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小平拍板,蒋经国震怒——“自立晚报”首次“登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转载)
    
    来源:中国时报
     彭志平/二十年前九月十四日,《自立晚报》记者徐璐、李永得前往大陆采访,创下台湾媒体首度突破禁令赴陆采访纪录。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当时系由邓小平拍板,同意徐、李入境采访。当时“中新社”总编辑王瑾希回忆,“他们没说什么大陆好话。甚至可说,他们开始是瞧不起大陆的。” (博讯 boxun.com)

    
    定位民间性质中新社接待
    
    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一日,徐、李首度向中共驻东京大使馆表达前往大陆意愿,次日再度前往中共驻东京使馆表态,十三日中共驻东京使馆即告诉徐、李申请已获得批准。根据当时负责接待的“中新社”福建分社社长兼总社港台部主任陈佐洱(现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回忆,“能够这么快批下来,实际上是中央最高领导层拍了板。”陈佐洱指出,当时是中共中央台办主持这项工作,他们接到中共驻日使馆的消息马上上报,而最高的决策者,就是邓小平。当时中共中央台办建议说,《自立晚报》是台湾的民间报纸,以民间对民间的形式,最好由也是在中共方面被定位为民间性质的中国新闻社出面接待。
    
    两项指示尽量满足确保安全
    
    王谨希也指出,当时她接到“中新社”日本分社方面电话告知徐、李有意前往大陆后,马上和当时的社长王士谷商量,认为当时两岸尚无直接交流,如果能成行,从各方面看都算得上是个突破。因此,中新社将此事向上面主管领导、时任国务院侨办主任的廖晖作了报告,得到了积极的支持。
    
    报导说,徐、李获同意入境后,陈佐洱作为中新社的代表,带著几名助手接待李永得和徐璐。而具体指导他的工作的,是中央台办主任杨斯德和乐美真。公安部的一位张姓处长与他配合,一起负责两位台湾记者在大陆的采访活动和人身安全。当时杨斯德、乐美真对陈佐洱有两项指示,一是自由采访。台湾记者想采访谁,到什么地方采访,都要尽量满足、开放;二是确保安全,“要防止台湾特务制造事端嫁祸于人。”陈佐洱解释说。
    
    不陪同采访让人惊讶
    
    展开采访行程前,徐、李交给陈佐洱一份计画采访名单,里面包括张春男、王锡爵、陈鼓应、黄顺兴、李大维等从台湾“叛逃”到大陆的人,甚至还包括当时的敏感人物方励之。报导说,由于中共中央台办指示“台湾记者想采访谁,到什么地方采访,都要尽量满足”,因此,陈佐洱等人只负责联络,不陪同采访。这一点,连方励之和他当时所属的中国科学院都很惊讶。当陈佐洱在电话里询问,可不可以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台湾记者时,方励之还反覆地问,“啊?你不陪来啊?”
    
    陈佐洱回忆说,“当时心情很紧张的。”紧张不仅仅是怕出意外,还有“怕作假”。“当时改革开放还不太久,有些地方、部门还比较保守,说不定哪个单位生怕被台湾记者抓到什么污点、阴暗面,而好事办了坏事。所以我每到一个地方,都跟他们讲,要开放,要实事求是。”从报导中也可以看到,当时两岸之间的微妙关系。陈佐洱说,两位记者恐怕不知道,他们要去的每一个城市,他和张处长都会比徐、李提前一、两天到达,“把中央对台办的精神贯彻下去。”“每到一站,就要召开当地省委宣传部、对外宣传部门、中新社、公安厅、安全厅等部门的联席会议,我和老张两个人讲,我讲接待,老张讲保卫注意的事项。一直讲到最后一站厦门。”
    
    等了三十八年终于成真
    
    至于徐、李则可能担心遭到监视。报导说,陈佐洱清楚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在饭店门口,两位台湾记者伸手叫计程车(出租车)。但是过来的第一辆计程车,他们却没上,而是又多走几步上了第二辆。可能是他们怕第一辆出租是安排好的“特别出租”。
    
    报导说,李永得刚到第一站北京的时候,就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来到大陆,他们“一点儿也没感到自己是外国人,强烈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
    
    陈佐洱在徐、李刚下飞机时说,“等你们三十八年了!”这句话不但徐、李认为是“统战语言”,在中共内部也引起不同看法,有人说,这是中新社专稿语言啊,又有人说,这句话没有立场----三十八年都在等台湾人?后来据说还是邓小平拍板,称这句话“讲得好!”陈佐洱悬在半空的心才落了下来。
    
    李永得:不愿被统战拒访邓小平
    
    针对二十年前首次赴陆采访的新闻界大事,现已为客委会主委的李永得表示,他当时就听说是邓小平亲自拍板,中共人员还建议他们采访邓小平,但李永得表示,他不愿成为中共统战的工具,因此拒绝了这个建议,坚持采访对象要由自己决定。
    
    李永得表示,赴陆采访前夕,台湾刚解严不久,他们知道当时的总统蒋经国指定副总统李登辉,负责一个老兵返乡的专案小组,自立晚报内部也有一个专案小组,密集讨论如何突破四十年的禁忌及隔离,赴大陆采访。
    
    李永得说,七十六年九月,媒体盛传中国时报已派人到香港,自立晚报也紧急派他和徐璐到东京申请到大陆采访,根据当时的国安法,到大陆采访必须先申请,因此他和徐璐未通知官方,上了飞机,消息传出,据传蒋经国震怒,要求新闻局处理。
    
    李永得表示,他们当时赴陆采访有三不政策:采访对象不受干涉、不采访官方,不接受招待。当时之所以不愿采访邓小平,李永得说,因为在那之前,前中研院院长李远哲才访问邓小平,但是大陆媒体完全看不到李远哲的声音。
    
    李永得否认说过“强烈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这句话,只有在飞机降落上海虹桥机场前说了一句话,“对这块土地感到熟悉又陌生”,不过,下了飞机,感觉就不佳了。李永得说,当时他们要求采访民运领袖方励之,第一时间得到讯息是方不愿意,因此他们自己透过其他管道,结果方励之很乐意。
    
    只是,在采访方励之当天早上,李永得在下榻饭店前后散步时,就感觉有人跟监,饭店大厅人员也怪怪的,他和徐璐才决定,离开饭店一段时间后,才叫计程车,而一直到方家前,都有车子在跟监他们。因此,李永得、徐璐在北京待了三日后就公开批评中共,也许因此中共才会认为他们二人一开始是瞧不起大陆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