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访郑存柱:“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杨逸
    
     记者:请问您为什么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发表您的公开信?十七大是个契机么? (博讯 boxun.com)

    
    郑存柱:是的,十七大的确是一个契机。我很认真地看完胡锦涛总书记的报告,虽然有不少与以前的发展模式不同的提法,但是在我们关注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议题上,却远远落后于19年前的十三大。十三大制定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按照“六四”之后邓小平的说法,也是正确的,他说过“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能动”。也许说“六四”的发生阻碍了政治体制改革的进行,但是已经18年过去了。经济上的巨大发展,给共产党提供了保证;社会收入差距、腐败现象、官民冲突等问题也暴露出来,因此,政治体制改革的时机已经熟透了。如果继续一条腿走路,肯定不能走得太远。所以,在失望之余,我就开始构思,决定写这样的一封公开信,行使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给国家领导人提出建议,同时也呼吁其他有识之士都出来讲出真话,为体制内的改革势力提供舆论的支持。
    
    记者:网络媒体上对公开信的标题一般为"安徽商界人士公开信",请问您的这封信代表了您个人还是代表了安徽商界人士或者部分安徽商界人士呢?
    
    郑存柱:我的公开信只是代表我个人。我没有和其他商界人士联系和讨论。从我的信中也可以看出,我完全是从我个人的教育、成长的经历和情感出发,完全从我回国投资的所见、所闻出发。即使关于“法轮功”,我也是从我熟知的朋友的遭遇出发。当然,因为我写的是自己的真情实感,提出的建议也是具有可行性的,也充分考虑到共产党不敢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后顾之忧。从县市级别开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完全是受控的,不至于全盘失控,造成国家的动荡。所以,我的信发表后,收到了很多的来信和电话,都对我的看法表示赞同和支持。我想,我的公开信,也一定代表了安徽商界的一部分心声。
    
    记者:您认为此信会得到中共怎样的回应呢?公开信发表后,您有什么顾虑?
    
    郑存柱:我当然希望共产党可以从我的信中读出真诚而不是敌对。我当然希望可以得到善意的回应,哪怕即使没有回应,也可以容忍中国人出来说真话。我作为在安徽投资的企业董事长和法人代表,明年按照计划要回国。如果共产党可以像以前一样让我可以来去自由,那么从此在全世界就不会再有中国难民了!一个新的时代也就不远了。当然,我也有最坏的心理准备。我信里也写了,作为当年“六四”的亲历者,我不能忘记那些凋谢的年轻的生命。我们这些幸存者要让他们的生命在我们身上延续。我们不能只是埋头赚钱创造个人的财富和家庭幸福。如果那样,我会愧对自己的良心。
    
    记者:看了您在博讯最新发表的《致谢与说明》,身兼社民党政策室主任、海外民运人士、企业家等多重身份,您的公开信是不是让很多读者产生了共鸣?此外,读者反映最集中的分歧是什么?
    
    郑存柱:是的,公开信发表后,收到很多读者的来信,有年轻的“80一代”的学子,有古稀老人,他们的赞同和支持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唯一的分歧,就是有读者指出我“对共产党抱有幻想”。我的回应是,有不同的观点是非常正常的,民主社会的重要指标就是言论自由。
    
    记者:您和汪兆钧先生先后发表的两封公开信均得到海内外的强烈支持,您认为此事会引发一个普通民众上书议政的高潮么?
    
    郑存柱:我的信也受到汪先生公开信的鼓舞。虽然我之前就和王有才先生透露自己在准备做一些事情,也在准备收集整理资料,汪先生的信发表后,我也熬夜两天完成了并发表出来。我希望汪先生的勇气,也能够引发跟多的人站出来说真话。我们在一个虚假沉闷的空气里已经憋得太久了。
    
    记者:您对中共今后的政治走向怎么看?
    
    郑存柱:中国一定会走向民主宪政,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也一定知道这个历史的趋势。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民主曾经是当年共产党对抗“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有力工具,并且的确凝聚了很多民主人士一起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许,从政党本身的利益考虑,会有失去执政的担心。所以我提出从县市级别开始启动政改,应该是可行的方案。我希望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可以在我的建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并在明年春天的会议上作为提案通过法制的正常渠道正式提出,让代表和委员谈论,给领导人参考。
    
    记者:您曾有一篇题为《从马克思改“序言”说起》的文章发表在中共机关刊物《支部生活》上,您认为能够得以发表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郑存柱:我也看到了这个新闻。那是我在网络上的贴文,不是我给他们的投稿。能够被共产党的机关刊物发表,我也很意外。看来要联系杂志社要稿费了。我觉得能够发表的主要原因,一是我在说真话,二是共产党内部也有人愿意听真话。同样,我的公开信也是在说真话,在得到普通读者的支持的同时,我希望共产党人和共产党的领导人也可以听得进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共产党机关刊物刊登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主任郑存柱的文章
  • 放弃新的“两个凡是”,重新解放思想/郑存柱
  • 致谢与说明/安徽商界人士郑存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