女孩子正含泪含笑地等着他,手牵手一同归去……
     
     40年后,有个女人,写了部无人知晓的短篇小说,叫《色·戒》;又过了30年,有个男人,把这部小说拍成个卖座很火的情色片,也叫《色·戒》。好些好些人,他们都说:她的小说和他的电影,和郑苹如的这个故事有关系……
        
     真的有关系吗?请大家自己评判吧……
    
    
     我真希望,有一天,会有一个导演把只拥有一半中国血统,却拥有全部人类正义的郑苹如姑娘的故事如实拍出来,给我们这个民族,好好看看。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色,戒》包含了更真实的历史和人性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龙应台:贪看湖上清风──侧写《色,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