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万名访民致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建议书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8日 来稿)

宪政民主是消解社会冤情的基础
    

——中国万名访民致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建议书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
    
    中国总理温家宝先生:
    
    中共十七大全体代表:
    
    您们好!
    
    当此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际,我们访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基于目前党代会也即是关乎民生的国家权力换届的会议的现实,特联名上书表达全国上访公民的心声及提出相应的建议。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华民族这片曾经孕育过文明之蕾,开放过繁荣之花的故土,历经了权力资本化等等一次次浩劫,给这个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多少人因此含冤殒命,多少家由此子散妻离,多少仁人义士身陷牢狱,多少无辜百姓家财丧尽。由此累积起中国大地如山似海的冤情,产生出成百上千万的上访冤民。
    
    尤其近十几年来,随着畸形经济的发展,中国经历着一场以疯狂瓜分国资、掠夺民财为主要形式的权力资本化,由此带来大批农民失地、居民失房、职工失业,导致社会环境恶化、资源枯竭、道德沦丧,产生了吸食民脂民膏的权贵阶层,制造出社会日益被剥夺殆尽的弱势群体。在这过程中,公民权利受到来自权力的侵害,因征地、拆迁、改制、转业、枉法导致的上访成为中国半个多世纪汇聚的上访大军中的主力。
    
    面对身负似海冤情的滚滚上访洪流,中央虽修改出台了《信访条例》,试图以追究地方政府责任来达到促使问题解决之目的,然而从实施以来的现实情况来看,各地日益疯狂的截访,对访民的肆意软禁、绑架、殴打、关押,与日益枉法的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以及由此产生出超越法律之上的专事摧残精神的“法律学习班”及专事残害人体的“黑监狱”,由此使得大批访民在被侵权后走上维权之路时,又面临被进一步的剥权,甚至许多人还因此失去了生命。这种现实力证出《信访条例》中一些条款的违法悖理,与对解决中国上访问题的无益、乏力。
    
    面对这遍土地每日上演的侵权夺命事件,看到无法扼制的公权的肆虐,我们深感自己权利被侵害后这个国家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救济途径,深感在这遍土地上自己的生命财产没有起码的安全保障。我们在痛苦中深切认识到导致这遍土地深重人权灾难的根本原因便是权力的不受监督与制约,而要想有效监督与制约公权就必须落实民主。
    
    作为这遍土地上人权灾难的承受主体--访民,我们也注意到了胡锦涛先生从上任伊始提出的“依宪治国”,到后来针对畸形经济提出的“科学发展”,再后来针对社会矛盾激化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等一系列思想。无庸置疑这些思想寄托着访民的一些期盼,在一定时期安抚着访民心灵的创伤,让访民生发出一些昭雪有日的希望。然而转眼五年过去了,我们不得不悲哀地看到,中国公权侵害私权的现实依然严酷,甚至还有恶化的迹象,导致旧冤未伸,却新冤屡生的局面,而曾经那许多期待却依然悬空。那些“依宪治国”、“科学发展”、“和谐社会”依然形同梦噫。眼看又一个五年任期即将开始,新一届执政者即将赴任,我们深恐又一个五年成空。
    
    人类文明演进到今天,许多普世价值与普适准则已然明朗,我们相信胡锦涛先生所提出的“依宪治国”、“科学发展”、“和谐社会”应该内涵着人类千百年实践凝聚起的精神财富,即应该是人类普世价值与准则的汉语表述,也应该是中共体制内有识之士、良知之士的共识。因为宪法应该是公民与国家统治集团的契约,是公民授予权力行使范围的文书,如此“依宪治国”的前提就应该是主权在民、权力民授;“科学发展”应该内涵着政治、经济、社会的全面科学发展,而政治的科学应该是为人类文明所验证的宪政民主,是其他科学发展的前提与保障;“和谐社会”应该是公平、正义、多元的社会,而这种社会的基础应该是主权在民、法为行准、权力有限,即和谐就是前面“依宪治国”、“科学发展”的结果。
    
    基于对胡锦涛先生提出的承载着全国人民期待的思想的应有内涵的理解,我们访民希望中共党代会之际将这些思想转化为切实解决访民冤情、消解民间积怨的具体政策方针。为此我们访民特联名建议如下:
    
    一、切实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地方各级政府截访、堵塞信访渠道,引用的是《信访条例》第二十条,而《信访条例》第二十条明显跟《宪法》第三十五条相抵触。应当允许冤民通过各种途径向社会公开陈述、宣讲自己的冤情,诉诸社会舆论的声援;允许访民出版申诉冤情的刊物、开设冤情陈述讨论的网站;允许访民集会抗议政府侵权;允许访民自由组织监督敦促各级权力落实解决上访问题的团体、协会。
    
    二、成立“宪法法院”。通过宪法法院清理各级权力部门出台的违反宪法的有关政策法规,审理各级法院的违宪案例,从根本上铲除侵犯民权、制造冤情的社会基础,确保宪法的尊严与权威,切实落实胡锦涛先生的“依宪治国”思想。
    
    三、废除“劳教制度”,确立法治精神。超越于司法之上的劳教制度,严重违反了不经审判不得治罪的基本法治精神,多年来已经给这片土地带来了难以言尽的人权灾难,积下了不可舒解的似海冤情。大批无辜上访者被各级政府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不经司法审判投入监狱,这已经成为各级政府迫害上访群体的主要途径,因此废除这种违背司法精神的充满罪恶的劳教制度已经成为我们访民多年来的共同心声。
    
    四、明确截访违法,追究截访罪责,清理“黑监狱”。清除信访制度上的罪恶,切实疏通信访渠道,真正落实上访无罪,使访民反映的问题事事有答复、件件有落实。目前中国信访制度已经沦落成一个对外欺骗世界,对内打压冤民的窗口,成为一个权力渔利的场所。地方为了政绩,为了堵塞冤情上达,为了不让自己罪恶暴露,通过金钱与关系买通北京各接访口人员,将千里迢迢到京上访的民众拦截、绑架、关押、毒打,建立起大量超越司法之外的“黑监狱”,制造了大量骇人听闻的人权惨剧。当此信访完全成了地方集中打压冤民,官员挥霍民财,权力从中谋利的罪恶场所时,彻底改变现存信访制度,坚决杜绝一切截访的违法侵权行径,切实保障上访者的人身安全,已经成为一个具有最低道义准则的政府的刻不容缓的使命。
    
    五、释放一切因上访而被关押、劳教、判刑及送入精神病院的公民,解散一切针对上访群体精神迫害性的各种强制“学习班”。从我们目前了解到的上访群体情况,我们中绝大多数都受到过多种肉体上的残害与精神上的折磨,我们这次联名群体中大多数都经历过或被劳教、或被判刑、或被送入精神病院,或被强迫关押学习,还有不计其数的访民目前正身陷囹圄,也有不少人甚至含冤被迫害致死。这些针对访民的打压,已经严重危及访民的人身权利及生命安全,也极大地损害着国家法治形象,制造着社会不稳定因素。还访民以自由,还社会以公正,这是文明世界的基本标准,也是和谐社会的应有前提。
    
    六、反思历史罪错,平反冤假错案,夯实和谐基础,共迎奥运盛典。在这片冤深似海,罪重如山的土地,我们上访者深感社会危机如火山岩浆将随时爆发,为了真正有效构建起和谐社会,为了让即将来临的奥运会成为和平、喜庆、文明的盛会,对近半个多世纪来中国社会出现的历史罪错进行理性反思,勇敢地秉持对历史负责、对民族负责的精神,依照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坚决平反一切冤假错案,化解社会积冤,并开启根除冤案的政治改革,从而真正为和谐社会建设与奥运盛会召开奠定坚实的社会基础。
    
    特此建议。望大会予以讨论!
    
    2007年10月8日
    
    联名附后:
    
    三十省(市、区)万名推进公民权利的先行者
    
    致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信
    
    十七大各位公仆代表
    
    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
    
    各政治局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鉴于贵党通过“三个代表”的理论宣布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成为了全国人民的公仆,鉴于贵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出的决议和人事安排直接关乎对十三亿国家主人服务的质量,鉴于十三亿国家主人的地位长期受到威胁,各项权利普遍被侵害,我们,这些为捍卫自己的权利和推进十三亿国家主人普遍权利先行行动起来的人们,此时告知各位公仆,我们作为主人,对国家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的认识、信念和对你们的要求,是非常必要的,也是作为主人的应尽之责。我们的身上集中了国家面临的困境,也展现了国家走向进步的力量和希望。
    
    关于土地问题。我们认为土地所有权应归农民所有。既然宪法规定土地的所有权属于农民集体,为什么农民就不能在土地市场上平等地交易、转让和处置自己的土地,实现其价值,以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天下有这种所有权吗?为什么官员和开发商可以拿农民的土地发大财,而农民自己仅仅有权种几茬庄稼?国家允许资本和劳动自由流动、自由交易,却拒绝土地作为生产三要素之一服从市场经济下要素配置的基本规律,将农民从市场交易中排挤出来降为二等公民。城市“小产权”的异军突起,宣告了现有土地制度的不合理和开始瓦解。政府对“小产权”的打击,正加大对普通民众的对立,其主要受害对象正是政府一再郑重声明要予以特别提携、帮助的日益贫困化的农民和城市中下阶层。房产改革的合理的、正义的途径是大产权政策向小产权现实的靠拢,而不是相反。我们正在呼吁和推动全国的农民集体将集体土地公平地、彻底地分配给每个农民成员,正如当年安徽小岗村率先发起的分地单干一样。彻底把土地分给农民,将形成潮流,并将不可遏止。每年数以十万计的土地维权事件正在为这一浪潮积蓄力量。我们认为政府在此问题上的唯一正当性,在于接受和加以法律保护。中国共产党每个成员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将是进步或保守的试金石。
    
    关于企业改制问题。二十余年的企业改革把无以数计的企业工人彻底推向了城市贱民的地位,而政府官员和企业官员通过巧取豪夺成为了国家财产和工人财产的主人,而这种结果都是在现行政策和法律的支持和保护下形成的。我们认为企业改制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企业的产权问题,多少财产是归全民共有的,多少财产是企业工人长期积累的,这是通过经济学计算完全可以搞明白的事情。在此基础上,讨论在市场条件下各自财产管理、增值和保护的办法。最后才是工人的各项社会保障问题、生活问题、工作权利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将明确到底谁是改革者,谁是掠夺者。
    
    关于退伍军人问题。退伍军人群体已成为捍卫利益、推进普遍权利进步的一支生力军。我们高兴地看到,退伍军人每次大规模的抗争都得到了现役军人的支持。2005年在军委总政治部发生的抗议事件后,军委仓促出台的对现役军人的各项禁令证明了这点。退伍军人的困难处境,让他们和现役军人共同感受到了做中共私家武装的可悲性。他们没有为国家服务、为全体主人服务的荣誉感。越来越多的退伍军人担当了群体性权利抗争的领袖角色。在军队问题上靠花钱、靠收买维持稳定绝对是一条死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是必须开始从“党军”向“国防军”的观念、政策转变。对现有退伍军人的问题,拿出钱来落实政策,制定新政策,让他们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国家财政既然能养活数以百万计的贪官污吏,就应该承担得起数以百万计的退伍军人的基本生活和基本尊严。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昭示着在中共眼里国家是“人民的国家”还是“党天下”。
    
    关于司法腐败问题。中国的司法机关常常扮演剥夺国家主人权利、压迫国家主人自由的工具,长期不断地打击主人对国家的希望和信任,其本身已形成一巨大的利益集团。中国需要确立新的法律精神和法律制度,现实的问题是既定的保护权利的法律得不到落实。中国司法改革的实质在于中共放弃对司法的控制,在于国家主人对立法的真实参与,在于扩大国家主人对司法的有效监督。这是判定中共司法改革真伪的关键。
    
    关于上访问题。国家上访制度的设置标志着中国依然是个皇权体制。需要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标志着司法作为公民权利基本保障的失败。2005年上访制度改革后出现了新的更严重的迫害,在中国强者通吃的局面继续维持着。就在最近几个月,为保证十七大的所谓稳定秩序,在全国范围内,数以百万计的为自己权利抗争的国家主人,被各级政府关押、劳教、判刑,被以精神病的名义,以办“法律学习班”的名义,控制人身自由。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彻底改革不断制造不公平的各项制度,彻底改革本应主持公平保障权利的司法制度。
    
    我们,要求本次大会在改善公民权利方面必须作出实质性的决议;要求新一届责任集体尽快在公民权利普遍受到侵害的如上领域做出制度性的安排,从根子上解决问题,从而最终解决因打击上访而发生的非法拘禁、判刑等等极其丑恶的现象;要求像取消“收审”制度、“收容遣送”制度一样,取消“劳动教养”制度;要求逐步建立对一切涉及侵害公民权利的政策、法律进行监督的宪法审查制度;要求中共全体成员学会敬畏法律,学会像文明人类那样包容和尊重全体主人的不同信仰、不同声音和普遍的权利。
    
    三十年的改革历程正反两方面都证明,任何一次没有国家主人可靠参与和支持的改革,要么“出不了中南海”,要么出了中南海都会为贪官污吏和各方豪强提供掠夺的机会。通过在推进权利方面切实的作为,让主人看到变法、执政的善意和真实,是赢得主人对施政者支持和耐心的前提。
    
    我们坚信,每一颗珍视权利的心灵都是抵御压迫的堡垒,每一次维权抗争都是通往自由必需的战场。只要堡垒不断地筑起,只要战场不停地开辟,时间就是站在被压迫者一边。
    
    我们宣布,所有的掠夺都是非法的,所有为掠夺而进行的宣传行为、政策行为、司法行为都是反人类的。30年的改革走到今天,中国的基本问题已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理论之争、利益之争,而是必须直面的正义与非正义之争。所有的公仆们都必须做出选择。当被压迫者通过抗争表明自己已超越了恐惧时,就是压迫者开始感到恐惧的时候了。被压迫者已经看到向他们抡起的棍棒和鞭子的手在颤抖。举世瞩目的奥运会,为公仆们提供了展现自己文明和实力的机会,也为全体中国人展现他们伟大主人地位提供了一个伟大的机会。
    
    我们预祝大会对国家进步做出一些实质性的安排,预祝大会开成一个展现光明的、有前途的大会!
    
    2007年10月8日
    
    签名合计:12150人
    
    联署联系人:
    
    刘杰:身份证号232625195201031522 电话:13391590604
    
    王桂兰:身份证422801610520062 电话:13522439281
    
    程英才:身份证132302670318123 电话:13439125975
    
    刘学立:身份证410325670115151 电话:13391895029
    
    全国进京上访个人签名总人数3328人
    
    其中被非法关押毒打人数1244人
    
    被拘留人数1006人
    
    被劳动教养人数165人
    
    被关进精神病院人数104人
    
    各省人数:
    
    黑龙江476人 河北472人 河南374人 湖北316人 辽宁298人 山东277人 山西206人 湖南122人 上海95人 江苏82人 内蒙68人 甘肃63人 四川59人 吉林55人 浙江50人 宁夏46人 新疆45人 贵州41人 天津39人 江西36人 陕西35人 安徽28人 重庆27人 广西21人 云南20人 北京11人 广东8人海南4人 青海4人
    
    共计:3328人
    
    各省集体访:
    
    黑龙江逊克县全县农民林地问题560人
    
    黑龙江宝清县连丰村农民失地问题594人
    
    黑龙江宝清县尖山子乡银龙村失地380人
    
    黑龙江木兰县新民乡新胜村失地(6000亩)与被克扣直补款农民603人
    
    黑龙江齐齐哈尔企业转制养老保险338人
    
    黑龙江鸡西正阳煤矿转制养老金问题787人
    
    湖北藁城市东城街150户全体村民500人
    
    山东烟台福山区被抢占土地(6000亩)农民2500人
    
    河北恩施市商业改制下岗职工300人
    
    湖南江永甘益村集体山林问题1600人
    
    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城关镇398户因灾后搬迁补偿款被侵占1610人
    
    共计8822人
    
    两项合计:3328人+8822人=12150人
    
    2007年10月8日13:00用特快专递发往中共中央办公厅胡锦涛总书记收
    
    维权网来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向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提案违宪审查建议书
  • 政治犯妻子贾建英、路坤、俞陵、魏心玉致北京两会建议书
  • 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特赦(或假释)报人喻华峰的公开建议书
  • 胡星斗四建议书
  • 李苏滨:给国务院的建议书—再次要求依法追究河南省省长的行政责任
  • 消除乙肝歧视公民建议书
  •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 关于慎重处理打工子弟学校问题的公民建议书/胡星斗 李方平
  • 胡星斗:对北京出租车行业进行调查监管的建议书
  • 关于改革死刑适用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李方平 胡星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胡星斗:关于消除城乡差别待遇的公民建议书
  • 胡星斗: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 莫少平律师就陕北民企代表冯秉先案的《律师建议书》
  • 刘晓波: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 胡星斗(学者) 任华(律师)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 关于将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教育节的建议书/胡星斗
  • 胡星斗:就加快县乡机构改革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建议书
  • 胡星斗:对二元户口体制及城乡二元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建议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