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警察打死军医:证人王燕鸣被禁锢,家属没得到通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8日 转载)
    
    消息来源:中安在线
     (博讯 boxun.com)

    "博士被警察枪击死亡"案:检方希望尽快司法鉴定
    
      广州海珠区政府官员与被枪击死亡的皖籍博士尹方明家属见面
    
      广州一民警枪击皖籍博士尹方明时,王燕鸣当时就在现场,但从事发后王燕鸣被带到海珠区公安局到昨晚发稿时,60多个小时过去了,没有部门对王燕鸣的现状给出答复。
    
      昨天,尹方明的家属以及王燕鸣的弟弟王俊,与广州市海珠区副区长刘捷等政府官员面对面商谈约2小时,请求还王燕鸣人身自由,但该请求没有得到答复。
    
      证人弟弟 应还哥哥人身自由
    
      王燕鸣的弟弟王俊是王燕鸣在广州唯一的直系亲属,但哥哥被带到公安局,王俊居然还是从网上获知的,这让王俊难以理解。“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去给哥哥送点换洗衣服,作为亲属,难道没有权利知道哥哥目前的处境和健康状况吗?”
    
      当得知哥哥被带到公安局后,王俊先后向省、市公安部门以及区政府、检察院等机构多次提出要见哥哥的请求,“为什么哥哥到现在还没有人身自由?”王俊说,哥哥是证人,而不是嫌疑犯,作为一个公民,有什么理由失去60多个小时的自由呢。“如果警方想取证,把人放出来,也可以在一个轻松的环境中询问证人啊。”
    
      让王俊感到失望的是,到目前为止,各方均以无法回复为由没有给他任何希望。王俊说,已经过去60多个小时了,他非常担心哥哥。
    
      死者家属 不能接受“通报”
    
      13日枪击事件发生后,当尹方明的家属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广州市公安局于14日又发布了一项通报。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尹方明阻挠民警盘查,并将民警膝部撞伤,还强行开车将民警拖行数米。这份通报让尹方明的家属不能接受。
    
      家属根本不相信尹方明就是通报描述的那个暴力抗法的人。弟弟刘本宝说,尹方明的女儿刚刚考上广州一所著名高中,“爸爸的形象被描述成那样,让女儿以后怎么做人呢。”
    
      尹方明的爱人更是不相信警方公布的通报,她昨天屡屡情绪激动地要求让她见一见唯一的目击证人,以了解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她说,“我一定要见到证人,把事情搞清楚。”
    
      医院同事 感到非常悲伤
    
      尹方明生前供职于广州市珠江医院神经医学研究所,担任副主任医师。在尹方明被枪击身亡后,医院很多同事都感到非常悲伤。
    
      珠江医院保卫处的一位负责人也表示,事发不久死者家属就提出了与证人见面的要求,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答复,实在很奇怪。医院一位刘姓副书记说,事发后医院也一直与有关部门积极联系,他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尽量满足死者家属的合理要求。
    
      检察院 希望尽快司法鉴定
    
      昨天与尹方明家属见面的还有广州市检察院的两位负责人,对于家属和王燕鸣弟弟提出的见证人的要求,他们表示不在职责范围之内,无权过问。他们告诉尹方明家属,希望尽快对尸体进行司法鉴定。
    
      检察院的一位负责人说,“弹道鉴定对查清事情的真相很有帮助,我们初步准备委托给警官学院来做,”这位负责人说,司法鉴定做得越早越好,如果延期可能造成一些困难。但尹方明家属昨天并没有当场就司法鉴定的程序和时间与政府部门达成一致。尹方明的弟弟刘本宝说,家里对司法鉴定比较谨慎,首先希望能见到证人,“这样事情就一清二白了。”
    
      区政府 无法回复见证人要求
    
      枪击事件发生在广州市海珠区,涉案民警也隶属于海珠区公安分局,因此,海珠区政府分管政法委的副区长刘捷昨天也代表区委区政府,来与死者家属商谈。
    
      刘副区长说,省市区领导都非常重视枪击事件,如果民警犯有过错,决不会包庇。刘捷说,为了避嫌,联合调查组由检察部门牵头,区政府绝对不会干预。
    
      虽然刘捷表明了区政府的态度,但当王燕鸣弟弟和尹方明家属多次提到希望见一见证人时,刘捷以自己并非专案组成员为由,表示并不知道王燕鸣现状如何。在王燕鸣弟弟王俊的要求下,刘捷让随从人员现场拨打上级政法委有关负责人电话请示,但是请示了约1小时,刘捷告诉尹方明家属,无法当场给出回复,他会将家属的要求带回去,经过商议再给回复。
    
      广州海珠区政府官员与被枪击死亡的皖籍博士尹方明家属见面
    
      现场探访
    
      开枪打死皖籍博士尹方明的警察叶青云是广州市海珠区南石头街派出所的民警,尹方明生前所在的珠江医院就属该派出所的管辖范围。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涉案警察叶青云所在的广州市海珠区南石头街派出所……
    
      派出所无涉案警察照片
    
      记者在这里看到,该派出所目前的状况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就警察叶青云开枪打死尹方明作任何文书公告,办事大厅和往常一样办理相关事务。记者注意到,在该派出所办事大厅里的一面墙壁上,张贴着该派出所所长、教导员以及其他民警的照片和姓名,但并没有涉案警察叶青云的照片和姓名。
    
      随后,记者在没有公布身份的情况下表示要见该派出所所长,办事大厅里的一位罗姓女民警告诉记者,所长正在里面开会。等到散会后,记者迟迟没有见到所长露面,便公开身份再次表示要见所长。这位罗姓女民警说,该所包括所长在内的任何人都不会接受记者采访,希望记者到广州市公安局或海珠区公安分局了解情况。记者随后赶到广州市公安局,采访同样也遭到拒绝,被要求与广东省公安厅联系。
    
      事故现场可见被撞坏石墩
    
      警察开枪打死尹方明的事件已经过去3天,但事故现场仍然可见一个被车辆撞坏的花坛石墩。
    
      据附近一位居民介绍,他清早听到了车辆撞击花坛石墩的声音,一开始以为是有人打架于是没有起床观看,天亮起床后发现,这里的道路已被警察封堵,一辆轿车有1/3车身开上了花坛。这位居民说,他并没有听到枪声,事后才知道一位警察开枪打死了一位珠江医院的医生。记者注意到,这里距离尹方明生前所在的珠江医院,仅约500米,步行只要两分钟。
    
      目击证人曾两次露面
    
      王燕鸣弟弟王俊告诉记者,11月14日凌晨3时许,经过与警方多次交涉后,在同意不谈及案情的情况下,王俊被允许在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的一间房间里面见王燕鸣。王俊说,他与哥哥的谈话确实没有涉及案情,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话。此后,王俊一直要求警方将王燕鸣放出来,但都没有结果。
    
      王燕鸣在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第二次露面,是在与王俊见面后的几个小时,见面的人是死者尹方明的弟弟刘本宝。与王俊一样,他也是在答应警方不谈及案情的情况下才得以与王燕鸣见面。据刘本宝介绍,他当时进去与王燕鸣见面,有警察在身边陪同,见面的时间只有3~5分钟,看到王燕鸣非常憔悴。
    
    以下是猫眼看人的评论:
    ~~~~~~~~~~~~~~~~~~~~~~~
    提交者:swsefwe 2007-11-16 20:56:46
    广州警察:我鸣枪没错啊?只不过是就是对着人嘛!
    强奸犯:我做爱有错吗?不就是插错地方了嘛 !
    ~~~~~~~~~~~~~~~~~~~~~~~
    提交者:king0030 2007-11-16 20:57:01
    我今日下午因事经过海珠区公安分局,门口有几个拿着小型冲锋枪的警察荷枪实弹的把手大门口,气氛比以往紧张许多!
    ~~~~~~~~~~~~~~~~~
    提交者:成为螃蟹 2007-11-16 22:08:31
    为了一个小警察,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广州警方竟敢非法监禁目击证人,发布漏洞百出的通报,真正是脑子进水了!
    ~~~~~~~~~~~~~~~~~~~~
    提交者:黑白001
    作者:灵魂游走的骑士 回复日期:2007-11-16 16:28:19 
            
      上班了,本来还挺忙的.不想说什么了.
              
      但看了新浪网和其他报纸关于这次事件的后续报道,还是无法抑制心里的愤懑.
              
      已经第三天了,看到调查组们对目击证人王燕鸣下落牛唇不对马嘴的回答,不禁想问一下:你们到底想掩饰什么?你们到底想把王燕鸣一个普通公民、本事件唯一的目击证人扣留到什么时候?限制其自由,不让其说话,难道你们还想让他从人间蒸发吗?
    
      我认为事件再发展下去,已经不仅仅是警察和教授孰是孰非的问题了。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广州相关部门处理本次事件的态度。联合调查组已经组成几天,竟然能说出不知道唯一目击证人下落的话来,那么你在调查什么?只想着防、捂、堵吗?
    
      总理早就明确指出过要提高各级政府的“危机公关”意识和能力。什么是危机公关?广义地讲,危机公关是指从公共关系角度对危机的预防、控制和处理。就是正在遭受危机的主体在处理危机时所采取的一切手段和策略,以恢复公众信任,重塑形象。事实证明,良好的危机公关不但能够很好地解决问题,将损害降低到最小,而且如果处理得当,反而会有所加分。
    
      本次事件初发生时,大多数人们尚还表示能够理解警察的做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部门迟迟不发布事件真相,尤其是对于本事件唯一的目击证人王燕鸣的下落和证词推诿扯皮、讳莫如深。这样反而随着媒体对事件真相的逐步揭开,大多数人们已经开始占在受害人的一方,质疑调查组的公正、公开。为什么相关的部门不能够启动危机公关机制,以开放的、透明的、谦恭的、负责任的态度解决问题,面对天下,即使说真是一个警察犯错也不会让广州公安队伍的形象丢分太多。
    
      十七大明确要求“提高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但广州的相关部门如此蔑视媒体、蔑视公众舆论、蔑视事件的真相,只会越堵越黑。
    
      执法者已经在违法,并且每分每秒还在持续......
    
      这是我们一向标榜为媒体自由和公众监督领全国风气之先的广州吗???
              
      我无话可说......
    ~~~~~~~~~~~~~~~~~~~~
    提交者:三脚老猫 2007-11-16 22:57:29
    广州警方肯定会全盘皆输的,即使他们到现在还信心十足,因为他们一开始就错了。
    ~~~~~~~~~~~~~~~~~~~~~~~~~~
    枪击事件中最接近事实(最合逻辑)的推理
    提交者:既得利益
    
    作者:吹水哥 回复日期:2007-11-16 1:01:46 
      
      我也来试着分析当时的情况
    
      分析得不好,大家不怪。
      
      其实这事就是中国人常最爱好的面子问题,警察查教授证件,估计教授刚刚喝完酒,加上朋友在身边,几次三番下来,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感觉面子下不来,自然态度不好,身在广州的都知道,广州警察查外地人查习惯了,都习惯了在警察面前你就要低人一等,警察面前要背着双手,要么就蹲在地下,警察问什么你就乖乖地答什么,别说是个警察,就是一般的治安队员查外地人都是这样,所以,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警察遇到一个习惯了平时只喜欢和警察高官打交道又不太把巡街警察放在眼里的教授,两人互不鸟谁,态度都很强硬,导致现场气氛越来越紧张。
      
      两边面子都下不来了,好,你查我的证件,我也要看看你的证件,你说这年头到处是开着假军牌四处强奸抢劫的歹徒,我说这年头警察也信不过,穿着警服冒充警察深夜以查证件为名敲诈勒索的人也不是少数,这样互不信任,互不相让,两人估计火气这个时候都开始上升到一定程度了,已经被搞得厌烦的教授心想,懒得和你这样的小喽罗打交道,你上司某某警官还是我朋友呢,我一个电话打过去,看你放不放,谁知警察看教授这样明目张胆地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火气更盛,即使当时已经接到了上司的证明电话,心想,你不是牛比吗,你拿不出有效的证件出来我就偏偏刁难一下你。看你牛还是我牛,这个时候如果教授和警察都各退一步,或是教授的朋友在旁边相劝一下本来就可以化解一场即将发生的悲剧,皆大欢喜,大家握个手以后说不定还是朋友,但可悲的是,两人都互不买账。
      
      警察再次要求教授出示证件,教授也同时要求警察出示警察证,警察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那请你教授也出示更为有效的证件来证明这辆军牌车的合法。
    
      已经打电话给你上司证明了,还是不行,你明显就是在刁难我,教授当时肯定这样想,你拿我的证,我也拿你的证,咱们有机会找你上司或到你们派出所解决,懒得和你这样小喽罗打交道,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有损我教授的身份,我历来就开这样的车,也没见谁拦过我。就这样教授上车,警察有可能想到将来会被上司责怪,也可能是当时觉得教授太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见教授已经上车发动车子,从车窗拿枪顶着他的左腋下部准备吓唬他,也有可能是逼着他停车等待处理,也有可能是逼着他归还证件,但教授可能算是见多识广的大人物,心想,老子什么事没见过,拿枪吓唬那帮民工去吧,我就不相信你敢开枪,老子可是堂堂珠江医院的教授。
    
      车子没有停止的迹象。
    
      此时车子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但肯定是在运动,警察有可能是在慌乱中扣响了扳机,也有可能是在和教授的互相拉扯中扣响了扳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时候警察的心里已经排除了教授是作案歹徒的可能性。因为毕竟他已经在自己上司那里得到证实是珠江医院的教授,即使真有怀疑教授是歹徒,他早就用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通知当地的联防队员或是警察部门来增援,在广州生活的人都知道,平时即使是抓着一个小偷都会在短时间来一大帮联防队员或警察。
    
      最后双方都是面子下不来,在意气用事了,警察有可能是用枪顶着教授,一边拉着他的衣服或某个部位让他停车,而这个时候教授肯定是拼命把警察抓住自己的衣服或某个部位又或是顶在左腋下部的手枪推开,尽快摆脱警察的纠缠,因为他心里这个时候确信警察不敢随便开枪,就在这个纠缠的过程中,枪响了。子弹穿过了教授的身体,警察也慌了。六神无主,只知道打120电话,因为在120到来之前,警察连自己的警察证都还没搜出来。
      
       警察深夜查可疑车辆,这事在广州本来是一件小事,只是这次不同的是,一个是平时牛比贯了的警察,另一个是更为牛比的教授,同时不把巡街警察当回事的教授,当牛比的碰到牛比的,就像公鸡一样,谁都不肯低头。悲剧发生了,教授死了是肯定的,警察当不成警察了是有可能的,还有可能面临着牢狱之灾,如果当时两人各退一步,现在教授还在和他的朋友喝酒或是在医院里值班,警察还是开着警车四处威风凛凛地查各种各样要命的证件。
    
      警察,教授,一个血的教训,古人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啊,可惜这些国家培养的精英人才,连老祖宗的古训都丢在一边去了。留给世人一个教训吧。
    ======================
    从人性的角度和广州现实的军警现状来分析。我觉得是最接近事实或者说最符合逻辑的一个推理。至于谁对谁错。就大家自己自由心证吧。毕竟,我们都不是法官,网上再怎么说,也影响不到现实。最终处理的结果,只能是双方角力之后的妥协,而真想,恐怕永不可得。
    ========================
    主贴被锁了。挂在这里发看看,希望不会连累这个帖子也被锁
    ~~~~~~~~~~~~~~~~~~~
    提交者:babydog 2007-11-16 23:03:13
    
     广州巡警11月13日开枪打死珠江医院副教授尹方明。一位掌握尹方明同车同学王燕鸣向警方所作目击材料的权威人士,转述材料所载枪击经过,这份目击材料是王燕鸣在警方监督下所作的。医院一位医生指出,从现场看,子弹是俯射角度,鸣枪示警一般向着天空。另外,事发后,警方一直称不知道王燕鸣在何处,其实,他就在海珠区公安分局一间屋子里面。
    
      据《新京报》报道,珠江医院急诊室医生蒋小忠和黄东平是参与抢救尹方明的第一批医生。蒋小忠14日称,他们13日晚通过不愿具名的权威人士张林看到了关于此次枪击案的详细调查材料,而张林则掌握尹方明同车同学王燕鸣在警方监督下所作的目击材料。张林14日晚在电话中证实了蒋小忠所述的经过。
    
      “结束应酬与同学吃夜宵”
    
      尹方明爱人称,尹12日晚6时在电话中告诉她晚上有应酬,应酬结束后还有一个朋友要陪。尹开走了家里几年前买的二手车。她表示,丈夫没有把车牌蒙住的习惯。警方通报称,事发时尹前后车牌被报纸蒙住。张林分析,可能是尹方明应酬时去了歌舞场所,因为广州歌舞场所会蒙住前来消费的车的车牌。
    
      张林称,王燕鸣所作的目击材料显示,当晚12时50分,尹方明结束完应酬来接王,两人去广州珠江新城大排档吃夜宵。王燕鸣父亲患有脑中风,当天王是专门向尹方明咨询治疗的。尹方明称,有一份相关资料放在珠江医院,要去拿。13日凌晨4时40分左右,两人吃完夜宵后,把车停在珠江医院住院部门口,两人在车里聊天。此时,有一辆警车停在他们车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拿我证件,我也拿你的”
    
      从车上走下一名警察,一个派出所保安(蒋小忠判断其为联防队员),警察向司机座走来,保安向副驾驶座走来。警察要尹方明出示证件,尹方明掏出了一个证件给警察。警察查看后,还要尹方明出示另外的证件。此时尹方明没有再掏证件,直接下车。
    
      王燕鸣听到尹方明说:“我就是珠江医院的医生。”不过王燕鸣当时没有下车,他认为尹方明“可能在外面和警察发生了争执。”后来,他听到尹方明开始打电话,找朋友帮忙。过了一会儿,警察也接到了电话,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事后,蒋小忠和尹方明的爱人等人称,他们得到消息,当时尹方明给这个警察所在地单位——南石头街派出所一位熟识的警官打电话。随后该警官给这位现场的警察打电话。但是该警官14日未露面。
    
      王燕鸣称,电话打完后,那个警察不同意,继续要求尹方明出示证件。此时,尹方明要求警察出示证件,警察随后出示了证件。王燕鸣看到,尹方明从警察手中拿过证件,说“你拿我的证件,我也拿你的证件”,随即上车,倒车,转弯,掉头,向东行驶。在此过程中,王燕鸣听到了枪声。
    
      “同学急忙电话求助朋友”
    
      王燕鸣听到枪声后立即抱住脑袋,俯下身子,大喊“打枪了,打枪了,注意,注意。”王燕鸣此时感觉到车子向前滑行,过了一会儿,撞到东西后停了下来。王燕鸣此时发现尹方明没有了反应,便给他一个姓张的朋友打电话,说他在珠江医院这边,“尹方明被警察开枪打了,赶快给珠江医院打电话。”
    
      珠江医院住院部门口的案发现场,14日晚仍可准确的看到当时的车辆痕迹。张林认为,通过车辆痕迹可以清晰的判断,当时向后倒车,左后掉头,向东去,张林不明白车是怎么撞到警察的。
    
    没有看到车牌被报纸蒙住
    
      蒋小忠是珠江医院急诊室当晚的值班医生。当日凌晨4时58分,他们急诊室接到120急救电话,说珠江医院附近南泰路口有一个中枪者,蒋小忠立即在急诊室做抢救准备,并派出医生赖玉梅、护士吴银丽、护工兰大华紧急出诊。
    
      赖玉梅、护工兰大华说:他们赶到南泰路口时,看到一辆小轿车冲到路边花坛上。兰大华说,他没有看到车牌被报纸蒙住,也没有看到周围有报纸等物,而赖玉梅则称,她一心救人,没有注意到“报纸”一事。
    
      两人看到,小轿车旁停着一辆本田飞度警车,“两车相隔一米左右”,警车旁边站着一位警察,“170CM左右,方脸,肤色较黑,显得健康”,还站着一个保安。
    
      左腋下面有一个小洞,但不怎么流血
    
      赖玉梅称,她看到警察伸手掏这个人的口袋,便问“你干什么?”警察答:“我要找回我的证件。”此后,警察和护工兰大华一起把此人抬上救护车。赖玉梅随即对中枪者进行了检查,发现已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神志丧失。两人均表示,警察此后并没有跟车。
    
      蒋小忠立即给尹做检查,发现其心跳呼吸停止,瞳孔散大,固定。随后蒋进一步检查身体,发现其左腋下面有一个小洞,但不怎么流血。蒋小忠给尹方明做心脏复苏,亦未见效果。
    
      他们5时40分打开了尹方明的心腔进行抢救,发现其左肺、心脏都被穿透。X光片显示,里面还有子弹头,“这说明是近距离,从侧面射入的子弹。”蒋小忠说。该院另一位医生指出,从现场看,子弹是俯射角度,鸣枪示警一般向着天空。蒋小忠称,7时左右,见回天乏术,他们停止了抢救。
    
      王燕鸣弟弟鼓励哥哥
    
      王燕鸣弟弟王俊称,13日晚6时,他赶到海珠区公安分局,希望见到哥哥。但警方一直不同意。警方称不知道其哥哥在何处。王俊此后借口到警方办公大楼上厕所,看到哥哥在一间屋子里面。
    
      此时,王俊确认哥哥就在警察局,便一直要求见哥哥,但警方一直不同意。九个小时后,警方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王俊在那间屋子呆了三分钟,询问哥哥吃的怎么样,并鼓励哥哥要坚强一些。据王俊介绍,王燕鸣最后说“我们没有任何过错”。此后,王俊被警方隔开。以后再无哥哥消息。
    
      海珠区公安分局办公室一位许主任称,目前王燕鸣在专案组,但他拒绝回应事件详细经过。他说,枪击具体过程需要专案组详细调查公布以后才权威。
    ~~~~~~~~~~~~~~~~~~~~~
    提交者:既得利益 2007-11-16 23:32:14
    其实如果证人还是被扣押的话。广州军区应该出面了。否则,军队的面子就全丢光了。
    ~~~~~~~~~~~~~~~~~~~
    提交者:炼金士 2007-11-17 10:17:47
    妈的!!!别说西方国家不会发生这种无耻的事情。旧中国也tmd不敢这样干!!!!
    什么鸟国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警察枪杀教授:证人父亲病危,弟弟向政府发问
  • 广州警察枪杀军医案:省委副书记“一周内给结论”
  • 医院员工自发悼念遭广州警察射杀的教授尹方明
  • 广州警察枪杀副教授案:第一目击者王燕鸣与家人见面
  • 广东已经下令禁止报道广州警察射杀军医案
  • 广州警察射杀军医:证人王燕鸣一直关在海珠区公安分局
  • 公安与军方展开博弈:广州警察枪杀医生扑朔迷离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击毙副教授各方说法:警察关押唯一证人
  • 消息人士披露广州警察枪击医生案同车人证言
  • 广州警察开枪互射
  • 广州警察被官太太逼着下跪的真相!
  • 野渡:广州警察的精神绑架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广州警察枪杀军医案:证人王燕鸣遭遇的可怕含义/龚是非
  • 浦志强:对广州警察枪杀医生案调查的困惑
  • 广州警察射杀军医:不要拿美国找借口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