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洪洞矿难矿长决定不报警:“上面有人”(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2日 转载)
     南方网12月12日报道,6日凌晨,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发生矿难,105人遇难。据知情人士报料,矿难发生后,三个矿长曾开会决定不报警。5个小时后,在矿工们的逼迫下才打电话报警。
    
    “有些事情前几天不敢讲,今天准备走了,可以讲了。但有个请求,一定为我们保密身份!”
    
西洪洞矿难矿长决定不报警:“上面有人”

    
    山西洪洞矿难出事现场,正在等待下井的救援人员。他们每人腰上都系着一条红腰带。(资料图片)
    
    昨日凌晨3时至6时,在山西洪洞矿难整整5天之后,两位在矿难发生地瑞之源煤矿工作的非矿工人员,约见本报记者,接受了近3个小时的采访。爆炸发生时,两位人士就在第一现场,目睹了矿难发生前后的全过程。
    
    他们说,矿难发生后,几个矿长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不报警,因为报警会影响到老板。“只要咱们保住了老板,咱们就都保住了。”
    
    他们说,在矿方组织的盲目自救赔进去更多人命之后,几十名愤怒的工人将第一矿长围起来痛殴,他才跪在地上,拿起手机报警。
    
    他们说,爆炸发生时仅2号煤层就差不多有100人左右,如果及时报警,3个小时内大部分人都能救出来,2号煤层最多死七八个人。
    
    神秘老板
    
    “一年难得来矿场一次,每年净赚几个亿”
    
    据两人介绍,瑞之源名义上的“老板”很多,但实际上大老板只有一人,叫王东海,他很少来矿上,去年只来过一次,今年一次都没来。法人代表王宏亮,是王东海的弟弟,平时也很少来,大概半个月来一次。
    
    煤窑上有4个矿长,第一矿长是孔会平,负责全面工作,第二矿长是高建民,主抓生产,下面还有第三矿长秦三顺,和主抓安全的第四矿长姚刘杰。事发后,除王东海、王宏亮兄弟在逃,其余均被警方控制。
    
    两人对瑞之源的成本及利润做了大略计算。他们说,王东海分别以64元/吨的价格包给负责采煤的包工头,以40元/吨的价格包给负责三轮运输的包工头。包工头的价格里,含有矿工的工资、仓库材料费、医疗治伤费、生活补助等其它所有费用。瑞之源去年共产煤70万吨左右,吨煤卖价是570元,老板一年利润几个亿。
    
    “上面有人”
    
    “来检查的人给点钱就走了,今年停产40天后又开工”
    
    从去年开始,瑞之源在开采2号煤层的同时,就非法越层开采9号煤。去年2号煤层产量超过了40万吨,9号煤层的产量约为30多万吨。
    
    9号煤层因是非法开采,所以巷道出口设计在2号煤层的巷道里,全部用三轮车运煤。领导来检查时,就把出口一堵,检查了好多次,都没发现9号煤层的出口。“来检查的人,如果人少,又具体知道情况的,给点钱就走了。”“都是上面管理部门的。”
    
    今年上半年蒲邓煤矿出事后,瑞之源曾停产约40天,后来矿工又都回来了,恢复生产时继续使用违规的三轮车,矿上负责人说“上面有人”,让矿工不用担心。
    
    “去年煤窑就出过事,夏天时,2号煤层曾经死了2个人。”据介绍,死者一个是采煤工,因塌方冒顶被砸死,另一个是小矿长李继兰的儿子,是个炮工,被炸死。矿上分别赔了两人25万和30万私了,外人并不知道。
    
    紧急会议
    
    “只要咱们保住了老板,咱们就都保住了”
    
    两人在介绍这次矿难时说,爆炸发生在晚上11时20分左右,两人中的一人“当时离出事洞口只有几十米”。爆炸的声音很大,他看到,从2号巷道里喷出了浓浓的黑烟,连封闭用的铁皮都喷出来了。“爆炸在9号煤层,是由三轮车的喷火装置引起瓦斯爆炸,后又引起煤尘爆炸,2号煤层的大多数人是被毒气窒息而死的。”
    
    事发后,孔会平、秦三顺、高建民、任天会(另一小负责人)4个人紧急集中在调度室里开会,商讨报不报警。结果是不报警,孔会平说:“只要咱们保住了老板,咱们就都保住了。”如果报警的话,会影响到老板。
    矿方随后组织工人自救,有30多人下井。几个矿长又叫其他人也下去,把井下的密闭打开,由于一氧化碳毒气漫到了2号煤层,所以造成下去的人很多没回来。“当时的情况是严重的,在这个情况下,工人又下去了4个,用被子、风筒布把口堵上了。”
    矿长下跪
    “5小时后,矿长把手机放在耳边哭着说:我报,我报!”
    时间一直延续到凌晨5点钟,30多名愤怒的工人把孔会平围在调度室里,先砸玻璃,又把孔会平打了一顿。其中几个工人的亲属还在井下,如矿工赵建鑫的父亲赵兴书就在2号煤层。矿工们大喊着质问孔会平:“你为什么不报警?”有骂的,有打的,闹成一片。
    孔会平被打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被包围着,跪在地上,拿手机放在耳边哭着说:“我报,我报!”
    6点多钟,救援的车陆续赶来,7点时矿下停满了车辆,专业的救护大队正式组织抢救工作。
    之前有报道说,当时矿长下跪和被打是请求工人不要下井自救,遭到工人拒绝。两人说根本不是这个情况,孔是被工人围着打、要求其报警才下跪的。
    救援之憾
    “如果先报警,3个小时之内,大部分人都能救出来”
    对事故后公布的105名人员遇难,两人称可能有些出入。他们核算说,光2号煤的工人,开皮带的是10人左右;采煤的通常上班是30人左右,一般在25人―32人之间;还有掘进队15人左右。零点前是矿工交接班的时间,爆炸发生时,正好接班的人进了煤窑,而下班的人还没出来,算下来光2号煤就差不多有100人左右。
    “如果先报警,3个小时之内,我们认为大部分人都能救出来,2号煤至多死七八个人。”
    两人透露,现在2号煤还有4名矿工的家属没见到尸体,4人分别是赵振杰、郭帅、崔入庭、秦丑怪。他们介绍,家属去认过尸,但是没有。当然也不排除有的尸体面目全非难以辨认。两人曾去侯马市火葬场看过尸体,有的面目全非,有的缺胳膊少腿。
    相关新闻
    临汾市长向全市人民道歉
    据新华社电临汾市市长李天太11日向全市415万市民公开道歉,表示为“12?5”矿难感到痛心和愧疚。李天太同时表示,临汾市政府将痛定思痛,下决心做好以煤矿为重点的安全生产工作,确保临汾市的安全生产形势得到根本好转。
    李天太在道歉信中说:“‘12?5’特大瓦斯爆炸事故使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蒙受重大损失,社会影响十分恶劣,教训极为惨痛。作为一市之长,我感到十分痛心和愧疚,我深感愧对105名死难的矿工,愧对105个破碎的家庭。在此,我代表市政府向不幸遇难的矿工表示沉痛哀悼,向忍受巨大悲痛的死难者家属致以深深的歉意。”
    李天太说,“12?5”事故说明临汾市在煤矿安全生产管理方面存在着突出问题和明显漏洞,他连日来彻夜难眠,内疚不安,再三自责,认真分析了临汾煤炭生产的现状,深刻反省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他说:“作为安全生产的第一责任人,我没有履行好安全管理的职责,没有维护好矿工的生命安全,愧对上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愧对人民群众的嘱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洪洞矿难105人死亡 国务院介入调查
  • 山西矿难善后每死者赔18万
  • 山西洪洞矿难:50矿工自发下井救人未能生还
  • 山西洪洞矿难已有105人死亡
  • 洪洞矿难已有70人死亡 矿方迟未上报致事故扩大 (图)
  • 七台河矿难致死171人未处理责任人
  • 中国煤矿4天3起矿难:7死20余人被困井下 (图)
  • 中国山西又发生一起矿难事故
  • 余杰 :矿难不止与生命伦理的缺乏
  • 12人死报2人:黑龙江查处瓦斯爆炸矿难瞒报事件
  • 北京矿难逃生矿工:“6天里一直以为会有人来救”
  • 山东副省长:矿难被困者没有生还希望
  • 山东矿难家属每户获2000元补助
  • 中国再发矿难 181人生死攸关 (图)
  • 山西左云县矿难,死者近百当局封口抓家属
  • 河南陕县“7·29”矿难69人被困(图)
  • 河南陕县矿难70人被困
  • 湖南临武矿难13人死亡被瞒报
  • 广东23名官员渎职致兴宁矿难死亡121人(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李毅中:洪洞矿难为06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事故
  • “六四”与矿难/吕易
  • 山西矿难抢救结束 被困矿工6生还2遇难
  • 面对矿难,为何麻木不仁?/小草民
  • 曲靖富源矿难后领导道歉——这是一个良好的举动/野火
  • 中国矿难背后的利益格局/吕耿松
  •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 涞源又一次的矿难事故,希望政府别再隐瞒腐败下去了
  • 面对矿难,送一句小马哥的话给李毅中:做得好继续做,做得不好换人做/李原风
  • 郭永丰:山西矿难与一党专制
  • 三问左云矿难.
  • 假作真时真亦假--评何祚庥谈矿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狮山客
  • 刘晓波:又见171个矿难冤魂
  •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 赵达功: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 工人阶级被边缘化才是矿难频发的“根源”
  • 刘晓波: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
  • 赵达功: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 又一学生跳楼了!矿难死了多少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