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胡锦涛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这一群体中很有名气,多数人是在上中学时候就知道了胡锦涛。当时是"朝气蓬勃的八十年代"中期,中学生们惟一接触的中央级青年类报纸就是中国青年报了,从报纸上可以经常看到两胡的名字,前者是曾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并在中共党内获得好名声的胡耀邦,后者即胡锦涛。此外,还有胡锦涛的前任王兆国,也在青年中有很大名声。
     (博讯 boxun.com)

    当时的共青团是中学生们积极加入的"最正确的组织",也是其为未来入党必须先迈过的一个门槛。胡锦涛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第一书记、全国青联主席。网上有人介绍,称他一次给在团中央工作的大学同学拨电话,接电话的人说某某人不在。当他又追问"你是哪位"时,对方称"我是锦涛"。后来胡锦涛当贵州省委书记和西藏区委书记,在青年中就不那么有名声和号召力了。
    
    1983年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分别是: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王兆国,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胡锦涛、刘延东(女)、李海峰(女)、克尤木·巴吾东(维吾尔族)、陈昊苏、何光纬,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张宝顺,团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王兆国、田宏(女)、刘玉浦、刘延东(女)、杨崇汇、克尤木·巴吾东、李至伦、李克强、李学举、李海峰(女)、何光纬、宋德福、张宝顺、陈昊苏、赵喜明、胡锦涛、贾春旺。其中,胡锦涛、王兆国、刘延东、李海峰、张宝顺、李克强、李学举、贾春旺等已成为中央高层决策者和中央部委、国家机关、地方党委政府、要职。前监察部部长李至伦、前福建省委书记宋德福已经病故。
    
    到了一九九二年,胡锦涛的政治命运有了较大的转机,这年的十月十九日中共十四大闭幕之后,他一跃成为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第四代总书记候选人。在这天举行的中共十四届一中全会结束时召开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因八九年北京天安门事件而突然被提拔的江泽民接替被废黜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出任总书记,他面对中外记者和电视镜头一一介绍新亮相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当介绍到胡锦涛时,他说:这个年轻人,五十岁不到,只有四十九岁。翻译将这段话翻成英语时,会场内六百多名中外及港澳台记者爆发出哄堂大笑。原来,外交部来的男翻译马雪松竟然将"年轻人"翻成"youngwomen"(女青年)。江泽民抓住这个机会来显示自己的英语水平,用英语纠正了翻译的口误。没想到这个翻译用英语重复江泽民的纠正时仍然将"年轻人"译成了"youngwomen",再次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他这名翻译的"偏见",称胡先生为"女青年"。人民大会堂现场就有600余名采访中共十四大的中外记者。后来,有报道追踪报道,这位翻译解释说:"我当时根本没有见到胡锦涛是啥样,隐隐约约地将他当成了与他同时在团中央任常务书记的刘延东。"刘延东为女性,现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有评论认为"胡锦涛突然被提拔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时,他的知名度并不高多少。"男翻译马雪松现在外交部国际司工作。
    
    团中央出来的干部,多是中共中央的"第三梯队",即接班人选,而不管是否真的是人才。原国务院新闻办主任曾建徽曾在一篇《新老合作和交替的握手》的文章中介绍当时党前辈像挑选女婿一样接见党后辈的"实况":1982年9月13下午4时半,十二大闭幕后,中共中央要员同出席十二大的全体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合影留念后,来到大会堂的新疆厅:39位新当选的年轻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与中央领导合影,其中就有胡锦涛。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彭真、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等同志和政治局的其他领导、书记处的全体领导,这一天全都到场了。这种隆重而亲切的"满堂红"的欢迎方式,使那些年轻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们既兴奋,又有点紧张。他们围了一圈,坐在中央领导同志的后面。中央组织部的同志一一唱名,向中央领导同志简要地介绍这些新一辈接班人的情况。第一个被介绍的,是五十二岁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的女副部长李淑铮,她是新选出的候补中央委员。当介绍她的情况时,她腼腆地原地站起身来。介绍到最年轻的中央委员王兆国时,胡耀邦同志插话说,他是小平同志发现的人才,是第二汽车厂的副厂长。王兆国也同前面几位同志一样,原地站了起来。陈云同志问他:多大年纪?中央组织部的同志答:四十一岁。陈云同志侧过身来对着王兆国同志亲切地招手说:请你再站近些,让我仔细看一看。王兆国同志离开座位,来到大厅的中央,脸上激动地泛起红光。中央领导同志们仔细地端详着这位1966年从大学毕业的、在"文化大革命"中多次顶着"造反派"的干扰捣乱,团结广大职工搞好生产、精通本行业务的年轻人,露出了满意的会心的微笑。轮到介绍下一位时,胡耀邦同志说:你们胆子大一点,站到中间来!于是,每一位被唱名的同志都照办了。他们在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前,走到每一位中央领导同志面前,同中央领导同志一一握手。这39位同志中,还有新当选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四十六岁的郝建秀,五十三岁的民政部部长崔乃夫,五十三岁的水利电力部第一副部长李鹏,五十二岁的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四十七岁的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五十二岁的福建省委书记胡平,四十七岁的交通部女副部长郑光迪,五十岁的航天工业部副部长宋健,五十二岁的机械工业部副部长何光远,五十二岁的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张寿,五十一岁的空军某军军长于振武。最年轻的是甘肃省建委副主任胡锦涛,他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今年只有三十九岁。另一位年轻的同志是四十二岁的李慧芬,她也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现任天津无线电联合公司第一副经理兼总工程师。这些同志,都是有现代化知识,精通自己专业的实干家。
    
    胡锦涛早在1982年就已经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了,十四届中央委员会中央候补委员(共138人,按得票多少为序)至今还在台上还有:胡锦涛、罗干、李铁映、宋健等人。
    
    对于团派的评价,我看北京学者张祖桦先生在2007年10月出版的《开放》杂志上发表文章《政改没戏唱团派崛起有隐忧》中认为很有道理,张祖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担任共青团中央常委、中央国家机关团委书记,六四事件后脱离中共体制。张祖桦认为,中共十七大不会启动人们期望已久的政改……胡上台后中共政坛团派人材济济,一派独大,但有隐忧。团系出身的官员大多能说能写,务虚能力强,搞起意识形态来驾轻就熟;但相对而言,行政领导能力与经济管理能力则较为逊色。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团系出身的官员担任地方大员或部委领导普遍政绩平平的重要原因。有的人连乡镇长、县市长都没干过,一下就空降到地方做省长,许多事情都不懂,又喜欢夸夸其谈、发号施令,难免被当地百姓传为笑谈。中国古代就讲究"宰相必起自州部,猛将必拔于卒伍",没经过下层的艰苦历练,缺乏实际办事经验的人,很难担当重任,也难以服众。这种关照安排还会令那些从基层一级一级干上来的具有行政与经济专长的官员心生怨恨,离心离德。从派系政治的角度看,在一个政治体系中,若某一派系权力过大,缺少竞争与制衡,则难免会缺乏改革动力并趋于保守;同时,强势派系很容易由于权力分配失衡而成为其他派系的众矢之的,最终自食其果。《易经》曰"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盛极而衰,历史回圈,其能得免乎?
    
    看了胡锦涛上述二三事,这里再推荐一篇胡锦涛作为清华大学学生期间在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的文章,标题是《上了生动的一课 毛泽东思想的颂歌——工人农民战士学生座谈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发表时间是1964年10月6日,当时的胡锦涛22岁,距今已有43年了,当时的中国人口六亿五,今天已经十三亿了。43年,弹指一挥间,不知读者读后有什么感慨?
    
    全文附后:
    
    看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以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旧中国沉重的苦难,革命先辈们抛头颅、洒鲜血从事艰巨的革命斗争,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天安门的情景,蓬蓬勃勃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繁荣景象,都教育着我,鞭策着我。我从内心感到:这不仅是一场很好的歌舞,而且是一部中国革命的巨大史诗,是党领导下的四十多年革命斗争的缩影,是对我们进行阶级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它赋予我们巨大的精神力量,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受过旧社会苦的年青人来说,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给予我们深刻的忆苦思甜教育。从《旧中国的苦难》一场里,我看到在旧社会三座大山的压迫下,劳动人民食不糊口、衣不遮体,他们肩上压着沉重的负担,在皮鞭下牛马似的干着活,却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残酷的国民党反动派还要抓壮丁,弄得劳动人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耻的帝国主义者,他们吸尽了中国人民的鲜血,还任意残杀中国人民。的确"不懂得剥削,就不懂得革命!"这种阶级的深仇大恨,国家民族的耻辱,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我们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要把黑暗的剥削制度从地球上消灭干净!
    
    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使我更进一步体会到我们党和毛主席的伟大和英明,使我下定决心,更加坚定地跟着党走。歌舞中充分地显示了从党成立的那一天起,中国革命就走上了新的历程,特别是遵义会议确立以毛主席为首的领导以后,我国的革命事业更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代。是在毛主席的指引下,红军完成了举世无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是在毛主席的号召下,解放区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大生产运动;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是在毛主席思想的光辉照耀下,今天我们又高举三面红旗,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这一切都雄辩地证明,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毛主席是伟大的领袖。他代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他代表了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的革命呼声,我要更好地听毛主席的话,学习毛泽东思想,坚定地跟着党走,永远前进在毛主席领队的革命行列中!
    
    看了这场歌舞,联想到今天大好的革命形势,我深深感到我们青年一代肩上担子的重大。我们的革命先辈吃尽了千辛万苦,打下了今天的江山。我们青年一代能不能接好革命的班,这是关系到我们的党会不会变质,我们的国家会不会变颜色,我们的革命事业能不能进行到底的严重问题。我们决不能把先辈们流血牺牲得来的革命果实从我们手中丢掉。我是一个青年学生,要更好地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努力吸取革命先辈的革命经验,和工农群众相结合,走革命化的道路,走劳动化的道路,决不辜负革命先辈的期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昝爱宗:诉浙江新闻局长俞剑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 昝爱宗继续告浙江省新闻局侵犯名誉权
  • 昝爱宗诉浙江省新闻出版局获法院裁定
  • 昝爱宗状告公安局 二审维持原判
  • 昝爱宗:北京再度发出要求龙新民下台的声音(图)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 昝爱宗:"反腐倡廉"不离口的陈良宇:终于栽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