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2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11,02 )
     (博讯 boxun.com)

    * 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 *
    
     11月1日本台首发了山东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致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的公开求助信。
     信中说:“我丈夫是中国几千万残疾人中的一员,他信仰法治和公正。光诚的经历是中国残疾人权益受到侵害、人身受到迫害的典型案例,尤其加害者来自地方枉法的贪官酷吏。我恳切希望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能了解、关注我丈夫陈光诚的遭遇,并能参与保护他的合法权益。”
    
    * 陈光诚袁伟静简况 *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今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从2005年8月到现在,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
    
    * 公开信主要内容 *
    
     现在被软禁在家中的袁伟静发出了致残联主席邓朴方的求助信后,接受我的采访,我请她先概括一下这封信的主要内容。
     袁伟静说:“我首先先说了一下光诚因为什么而受到当地政府的迫害,就是因为揭露了临沂当地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过程中,怎么样迫害当地农民,他们随便抓人、打人,把这些情况说了一下。
     然后说光诚怎么做。因为当时情况非常紧迫,采取法律手段但仍然不能制止,所以他就公布了这个消息。然后遭到当地政府的绑架、非法软禁。最后强加了两个罪名判刑。
     现在在监狱里,有的时候还会遭到殴打,吃不饱饭。。。虽然现在有所改善,但是仍然不能够看书、写字、听收音机,这样基本的获得信息的权益都没有。
     要求他们给以关注,调查情况,并且能够改善。
     内容主要就是这些方面。”
    
    * 为什么此时写这封求助信 *
    
     问:“您是怎么想到在这个时候给残联主席邓朴方写这样一封信的?”
     答:“光诚作为一个残疾人,受到当地这样的迫害。我想,作为保护残疾人权益的在中国来说最高的一个机构――残联,我就应该给他写信,希望他能够保护光诚的权益。
     况且残联主席邓朴方也是一位残疾人。因为他在2003年还获得过联合国颁发的一个人权奖,那说明他在人权方面作过很多的努力。既然这样的,像光诚这样权利受到侵害比较严重的情况,我希望他能给予关注。
     光诚受到当地政府的绑架,拘留,软禁,最后判刑,现在进了监狱后,特别是现在,我们几经努力,狱方仍然不允许他看书、写字,我觉得情况比较紧迫,我就给残联写信。
     希望他们能给以关注,并且能改善当前这些对光诚来说非常不利的情况。”
    
    * 袁伟静:不能回娘家,牙病治疗中断 *
    
     中秋节前,袁伟静在临沭县的娘家住了些天,也一直在监控之下,其间去治疗牙病,有监控者跟踪。治疗过程中逢中秋节,袁伟静按当地风俗回婆家过节,没想到,监控的人后来不允许她再回娘家,牙病也不能继续治疗。
     袁伟静说:“我的牙痛得厉害的时候都肿了。看了牙医,牙医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补牙’,另外还有三颗需要新镶的牙,‘咬’了牙印以后,医生已经开始做新牙。最要紧是这个补的,上了药,需要再换药。
     实际上在9月24日就应该换药了。
     但是由于回到这个(自己这边)家里来过中秋节,然后就是光诚的母亲生病,再后来到了10月4日我想去看牙医的时候,看着我的人就阻拦不准我去了。
     我病虽然很紧迫,你们“十一”看着我,我就让你“十一”过了;你“十七大”在开,我还可以再等等,但是现在你毫无理由,“十七大”也过了,仍然这样看着我,我还给你机会,我仍然(向)一级级写信。
     我现在要求的是,非法在我们家门口看着我的这些人给我最起码的自由,他们不给我,我向乡镇一级政府要求,我要看病,再向更高一级。。。现在我报案,他们不解决。”
    
    * 袁伟静向胡佳诉说为难担忧 *
    
     就在公开信发出的当天夜里,袁伟静打电话,向一直帮助她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诉说眼前的为难担忧之处。
     以下是一段电话录音――
    
     袁伟静:“胡佳!我妈妈那边也着急,我不能去看牙,那边牙做好了,我妈妈很生气,因为我一直推(迟),没告诉我妈妈人家不让我去这事。后来她老催,说‘你快来弄啊,怎么老推’!最后没办法,我前两天告诉她‘我去不了,人家不让去’。
     我妈妈现在很生气,她今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爸爸一起来,把我带走。她说,看看谁能把我拦下,不管是什么问题,不能不让人看病。我妈妈说‘即使你们(监控的人)像以前那样跟着也行啊,那也得让看病,这个牙时间长了不行!’
     我妈妈说来我这儿后,谁不让她把我带走去看病的话,她就跟谁拼了。
     我知道我妈妈来了以后,肯定生气。”
    
     胡佳:“嫂子,你妈妈脑血管有问题。。。”
     袁伟静:“对,(得过)脑出血。”
    
     胡佳:“这个问题要是到时候真的不可收拾。。。”
     袁伟静:“医生一再告诉她不能生气,我害怕呀,我已经劝我妈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这边不让我走,我妈就要过来。”
    
     胡佳:“对她那个病。。。”
     袁伟静:“所以我不敢(让她来)。”
    
     胡佳:“(叹)唉呀。。。”
     袁伟静:“我着急,劝我妈,我说再等两天吧,等等看,再要求一下试试吧。”
    
     第二天(11月2日)上午九点十二分,袁伟静再次尝试回娘家去继续治牙,我通过她的手机电话,录下了他和监控他的镇政府工作人员潘先生的对话,当时在场的还有另外五个镇里雇来监控她的人,当班另有一人留守袁伟静家房后。
    
     (现场录音选段)
    
     监控者:“上级说不叫你出门。”
    
     袁伟静:“怎么不叫我出门?我得看病吧?”
     监控者:“不是我不叫你去,是上级不叫你去。”
    
     袁伟静:“上级是谁呀,你跟我说说。”
     监控者:“上级远着呢,一直到国务院到党中央,都是上级。”
    
     袁伟静:“是国务院、党中央不叫我去的啊?上级是谁我去找,我的牙已经做好了,况且那么长时间没换药了。你有个手续也行,也没有手续。。。我也不是等了一天两天了,你给个时间也行。”
     监控者:“这事咱请示不下来,一口就咬定,没有俺解释的余地。”
    
    * 一再要求,受阻;一再报警,警察没来 *
    
     袁伟静一再说明如果她不去,母亲要来,一着急身体就可能出问题,请潘先生再请示。潘去打电话。请示结果还是不行。
    
     上午九点四十分和十点三十及其后,袁伟静三次报警,没有警察来。
    
     于是,袁伟静给临沂市公安局督察处打电话。
    
    * 袁伟静与接电话女警的对话 *
    
     袁伟静:“你好!是临沂市公安局督察处吗?”
     女警:“是的。”
    
     袁伟静:“我是袁伟静,10月29日想看病被阻,给你们反映过这个问题,我今天又一次是因为看病受阻,然后向沂南县公安局报案,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们仍然没有出警。”
     女警:“你那个情况可以问市政府。”
    
     袁伟静:“我已经三次报案了,沂南县公安局没有出警。”
     女警:“你不要跟我说了。你这个情况因为我知道,你可以问你们镇政府,镇政府安排的。”
    
     袁伟静:“镇政府安排的什么呀?”
     女警:“工作是镇政府安排的。”
    
     袁伟静:“问题是现在有人阻拦我,不让我去看病。”
     女警:“阻拦你那是根据上级要求让作的。”
    
     袁伟静:“谁上级要求让谁这样做的?”
     女警:“谁阻拦你你问谁,他就知道。”
    
     袁伟静:“他们就是说‘上级领导’,也不告诉我‘上级领导’是谁呀!”
     女警:“对呀,上级领导是这样要求的。”
    
     袁伟静:“是怎么样要求的?就是说你们也知道他们拦我,不让我去吗?”
     女警:“你不告诉我了吗?”
    
     袁伟静:“你们作为公安机关,我人身受到限制,况且报了110,他们没有出警,我现在希望你们能够督促。”
     女警:“有情况才这样做的。你问你们镇政府,镇政府知道。”
    
     袁伟静:“你们知道有什么情况吗?”
     女警:“有什么情况我不能告诉你。”
    
     袁伟静:“我希望你们作为公安机关来督察这件事情。”
     女警:“公安机关没有这个职责督察。”
    
     袁伟静:“那你们的下属,就是沂南县公安局现在不出警,你们没有职责吗?不出警。。。”
     女警:“公安局还要接受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哩,知道吧?”
    
     袁伟静:“他接受谁的领导,报案应该出警啊!”
     女警:“报案,你那不是案子。”
    
     袁伟静:“我这为什么不是案子呢?我现在为了看病,六、七个人拦我,我走不了,人身受到限制,我报案,怎么不叫案子呢?”
     女警:“走不了,就是不应该走,那肯定不叫案子。”
    
     袁伟静:“那什么样的叫案子?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女警:“我给你看看刑法就知道了。”
    
     袁伟静:“你这个临沂市公安局是管到沂南县公安局的,现在公安局不出警,这是他的‘不作为’。”
     女警:“哎,对了,我们能管着他。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谁阻拦你你问谁,啊-(女警在袁伟静正讲话时挂断了电话)”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帮高智晟律师外传文章后被绑架的黄燕获释/RFA张敏
  • 当局监控陈光诚妻袁伟静增加三“不许”/RFA张敏
  •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 “麦格塞塞”颁奖之夜袁伟静又被绑架/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代夫领奖北京机场被绑架/RFA张敏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科学家许良英人生沉浮(下)录音/RFA张敏
  • 郭飞雄案延期补充证据/RFA张敏(图)
  • 同一屋顶下的获奖者 袁伟静的亲与友/RFA张敏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郭飞雄的律师看不到全部案卷 家人受到各种压力/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