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和平律师被殴打真相调查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7日 来稿)
    
    
     中国和解智库来稿 (博讯 boxun.com)

    
    
    
    国庆节前夜的暴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从来是浓妆艳抹、歌舞升平,然而,在首都北京一场又一场暴行在国庆节上演。
    2006年国庆节前夕的9月14日,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郭飞雄遭到拘捕和殴打。事隔一年,今年的9月29日时任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的李和平律师又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并殴打至遍体鳞伤。
    9月29日本来应该是周六,由于国庆长假倒休,将下周一挪为周六,北京各机构均正常上下班。下午5点半,李和平律师从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燕莎商业圈内一栋高档写字楼——高斓大厦正常下班回家,在停车场内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士绑架,并用一个绿色头罩套住头部,挟持到一个地下室内毒打,暴行持续了五六个小时,李和平律师遍体鳞伤。
    李和平律师事后回忆说,当时绑架他的至少有4个人,全都孔武有力。他被套上头罩之后,随即被塞到一辆轿车内。他感觉到这是一部比较高级的轿车,在被套上头罩之前,他还注意到这部轿车没有牌照。在车的后座上,两名大汉将他紧紧地夹在中间,并将其反剪双手。其中左边的那位壮汉没有施加太大的压力,而右边的那名壮汉将胳膊插入李和平反剪的胳膊内,只要李和平稍有动弹,即招来呵斥“再动,打死你”,并不断被抬高胳膊的高度。“当时我不得不将头部深深沉入腿部,被压迫得无法呼吸,几乎快要窒息了,腿部也很快麻木了,几乎没有什么知觉。”
    有多年开车经验的他感觉到这辆轿车很快驶上了高速公路,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车辆好像盘旋上到一座山上,在一个建筑物前面停了下来。李和平被带到了一间地下室,并被摘下了头罩。李和平这才看清,围着他的有10人左右,除了一位戴着眼睛的男子大概40岁左右,大都是二三十岁的样子,但个个是彪形大汉。
    有个打人者随即喝令李和平脱掉身上的衣服。李和平不脱,随后招来一顿暴打,他迫不得已脱掉了上衣。这些打人者还不依不饶,将李和平打倒在地,强行动手脱掉了李和平的裤子,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
    这时,那位戴着眼镜的男子喝令让和平穿上裤子,但是不多一会,又有一个打人者让和平脱掉裤子。不过,这次和平坚持不脱,打人者们也没有再坚持。
    然而,这个看起来是个领导、文雅的戴眼镜的男子,在讯问李和平的过程中也冷不防用手中的胶皮棍狠狠地捅了一下和平的脸部。
    这些打人者分为三拨,每拨打人者打累了就换上新的一拨人马。每拨人马冲上来之前都表演一番,哇哇大叫并改变着打人的方式,总计有打耳光、用满罐的矿泉水瓶子砸头、用胶皮棍抽打、用脚踹,最让和平受不了的是这些打人者用电棍电击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电棍甚至多次电击身体最为敏感的小腹。
    毒打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大约在夜里凌晨一点,被毒打得遍体鳞伤的李和平被命令穿上衣服、戴上头罩,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他被扔到荒郊野外。李和平下车后才发现,自己身处两边都是树林中的一段土路上。他顺着灯光向前摸索,大约走了2000多米,他才走到公路上。公路上的路牌显示,他所处的位置在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附近,此处距离他的办公地点至少40公里。他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家中,由于身上的钱不够,还欠了出租车司机20多元钱。
    回家之后查点了一下,李和平发现,他所承办的法轮功信徒曹东案件的申诉材料没有了,手机卡没有了,移动硬盘没有了,名片夹、纸质笔记本也没有了。更让他惊讶的是,作为他吃律师这碗饭的专业凭证——律师执业证,以及出国护照、北京暂住证也没有了。等他试图去打开电脑,他发现电脑没有任何反应,他以为电脑被格式化了,并对国际媒体的采访也是这么陈述。但是等到10月6日,他将电脑送去检测才发现,他的笔记本电脑的硬盘被卸载了。他只好花了600元钱重新购置了一套硬盘,但是电脑中的数据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9月30日晚间,在家人和朋友的陪同下,李和平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医院做了一个伤情鉴定。经医院外科医师鉴定,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医师并告诉和平,他的内脏和骨骼均未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李和平说,打人者很专业,训练有素,看来不是要我的性命,而是让我饱受皮肉之苦。
    
    谁是幕后真凶?
    
    是谁在人群川流不息的北京燕莎商圈附近驾驶无牌照汽车、公然绑架执业律师并经过关卡重重的高速公路,而且动用除了司法机构和安保机构才有权使用的管制性武器——电棍,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暴行发生后的第二天,李和平到家庭所在地的朝阳区麦子店派出所报案。接到报案的警方给予立案,并表示严查此案,但是真凶真的能够找得到吗?在暴行前后和暴行现场,他们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
    李和平说,最近他一直被24小时跟踪。他家所在公寓的楼下以及他的办公楼下一直有朝阳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和朝阳区将台路派出所的警察、联防队员定向跟踪,使其不得离开监控的视线,即使是李和平外出就餐和会见朋友,他们也会派员在门外守候。如果李和平一旦脱离警方的视线,警方就会急得乱作一团,想方设法将其找到。按照常理推断,此刻的李和平律师应当是最安全的,不太可能发生意外劫持并被暴打的事件。
    当天负责跟踪李和平是朝阳区国保大队的梁姓警官,29日下午他在楼下等到了李和平。他说,派出所的警车因为换班等会就过来,他自己也有事情,所以让和平稍等片刻。这位警官提出太冷要去高斓大厦避风,李提出来不如去他的车里去等。梁警官同意并与和平一起走到高斓大厦对面的停车场。梁警官随后去开车,和平在一旁等候。绑架就发生在梁警官脱离了李和平的视线之后。
    10月1日下午1点左右,李和平拨通了梁警官的手机。他说,“梁警官,我一向视你为兄弟,和你坦诚相见,那天你带我去停车场,结果走到停车场之后我被绑架并被带到郊区毒打,这个事情你知道吗?”粱警官在电话里表示,他对此一无所知。他说,当时他先上了自己的车,透过车窗开见李和平上了另外一辆车,他以为李和平要去与另外的人谈点事情,就没有多问。过了一会,仍然不见李和平的踪迹,就拨打他的手机,结果发现手机不通,然后就去了将台路派出所等了一会,7点钟就下班回家了。
    李和平说,要在平时,警方人员只要发现自己不在他们的视线或者与他人接触就会贴近跟踪,这次竟然不闻不问,甚至在自己在遭受非法拘禁和毒打的时间里,没有任何警方的人员设法查询他的下落,负责跟踪的梁警官更是恍若毫不知情。李和平觉得极其反常。
    在暴行现场,李和平被推入地下室被毒打一顿之后,有打人者开始问话。其中一个40多岁戴着眼镜的人对和平说,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李和平一一作答。这个打人者说,看起来你是个苦孩子出身啊。和平忍着剧痛回应说,干你们这一行的估计也没有几个富家子弟吧。他为之一振,回答说,“没错,我们各有各的苦法。”
    在殴打期间,他们不时向李和平发出警告:“北京有1600万人口,就是容纳不下你这个又瘦又小的李和平,你把房子车子全部卖掉,离开北京去哪里都行!”“你以后再也别想出国了!”“就是你们这些外地来的律师在那里瞎折腾!”“今天我最少要打折你的一条腿!”他们还威胁到李和平的妻子和孩子。
    李和平对这些打人者说,我们都是生活在中国的公民,世界很大也很小,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又见面了。你们既然来打我,就应该让我明白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我,何况你们问我什么都一一回答。他们回答说,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以后有机会肯定会告诉你。有一位打人者在再三追问之下,说自己叫王宇(音WANG YU),是辽宁人,国家安全局的。
    但是这些打人者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李和平无法确切证实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平只是感觉他们训练有素,极其专业。
    他们在行凶施暴的时候,李和平反复跟他们讲,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是犯罪行为。他们竟然回答:“我们不讲法,我们就是匪徒,我们就是流氓!”
    李和平事后回忆说,这些打人者们的言行如此下流,以至于让我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有些难以启齿。他说,这些打人者说过的一些脏话,他都不愿意对外讲。
    在和平被带至荒郊野外抛弃的时候,他注意到随行的还有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他回忆起,在他从办公楼下来的时候,也看到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就停在高斓大厦楼下的停车场内。
    在这些打人者离开之前,有个打人者说,你明天可以召开记者会嘛,告诉全世界的媒体你被打了。有个打人者说,你以后好自为之,否则我们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暴行背后的阴谋
    
    2005年,李和平曾经因为参与一些公民维权活动被亚洲周刊评选为亚洲风云人物,另外还有13名律师和维权工作者并列其中。
    在维权律师群体中,李和平是比较低调谨慎的一位。为什么这一次,李和平也遭到暴力相向,言辞恐吓?
    他们真的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便衣吗?李和平事后推测,他说他与他人并无私仇恩怨,不可能是黑社会的成员。从他们的行为举止和恐吓的政治性内容来看,极有可能是国安或国保部门的人员。随后媒体的各种报道分析中,也大多认为是安全人员所为。
    如果真的是安全人员所为,为什么会选择对走温和低调的李和平下手呢?
    综合各种分析,媒体和坊间大概有以下几种推测:
    1、 李和平长期参与维权活动,并承办了法轮功、异见人士等敏感案件,就在不久前,他承办了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案件,并发表了被媒体誉为中国宗教自由宣言的辩护词。李和平遭到殴打,可能是警方意在阻止他进一步参与法轮功信徒的辩护案件。
    2、 阻断李和平与高智晟的联系,彻底孤立高智晟。高智晟律师被判处有期徒刑缓刑之后,敢于和他正面接触的人不多,李和平是其中重要的一位。为了阻止李和平和他的接触,安全部门出此毒招,试图通过绑架殴打来进行恫吓。
    3、 杀鸡儆猴,在奥运会和中共17大之前将在北京活动的维权律师赶出北京。中共在两大“盛事”来临之前,面临着巨大的安保压力。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曾经表示“稳定压倒一切”,而维权民众和维权律师的活动被视为严重的不安定因素。高智晟律师被判刑之后,李和平律师即使温和低调也被列入警方重点打击的对象。对于行事谨慎的李和平,警方又难以找到其他的合法途径进行恐吓,只好采取黑社会的手段用暴力驱逐他,同时杀鸡儆猴,让其他从事维权活动的律师从北京的法律服务市场退出。
    4、 把李和平作为17大之前权斗的棋子。中共17大召开在即,但是人事安排和权力斗争正如火如荼。对于中共内部,对待维权群体的态度也未必一致。不排除有些派系动用警力殴打李和平,使其发酵,酿成有损中共国际形象的国际事件,以达到整肃和排除政治对手的目的。
    
    2007年10月7日
    
    《冲突与和解》来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危险的先例”: 李和平律师被劫打
  • 强烈谴责中国安全部门绑架酷刑折磨基督徒律师李和平(图)
  • 余杰: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 強烈抗議毆打與恐嚇北京律師李和平/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 李和平律师遭绑架殴打、北京国保涉嫌施酷刑 "维权网"要求追究刑事责任、保护人权律师
  • 愿法治之光照耀中国—李和平律师关于自己被殴打的个人声明
  • 快讯:李和平律师被歹徒绑架,殴打至遍体鳞伤
  • 谭凯案辩护词/李和平
  • 江天勇:我与李和平律师会见高智晟被便衣警察非法阻挠
  • 李和平:营救朱久虎律师 我们在行动
  • 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司马函
  • 流氓横行的和谐社会——评李和平律师被绑架殴打一案
  • 声援李和平!谴责法西斯暴行!/李国涛
  • 孙文广: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
  • 北京发生局部的封建法西斯政变!——就李和平律师的主权遭颠覆的声明/司马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