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将养路费拨给交通厅驻京办系列评论文章
请看博讯热点:假冒伪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7日 来稿)

1、浙江养路费怎成了交通厅驻京办的"大金库"?
    2007-11-07 10:29:50 新华网
     (博讯 boxun.com)

    浙江审计发现土地出让金被挪用建办公楼。浙江审计部门对该省公路养路费绩效审计调查发现,该省交通部门将4.23亿元养路费用于非公路项目,其中包括交通厅驻京办事处日常经费315万元(11月2日《北京青年报》)。浙江交通部门4.23亿元养路费移作他用,包括交通厅驻京办事处日常经费315万元,省公路局下属学校经费支出5549.72万元和以教育资金名义安排省交通厅下属单位基建支出7925万元等,实在是触目惊心。养路费养路费,顾名思义就是养路的费用,是公路养护的专用费用,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挪用了?交通厅擅自挪用养路费用做他处,甚至连驻京办的开支都从这里出纳,财务审批制度都哪里去了?
    
    养路费成了驻京办的"大金库",一方面显示出浙江省交通厅对养路费资金的管理极其混乱,另一方面则显示出交通部门对机动车主的极大不尊重,机动车主缴纳的养路费被交通厅驻京办等单位挪用,可以说是对机动车主权益的严重侵犯。
    
    随着我国机动车数量的大幅增长,养路费每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从浙江交通厅挪用养路费的行为中,我们应当深刻反思——有关部门是不是有必要展开一次全国性的大检查,看看全国各地还有多少单位在挪用养路费?还有多少养路费成了驻京办等单位的"大金库"?究竟是何人在擅自动用养路费的决策上签了字?对于决策者我们究竟该如何追究其责任?
    
    这些问题不厘清,相信缴纳养路费的众多机动车主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因此,作为擅自动用养路费的单位理应对此有个说法,理应向缴纳养路费的广大车主作一个明确合理的交代。(舒心萍)来源:检察日报 原题:养路费拨给驻京办。
    

2、浙江养路费挪作交通厅日常开支,公共财政不透明行吗?
       
    中新网11月2日电(郑根岭)浙江审计部门对该省公路养路费绩效审计调查发现,省交通部门将4.23亿元养路费用于非公路项目,其中包括交通厅驻京办事处日常经费315万元,省公路局下属学校经费支出5549.72万元,以教育资金名义安排省交通厅下属单位基建支出7925万元等。(据新华社报道)   
    
    按说养路费直接取之于机动车拥有者,而随着私家车的日益增多,缴费者早已由单位转变为个人为主,因此就更受社会关注,成为老百姓众目睽睽之所在。对于养路费的使用,还有《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规定》《公路养路费审计工作规范》等法规约束,可即便如此,浙江省交通厅仍然违规动用多达4.23亿元,这无疑表明养路费制度设计本身存在缺陷。   
    
    养路费征收、使用和审计等三个部门法规都是由交通部起草、征求其他相关部委意见后呈请国务院批准公布实施,如果说其带有维护部门利益、本位主义的色彩,我看并不为过。这些由小范围操作制定出台的法规,与广泛征求社会大众意见而制定的法规实施效果肯定不同。
    
    倒不是说像这样的部门法规的制定初衷就是为违规挪用等不当行为大开方便之门,毕竟其中也包含诸如"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截留、坐支和平调"之类的条款,可养路费本身自收自支的性质,意味着容易沦为部门小金库,像浙江交通厅违规动用养路费这样的事情,在全国交通系统恐怕不是个例。诸如此类的情况不光存在于养路费领域,也不光存在于交通系统,其他部委的类似收费与自支,同样免不了弊端丛生。好在养路费的丧钟已经敲响,社会有识之士呼吁多年的养路费改燃油税的变革,明年就会实施,其他部门各种收费的改革,也会有条不紊地进行。   
    
    减少由部门自收自支的各种费用,把各种税费统统收之于财政,是财政体制改革的方向之所在。当然,也不能说各种税费归于财政就完事大吉,就自然杜绝违规使用现象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则就没有强调财政制度继续改革的必要了。今年9月份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2007年中央部门财务负责人审计研讨会上讲话时透露,中央53个部门共自查相关问题500多个,涉及金额270多亿元,虽然是自查的结果,也足够令人触目惊心了。这说明规范政府部门的经费使用行为,任务还很艰巨。   
    
    我注意到浙江审计部门谈及审计省交通厅的结果时,在点到"公路养护管理体制存在弊端"的同时,还特别指出"专项资金拨付缺少追踪监督机制"。这说明正是监督的缺乏才使得违规挪用变得有恃无恐。依现行有关规定,养路费由省级交通部门自己收取和管理使用,虽然还规定要"同地方财政部门商定""转报省级财政部门审核",但那多半会成为一纸空文,这样一来结果只能是养路费成了省交通厅的小金库,在必要的公路养护费用及相关开支之外,多余的款项尽管会有相应的使用管理规定,但由于内部操作甚至暗箱操作,外人难窥堂奥,即便有事后的审计监督,可查出来的毕竟还是九牛一毛。   
    
    就目前情况来说,养路费虽然是预算外资金,可也是财政性资金,受交通部门的公(共)权力所支配。公共财政的透明操作是大势所趋,也有利于防止公权力滥用和腐败滋生。各地每年都征收了多少养路费,这些费用又具体用在了什么地方,用得是否妥当,诸如此类的问题,作为缴纳养路费的广大公民,当然有理由、有权利要求有关部门对其收支公布尽量详细的帐目,并接受必要专业机构和社会大众的监督、审计与核查。
    

3、浙江交通部门违规动用养路费作日常经费开支
    2007年11月01日 17:34 来源:新华网  
    
    浙江审计部门对该省公路养路费绩效审计调查发现,省交通部门将4.23亿元养路费用于非公路项目,其中省交通厅驻京办事处的日常经费竟然也取自公路养路费。   
    
    据了解,浙江审计部门对全省2004年至2006年公路养路费的征收使用管理及效益情况进行了审计调查,浙江省近3年公路养路费收入大幅增长,共征收养路费183.77亿元。养路费和以养路费为还贷来源的债务资金的投入对全省公路养护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存在着养路费使用效益不高和违规使用的问题。   
    
    审计调查显示,浙江省交通部门将4.23亿元养路费用于非公路项目,包括交通厅驻京办事处日常经费315万元,省公路局下属学校经费支出5549.72万元和以教育资金名义安排省交通厅下属单位基建支出7925万元等。   
    
    审计部门认为,由于专项资金拨付缺少追踪监督机制,至2006年底,不完全统计,省财政转移支付安排的养路费资金共有5817.76万元滞留各级财政部门。现行从原公路段人员中分流的部分人员成立企业性质的公路养护公司,实行管理和养护分离的公路养护管理体制存在弊端,实际上仍事企不分,公路养护市场化程度低,养护经费使用效率有待提高。(记者谢云挺)
    

4、拿什么来防止公产被侵占挪用?
    (2007-11-03 00:07:17)河北《燕赵都市报》时评■李克杰
    
    有两则新闻引起了笔者的特别注意:一是浙江的养路费养了驻京办。浙江审计部门对该省公路养路费绩效审计调查发现,省交通部门将4.23亿元养路费用于非公路项目,其中省交通厅驻京办事处的日常经费竟然也取自公路养路费。另有省财政转移拨付的5800多万元养路费资金滞留各级财政部门。
    
    二是深圳要求下辖六区必须在年底前对政府租赁房进行全面清理,对公务员利用政府提供的公共住房转租获利进行严厉查处,不愿退房的公务员直接开除。因为市级1000多套出租房中,不少被公务员非法占用用来出租赚钱,严重影响了市民的廉租房保障。
    
    上述两个新闻事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它们都涉及一个共同的法律问题,即行政公产的管理和使用。其实,类似的事件还有许多,比如仅中央一级国家机关和有关单位就被审计署发现大量资产和资金被套取、截留、挪用,全国范围内的问题将更加严重,也更加触目惊心。而所有这些,固然由多种主客观因素共同促成,但有一点是不容忽视的,那就是我国目前的公产立法不够健全和完善,不足以有效遏制行政机关及其管理者对公产的侵占和挪用。 行政公产在我国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目前仅仅停留在学理意义上,并未上升到法律层面,成为一个严格的法律用语。所谓行政公产,是指由行政机关或其他行政主体为了提供公用而所有或管领的财产。比如河流、山川、铁路、公路、自然景点、公园、广场、公立学校和医院等为满足公共利益提供公用的财产,都属于行政法上的行政公产。
    
    公产是与私产相对应的法律概念,之所以将两者严格区分,是因为两者具有完全不同的法律属性,并由此而决定了在成立、管理、使用、处分等问题上必须适用不同的法律规则。比如,尽管行政公产本身也有不同的类别之分,而且在适用法律上也有所区别,但它们却有着共同的法律特征和财产属性,要求行政机关和其他行政主体在管理和使用公产过程中必须严格予以保证,决不得随意改变公产的法律特征和财产属性,否则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并接受公众的声讨和谴责。 行政公产在我国虽然还不是一个法律用语,但并不等于我国的法律法规中没有关于行政公产的规定。事实上,我国的一些法律、法规中有许多关于行政公产的规定,如宪法、预算法、公路法、铁路法等等。但统观这些分散的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看得出,现行法律法规中关于行政公产的规定,既不系统,也不完整。本来公产立法应当包括公产产权规定、公产储备(即公产的建设、维护、管理、治安及赔偿责任)规定和公产利用规定。而现行的法律规定多侧重公产储备,而忽视公产产权和公产利用规定,从而导致了对公产的管理不善,侵占、截留、挪用现象严重。
    
    上述浙江省挪用养路费及深圳部分公务员侵占廉租房问题,归根结底都源于公产立法的不完善,缺乏明确的概念和严格的规范,特别是廉租房,我国的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并未涉及这一重要制度,目前仅有国务院刚刚颁发的一个红头文件,其中也缺乏具体的管理使用制度,使得地方政府和管理官员自由裁量权过大。 随着经济的发展,公民民主权利的扩大,国家提供公用公产的范围会越来越大,公产种类也会越来越多,有效管理公产,保证公产效能的充分利用,将成为服务型政府的一个重要任务。与此同时,对健全完善公产立法的需求也将变得日益紧迫,迫切需要国家立法机关高度重视公产立法,增强公产立法的科学性和严密性,从而堵塞公产被非法侵占和随意挪用的法律漏洞。
    
     昝爱宗推荐文章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