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广州警察击毙副教授各方说法:警察软禁唯一证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6日 综合报道)

新京报报道
    广州珠江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副教授尹方明凌晨将车停在路边与朋友聊天,与上前盘问的巡警发生争执,尹欲将车强行开走时,巡警疑怒而拔枪朝坐在驾驶室上的尹方明开枪,子弹射中尹方明导致心脏和肝脏破裂,受害人当场死亡。
     (博讯 boxun.com)
    据知情人士透露,尹今天凌晨与一位刚刚从德国留学回国的好友王先生会面,两人可能吃完夜宵,至凌晨4点,尹方明开车往赤岗的家方向行驶,行至珠江医院门口时,两人将车停在路边聊天。一辆本田飞度巡逻警车经过,当时有一巡逻警察和一名实习警察在车内。据悉,两名巡逻民警上前盘查,随后双方发生争执,尹驾车欲离开时,警方开枪射击正中尹的心脏。

另有消息称
    事发时,警察上前盘问,司机出示了军官证,警察不认可坚决要××××,司机不理,警察掏枪指向司机;司机蔑视之,启动踩油门,警察条件反射开枪。由于司机脚仍踩油门,车仍 猛烈向前冲,可能挂带警察向前几米。
    
     据了解,肇事巡警曾在珠江医院警务室实习和工作过,不久调到公安局当巡警,现或在海珠区南石洲派出所供职。该警察既然在该医院工作过,正常来讲多少有点感情,多少给点面子。不过面子的原因要么有过节、要么了解一些情况知道里面一些人后台不硬,。

一个网友披露:
     全是弥天大谎!哪里是什么警告鸣枪,这是处决式杀人!
    
     请看知情者揭露的真相-----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那天值班,听到唯一目击证人讲了经过:
    
      1.那车是旧的过期军牌车,但绝对没有用报纸包住车牌。
    
      2.尹绝对没有也没有胆量抢警察证,只是质问警察为什么要查我的车,我没犯法,你没有资格查军牌车。
    
      3.绝对没有撞伤民警,更加没有拖行警察,造成他有开枪的借口。
    
      4.警察是在车停住的状态下,因为被质问起了口角而拔抢当场击毙尹的。据他同事说,那个警察脾气非常暴躁。
    
      5.昨天出动大批警察,强行从珠江医院抢走了尸体,并且作为证据的有弹孔的那辆车也被强行抢走。
    
      6.唯一的目击证人被警方软禁至今,现在证人历尽艰辛传出一句话:我和尹教授完全没有错!
    
      7.警方编造了一个假“路人”作证——什么“神秘的消息提供者”
    
      8.昨天大批媒体记者被驱赶,凤凰卫视新闻报道被强行切断。
    
     该教授即使有过错,其过错也不至被当场击毙的程度。
    
     如果用报纸包住车牌是不是太过于蠢了

另据网民透露:
    
     警察和医生认识(据说该警察曾在医院担任过警卫)且有纠纷,当时这个警察估计是有事,想找这个医生麻烦,才凌晨守着这个医生家附近。然后上去找麻烦。这个医生呢,以前是个军官,而且是军牌车,就不尿这个警察。这个警察本来就有火,这个医生不理他,他更加恼怒。他知道这个医生已经不是军人,军牌从理论上讲,即使是真的也可以算假的。
    
     于是开枪打死,然后编造借口说什么假军牌、不服从盘查、抢警官证、拖行之类。
    
     官方的解释很可笑,报纸包车牌?就这一条,足够说明当局谎言的愚蠢。

安徽商报:警方曾两次试图运走遗体
    
      尹教授去世后,其遗体被暂时存放在珠江医院急诊科。急诊科多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13日16时、21时,大批便衣警察未取得尹教授家属同意,就来到急诊科要求运走遗体。
    
      据介绍,第一次试图运走遗体发生在13日16时左右。“大批便衣警察封锁了我们急诊科的进出口通道,连我们医护人员也不给进。”据医护人员回忆,当时,便衣警察拿了一个死亡证明来到医院,要求将尸体运走,并告诉他们已经取得了家属的同意。
    
      “当时,家属不在场,我们没有同意。”随后,尹教授的家属闻讯赶到医院,不同意将尸体运走。双方陷入了僵持。
    
      当日21时许,大批便衣警察再次赶到医院,要求将尹教授的遗体运走,但由于其家属强烈反对,警方未能如愿。
    
      14日凌晨5时左右,经多方协商,尹教授的遗体被送到殡仪馆。尹教授的妻子坦言,她之所以同意警方将丈夫的遗体送往殡仪馆,也是出于无奈,因为时间长了,丈夫的遗体会腐化。“希望早日做法医鉴定,还他一个公道。”
    
      同事:他从来没和人红过脸
    
      “他是个好人!不管怎样,他罪不至死啊!”谈起尹教授遭遇的意外,尹教授生前的同事、珠江医院神经外科的护士龙旭华十分激动。她告诉记者,听说这一噩耗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尹教授与人红过脸。“他是个人才,就这么走了,我们都感到很痛心。”
    
      龙旭华告诉记者,尹教授为人大方、随和,平时还经常与她们笑嘻嘻地聊天。“他工作也很认真,病人都很喜欢他。”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尹教授出事后,一位老太太来到医院,自称是尹教授的老病人。得知尹教授已经去世,这位病人当即落泪。“他可是一位好医生啊,怎么这么早就走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记者,尹教授是医院的业务骨干。“他的去世,对医院、对于整个医务界都是一个损失。”“他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不管怎样,罪不至死啊?”一位同事说。
    
      老乡:要为死者讨个说法
    
      在珠江医院门口,记者碰到了尹教授的安徽老乡张先生。此时,他正向在广州工作的巢湖老乡转告这一噩耗。
    
      张先生告诉记者,他听到尹教授的噩耗后,感到十分震惊。“不光是我,在广州工作的老乡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气愤,我们准备联合起来为尹教授的死讨个说法,让尹教授早点安息。”
    
      张先生认为,广州警方通报的事情经过有很多疑点。如警察当时是否是被迫鸣枪?尹教授驾驶的轿车当时有没有将车牌包裹上?张先生表示,他们将联合在广州工作的巢湖同乡,争取解开这些疑点。(简雅洁、冯兰友) (来源: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博讯综合报道] (Modified on 2007/11/16)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消息人士披露广州警察枪击医生案同车人证言
  • 广州警察开枪互射
  • 广州警察被官太太逼着下跪的真相!
  • 野渡:广州警察的精神绑架
  • 为应付世卫检查,昨日上午广州警察拦截市民没收所戴口罩
  • 广州警察射杀军医:不要拿美国找借口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