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民日报系记者揭露浙江温州乐清政府对黑道与民争利不作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5日 来稿)
    
    发件人:昝爱宗 ([email protected])
     发送时间: 2007年11月4日 22:45:23 (博讯 boxun.com)

    
     推荐文章 人民日报系记者揭露浙江温州乐清政府对黑道与民争利不作为
    苏允杰 原题为《诚信的分水岭:
    
    为大众还是为私利——浙江温州一桩被扭曲的农村民事纠纷快两年都未解决》,人民日报系市场报记者苏允杰报道。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一家围垦填海开发公司,由乐清市翁洋镇沙头村村民花费了300万元,联合17个村共同组建的,可村干部为了自己的利益,未经村民大会和代表协商讨论,就以权谋私,擅自将大家辛辛苦苦争取来的股权,转让给另外一家与村民毫无关系的公司。并且,在围垦开工时,目无国法,私自动用黑恶势力,手持铁棍殴打村民,乐清市政府及温州市政府接到上访民众投诉后,至今没有下文,严重不作为。人民日报系市场报记者苏允杰接到群众举报,曾到现场采访报道,他第一次采访是在2005年12月9日,专程从北京来到浙江省乐清市翁垟镇沙头村,对此事进行深入地调查采访。在乐清市翁垟镇沙头村村长家里,记者首先见到几个村委和村民代表,他们的情绪就象遇见亲人般高兴激动,谈到围垦时发生的民事冲突,每个人都流露出无限的委屈迷茫和义愤填膺。
    
    恶性冲突血光棍影 主管领导麻木不仁村民们现在回忆起那天的情境,还有些心有余悸,在2005年11月21日上午8时许,有人就看到有20余辆出租车,上面乘坐着100多名不清楚身份的青年,他们护送着一辆大型挖掘机,浩浩荡荡地从盐盘方向开向沙头咀头山。当时,本村村民正在涂上作业,知道要围垦他们涂田,就有几十个村民向前阻拦,因此发生冲突。妇女主任王秋云声音有些颤抖地告诉记者:"据现场村民反映,有100多名打手都手持七八十公分的铁棍,在手无寸铁的村民中横冲直撞。当时,因为村民少,打手多,他们就四五个人追着一个人打,有位妇女用石头扔了他们一下,就被那帮人追到一个房子里,用啤酒瓶子死命的打。还有位本村护村队员,被他们在头上打了十个洞,在医院缝了60多针。这些打手里面,其中有位是判了几年刑的劳改犯,是被人从监狱里保出来参加这次斗殴的,并且数他最凶,他红着眼睛,边打边叫嚣着:'是陈立明把我保出来的,我要为他卖命!'这次冲突的结果,致使沙头村村民轻伤几十个人,皮外伤20个人,重伤6个人。"当村主任陈明权得到村民火速情报后,考虑到此事有可能要发生流血冲突,就马上电话向驻村干部陈建龙汇报,并且要求他立即会同本村村委领导,一起去现场制止事态发展。结果,村主任一连三个电话,驻村干部既没有任何答复,甚至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这时,情急之下,陈明权又快速拨通了翁垟镇北片负责人何胜杰电话,急促地把事情真相告诉了他。
    
    但是,面对瞬间就可能流血死人的汇报,何胜杰却漫不经心回答说:"事情是知道,但我不会去干涉。"无奈之下,陈明权又接着打电话给翁垟镇北片总支书记周经,周也不关痛痒地说:"开工是正常的。"村主任此时已经是焦急如焚,他有些急噪地对周说:"就算是正常的,而双方已经闹起来了,如果不予及时制止,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打了几个电话,至今没有请来一个人,村主任又把电话打给翁垟镇书记程青天,生气地质问:"这次围垦是镇府呢?还是市府、省府围,或者是一批本村的一些地痞来围。"而现在的程书记只回答:"这是哪个单位来围,难道你还不知道么,开会都说清楚了,你都没有去听么。"村主任要求程书记派人员来解围,程书记没有答应。陈明权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翁垟镇派出所那里,只好打电话给所长林茂华,要求他派人来制止事态的发展。林茂华答复已有警车在现场,又说:"围垦是正常的。"陈明权满头大汗地打了这么多求救电话,却没有一个镇干部来解燃眉之急。村里的几个村委知道事情已经闹大,他们没有办法制止,只好逃到了镇政府去。后来村委陈安进来镇政府报告说:"沙头村陡门头已打伤三个村民。
    
    "闻此消息,几个村委(李永义、陈明权、陈建海、王秋云)匆匆忙忙驱车赶往翁垟镇派出所,刚到那里,就有村民来电话,说已经有六个村民被打昏死过去,要求快派车送乐清进行抢救,当时是下午1点后经受伤人员说,打人凶手有些是本村人,其中有陈昌武,自称是沙头村老书记把他从牢里保出来的;赵某某、郑某某原来是吸毒分子,李某某、陈某某是有名的赖皮,他们手拿铝合金水管,疯狂挥向手无寸铁的村民,狠毒至极,而现场每个凶手各分中华香烟一包。
    
    陈明权告诉记者,就在当日晚上,镇政府周经和陈建龙却非常关心地主动电话询问:入院手续办了没有?伤势如何?村委们认为这些都是假惺惺,如果他们早些到现场制止,也不会发生如此事 转让股份事出有因 个人私欲隐藏其中 采访中,村民们告诉记者,民以食为天,他们祖祖辈辈就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作,围海造田,辟地建滩,到解放初期,已经围成涂田四丘,盐田十二丘,在公社划分田地时,就顺理成章地将这些涂田和盐田划给社员作为耕种土地,虽然现在大家的耕地面积人均不到二分田,但是,就是这些祖辈建成的涂田和盐田,才让他们得以生息繁衍。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形势的发展,为了使村民早日奔向小康生活水平,乐成镇10个行政村和翁垟镇7个行政村联合,在2001年组建"乐清市乐海围垦开发有限公司",开办这样一个公司,不但耗费掉他们不少精力,还花费掉他们300多万元钱,才在2001年12月底批准登记注册,终于获得围垦开发许可证。
    
    让村民难以预料的是,在2003年9月份,沙头村原村长陈咨颖与原支部书记陈立明却将这来之不易的公司股权,整体转让给了"乐清经济开发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据记者了解,村民对此事反响特别强烈,因为这是牵扯到广大村民的切身利益的大事,而原村长和原支部书记却未经村委会商量,也未经村民代表协商讨论,竟然以权谋私,独断独行,擅自将股权整体卖掉。
    
    如果根据国家《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九条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经过村民会议通过,因为原村主任和书记私自将股权转让,应该视为转让无效。并且,如今的工商注册上,公司股东仍然是村集体所有故。村民至今疑惑不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围海一百公顷以上的项目用海,应当报国务院审批,作为收购整体股权的公司到底有没有围垦开发许可证?已经审批的6000多亩海涂使用权,应该属于17个行政村,这是一个历史形成的铁的事实,法律上早就认可。
    
    那么,由17个行政村联合审批来的许可证,而自己却不能围垦开发?在记者手里,有十多页纸厚的"沙头村志愿自围乐海围垦统计表"复印件,从这十六个队村民户主清晰的指印上,看出了他们的真正心愿!以及对转让公司股权的态度!而由于股权的出卖,乐清市有关部门正在想方设法,以围垦工程的名义进行开发侵占涂田,几万村民不禁为自己今后的生存状况担忧。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与民心作对的闹剧,因为有利益从中作祟,有村民向记者反映,现在的原村领导就在购买整体股份的"乐清经济开发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任职,并且担任着人家的重要职务,每个月拿着人家的高薪工资,还有辆轿车伺候着。
    
    记者还在村民手里接过两页纸的控告书,内容是全体村民控告村书记陈立明:一是请求追究村书记陈立明职务侵占罪的刑事责任;二是责令村书记陈立明退还16万元的职务侵占款;三是责令村书记陈立明立即清算300万元的交道费。 一波未平再起浪 打人闹剧又上演 就记者回到北京结稿后,又在2006年月18日再次来到浙江省乐清市翁洋镇沙头村,见到了村长陈明权,面前的他颇显疲惫,谈到采访后纠纷处理情况,表现出极度的愤恨和无奈,一波未平再起浪,打人闹剧又上演,据村长介绍:2005年11月21日下午一点左右,丁福六等几十位村民,因海涂归属纠纷与一个不知名公司的工程人员在海涂上发生争执,按理自有政府相关部门出面依法处理纠纷、化解矛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所谓的公司竟目无国法,雇请一百来个手持铁管的打手,围殴追打手无寸铁的涂民,用暴力手段打压涂民的抗议,终酿重大的群体性血案-丁福六在内的六位村民伤重住院,十几位涂民轻伤.尽管警方及时介入调查,但不知何故乐清公安部门久拖未决?伤人凶手头目陈昌武至今仍逍遥法外。
    
    因伤员医治经费无来源保障,头被打破10个洞还未医愈的重伤员陈泽和也出院。该村民多次因伤晕倒家中无钱住院。出院的受伤村民多次向侵权方交涉无果[受伤村民与侵权方主要人物陈立明有过争执,]。陈立明反而恼羞成怒,再次把罪恶的黑势力黑手伸向认为维权很卖力的丁福六家。2005年12月24日下午4点,丁福六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头目陈向东[陈立明的儿子]率领二十多个带凶器的社会流氓奔他家而去,慌拐路避离去报警。陈向东一帮人来到丁家,寻遍楼上楼下,没找到丁。陈向东厉声对丁的老婆胡茶娥说:'我爸没对不起福六,他为何与我爸过不去?'胡还口说:'有没对不起福六,问你爸去。'陈随即上前把胡掀倒在一楼迎客的红木椅上,扑上来死死掐住胡脖子。随来的一帮打手蜂拥而上,对胡拳打脚踢,不到几分钟,胡不省人事昏死过去。
    
    之后,110赶到。遗憾的是:警车不先到事发现场,却去陈立明家了解情况。在胡茶娥家人一再央求下,才用警车送胡去乐清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胡经抢救苏醒过来了,仍头晕、吐血、脸浮肿且身上多处疼痛,伤重仍在救治观察。事后,警方也未能向丁家了解被打的具体经过情况,也不知警方有无立案?若立案,调查了解的情况是否全面真实可信?24日晚八点左右,七、八个愤怒的胡茶娥娘家人,确来到陈立明家门外的马路上,与陈立明家属口角过[没动手],其亲属闻讯赶去把家人劝回。奇怪的是,当晚沙头村警方巡逻频繁,不知是防什么?防丁家属报复吗?不可能,弱势者永远惹不起强势者,我们没那么傻/警方啊警方,你们有时间整晚巡逻,怎么就没时间去抓捕伸手就可擒来的两个行凶小头目呢?
    
    丁福六情急之下,摔坏入侵自己所属海涂地作业者一只价值仅二百来元篙船,被你们关押7天,而犯下阳光下罪行的暴徒却一天都不关押。26日上午,亲属前往市公安局,把[黑恶势力猖獗,丁福六家糟殃]的上访信面呈值班的公安局领导。领导接待热情,随即拨电话向翁洋镇派出所了解案情,叫亲属等待他的答复。以上情况属实,请新闻媒体介入调查此事,督促乐清市公安局依法公正、迅速侦办此案,早日扫恶除黑,保沙头村一方安宁,还丁涂民一个公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有些人在光天化日下这样胆大妄为?政府没有不敢彻底除恶打黑呢?
    
     附:温州市乐清市部门群众情况反映 新闻媒体领导:
    
    " 扫恶除黑保社会安宁"是警方的职责,更是百姓乐业安居之根本。然而,近期里发生在浙江省乐清市翁洋镇沙头村的几起涉黑暴力伤害案,已严重影响着沙头村涂民丁福六家的生产和生活,丁老婆胡茶娥更是无辜受黑势力恶意伤害。由于"胡茶娥受伤害案"有着特殊的案情背景,胡家属请求新闻媒体把此案公之于众,希望引起各方的关注,期待该案有个圆满的处理结果,帮无辜受伤害的胡茶娥讨回公道。案情陈述如下:
    
    2005年11月21日下午1点左右,丁福六等6位涂民,在海涂归属纠纷群体性暴力冲突中,被一个不知名公司方身份不详的100来个人员用铁管殴伤住院救治。2005年12月24日下午2点左右,丁福六[胡茶娥丈夫]等受伤的涂民,到陈立明[打人公司方的重要人物]家讨住院医药费,与陈交涉无果引发纷争冲突[福六没动手]。陈立明反而恼羞成怒,把罪恶的黑势力黑手伸向认为维权很卖力的丁福六家。
    
    2005年12月24日下午4点左右,丁福六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陈向东[陈立明的儿子]率领二十多个有些带凶器社会流氓奔他家而去,慌忙拐路避离去报警。陈向东一帮人来到丁福六家,寻遍楼上楼下,没找到丁[丁若在家后果不堪设想]。陈向东厉声对胡茶娥[丁老婆]说:"我爸没对不起福六,他为何与我爸过不去?"胡还口说:"有没对不起福六,问你爸去。"想不到陈随即上前朝胡的面门狠狠地打了一拳,接着胡被人紧抱住不得动弹,陈与随来的一帮打手蜂拥而上,对胡拳打脚踢。开始胡还感觉到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身上疼痛难忍。不知多久,胡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人被打昏死过去了,胡茶娥的家人跑去把停在陈立明家门口的警车央求过来,胡被警车送往乐清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胡茶娥在医院经抢救苏醒后,仍头晕、脸浮肿、身上多处疼痛且当晚吐出有血丝。经医生18天的尽心医治,胡总算可以出院了,然眼角挫伤导致视力下降及脑震荡未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胡茶娥今后的工作、生活。胡茶娥案开始未受翁洋派出所重视,甚至出现派出所有明显的办案不公倾向。
    
    为此胡茶娥弟胡新民[我]三次上访市公安局钱副局长,此案引起了市局领导的关注。在第三次上访市公安局的前一天,即2006年1月4日晚六点左右,翁洋派出所所长林茂华约我谈话,在乐成镇车站旁林所长的车里,林确向我介绍了发生在沙头村一系列暴力案的案情,使我对包括"胡受伤害案"在内的连环案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但林所长约我会谈更多的是为"办案人员执法不公"进行辩解,且几乎不给我反驳陈述的时间。到底办案人员有无执法不公?大家评说便知。
    1、丁福六报的警,警车来了不到事发现场,却开到陈立明家"了解情况"。林称:当天接到沙头村两起报警,陈立明家报警在前,丁福六报警在后,所以警车先开到陈家去。我认为:当天的两起报警时间差明显,丁福六报案在陈向东带流氓奔他家之时,属后报警,警车应开往可能发生或正在发生暴力案件的后报警现场,这是出警常识。若按所长所说的,警车接前警即那天下午2-4点已开到陈立明家调查,那更可怕了,陈向东居然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率一大帮社会流氓奔赴丁家行凶,黑势力猖獗到这种地步难以想象。真不知出警人员是素质低下"不察"还是有意"放纵"陈家肆虐黑势力?不论属哪种情况,警车都应赶赴后报警现场[丁家]。
    2、胡茶娥住院后,办案人员未能及时向丁家调查了解胡茶娥被打的具体经过情况。林称:送胡到医院后已告诉其家属,若伤的重你们自己派人来派出所报告情况。我认为:就算伤得不重,有报警且出警了,难道就不需要向报警方了解情况?胡被打昏死过去又是警车送去前抢救,还不算伤重吗?接警出警并主动调查应该是派出所的基本职责吧,况且,这是一起涉黑的暴力伤害案件。在我第三次上访市局后,直到2006年1月6日办案人员才到医院向胡茶娥调查被打经过情况。
    3、派出所林所长主观上有偏护行凶头目陈向东倾向。林一再向我强调,胡受伤害不是无辜的,与前几起暴力案相关,不能做为一个独立案子处理。我要求派出所开具法医鉴定委托书时,林称:鉴定委托书可以开给你,处理这案子吗,不一定按"鉴定"办理的。我认为:就算如所长说的此案与另外那些案有关联,也否定不了胡茶娥无辜被打和陈向东涉黑恶意伤人的事实,理应法办。理由如下:胡茶娥没在此前群体性暴力冲突事件的现场出现过,不曾参与那事件;她被暴打前没与陈立明及其家属发生过口角或打架;在胡被打前发生的属正当讨药费纷争中,其丈夫丁福六没有与陈家人打架,陈向东没有一点理由对丁福六家人进行报复伤害;她只回应陈向东一句远不足以挨打的话,就遭暴打,可见胡受伤害是"无辜"的。而陈向东带领二十来个社会流氓大白天闯民宅毫无道理的行凶,事实清楚,其涉黑恶意伤人的罪恶行径毋容置疑。
    4、派出所客观上有庇护行凶者的倾向。事实如此清楚的涉黑恶意伤人案,派出所理应抓捕行凶头目陈向东,案发至今陈依然逍遥法外。翁洋镇 派出所执法不公,正是我上访市公安局的原因,幸在市局钱副局长接待热情、耐心并及时向翁洋镇派出所了解案情,关注起此案。为了表示对市局领导的感谢和接下去此案侦办人员的工作支持,我在2006年1月5日上午把自己手头掌握的,对侦破发生在沙头村一系列暴力案有参考价值的资料移交给了钱副局长,并附上我写的《致市公安局钱局长的一封信》,移交的材料应属市公安局的机密,恕不公开。我期待警方依法公正处理胡茶娥受伤害案。我之所以把这些不涉系列暴力案真正深层背景内幕的浅层案情公之于众,缘于林所长欺人太甚。他在2006年1月5日下午与我通电话,我要求派出所依法处理我姐案子,但我保留上诉[派出所处理不公正时]。他态度蛮横的说:"上诉就上诉,反正新闻你也没法登得出来。"以上情况属实,请求新闻媒体分布与网络,让广大网民朋友评论是非曲直,帮无辜受伤害的胡茶娥讨公道,胡家属不胜感激。(胡茶娥弟胡新民,2006年1月20日)
    
    苏允杰在个人新浪博客上发表的网络文章结识浙江乐清市村官陈明权 苏允杰 陈明权是个浙江省乐清市翁洋镇沙头村的村官,比芝麻官还小。认识他是去浙江乐清采访,他们的沙头村有土地纠纷,是海涂围垦的事情,有朋友非得叫去看看,在他家里就见着了的他,印象中,他个子不高,瘦瘦的脸,明亮的眼,头发特别精神并且有风度地向后背起,兰色西装,黑色皮鞋,挺像个老板。后来才知道,他在当村主任之前,的确是经商,在山东济南做浙江鳄鱼品牌服装代理(陈明权称当时他还与在济南工作的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意外认识),已经相当成功,但是,为了村民的利益,毅然把生意转交给俩个儿子,"弃商从政"了。采访结束后,回北京很快成稿,发表在几个网站上,并且把他们村的材料通过省领导关系移交给浙江省信访办,迫于上级领导和媒体的压力,对方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然而,时过不久,神通广大的对方,花了些银子又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了。
    
    陈明权很愤慨,很无奈,可是,仍然继续执着地给上级写信,给中央领导写信,欣赏其"为民请愿"的大无畏精神,逐渐结交成了朋友。浙江省温州的乐清市翁洋镇沙头村临近海边,村民都特别勤奋,脑子也尤其灵活,村民的经济发展的特别红火,也算得上是个富裕之村。但是,陈明权为了村民办事情,投诉有关部门不作为,去杭州,去北京,花费的都是自己腰包里的钱,这个举动,看似小事,在下因为工作关系,也走访许多农村,像花自己的钱为村民办事的村干部实在不多了。而花自己的钱,以弱争强的人更加不多,现在都是些识时务的村干部,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溜着上级的意思爬,想保护自己的小小乌纱帽,谁敢给乡里县里的领导顶着干!我的朋友陈明权就敢,就敢和这些官商勾结的家伙们叫板。他敢我也敢,他不厌其烦的找媒体,我就不厌其烦给他找我认识的媒体的朋友,给他们捅出去,报出去。共青团中央主管的报纸中国产经新闻报的记者朋友受委托,又对此事进行调查,好人有好报,希望我的朋友陈明权"为民请愿"的美好理想早日成为现实,我虔诚地期盼着!2007-04-1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昝爱宗:诉浙江新闻局长俞剑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 昝爱宗继续告浙江省新闻局侵犯名誉权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