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被拘前受访:罢官分地求公道/RFA张敏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6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12,15)
    
    * 东南岗村罢免村官平分失地 *
    
     11月底、12月初,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镇东南岗村村民依照现行《村民组织法》规定程序,罢免了本村村官,选出八位村民代表,将该村被侵占的996公顷土地在全体村民中平均分配。
    
    * 村民代表于长武受访自介,简介事件背景 *
    
     这次行动的领头人、八位村民代表之一于长武先生12月10日、11日两天接受了我的专访。
    
     他先介绍自己:“我今年五十二岁,是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镇东南岗村村民,1976年入伍,当了四年兵。”
    
     问:“您当兵然后回到村子以来,有没有担任过村里的行政职务?”
     答:“没有,我就是一个农民,就是个种地的。我告状维权维了十三年,我代表我们村屯九百多口人上访十三年,从1995年开始告。
     1995年以‘参与国家项目’为名,把我们土地给收去,在我们这村屯收去996公顷土地,给我们的补偿只有十八万九(千元)。把这土地收去之后,又给别屯、别的乡镇头林镇兴林村和九队这两个村屯种。
     先就是我挺身而出,后来这九百多口人知道这土地是怎么收去的,他们也支持我,选出代表,推荐我代表这个村屯上访。
     十三年没有得到什么结果。我们就按照《村民组织法》罢免村官,五分之一人就可以(动议)罢免,我们开了村民大会,全村民主选举代表,罢免村官分土地,保护我们的集体资产。”
     。。。。。。
    
    * 胡佳:于长武12日被抓、家被搜查,合作者王桂林避走 *
    
     对于长武先生的这次采访录音还没来得及播出,12月12日就传来他被拘捕的消息。
     一直关注富锦市农民土地维权的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12月14日晚上说:“于长武在12月12日中午11点多,被富锦的国保人员扣押,后来他倒是通知了他的现在还不是妻子的。。。按当地的话讲叫‘对象’吧,告诉她,他没办法来北京了,被扣留了。
     到下午五点多,已经天黑,警方对于长武在东南岗村里的家进行了抄家搜查。警方是拿着正式的《搜查证》来的,《搜查证》上的理由,据于长武的家人讲,跟他屡次上访维权有关系。他们抄走了于长武维权中的那些资料、证据等东西。
     在这个情况下,与于长武合作的(农民维权代表)王桂林也得到了于长武被扣留的消息,同时富锦官方。。。其中农委,与土地相关的官员曾经也打电话问王桂林在哪里,地方派出所的人也曾经去他家里看。
     王桂林很机敏,感觉到形势非常紧张,就离开了家。现在他尚处于躲避当局追捕的状态,至少从今天我获得的消息,他还没有被捕,他有可能会离开富锦。这个消息都是有具体来源的。”
    
    * 王桂林家人证实于长武被拘,与王桂林联络中断 *
    
     12月12日晚上,农民维权代表王桂林家的电话还能够打通。王桂林的太太证实了于长武被抓和王桂林与家中联络中断。
    
     问:“您知道于长武的消息吗?”
     答:“我听别人叨咕在国保大队呢。”
    
     问:“于长武是什么时候被国保大队带走的?”
     答:“今天。”
    
     问:“王桂林先生出去他说什么时候回来?”
     答:“今天不回来。”
    
     问:“他的电话为什么没有开机?”
     答:“嗯哪(方言:‘是’),我也找不找他呀。”
    
     问:“平常您打电话能联络到他吗?”
     答:“能啊。”
    
     问:“那您觉得有问题吗?”
     答:“只要是不在家抓他,他就没事儿。”
    
    * 胡佳:于长武13日被以“涉嫌破坏生产经济罪”刑拘 *
    
     胡佳先生得到更详细的有关情况报告。
     他说:“12月13日下午,我们又从于长武的家人那里获得信息,于长武的儿子已经收到官方给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罪名是‘涉嫌破坏生产经济’”。
     胡佳认为:“这个罪名很奇怪,我们以前闻所未闻。我和当地村民进行交流,村民中因为长期在法律方面已经所谓‘久病成医’,在跟官方维权过程中了解很多,连他们都讲,说《刑法》中没有这项罪名。
     胡佳先生表示:“也不知道这些官方的人是把老百姓当法盲,还是官方本身就是法盲。或者是这些党政官员认为权力就是法律,他们可以随意创造罪名给老百姓安上。
     当地村民长时间维权,所以对公安局、看守所并不陌生。今天有位于长武的朋友,一位先生,他对这个事情很了解,说这个看守所给在里面关押的人一天只吃一顿。这个肯定不合法,其实也是酷刑的一种。饥饿、不让睡觉,都是酷刑的一种。
    
    * 胡佳:东南岗村两百多名村民按手印,要求释放于长武 *
    
     胡佳先生也了解到村民于长武先生被刑事拘留后东南岗村村民作出的一些反应。
     胡佳说:“今天(14日)有许多于长武带领分地的村民。。。尽管他们也处于压力恐惧之中,但是大家还是在一起商讨对策。分到土地的村民有些人明确表态,说等到来年开春的时候,还会继续下种。
     另外许多和于长武一起分地的老百姓感觉到于长武现在是为大家所蒙难,不能让他一个人这样承受压力,所以大家就按手印,今天有两百多名村民按了手印。他们把这个案件的简单背景加上老百姓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于长武的这个信,准备了七份,我听说是给富锦市委书记、市长、公安局、法院还有当地抓于长武的派出所,马上就要递交上去。”
    
    * 胡佳:村民希望外界关注,让高层知道,纠正富锦错误 *
    
     胡佳了解到:“现在于长武的家人。。。儿女年纪都比较轻,幸好村里还有人、还有村外支持于长武的人在一起商讨这些情况。当地村民想在富锦请一个律师,哪怕先去富锦市公安局看守所看看于长武,了解他的现状。
     当地村民和我之间保持着一定的沟通,他们也表达了希望外界关注的愿望,无论从司法方面还是对外宣传方面。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个权力当道、权力大于法律的国家,这些情况如何让中国政府高官知晓,来纠正富锦的错误。
     昨天我看到国土资源部,包括前几天温家宝总理说要严肃查处占用土地的这种案件,要清退(土地)给农民。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富锦抓人完全是一种‘顶风’作案的性质。
     地方当局无理、无法无天压制那些依法维权的农民,突显了在中国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而法在被当权者随意使用,来加之于老百姓罪名。它只起到这样一种作用。”
    
    * 于长武细说罢村官分失地原委 *
    
    十三年告状无结果――
    
     农民维权代表于长武先生现在被关押在富锦市看守所。
     就在他被拘捕前两天,接受我的采访。详细讲了这次村民罢免村官、平分耕地的原委。
     于长武说:“现在农民都没有钱,经济挺困难的。我当过兵,我从亲属、战友手里借了点钱,代表我们这个村屯九百多口人上访。告状维权十三年,让我们市政府把我们996公顷土地返还给我们。市委、市政府根本就不答应这个条件,我们十三年当中也没有得着什么结果。”
    
     问:“您告状一直告到什么地方呢?”
     答:“黑龙江(省里)我也去过,北京我也去过,但是始终没得着解决,没得着各部门正确答复。到省里,省土地厅给个答复,富锦市顶着不办,不作为,没得着什么结果。
    
    按《村民组织法》罢免村官后分失地,遭恐吓――
    
     最后我们想出按照我们国家的《村民组织法》罢免村官,我们有文件,总理温家宝讲话。我们就按这个开始罢免,罢免的过程中受到我们长安镇政府的恐吓。
     罢免在11月28日开始,我们开了村民大会,发动全村民主选举代表,罢免村官分土地,保护我们的集体资产――这996公顷土地。民主选举我们八个代表。选完之后,全体签字、按的押,都是同意要这些地,也同意选我们这八个代表把我们这996公顷土地给老百姓分下去,每家每户每人都有。”
    
    八位当选代表都是种地者 ――
    
     问:“我能请问您是什么文化程度吗?”
     答:“我是小学文化程度。”
    
     问:“你们选出的八位代表大概都是什么样情况?是一直在耕种的农民吗?”
     答:“都是地地道道的种地者。”
    
     问:“有外出打工的吗?”
     答:“没有。”
    
    因被阻挠,村民于寒冬室外抓阄――
    
     问:“罢免了原来的村官,选出新的村官村长了吗?”
     答:“现在我们不敢选村长,选出村长他也不敢领着分地。我们选出八个代表,有权说话,来保护我们这个集体资产。成功之后,再选村长。
     11月29日、30日下去打地(丈量土地),我们12月1日开始‘抓阄’。
     抓阄过程中,我们乡政府派人,不让我们在村委会抓,让我们看村委会的老头把门锁上,不让给我们开门。在寒冷的冬天,我们就在外面抓的阄。
     抓完阄之后,2月3日,我们开始正式分地。”
    
    * 分地第一天,胡佳与现场村民通话*
     胡佳先生提供了在村民分地的第一天,12月3日,他与在分地现场的于长武和另一位村民通电话的录音(播出经剪辑)――
    
    于长武回顾征地项目取消,失地划给别村――
    
     胡佳:“你们现在情况如何?”
     于长武:“我们现在罢免村官分地,一会儿九点准时分地。我们是公平合理处理的。市政府跟乡政府根本是两手空空,我们让他们拿出什么批文、批示,啥也没有,我们啥证据都有。”
    
     胡佳:“我知道以前他是说跟韩国人要开发这块地方。。。”
     于长武:“打着南韩的旗号,把我们地收上去的。不是有南韩收地这个项目吗?现在在我手里就有(这个文件),但没有(包括)我们这土地,他就硬划过去的。”
    
     胡佳:“噢,以前其实就是按他们的征收方法,其实也只是到你们这个乡的边界,而不应该把你们这996公顷土地分进去?”
     于长武:“对对。”
    
     胡佳:“那个项目后来等于就取消了?”
     于长武:“就黄了(方言:没弄成),不了了之了。”
    
    于长武:省长讲话让还地给农民,富锦市顶着不办――
    
     胡佳:“土地一直没有还给大家?”
     于长武:“都没还给大家,没还给我们老百姓。田凤山省长让处理给老百姓分下去土地,田凤山现在犯错误了,他这个讲话还有。他们富锦就是顶着不办。”
    
     胡佳:“那也就是说,没有把这个地分配给老百姓是富锦市的责任?”
     于长武:“对,富锦市委的责任。要用这些地卖钱,往他自己腰包揣,或者我们老百姓告状,他拿这个钱往上送礼。”
    
    于长武:村民失地,生活不够温饱――
    
     于长武:“十三年了,现在我们东南岗老百姓根本就是取暖、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现在有的人家连煤都买不起,孩子有上不起学的。”
    
     胡佳:“你们现在室外气温多少度?”
     于长武:“十二度、或十度、八度不一样。”
    
     胡佳:“零下的是吧。”
     于长武:“对。零下的。有些人家煤都买不起,烧苞米瓤子取暖。我们的土地被无偿划走,富锦市委硬划走的。”
    
     胡佳:“这十三年中村民每一户平均还能剩下多少土地呢?”
     于长武:“剩八亩来地,根本不够温饱生活。”
    
    村民:我们这回一定要进行到底――
    
     胡佳:“你们已经开始分地了吧?”
     于长武:“正在分。”
    
     胡佳:“第一块地分给了谁?”
     于长武:“第一块地分给了周臣。都可高兴了。”
    
     胡佳先生采访了另一位在现场的村民。
    
     胡佳:“您的地已经分了吗?”
     农民:“正在分哪。现在我们分了能有十来多家,还往下继续分。”
    
    胡佳:“平均到每一口人的话能分多少?”
    农民:“能分八亩地。”
    
    胡佳:“现在政府部门的人还没有过来干预?”
    农民:“现在还没来人呢。昨天下午通告我们,由我们大队书记下去通知,说今天来抓一批人,心里就有点害怕。有没敢来的,但是陆陆续续还有来的,我们这回一直要进行到底了。”
    
    胡佳:“现在在现场有多少村民?”
    农民:“分完了的就回去,还有陆续往这来的,二、三十个吧,不需要来那么多人。”
    
    胡佳:“分了地以后大家怎么来表明那是自己的地呢?”
    农民:“各有各的记号,自己作的记号。”
    
    
    * 于长武:受到恐吓,有的村民和代表害怕,分地继续进行 *
    
     于长武先生12月10日、11日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谈平分耕地的经过,其中谈到一些细节。
     他说:“12月1日开始抓的阄,在抓阄过程中受到我们长安镇的恐吓,给我们下了个通告,就是不让,说明东南岗村这块地已经划给头林镇兴林村和九队这两个村庄了,而且还给了十八万九(千元)。下的通告第一条这么说的,这说明这块地是我们的。而且还恐吓我们,又说晚上要抓人了。。。搅乱民心,不让把我们的事情搞下去,搞成。
     有的代表不辞而退,害怕了,怕抓去。但是我们村民和我们几个代表继续进行。到12月6日,一看没人来抓。。。有些老百姓不害怕了,有的代表也不害怕了。今天(11日)进行到第九天。
     因为这期间有结婚的,间断了两天,要不10日就分完了,现在可能还得三、四天全部分完。
     这土地996公顷是我们乡政府打下的数字,是转圈打的,里边有误差,有壕沟啦、磨牛(牛拉犁转弯)地啦,水面啦,都给算成耕地了。所以我们怕分‘冒了’(每人分多最后不够分),先按八亩往下分,分完剩余土地,再分一茬。”
    
    * 于长武:讨公道,分的是承包田,未提私有化 *
    
     问:“你们这次分土地,外出打工的人也有一份吗?”
     答:“也有。他们有些亲属经过电话联络‘同不同意罢免村官?分土地你同意不同意要啊?’亲属和外头打工的都联系上了,都同意。”
    
     问:“现在有什么担心没有?”
     答:“现在土地老百姓已经拿到手了,挺高兴,现在已经是成功了。老百姓最不放心的是来年种地的时候能不能来人阻挡,或者打压,或者抓人。”
    
     问:“现在你们分的土地,是确定它的所有权,还是使用权,还是承包田?”
     答:“从我们来讲,是承包田。”
    
     问:“你们整个过程口号没有提到私有化?”
     答:“没有,不是我的本意。现在就是我们集体的土地”
    
     问:“你们现在要争取的是使用权,还是耕作权,你们是怎么讲的?”
     答:“这些土地本来就是我们集体的土地,所有权是我们的。兴林村也承认是我们东南岗村土地。这是原有的我们的耕地,我们的历史地。当中有我们的承包地、撂荒地、荒原,总共996公顷,所有权本来就是我们的,富锦市政府非法强行划走的。他们以为他们嘴大,有权、有钱,有势,拿我们农民好像就是不在乎似的,说‘你们能告到哪儿?哪儿还不是听我们往上汇报的吗?’。
     当前这个社会是金钱社会,或者官官相护。国家要求解决民生问题,但是到富锦这个地方,他就不在乎你民生。是农民都知道,‘信访办’哪天都掉不下(方言:不少于)几十人,就是找(方言:要求还回)这个土地的。我们作为一个农民,只是想能讨个公道,但是讨不来公道,他不给你公道。”
    
    * 于长武:太太上火病逝,家人担心我再被抓 *
    
     问:“您家里是什么情况,对您作代表参与做这样一件事,家人态度怎么样?”
     答:“我太太已经去世了。她也是因为我告这个状,上火得的病。再就是上访没少花钱,原先把这个土地收回去,也上火,一股火得的病死去的。
     我儿女他们跟农民是一样支持我,不反对,担心的是我被抓。
     我被抓过一次(今年七月,因土地维权),我根本就没罪,没犯错误。公安局让国保给我们抓去,送到佳木斯,关了二十七天。”
    
     问:“他们有没有出示什么法律文书?”
     答:“啥也没有。到了二十七天,给我们放出来之后,还给我和王桂林来个‘取保候审’。取保候审票上写着‘无罪’。无罪,还给我们关了二十七天!无罪,为什么还给我们取保候审?这个事情早晚我们要向公安局或者政府讨个公道。
     他们(家人)现在仍然担心我被抓。”
    
    * 第二天,于长武先生被抓 *
    
     第二天,12月12日,于长武先生被抓。13日,他的家人接到警方《刑事拘留通知书》,涉嫌罪名是“破坏生产经济罪”。胡佳先生说,熟悉法律的朋友在现行中国刑法上没有找到这个罪名。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 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听更多节目可用Google 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青见郭飞雄指酷刑致伤残 律师说刑讯下审判肯定不公正/RFA张敏
  • 专访郭飞雄妻子张青:再请胡锦涛和世人关注郭案真相/RFA张敏
  • 郭飞雄不上诉保留申诉 妻子决意抗争鸣冤/RFA张敏
  • 陈光诚的信念与袁伟静的无奈/RFA张敏
  • 对郭飞雄案一审判决的谴责与分析/RFA张敏
  • 郭飞雄案一审宣判 律师坚持认为郭飞雄无罪/RFA张敏
  • 专访胡佳:妻子临产,希望警方讲人道/RFA张敏
  • 专访滕彪律师:《律师法》2007修订与维权/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 帮高智晟律师外传文章后被绑架的黄燕获释/RFA张敏
  • 当局监控陈光诚妻袁伟静增加三“不许”/RFA张敏
  •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 “麦格塞塞”颁奖之夜袁伟静又被绑架/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代夫领奖北京机场被绑架/RFA张敏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科学家许良英人生沉浮(下)录音/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