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于世界人权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1日 转载)
    
    
    [日期:2007-12-11] 来源:《参与》 作者:张青
    
    
    
    
张青

    
     张青
    
    
    

于世界人权日,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三)——郭飞雄案关键词之-,儿子失学。

——呼吁当局兑现奥运承诺,切实改善人权。

——呼吁当局无罪释放郭飞雄。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
    
     您好!
     虽然不知道,我写的这些公开信您是否看过,但我还是坚持给您写信,因为您是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我希望我的这些公开信,能有片言只语传到您的耳中。所以我继第一、第二封信之后,又给您写第三封信。我在第一封信中向您就我的丈夫郭飞雄先生在羁押期间,所遭受到惨无人道的法西斯式精神摧残和身体摧残的事实,向您申诉控告广州、沈阳警方相关人员执法犯法的恶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组彻查,并追究当事人的责任。虽然没有任何回应,但这并不能击垮我相信世界还有正义的信心。更不会减缓我向这个社会寻求公正的行动。所以我写了第二封给您的公开信。
    第二封信的内容是
    ——1、郭飞雄案的真相——公检法部门串通一气,共同制造冤案,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2、绝食抗议宣言——强烈抗议当局用高压电警棍电击郭飞雄的生殖器逼迫他自证有罪。强烈抗议中国政府对郭飞雄的无耻判决。
    
    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他的妻子我决定每周三绝食抗议,我将抗议不止、鸣冤不止、无限期坚持!在此,向国际社会、世界人权组织、正义媒体,社会各界崇尚公平、正义、法治、人权的人士请求援助,请您们声援郭飞雄。
    --—3、呼吁当局无罪释放郭飞雄
     在2007年11月14日早上,天河区法院对郭飞雄的案子进行宣判——有期徒刑五年,罚金四万元。宣判之后,法官问他:“你对判决有什么意见?”我先生在法庭上以极其平静缓和的声音说:“我只说一句话,你们是在用曲折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广告宣传,你们和我都在中国的民主事业中扮演着一个历史角色。我感到很荣幸。”
     郭飞雄在被两个法警带出法庭时,他边走边问我:“金宝(我儿子的名字)有没有上学?”这是他自2006年9月14日被拘捕14个月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法警带他到了法庭门口,我看着郭飞雄的侧影,对他说:“金宝没有上学。”
     11月23日,郭飞雄在与莫少平律师会见时,对律师说“广州警方给了我五六条威胁,其中,说把我送到沈阳去用更厉害的酷刑(使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他们兑现了;说要不让小儿子金宝上小学,他们兑现了;还说要不让女儿升初中。还说,就是我到了监狱,也会抢我的书,不许读书,还说要找人打我、收拾我。”
     警方在监狱里,是如此威胁郭飞雄,那么我们在外又遭遇到了些什么样的境遇呢?
    
     儿子失学,是郭飞雄(杨茂东)案的众多关键词中之一!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我今天要向您说说我的儿子金宝失学的事实经过。
    
     金宝上学的问题,一直像石头一样,压在我心里。在今年的整个春天、夏天、秋天我都在为这件事担心。
    
    今年4月10日周二,我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杨天娇的班主任打来电话说:“学校有家访任务,明天要来你家家访。你明天有时间吗?”我热情地对她说:“好的,欢迎你来。”
     第二天中午老师来了,我们彼此都很热情,她还饶有兴致地看了杨天娇的房间,在一番寒暄之后,她首先提的问题是:“杨天娇是不是要回老家上学?”
     真是语出惊人!我当时就感到来势不对头。我说:“没有啊,我没有这样的打算,怎么突然这样问呢?”
     老师说:“也没什么,只是问一下。”
     我马上对她说:“我有件事要向你表示感谢,向学校表示感谢。”我说:“在去年9月14日,广州警方来我家大抄家的时候,感谢你们留我女儿在学校,她没回来看到三四十来人在家抄家的场面,我很感谢你们。”我对她说:“当时,可能是我先生向警方要求不要让她回来,警方通知了学校,学校就留她了。听我这样说,她满脸通红。她说,“没有吧,我并不知情。”我说:“不可能吧,不会那么凑巧。”她又说:“可能校长知道。”我问:“当天是怎么回事呢?”她说:“那天学校办校报,找了几个学生,杨天娇画画得好,就留下来了。”
     “是谁说要她留下的呢?”我问。她说:“是校长。”
     我说:“不管怎样,我是真诚的感谢你们。没有让我女儿看到抄家现场,这一点我很感谢。”
     在交谈过程中,她问了西西的弟弟今年要不要上小学,我说是。
     她问:“那准备在哪里上学?”我说:“当然是在你们学校上学,这里近嘛。下楼走几步就是了。对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我根本没考虑去远处上学。而且,我认为你们学校各方面都不错。”
     4月14号。郭飞雄的姐姐打电话给我。对这一天的简短记录如下:她打电话来,说话匆匆忙忙,吞吞吐吐,让人一头雾水。她说:“这时候,关键时期,不要有什么外界接触。不要见什么人。”又有政府人员找过她了,来人说了一些话,说到内地问题。她说,孩子在内地不适应,老咳嗽。看来一定是以赶我们回湖北老家的问题吓唬她了。后来跟他姐姐通电话才知道,是沈阳公安局和广州公安局的人去了她那儿,她对我说:“人家很客气,说人家主动说要帮你找工作。”我一听这话,认为不是好消息,关注我的工作说明他们打算长期控制郭飞雄。
     她说:“他们说,只要郭飞雄愿意认错,他可以很好。只要他放弃维权,他可以生活得很好。他凭什么去扯太石村的事?他算老几?现在,只要他放弃,他就可以生活得很好。还可以回大学教书。”她在电话里说:“他们(公安局的人)要见一见你。”我说:“行啊,可以见。”
     4月17日周二,他们打电话说明天来,问我几时有空,我说:“就明天上午十点吧。”
     4月18日,他们来了,沈阳警方的杨乃新,广州警方的女警小赵。这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沈阳警方对郭飞雄做了什么。杨乃新首先说:“你儿子今年要上学吧?户口还没办好吧?”我说:“孩子上学的事是我和学校的事,到时候,我会直接找校长谈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跟你谈这个问题。”他以不以为然的口气说:“有什么不能谈的,都可以谈嘛。”我重申我不谈这个问题。他接下来还是说了几点:广州是经济发达地区,外来人口多,学位紧张,所以非本地户口要交纳赞助费才能得到学位;学位要在有多余学位的情况下,才能给学位。
     当时还说到郭飞雄的案件会有什么结果。他说:“无罪释放是不可能。但有可能是缓刑。”我说:“缓刑也是判有罪的。再说高智晟律师的缓刑,你们是怎么对待人家全家的!?一个无罪的事情,你们要把他弄成有罪,你们只能依靠谎言!我劝你们停止下来。你们硬要把案件往前推进,只能是把更多的人拖进来说谎,让检察院、法院来帮你们圆一个谎言,并且还圆不拢这个谎言。检察院和法院人们心中还是有点威望的。你们何必拉上他们一起说谎呢?我希望你们理智一些,停止下来,冤案已经进行了很久了,我希望你们公正的对待他,他跟政府不是紧张关系,你们不要打着他、推着他跟政府作对。”
     后来他说到和谐社会,我说:“和谐社会,首先要建立在公正公平的基础上,不能以权力打压,制造冤案来维持和谐。”
    
    当天杨乃新要走的时候,广州警方的女警小赵不说走,很显然是有事没办完,她起身走近我,问我要不要留下她的电话,我说好,她写下电话。她说:“我能弹一只曲子吗?”我答应她。她弹奏了一只曲子,我夸她弹得好。
     4月21日周六晚上八点多,广州警方的小赵径直来家门口敲门。我打开门让她进来。她说,她买来两本钢琴书要送给西西,我谢绝了,她说她想陪西西练钢琴。她说以后还来陪西西练琴。我说:“我从前请人教西西弹钢琴都是付费的,现在因为经济原因,没请老师教她,让她自学,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不想亏欠着人,这种感觉不好。”后来,她谈到我们外地人在广州生活不容易,又说:“这多少年孩子见不到父亲,你真的不对他们说实情吗?我们不想看到你们这样。你想不想去见他。(她说的是见郭飞雄)”
     我说:“就我所知,在案情还没定下来之前,法律规定,家人是不能见面的。现在我去见他,你让我跟他说什么呢?叫他认罪,这我办不到,我知道他是无罪的。你们也知道他无罪。如果只是让我看看他的情况,那我很愿意去见他。”
     5月5号,女警小赵又来,也是晚上,这次她事先打电话,大意也还是希望我能劝说郭飞雄。但说到后来口气有点硬。我对她很客气,能理解她来说这些,是她的任务,就她本人,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凭什么要对我说些不合适的话呢。是别人要她来说。所以我当然不会计较什么。我送她去电梯口友好的与她道别。
     5月13号,我带金宝去小学报名,申请学位。
     5月28号,胡啸律师和岳律师去看守所见郭飞雄。这一天,我们得知惊天消息——政府用高压电警棍电击郭飞雄,还是最薄弱的生殖器!在圣经里,对付生殖器的人是要处以极重的刑法的。这种行为是极其邪恶的。郭飞雄的姐姐知道后,哭得不得了,她说她实在是受不了,为什么他们这样对待人。警察还去她家,这不是大摇大摆的欺负人吗。你警察做了这种事你可以不作声啊,哪有公然上门欺骗人的。
     5月28号当晚,自称是居委会的一行三人来敲门,说要登记人口。我说:“我们不登记。”我关上门后,他们又敲了很久才离开。
     6月4日,小学招生办打来电话说,你孩子手续不全,我们不能给他学位。
     接下来的时间,我找校长,第一次校长不在,第二次,在阳光爆晒下的小学大门口给校长打电话。校长当时说:“你的孩子,第一不是本地户口,要交赞助费两万。这是教育局的规定。学校没有权力变动。第二,你的孩子要在本地地段生招满之后还有学位的情况下,才能给他学位。报名一定要有户口。”校长的口吻跟公安局的人一样。
     后来,我儿子金宝一个同学的家长看到我们孩子的上学问题还没解决,她出于好心,一定要我和她一起去找校长,因为她找了一个局长写了条,为她的儿子读书的事,她想也顺便用这个关系帮帮我。见她这么热心,一再邀请,我就和她一起去了,见校长我自我介绍说是杨天娇的家长,现在为杨天策上学的事来的。她说不行,必须有户口,我不能在没有齐全手续的情况下招收你。我说我回湖北去办,请你留学位。
     夏天,我乘火车回湖北,办金宝的户口。可是,办不下来。我焦心的等待着,那些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能够闻得到它的辛酸味儿!
     8月30号,我去银行取回金宝上学的赞助费两万,(在此,我要说,感谢那些真诚帮助我们的朋友们,因你们的无私帮助,我的孩子能够交得起赞助费)。下午,又去找校长,我说:“户口暂时还没办到,我希望先给孩子报名上学,户口办到了,我再交给你。一个孩子上户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总会办下来的。”校长说:“真的不行,你必须先有户口我才能收你的孩子入学。”
     9月3号,全国的学校正式开课。
     我在那天早上10:20去学校,我想再找校长谈谈,我是带着儿子金宝一起去的。我想再做一次努力。我去的时候,校长不在,她的办公室里正坐着两个女士,她们也在等校长,从交谈中知道,她们是天河区政府的官员。在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校长回来。校长先跟她们谈事情。
     我和金宝只好站在外面等,我记得在那漫长的等待中,我多次拿道旁的公用磁卡电话看时间,那天非常凑巧的是,每次的时间都相差10分钟。11:29、11:39、11:49、11:59、12:09。在等待的过程中,金宝实在是站得太累了,他催我回家,他说不要等了。他累得不行的时候,说:“妈妈,你抱抱我吧,我实在是站不住了。”
     我们在打了放学的铃之后,才见到校长。我对校长说:“非常抱歉我又来打扰你,我还是来向你请求,希望我的儿子,能先上学。我知道,这学校以前是与我们住的小区配套的,发展商对我们的承诺,业主的孩子可以无条件上学。是后来才交给政府成为公立学校的。我们在这里住了十年,他的姐姐也在这里上学,我和你也认识多年,我想请你,先让我的孩子上学,一年级的孩子中间插班很难适应。户口肯定是办得到的,你可以先不给他办学籍,等手续齐全再办学籍,这样别人也不会知道他手续不全。你看,我们也算是熟人,你就帮帮我。再说,现在都是义务教育,一个孩子上学是天生的合法权力。以任何理由拒绝一个学龄孩子上学都好像说不过去吧!”
     校长说:“是义务教育,那你可以回原籍去呀。“她又说:”我现在收了你的孩子上学,到时候你拿不出户口来,我赶你的孩子出校门,我就犯了义务教育法。现在,你手续不全,我拒绝收你,我没犯法。现在不收你的孩子,对你们的伤害,比到时候你拿不出户口,我赶你的孩子出学校所受到的伤害要小得多。那时候对你对孩子的伤害才大呢。”
     我看着校长说这些话。我不再说什么,我起身和她握手道别。我握着她的手说:“杨天娇在你这儿上学,我也认识你五年,以后儿子还要在这上六年学,我们也算是朋友。儿子上学的问题,以后还得再来打扰你。”她也客气地表扬了杨天娇,说她非常聪明。
     在与校长交谈的过程中,女儿打电话来,她放学回家进不了家门。
     我匆匆往家赶。走出校门的时候,我牵着金宝的手,我看他。在阳光下,他眯着眼抬头对我说:“妈妈,校长说不要我上学。”
     我说:“没事的。校长知道你很聪明,会进位加法,还是一百以上的,还是心算呢?她怎么会不要你上学呢?学校老师最喜欢聪明的学生啦。过一段时间就会说,欢迎杨天策小朋友来上学的。”
     这是我作为一个政治犯的妻子,一个母亲,为我的儿子能够上小学所做的努力。如果不是怕孩子的小心灵承受不了,我可能还会去找校长说情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给我出主意:“你要带着孩子,天天去找校长,她怎么可能不接受你的孩子?一个孩子读书,多么正常的事情啊!”
     在这个过程中间,有多少焦虑,多少担心、多少隐忍,真是一言难尽。
     从我儿子失学的事情,尊敬的胡锦涛主席, 我看到了中国警察的力量。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是多么的肆无忌惮、横行霸道!!在中国,警察力量像庞大邪恶的章鱼怪触角,漫延伸展到了公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人们的生活。任凭我怎么努力改变不了,只能面对儿子失学的事实。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您是不是也不能理解这样的事,在奥运会即将召开的中国,竟然会发生。
     郭飞雄的姐姐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是政府部门的人有意控制。她说我:“你是不是弄错了?人家干嘛要对一个孩子这样呢?他才六岁,再说现在,全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我们附近,有一个孩子,因为智力有点问题,家长没送去上学。小学校长还找到家里,要求家长送孩子上学。说到了学龄不送孩子上学是违法的。”她甚至不听我的劝阻,打电话请在4月14号,去过她家的广州警方的人,希望他们能帮个忙,对校长说说,让孩子上学。我看她是成心跟那帮警察们的牙齿过不去,那帮人接到她的电话恐怕是笑得满地找牙。
    
     胡锦涛主席,从郭飞雄的案子看,中国政府里一些人的确是不厚道!他们连六岁孩子上学的事,也要拿来耍耍。
    
     胡锦涛主席,我听郭飞雄对律师说:他在监狱里连报纸也不能看,连电视也不能看。这真像一个黑色笑话。他,郭飞雄,竟然连您所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的17大召开过了,都不知道。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在此,我呼吁中国政府兑现奥运承诺,切实改善人权。
     并重申郭飞雄在监狱中的呼吁:
     第一:要求中国政府保障政治犯、良心犯、基督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的读书、学习的权利,改善他们在监狱中的条件。
     第二:要求中国政府在奥运前,释放政治犯、良心犯、基督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
     第三:呼吁中国政府允许历年来流亡海外的人士回到大陆与亲人团聚,观看奥运。
     第四: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启动有序的政治体制改革,包括民主选举、出版自由。
     他呼吁中国政府通过上述形式初步实现中国人民的尊严及权利。以文明和谐的面貌迎接奥运——这个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相聚的历史时刻。
    
     祝平安!
    
     张青
    
     2007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
    
    于广州家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蒙受冤狱的郭飞雄的公开信(一)
  • 专访郭飞雄妻子张青:再请胡锦涛和世人关注郭案真相/RFA张敏
  •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二)
  • 郭飞雄妻子张青写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开庭前律师会见郭飞雄 张青得知旁听席位被严控
  • 郭飞雄的律师寄出控告书 张青力争亲友能旁听庭审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张青:郭飞雄案到关键时刻,恳请各界再关注
  • 警方登门放郭飞雄录像并与张青谈话(图)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张青:关于郭飞雄(杨茂东)与《中国新诗年鉴》
  • 回忆914——纪念我的丈夫郭飞雄入狱一周年/张青
  • 张青女士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在诗坛引起强烈反响
  • 郭飞雄夫人张青对刑讯逼供的公开申诉信
  • 好汉郭飞雄,好妻子张青, 好律师胡啸,好记者张敏!/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