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迎接党的十七大召开呼唤道德、人性、党性、法律81名股东合法权益受侵害暮年人维权再受伤害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6日 转贴)
    
    我们是新疆兵团农六师106团退休人员,煤四队股份制股东代表,为维护股东们合法权益要求矿、团领导清退95年底违法强占81名股东财产,拒不清退。特别是刘志刚政委、李秀清团长给股东代表小组戴上了十年浩劫时“黑社会非法组织”政治帽子。
     (博讯 boxun.com)
    一、所谓黑社会非法组织四成员活动追索被占财产,岂能危机国家政权吗?
    
    l、刘兴元,1927年10月生,1949年7月参加秦岭战役,参加60军533团8连当战士。参加成都战役,1950年上半年四川成都入团,1953年四川重庆第二步校入党。1954年8月毕业入朝,1964年3月从沈阳军区150师上尉18级干部转业新疆兵团农六师任军务科长。调106团任后勤处处长兼矿书记。1988年10月退休团医院。
    
    刘兴元老伴张海珍,1999年6月为煤矿建驻宅楼搬迁过度劳累,加上受门前昼夜切割钢材很强造声的刺激致患脑血栓驻院治疗花去家里微薄积蓄东借西凑,还有长女上万元病情有所好转。经会诊医生建议住院再治疗。为此,刘兴元多次向团党委报告抽回股份,历次遭到朱新政矿长打击报复而被拒绝,失去住院治疗机会导致生活不能自理请人护理。
    
    2001年5月121日团长李秀清、政委刘志刚支持朱新政矿长在大众广庭场合公然对刘兴元、徐德云大肆辱骂“刘兴元老牲口,我骂你八次老牲口,你又能把我朱新政怎么不了,刘兴元老牲口控制操纵徐德云狗腿子,你们到处告我黑状!你们要血汗钱,要你们妈些老屁,要股份,要矿井,要损失,你们都不要脸!你们*打官司发财!都诚心把106团煤矿搞垮!我要让你们一分钱都拿不上!我也绝不会让你们有好下场的。”
    
    朱新政在李团长、刘政委纵容支持下,用如此狂言恶语骂刘兴元,全被刘老伴张海珍和小女儿护理都听到,刘老伴气的哭全身发抖,小女儿怕她妈发生意外、很快扶到室内安慰。
    
    刘兴元被朱新政矿长狂言恶语大骂昏回冢,老伴张海珍看到刘她边哭边拉住刘说:“我病好了,不要钱了,不治病了!万一你出了事我怎么办。刘流泪安慰老伴。从此精神彷徨,言语不清。
    
    
    紧随其后,刘志刚政委授权朱新政命令李善芳对不欠任何费用的刘兴元断电停水不让用厕所27天,其老伴再次受到打击报复精神受刺激不仅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不能说话,精神失常,时哭时笑专人护理。
    
    
    2、徐德云,1945年12月生,1978年入党,肢体残三等乙级,1995年元月退休,月退休金400多元,朱新政矿长辱骂徐德云、徐老伴曹受英无工作患有糖尿病、冠心病,得知徐德云被辱骂恐吓,再加上刘志刚政委训斥“命令你们‘非法组织立即解散’”精神大受刺激病情加重。
    
    
    3、罗来福,72岁,二期煤肺病,劳累成疾,腰弓背驼,朱新政气愤的讽刺说:“背上罗锅到处告黑状。”精神压力很大。老伴无工作,体弱多病,老两口经常吃药打针住院,经济十分困难。退休金近500元。
    
    4、李明华,63岁,二期煤肺病,腿残行动困难995年元月退休,月退休金400多元,两儿无工作。朱新政矿长称之“李家是黑社非法组织的窝点”,领导、社会、家庭、儿女们都受到影响,压力极大。
    
    二、所谓黑社会非法组织的由来:
    
    1、创建煤四队股份制时间原则。
    
    106团煤矿四队股份制创建于1993年3月,李荣华、张正友、赵中宣谁入股谁受益,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按章纳税,按股分红(摊亏),共担风险。
    
    2、股份制收益高被强占:
    
    81名股东入股266股,股金133000元,由新建煤四队股份制专款专用改造废矿井。在全体股东参与管理,共同努力下,当年投资出煤受益,1993年、1994年两年两次分红利计133000元。
    
    3、自1993年3月至1995年底运营944个日夜,每销壹吨煤,1993年~1994年上交矿8元,1995年上交10元,除各种费用外,会体股东容有:股金133000元,红利含1995年度红利在内384000元,煤沫2000多吨,年创纯利21万多元矿井设备。被106团煤矿总支书记孙章进,矿长朱新政、团党委书记团长罗玉成三人勾结全盘端走归公。(罗玉成书记团长贪污受贿数百万元不退不判)。股东们为自己财产被领导霸占六年上书上访数十次件材料,未讨个廉洁,一是被团打入冷宫,二是转到被举报人手,矿、团领导串通打击报复而敢怒不敢言,山高皇帝远,受害百姓告状难,难如上青天。
    
    81年股东关心自己的血汗钱,通过各种手段作了大量法律咨询:“1993年创建股份制是符合国家政策的,领导强占股东财产是侵害了全体股东合法权益,是违法行为;股东们追索被强占财产是维权行为,是正确的;打击报复致使矛盾恶化是严重后晨,奋勇当破坏党与群众血肉联系。”
    
    三、所谓黑社会非法组织的任务。
    
    1、调查股东地址、股权变动、分红利。
    2、用口头、填表征求对领导占用股东矿井设备和资金的处理意见。
    3、收交股东入股金的收款收据,股金证(股东的权利、义务、印章)。
    4、多次向团党委、团领导、团机关领导口头、书面汇报引起重视,在矿内、办内尽快通过协调妥善处理,不要让矛盾激化影响社会安全与团结,有损党的形象。
    
    四、煤四队股东代表的维权活动,被矿、总支、团党委领导都视为非法活动,引起了高度重视。
    
    1、股东代表维护合法权益,调查股东地址、股权变化、分红利等活动是文革串联开黑会。
    2、向矿、团党委反映要求公布帐目非法强占股东财产无济于是,万般无奈上访“是到处告黑状,大骂股东们要股份、要损失、要你们妈些老屁。你们要不要脸,诚心把106煤矿搞垮,*打官司发财。”
    3、向团党委领导、机关报申诉材料“是散发传单”(团计财、审计部门不知股东财产被占)。
    4、宣传贴《民法通则》71条“财产所有权”。刘政委批评是“干扰生产,影响安全团结,小组立即解散。”
    5、煤矿张贴:“打击一切黑社会非法组织。”(在代表小组张贴所有权下面)
    2001年6月4日,团党委书记刘志刚与受害股东代表徐德云对话指责“股东代表活动跟文革串联一样,你们小组不经党委批准是非法组织,马上撤掉!朱新政为什么骂你们?你们写的什么材料?你们81名出钱是股份制?不是!是集资!”刘志刚书记掌握的煤矿总支领导提供的假情况和徐德云辩驳不了唇舌战持续40多分钟,无奈,刘书记气愤的说:“我是上级领导你们的,不是你们领导我……”
    
    群众气愤地说:“受害百姓去见官,李理无权难申辩,这能改善党群血肉联系,群众受教育,当官得实惠,是党和国家要求相悖。”
    
    众所周知,106煤矿四队股份制自1993年3月至1995年底经营944个昼夜身临参与组织,经营管理者,全矿群众有目共睹无可辩驳的事实。
    
    1、1993年3月106团煤矿四队81名入股266股,股金133000元,由四队专款专用改造废矿井。
    2、106团煤矿对四队股份制实行宏观领导和具体指导相结合,使煤四队当年筹建当年投资出煤受益。
    3、1994年煤矿下达四队股份制15000吨原煤生产销售任务,在全体股东参与监督下干部工人努力实现生产销售16870吨,上交矿各种费用13000多元,掘进400米,创纯利210000多元的好成绩,据反映,1995年经济效益比1994年增长30%左右,因此矿、团领导眼红了,心毒了……
    
    综上所述,股东代表小组被矿、团领导披着“合法”外衣的地痞抢盗,强占去81名股东财产拒不清退而形成的。
    股东代表为了维护合法权益,追索被矿团领导强占的全部财产,又被领导给戴上了“黑社会非法组织”的政治帽子,在煤矿106团群众中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在党内还有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真正成了“不要脸”党内的败类。严重的损害地党在群众中的形象。
    
    请求:
    
    洗清、摘掉刘兴元、徐德云、罗来福、李明华股东代表小组“黑社会非法组织”的政治罪名。
    追查煤矿,团三党员领导干部违法强占81名股东财产,法律依据及其行动目的,1993年3月筹建四队股份制相关资料,上级批示文件去向及其责任人。
    
    追查李秀清团长、刘志刚政委违犯党的组织纪委原则将代表小组举报朱新政的问题,不但不给予处理,并与朱、孙串通打击报复,受害人向垦区公安局、呼县公局报案两局长责成派出所处理,又被106团刘志刚政委阻止派出所处理。
    恳请上级督促尽快组成:公有企业、股份制企业代表、上级纪委、审计参加的小组、公开清查、朱新政矿长主持工作期间的一切财务活动。心平气和协商妥善处理,矿、团领导强占股东财产纠纷。
    
    
     新疆兵团农六师106团煤矿四队股份制代表小组
    
     二00七年十月九日于新疆呼图壁县
(Modified on 2007/10/16)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