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9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一位病逝的公民反遭歧视——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11月8日,中国的记者节,这一天中国一些记者写稿件仍然是"文革"时期的阶级斗争思维,"非红即黑",说明中国一些记者对于法治、平等、自由和权利的概念仍然缺乏正确的认识。这一天,大陆媒体透露,前上海市委书记、前中共中央委员、历史人物徐景贤在上海逝世,不过,大陆新闻媒体使用非常贬义的字眼是:江青反革命集团在上海的重要案犯徐景贤,于2007年10月31日夜在上海病亡。
    
    这家大陆媒体正是北京的《财经》杂志,11月8日,该刊网络版刊登《财经》记者辛文的报道直指"文革上海干将徐景贤病亡"。《财经》网综合报道这样写道:徐景贤算得上"文革"中的风云人物。他本来是上海市委写作班的党支部书记,"文革"初期带头造上海市委的反,"一月风暴"中进入上海市革委会,后来又成了上海市委书记,在上海滩的权势仅次于张春桥、姚文元,人称"徐老三"。此后张春桥和姚文元,还有后来居上的王洪文,都到了北京工作,徐景贤身为上海市委书记,实际上成了上海的头号人物。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抓,消息传到上海,徐景贤召集同党举行会议,准备武装反抗,但随即接到中央通知(笔者注:其实是北京"四人帮"之外的某几位中央领导如叶剑英等控制的人通知的)去了北京,武装反抗的计划也就宣告流产。
    
    曾为江青反革命集团在上海的重要案犯徐景贤,男,1933年12月生,上海奉贤人。196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8月参加工作,高中学历。1950年9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1年7月至8月在上海市政建设干部训练班学习。1951年8月至1964年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干事、市委文艺工作干事。1964年至1965年7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写作班党支部书记。1965年7月至1967年2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写作班党支部书记、市委机关造反联络站负责人、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副科长。1967年2月至1970年3月为上海市革委会领导成员。1970年3月至1971年1月任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1971年1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中共第九届、十届中央委员(任职至"文化大革命"结束)。因在"文化大革命"中失势被得胜的一方指控犯有反革命罪行,1976年10月被逮捕,至1992年6月在上海市监狱服刑。1980年5月被开除党籍。1992年6月至1995年5月保外就医。1995年5月起刑满释放在家。
    
    最早,发布"徐景贤病逝"消息的是新民网署名王洋的作者,他是全国第一个独家报道的。王文同样是贬低死者、歧视死者公民权,侮辱其名誉和人格。该报道全文是:江青反革命集团在上海的重要案犯徐景贤,于2007年10月31日夜在上海病亡。徐景贤,男,73岁,于1982年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1980年5月被开除党籍。1992年6月至1995年5月保外就医。1995年5月起刑满释放。徐景贤是当年的全国"红得反紫"的知名人物,晚年撰写回忆录《十年一梦》,由香港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于2003年12月出版,披露了"文革"时期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可这本书在大陆却不能出版和发行。"病亡"是什么概念?就是因病死亡,含贬义。
    
    知道"国共两党"历史的人都会记得,蒋介石是"蒋匪",蒋病故就叫"病死"。同样反之亦如此。再者,73岁的徐景贤,虽然于1982年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但到了1995年5月起就刑满释放,难道他还没有恢复公民身份吗?我想起了新华社的记者报道张春桥、姚文远之死仍然是"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犯"和"病死"的称谓,都说要"忘记过去",可这个国家偏偏要"记仇到底"。中国媒体没有走出"文革"思维,而且在媚俗上又那么势利,还有什么资格谈媒体公信力?
    
    中国是一个讲道德的民族,也羡慕西方人挂在嘴边的博爱理念,现在又谈起了和谐社会和以人为本,以及宪法上也写上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可事实上对于一个刑满释放后恢复公民权利和公民名誉的历史人物,却不把他当作公民看,更何况死后也没有获得公民权利,这难道不是对去世公民的一种死后歧视吗?我们可以在《圣经》马太福音中找到这样一段故事,耶稣谈到罪人时打了一个"迷失的羊"的比喻:一个人有100只羊,有一只羊迷失了,他是守住这99只羊舍弃另一只羊,还是离开这99只羊去寻找另一只羊?当然是去寻找另一只羊,他为找到这只羊欢喜,因为这只羊最需要帮助。
    
    现在我们生活中犯过罪的,堕落过的,就是这样一个"迷失的羔羊",应该得到社会的关爱,或者平等的救助。当他重新回到这羊群之中,就与其他99只羊一样,应该享受你一切自由、平等的权利,同时也要履行尊敬他人、爱人如己的义务。只是在中国,耶稣的话很少有人认真听,而且政府又担心信耶稣的基督教及西方社会要干涉中国的内政——遗憾的是,现在,"文革"都结束31年,为什么中国还没有走出"文革"……
    
    北京一位出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秦全跃先生认为大陆媒体这样做"实在是文革还没有结束"。他说,徐景贤走了,媒体用了个病亡。如果当初他没有"四人帮"这段经历,用词会是啥呢?活着,中国人讲究"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死了也一样,成者"逝世"败者"死亡"。
    
    "文革"突然结束,在西方历史学家眼里被称为"遭遇了一场政变"。秦全跃先生说,他且不探讨徐景贤犯罪的性质和属性,因为"反革命罪"早已成为历史,但对于一个服刑期满、刑满释放,并已恢复政冶权利的七十三岁公民和老人,为什么媒体就不能使用个"逝世","去世",甚至中性一点的"病故"呢?像1957年的"反右",1966年-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不只是一个又一个徐景贤们的过错,那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也是世界性灾难的一部分。
    
    所以说,对于一个和众多普通中国人一样享有公民权的徐景贤公民,又是一个老人,就是凭着公民间的关爱,凭着一个幼者对长者的尊重,执政党及其喉舌——各路媒体也应该说一声:别再歧视死者了,让公民徐老安息吧,愿他一路走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