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个老工人的苦难自传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于佃荣(连云港) (博讯 boxun.com)

    
    1947年4月20日我在连云港市的大浦出生,出生时家里连一口吃的都没有,故被父母扔进乱葬坑。乱葬坑就是大家扔弃死人的荒地。
    
    几天后,母亲到乱葬坑看我有没有被野狗吃了或者已经饿死,结果既没有被野狗吃了,也没有饿死,竟然奇迹般的活着。遂被母亲抱回了家!取名:于佃荣
    
    1962年9月最亲爱的母亲离开了人世。
    
    1965年1月12日我进工厂成为了一名工人。
    
    1967年9月父亲也离开了人世。我变成了孤身一人,那年我二十岁。
    
    1970年2月10日我被当时盐区武装部抽调到北海舰队第八国防工地参加国防秘密建设,一直干到1974年五月。这在当时是一份非常光荣和荣耀的工作。
    
    1974年5月我转到盐区砖瓦厂工作,那是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但改革开放后该厂多次改名。
    
    1977年5月25日就在连云港市民政局直属企业工作时发生事故,造成右臂被截肢----4级工伤。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但连云港市民政局却非但不给我工伤待遇,更是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还被迫从事极重体力劳动―――烧窑工。一直干到2002年4月。
    
    然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那种境况下,居然我至今都没能领到一分石灰窑烧窑工的工资,而每次问起工资时,连云港市民政局的答复都是:“我们现在没钱,等有钱了补给你。”
    
    甚至后来连云港市民政局卖地卖房有了明钱,也推说钱有别的用处而拒不偿还!
    
    一个工伤断了手臂的人,一直被迫做重体力的烧窑工劳动,还拿不到一分钱的工资,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试问: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惨的公民吗?!
    
    详细资料链接:http://yudianrongxs.blog.163.com
    
    注:
    上面的博客已经在昨天被封,于佃荣一家重新开了http://yudianrong1.blog.163.com。据于佃荣先生的女儿提供的消息,警察于2007年10月16日登门。17日早上于佃荣先生的女儿发来短信,告知说他们已经不能上网,并希望将他们的电话公布给外界,以便大家声援或了解他们的苦难遭遇。他们的手机是13912164666。
    
     唐荆陵供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铜陵钢铁工人维权三人被打死
  • 成都3000名工人罢工及砸厂抗议 (图)
  • 湖北二千多前铁路工人武汉铁路局抗议
  • 刘飞跃:一千多铁路工人被裁员 职工上访请愿
  • 抗议工资福利太低:深圳上千工人大罢工
  • 湘潭八百多矿工罢工抗议企业改制剥夺工人
  • 东莞钜旺鞋厂数十位工人再次罢工/民生观察
  • 江西省新余市纺织厂工人大规模罢工/民生观察
  • 长沙纺织厂千名工人罢工100多辆警车驱离
  • 长沙纺织厂千名工人示威遭镇压
  • 百万宝马车碾死环卫工人夫妻
  • 东莞佳泰鞋厂盘剥工人 民间劳工机构不作为
  • 刘飞跃:武汉百名建筑工人维权抗争屡遭打压(图)
  • 奥运比赛馆工人意图跳楼讨薪 轻生未遂后被拘 (图)
  • 拆广告牌北京一工人12楼坠亡
  • 图片新闻:武汉黑心棉作坊工人工作条件非常恶劣(图)
  • 武汉市惊见黑心棉厂,工人被迫作奴工
  • 中国南方暴徒殴打罢工工人
  • 宝吉厂八千工人罢工女工因目睹深圳警方暴力精神崩裂住院厂方拒不治病
  • “中国工人巴基斯坦遇险”一文引起的评论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中国工人巴基斯坦遇险 情况紧急
  • 揭露河南平顶山平煤集团迫害老工人内幕
  • 请温总理为我这下岗老工人评理,当官的要把我们一家逼上绝路
  • 水利局退休工人生活费每月104元-无法活!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温总理菏泽行:除夕之夜多少交警、环卫工人为你忙?
  • 安徽宿州二机厂1000多工人集体要饭!!!!!!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工人日报:请给公务员加薪一个理由
  • 何德普:逮捕工人领袖吓不倒弱势群体的反抗
  • 河南韩庄煤矿下岗工人是怎样评价《中国工人工会组织》的!【特稿】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 巴雅古特:中国产业工人的集体失踪和解体失声
  • 李国涛:2名工人被打死!老板为财害命!—魔兽世界,之一
  • WALMART在中国UNION了,中国工人阶级有福了吗?
  • 紮鐵工人罷工第十二日罷工宣言
  • 兵器工业退休职工代表:关于嘉陵集团的破产与工人反腐维权向社会的呼吁
  • 马鞍山钢厂工人给媒体的一封呼吁信
  • 美國工人階級唱著國際歌到中國來了!/李大同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中国官方媒体忧心忡忡:明天谁来当工人?
  • 茅境:熔在铁水中——悼念死难的工人兄弟
  • 薛涌:张五常凭什么给中国工人定工资?
  • 陈永苗:现在的工人阶级是虚假的
  • 有感于打工人李绍为负尸老乡千里魂归湖南故里/李原风
  • 恭贺武吉日落洞园丘工人和钦族难民委员荣膺2006度人民之声人权奖/安那琪
  • 第一财经与富士康的违背工人权益的“联合声明”
  • 国企工人的改革观
  • 副市长为什么痛恨工人收入高?
  • 农民和下岗工人告诉陈光炎教授:“如果现在有选举”
  • 胡平: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