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的信念与袁伟静的无奈/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11,22)
    
     * 袁伟静致胡锦涛、温家宝求助公开信 * (博讯 boxun.com)

    
     11月22日,本台首发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的求助公开信。
     信中说:“我认同你们倡导的以人为本、关注民生、依法治国等理念。但是你们的政策在基层根本没有得到实施,所以我要写信告诉你们我及我全家的状况,告诉你们山东当地政府是如何一再违法乱纪的事实。相信你们会对山东省政法当局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行为感到愤怒。恳请你们采取措施解决山东的问题。政法部门的做法,不仅严重侵犯了我们全家的权益,也已经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 陈光诚、袁伟静简介*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今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陈光诚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今年获得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从2005年8月到现在,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现在被每班七人看守软禁在家里。
    
    * 袁伟静:向中国残联、妇联写公开信求助,处境没任何改善 *
    
     在本月上旬,袁伟静曾经先后发表公开信,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及其主席顾秀莲求助。
     袁伟静说:“向残联、向妇联写过信,处境也没有任何改善。所以我才进一步向最高的国家‘一家大长’来反映这个问题。”
    
    * 袁伟静:推迟近一个月发出的信 *
    
    如果给我自由,我没必要发表给胡温的信――
    
     袁伟静细谈她写致胡温公开信原委。她说:“从我开始想写这封信到现在,有一个月时间了。
     上个月23日我想去探视光诚,被强力拦阻,我回来很生气,通过电话告诉朋友我要给胡温写信。但是当地政府很快就来要求我,不准我给胡温写信。
     因为我写信不是目的,主要是想要回我本应有的自由。如果他们不让我给胡温写信,在这段时间能给我自由,那我没有必要去写信。
     虽然10月23日当天我就把这封信(初稿)写好了,但我一直没发,我想如果他们这段时间给我自由,我就没有必要发这封信。”
    
    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没有任何改善迹象,况且对我的看管,就白天。。。前一阶段他们还会蹲在一起打个牌啊、下个棋啊什么的,现在他们就直接在我家门前分两排坐在那里,直接拦着我的路,态度上没有丝毫改变
     他们对我传达说,我只能去买菜,别的任何不准我做,任何理由都不可以。我有病想去看病、我父亲有病我想去看望,都不行;天凉了,我想去买衣服,也不行。。。这种状况没有改变。
     一开始,我不发信,是给他们机会。他们不觉得我是给他们机会,而是觉得他们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想对我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没有办法,我无能为力,我只好接受。那我必须把这封信公开了。”
    
    * 袁伟静:不让我回娘家,幼子见不到妈妈 *
    
     问:“你发表这封公开信的希望是什么?”
     答:“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够真确的了解我所说的这些情况。当然我也不希望他们听我一面之词,我希望他们能作一个核实调查。如果是真的,作为一个中国国家的‘大家之长’,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
    
     袁伟静娘家母亲住在临沭县,儿子由母亲代为照看。袁伟静说:“今天我儿子非哭闹着要妈妈,因为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我了,几次打电话想要我去看他,但是我都去不了。我的儿子只有四岁半,作为父母的心情。。。在我们当地政府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就这样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能和孩子相见。孩子本来就见不到他爸爸,现在又见不到妈妈。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你们作为自己小家家长的话,心里会怎么想?”
    
    * 袁伟静:请按中国法律还给我们本应该有的自由和权利 *
    
     袁伟静说:“法律上明明写着,作为犯罪嫌疑人,或者已经被逮捕、判刑了,才能限制我人身自由。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希望按照中国的法律,如果没有给我这些手续的情况下,还给我本应该有的自由。最起码是我目前最基本的生活,要能够正常运行。
     光诚现在在监狱里能够吃饱,不像以前那样受到身体上的伤害,这对于我们来说,还稍有一些安慰。但是,现在他不能够获准看书、写字,我觉得看书写字还是他非常重要、急需的事情。即使是服刑人员,也应有读书写字的权利。如果别的健全人能看书写字,就应该允许光诚读书写字,不能以你们不能够鉴定盲文的理由,来拒绝他读书写字的权利。如果你们没有这样的基础设施或能力,那监狱不要收这个盲人就好了。
     我就是急切的想按照中国的法律落实。 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写信了,我做不了别的。”
    
    * 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连续两月受阻 *
    
     陈光诚先生现在在临沂监狱服刑,11月20日是本月的家人探视日,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继上个月之后,再次受阻不能前往探视。
     袁伟静当天接受我采访说:“我刚出门,他们就问我去干什么,我说去临沂看光诚,他们不让我走。”
    
    * 陈光诚的大哥和母亲探望了陈光诚 *
    
    陈光诚气色、身体状况很好――
    
     当天,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和母亲获准前去探视。我请陈光福先生讲讲探视经过。
     他说:“见了二十五分钟。”
    
     问:“陈光诚现在状态怎么样?”
     答:“情况还好。气色很好,身体状况也很好。”
    
     问:“探视时有其他人在场吗?”
     答:“还是和以前一样,监区的王区长在光诚身边。我们身后有被称为‘尹教’的(可能是姓尹的‘管教’);还有一个我不知道他姓名,一直在我们身后作笔录;另外还有一个照顾光诚的犯人。”
    
    陈光诚:要相信法律。。。――
    
     问:“你们今天谈了些什么可以向外公布?”
     答:“他询问了外边朋友的情况,比如高智晟、李和平、郭飞雄的情况,还问胡佳的情况。我都一一给他讲了,说胡佳前一阶段每层楼道里都睡着人。光诚的观点是‘是他们害怕的表现,包括对伟静看得这样严,也是他们害怕的一种表现’说‘戳到他们的疼处了’。
     光诚讲的一句话我到现在记得很清楚。他说‘要相信法律,任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势力,他们只能得意于一时,不可能得意于一世’。
     我们问了他吃饭的情况,他讲他们安排了另外一个人给他拿饭,这个月没有忘了给他拿,吃饭一直正常。”
    
    陈光福:一警员说陈光诚“是里通外国罪的”――
    
     陈光福说,当天发生了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情。他说:“大概在十一点二十五分会见结束,我们到下边超市给光诚买了一点吃的。当时在场有三个工作人员都是女性,登记时知道我们是光诚的哥哥和母亲。在旁边站的一个人说‘噢,是那个里通外国罪的’,我们算完帐以后他又说‘行,他里通外国有的是钱,使劲吃,不吃留着钱干什么?’。我当时非常气愤,就质问他‘什么时间给光诚又多加了一个里通外国罪’,我妈妈当时也非常生气。”
    
     问:“这个说话的人也是警员吗?”
     答:“从他的穿着来讲,他是个管教人员。”
    
    陈光福:一件让我感动的事情――
    
     陈光福先生讲了最近发生的一件让他感动的事情。
     他说:“前几天在青岛方向有一位先生六十九岁,已经退休了。他听到你们的节目以后,专程赶到我们家,给孩子放下一部分钱。
     当时因我不认识他,他说‘我认识你’。我问‘咱们在什么地方见过面?’,他说‘咱们在空中认识的’。他是通过听你们的节目,知道光诚这边的事情。他专程来,从七点坐车,到十三点才到我们村,他把收音机还带到我家里来。
     他让我给光诚捎句话‘该吃的吃,该喝的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天我把他的原话告诉光诚了。光诚特别让我记住他的名字,我说‘我记下来了’。
     我对他的行动比较感动。”
    
    * 袁伟静:探视光诚再次受阻经过 *
    
    不出示法律手续――
    
     探视受阻当天,袁伟静讲述事情的经过:“我今天打算和大哥、妈妈带着小克斯(两岁女儿)去看望光诚。我心里想,因为上个月没让我去,现在看管仍然没有放松的样子。尽管我给妇联、残联写过信,没回音,但是我还想试试看。所以八点时就和家人一起出门。
     他们可能早有准备,我刚出门,就问我去干什么,我说去临沂看光诚。他们不让我走,让我等着,他们请示。我没等,就走。他们跟着我,请示的结果是不准我去。
     他们跟到我国道上,告诉我‘没有办法,人家不让你去,我们就不让你去’。
     我说‘你们到底要看到什么时间?你们还有完没有?到底什么理由不让我去,你拿出来也行,给我法律手续也行’。他说‘这都没有’。像老潘这样镇政府工作人员带班的,根本就不出来了和我说话了,就躲在后边,躲在树林子里,远远的。”
    
    袁伟静:监控者说“我们干的就是这不要脸的活”――
    
     问:“就是说,跟你说话的都是那些雇来的人?”
     答:“对。全是社会上雇来的。今天早上站在路上是八个人(通常七人)。因为正好是换班的时间,另外一个班的来了,其中一个也到路上去拦阻。
     他们八个人用身体来挡我,笑嘻嘻地说‘这个没有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不要脸的活。他们让我们拦下你,你就去不了,对不起’。
     他们自己说,政府方面这样告诉他们、雇他们的人也这样告诉他们‘你们不干有的是干的’,因为他们可以出高工资。在我们这个地方干很累的活儿,每天才挣三、四十块钱,就是干建筑什么的。像他们现在这样,每天八、九十块钱。乡镇工作人员来看的话,除了他们本来的工资,每天在这里还有补助,所以他们非常卖力气。”
    
    袁伟静:两次打110报警,无人出警――
    
     问:“接下来怎么样?”
     答:“我没理会,我等着车来。车来时,我想上车,但他们只允许妈妈和大哥上车。我抱着克斯,他们就把我围起来,不让我上,并且把那个车指挥走了。我连克斯都没有来得及递给妈妈。
     我打110两次报警,仍然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公安来出警。”
    
    * 袁伟静:政府无视法律侵我权,力量悬殊极大,我无奈 *
    
     袁伟静谈关于法律和现实的切身感受。她说:“我每天都在翻法律的书。按说,作为政府,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像他们自己的话说是‘人民的公仆’。但是我没有想到,在我们这个地方它不是这样,不仅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用来压迫人民的。
     他们也没有理由,只是因为是政府,因为是有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种无视法律的行为,让我们老百姓权利受到极大的侵害。但是就是政府的这种侵权,让你还没有办法。你用这种要求权利的办法,在这种力量悬殊极大的情况下,让我无能为力,很无奈,心里生气,但又没有办法。”
    
    * 袁伟静:法律被作为政府和官员权力来运用,公安不保护我 *
    
     问:“陈光诚在监狱里说,他仍然相信法律。那么,在相信法律和怎样按法律去做的关系上,你在外面有什么体会?”
     答:“他一直非常相信法律。他在以前的作法上也一直是运用法律。但是我在这边实际操作过程中就觉得不仅他的这个案子没有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进行处理,现在就像我这样一个自由的人,他们想控制就控制,想不让你干什么就不让你干什么。我觉得很矛盾。反正最起码在这个地方,法律不是来保护老百姓的,而是作为政府、或者说是这些当官的人,作为他们的一种权力来运用了。
     前一阶段,我因为想去看病,他们不让我去,我报警。对方问我是否认识(拦阻我的)这里边的人,我就明确告诉他说‘其中有一个是乡政府的,另六个人是从社会上雇来的’。后来沂南县公安局报警中心的人就说,这样的话,那是你和政府的问题,跟他们公安没有关系。
     我不理解,向临沂市公安局寻求帮助,给我的答复更让我无法理解。他们告诉我‘社会上雇来的人也是为政府服务的,是政府的人员’。这样,就和沂南县公安局的说法更一致,是政府人员拦阻我,那就是我和政府的矛盾了。如果政府人员杀了我,那就是我和政府人员的问题,和他们公安没有关系了,政府人员侵权,公安不保护我。”
    
    * 袁伟静:法律条文看看都挺好,现实相差太远 *
    
     袁伟静表示:“我每次这样受阻,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写信向更高一级寻求帮助。到现在,给妇联的公开信11月6日发出去了,11月2日,给残联的信发出去了。
     但是到现在,我的基本生活不能正常运行,情况没有改变。
     我每天都在找法律条文,看看特别有信心,看看都挺好,为什么现实相差太远?我非常失望。
     有时我又想,他们为什么要拦阻我?他们害怕的是什么东西?越这样的话,虽然我也很生气,但我应该不断照法律尝试,让他们害怕。”
    
    * 莫少平律师:检察机关应纠正公安机关的“不作为” *
    
     在北京的莫少平律师表示:“如果袁伟静去探视,不明身份的人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她既可以向公安部门的上级部门投诉,另外可以向检察机关投诉。就是说,我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没有被保护,我报警后,公安机关不去出警,那么作为检察机关,应该对公安机关的这种行为有一个监督,或者应该是纠正这种‘不作为’行为的职责。”
    
    * 袁伟静:通过法律途径,当地保护不了我 ,还进一步打压 *
    
     袁伟静说:“我反映到更高一级临沂市公安机关, 他们的答复和当地公安机关的答复一样,说是我和政府的问题,也不来处理。我又向检察院方面反映。检察院给我的答复是,如果公安机关该立案不立案,他们来监督,像这样不出警的问题,他们不来管。
     通过法律的这种途径,当地是保护不了我了。不但不保护,还进一步打压我。”
    
    * 袁伟静:出境受阻,提出“行政复议”立案 *
    
     今年8月24日袁伟静办好一切手续,要前往菲律宾,代陈光诚领取“麦格塞塞奖”,他在北京机场出境受阻,被绑架,护照被扣留。
     9月28日,袁伟静得知,她根据中国的《边防检察条例》等有关规定向相关部门提出“行政复议”的申请立案。
     袁伟静说:“按照法律,‘行政复议’的最长时间是六十天。我们在等待。”
    
    * 莫少平律师:“行政复议”延期一月 ,我们不会放松 *
    
     11月20日,受袁伟静委托的莫少平律师说:“袁伟静出境受阻‘行政复议’,作为边防检查站,确实是在最后一天,首先是通过传真向我们。。。其次,他说‘我要把原件马上寄给你们律师事务所,就是要延期一个月,作出一个处理’。我的助手丁锡奎律师已经接到这个东西了。”
    
     问:“延期到什么时候呢?”
     答:“从昨天还是今天开始算,因为是卡在这个时间,我们始终在跟他们联系、接触,就是说‘如果你们没有回复的话,肯定我们要提起行政诉讼,我们是严格按法律程序来做的’。这个延期确实也是法律规定可以走的一个程序。
     我们会继续依照律师受委托权限去操作这个事情,不会放松的。”
    
    * 可以用手触摸祝词的生日卡 *
    
     虽然本月袁伟静探视陈光诚再次受阻,但也有一点让她稍感安慰。
     袁伟静说:“我让大哥向光诚核实是否收到了我给他寄的生日卡,光诚说他收到了。但是像胡佳用快递给他寄的卡,他没有收到。
     我这次也只是尝试,里面没有写信,只是一张卡片。我是用手做的、用针缝的,用硬纸片,给他写上一些生日祝福的话。”
    
     问:“用手可以摸到的?”
     答:“因为光诚不认识这样的汉字,他也没法看到。写好了以后,我就用红色的线,把这些字缝成凸的样子,我在教他汉字是什么样子(笑)。因为我知道有人会给他读,最起码读了以后,他没事会用手摸着,知道汉字‘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是怎么写。。。”
    
     问:“方便把上面的字都读出来吗?”
     答:“我写的是‘老公:祝你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我和孩子以及朋友们都很想你,我们等着你!妻子袁伟静 日期”。
    
    * 袁伟静:感谢朋友们的关心!*
    
     在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袁伟静说:“对于我们家来说,当然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可是对于很多事情来说,我想这些事情不是那么重要。但是,还是有那么多朋友关心我,我非常感谢!”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节目可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WWW.RFA.ORG普通话“心灵之旅”专栏收听,听更多节目可用Google 搜索“心灵之旅档案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郭飞雄案一审判决的谴责与分析/RFA张敏
  • 郭飞雄案一审宣判 律师坚持认为郭飞雄无罪/RFA张敏
  • 专访胡佳:妻子临产,希望警方讲人道/RFA张敏
  • 专访滕彪律师:《律师法》2007修订与维权/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 帮高智晟律师外传文章后被绑架的黄燕获释/RFA张敏
  • 当局监控陈光诚妻袁伟静增加三“不许”/RFA张敏
  •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 “麦格塞塞”颁奖之夜袁伟静又被绑架/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代夫领奖北京机场被绑架/RFA张敏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科学家许良英人生沉浮(下)录音/RFA张敏
  • 郭飞雄案延期补充证据/RFA张敏(图)
  • 同一屋顶下的获奖者 袁伟静的亲与友/RFA张敏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