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锐致信胡锦涛:中共应回归宪政制订政党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陈独秀早就说过民主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品,中共必须正视一党专政之弊,落实党内民主,制订政党法,回归宪政;实施民主不是削弱中共,而是取得人民真心拥护;如果当年不反右,中国早已走上现代化道路。 (博讯 boxun.com)

    
    编者按:这是李锐今年八月三十日写给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及中央常委的信,原题是“关于党本身改革的几点建议”。
    
    在党的十七大即将召开之际,作为一名入党七十年的老党员,我衷心祝愿大会取得积极成果,为经济发展、政治民主、依法治国、国家富强、世界和平做出新的贡献。
    
    党的十五大时,我有个书面发言《关于防“左”的感想与意见》,建议总结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的经验教训,作出第三个“历史决议”。十六大时,我又向中央常委写了《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意见》,就党内生活民主化和家政治民主化各提出五点建议。鉴于目前政治体制改革仍未能同经济体制改革同步进行,造成腐败丛生、贫富悬殊、道德沦丧、环境危机、冤案日增、维权事件频发等等严重情况,特就如何解决一党专政、改善党的领导问题,再谈些意见。
    
    人类的进步发展,尤其近代以来,主要依靠三个方面的胜负较量,即民主同专制,法治同人治,科学同愚昧;而科学知识乃基本动力。在社会科学领域,主义的优劣必须由实践来证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沉迷在主义或个人崇拜中,是非常危险的,必然导致落后;凡执政者的权力如不受监控,必然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这已为从古到今的历史所证明。中国两千多年来,缺乏自由民主和自然科学两大推动人类进步的传统。五四运动呼唤德先生赛先生,但直到今天,科学与民主仍然是我们社会的薄弱环节。
    
    由马克思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经过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实践,演化为一党专政、领袖独裁,形成了宗教式的个人崇拜(在英语中,“个人崇拜”和“邪教”是同一个词)(编按:cult)。领袖的个人意志当作人人必须遵从的金科玉律;将不同意见视为异端,加以清洗、镇压,造成广大干部必须党“驯服工具”、广大人民只能当“螺丝钉”的局面。久加诺夫(编按:当今俄共领袖)总结苏共的教训,在于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三个垄断。我们的垄断性和崇拜性比苏联还要严重。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经济发展已经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就,但高度垄断的政治体制仍未改变,拉了经济体制改革与经济建设的后腿,国家跛足前行,危机丛生。因此,关于党对国家领导的性质和方法,我认为应该有进一步的反思和认识。
    
    我们党自建立以来,对民主既缺乏理论的认识,更谈不上实践的体会。陈独秀在一九四二年去世前写的文章里,批评斯大林的专制独裁时,曾经这样谈到民主问题:“最浅薄的见解,莫如把民主主义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品。”“如果有人反对或鄙薄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这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法西斯主义;这不是反对资产阶级,而是帮助资产阶级更凶横地、更露骨地迫害无产阶级。”“民主不是哪一个阶级的概念,而是人类几百年斗争才实现的。”我们党把反封建专制列为革命的主要任务;夺取政权以后,却完全抛弃了这一民主革命任务,转而将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当成主要敌人。从“三反五反”,批判《武训传》,批判俞平伯,批判胡适,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肃反,批判“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到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剥夺资本家直到农民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在意识形态领域定于一尊的同时,全面地垄断了国民经济。接著更进一步进行所谓“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发动反右派斗争,剥夺了整个社会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继而超英赶美的“大跃进”、“反右倾”,以至“文化大革命”。总计一九四九年后直到改革开放之前,全国挨整人数上亿,整死饿死人数在五六千万。除物质财富的巨大损失外,更严重的是精神财富的巨大损失,知识分子精英大量消亡,整个知识界成为“臭老九”,教育遭到严重破坏,社会道德沦丧殆尽,真令人痛心之至。这是一党专政体制和毛泽东个人独裁的严重恶果。我总记得一九七八年年尾,在安徽省合肥的医院中和老组织部部长安子文一起待命回京平反复职时他对我说的一句话:谁能监督毛泽东呢?还记得讨论第二个历史决议时原科学院院长方毅说的一句话:毛泽东是个暴君。
    
    过去发生的这些问题,以及当前存在的一些危机,都起源于党的内部。因此,要从根本上杜绝发生上述问题的根源,就必须有效地消除我党的特权地位。从当前来说,首先要开放言路,依据宪法,保障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等公民权利,以便使我党接受来自群和舆论的监督,保证执政的权力不被滥用。关于党本身的民主化,我在十六大的意见书中有过五点建议,现在仍就此作三个方面的说明。
    
    (一)要认真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科学发展观的前提是科学历史观。从战争年代到执政以后,从理论到实践反思“一党专政”的过程及其后果,是我们尚未完成的一项巨大任务。在党的历史上,第一个历史决议,是为了否定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从而树立了毛泽东思想和他本人的领导地位,但对内战时期苏区打AB团和延安抢救运动等错误,都未涉及。从打AB团始的肃反运动,共错杀了自己人十万;延安抢救运动也错整了一万五千特务。改革开放初期,萧克(编按:曾参加南昌起义的老将军)曾政治局会议上建议总结打AB团的教训,决定由当时的组织部长陈野苹负责组织讨论,写出文件。但随后被王震(编按:当时任中顾委副主任,后任国家副主席)反对掉了,不了了之。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主要总结“文革”十年,虽然指出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但仍强调毛泽东的功绩和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地位。而对反右、大跃进、反右倾、文革等严重错误,却没有作出全面的深刻的总结,而且二十多年来一直把它们划为禁区,不许公纪念,禁止出书。这样就不可能从那些造成严重后果的错误里吸取有益的教训。今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本应是回顾反右历史、总结沉痛教训的大好机会,但有关部门却下令“淡化”反右问题,这样掩盖历史,既不利于吸取教训,也有害于党的形象。其实,反右运动是很值得回忆反思的。最近我看到中央党校杜光老教授的一篇文章,介绍北京大学学生在反右前夕“鸣放”的情况。当时学生们在校园中张贴的大字报,或要求“确保言论、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或高呼“自由、民主、理性万岁”;或指出“是否民主,是衡量一个社会制度好还是不好的标准”;或表示“任何人都不能也不配恩赐人民以民主,民主是人民自己的”;或明确说:“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本身没有阶级性,所以没有资产阶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的区别”;很多大字报在分析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的根源时,明确肯定不民主是?生这“三害”的根源:“斯大林的错误,波匈事件,我国三大害,都是偶然的吗?不,都是一个根源:不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体现在制度上,就是不民主的统治方法。”
    
    北大学生当年讲的这些话,好像是对著今天我们所处的环境说的。当年如果不反右派,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国家不是早已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了吗?(要知道,五十年代日本的经济还不如我们。)可是我们至今只承认“反右扩大化”,并没有郑重宣布反右运动是违反我国宪法的、错误的政治运动。为什么不能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呢?历次政治运动和群众运动给我们带来了无比惨痛的教训,只要认真地加以总结,就可以转化为非常宝贵的财富。恩格斯说过:“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不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错误中学习来得快。”我国自古以来,皇帝犯了错误有下“罪己诏”的传统。据《二十四史》和《清史稿》“帝王本纪”统计,共下“罪己诏”二百六十次。汉武帝在位五十四年,曾穷兵黩武,冤狱遍地,后终于醒悟,下“罪己诏”,认错改错,汉朝出现中兴。皇帝也懂得向天下谢罪,能起社稳定的作用。过去毛主席是坚决反对下“罪己诏”的。
    
    (二)党的改革是中国现在所有改革成败的关键,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因为党处于国家政治生活的领导核心地位,党的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前提。从革命战争年代到和平执政年代形成的高度集权的专制型政党,转变为依靠民主和法治管理国家的现代执政党,这是我们还没有完成的历史任务。这个转变可说是党自身的一场革命。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伴随市场经济发展和民营经济壮大,带来各方面的变化和进步,已为这场革命准备了经济基础、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一九八零年邓小平作的报告《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曾尖锐指出:“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十三大政治报告进一步提出了党政分开的改革方案,并开始付诸实施。邓小平后来还说过,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能动。但由于“我说了算”的积习难改,加上党内习惯势力的干扰,搞“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终于导致两位坚持全面改革的总书记的下台,甚至发生“六四风波”,至今尚未善后。我认为这两个纲领性文件仍值得继续学习,以便定出逐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具体措施。
    
    一九八九年我在哈佛大学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时,听到一些西方学者称我们这个国家为“党国“(Partystate)。为了改变一党专政的政治制,改变以党代政的传统做法,我在十六大书面建议中曾提到,应由人大制定《政党法》、《参政法》。执政党必须严格守法,切实履行“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承诺。司法系统必须独立,不能受党的干扰。各级党委及其设立的各种机构,只能管党内事务,无权越俎代庖直接管理党外和政府的事。宣传部门也无权直接控制政府和社会有关言论和出版等涉及公民自由权利的事务。各级纪检机构应该与党委平行,不应由党委领导,应从差额选举发展到逐步实行竞选制,包括中央领导人在内。事实证明,十三大实行差额选举产生了良好效果。
    
    现在每年有数以万计的贪污腐败、违法乱纪案件,贪污腐败已扩散到学校和医院,种种统计数字,令人惊心动魄。官员腐败如此普遍,乃权力难以控制的制度腐败造成的。这不是光靠加强执政能力和严格处理案件所能办到的,即不仅治标还要治本,必须解决一党专政的制度,变专制体制为实施宪政的民主体制。这应该成为党内党外的共识。我衷心希望党的改革在上述两个文件的指导下稳步前进。
    
    (三)尊重宪法,实施宪政,就要在广大干部和群中宣传宪法,学习宪法,使之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在每个成年人中形成公民意识,以行使公民权利、履践公民责任为荣;大中小学都应开设公民课程,以培养公民素质;从而完成“五四”以来尚未完成的民主与科学精神的启蒙运动。建国以来,我们修改和公布过七次宪法,实际上往往徒具空文,为顺应潮流,带顶礼帽而已。锦涛同志接任总书记后,第一次讲话就著重谈宪法,给人以莫大的希望。最近听一位领导人有这样的讲话:几次修改宪法,是给外国人看的。真令人啼笑皆非。服从宪法就是服从民主。国家政权和执政党都应该奉公守法,官员不能越轨行事;要依靠民主,靠人民党家作主来治理国家。
    
    尊重宪法,实施宪政,首先开放言论、新闻和出版自由,迅速制定《新闻出版法》;彻底转变中央宣传部的职能,使之成为促进思想解放、保障实施宪政、维护公民自由权利的部门,而不再是思想、言论、新闻、出版的监管控制部门。否则,连言论自由都没有,社会怎样和谐?“一个懂得尊重思想的民族,才会诞生伟大的思想;一个拥有伟大思想的国家才能拥有不断前进的力量”。我们要有勇气在这方面认识并改正过去所有的失误。我们已经签署了《世界人权公约》和《伯尔尼公约》,承认和尊重人权与民主的普世价值;我们宣布了“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的治国方针,就应当在民主与法治的基础上,实现言论与新闻出版的自由,改革政治体制。锦涛同志最近在不同场合一再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要宣传“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八个字。这是同他在党校讲话中四个方面的坚定不移相一致的。今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家宝同志也在记者会上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些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要“保证人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就是要创造一种条件,让人民监督和批评政府”。锦涛同志和家宝同志这些讲话都非常好。我相信中央领导同志都在考虑政治体制如何改革的问题,但关键在如何落到实处。
    
    经过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又逢经济全球化的资讯时代,我们的经济总量已居世界前列,这是千载难逢的全面改革的大好时机。各方面都督促我们走上民主化、法治化实施宪政的康庄大道。我们可不能错过这个大好时机了。让我们认真解决一百多年来中国还没有解决好的问题。实行宪政并不是削弱共产党,而是要促进共产党的现代化,取得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国人民的真心拥护;也会改善我们的国际形象,有利于两岸的统一。过去我们摆脱不了专制传统,为“权威主义”所左右,以为制服“一盘散沙”,就靠“有人说了算”;总是担心开放了言论自由等,就会乱套,社会就不能稳定,于是“稳定压倒一切”成为大政方针,形成了稳定压改革的死局。殊不知民主是个好东西,不会添乱,只会促进社会的稳定。这已为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来实施宪政,走改良主义道路(英语中“改良”和“改革”是一个词)(编按:reform)的成就所证实,尤其社会党执政国家成效更为显著,从而第二国际战胜了第三国际(现在社会党国际有各类成员党和组织一百六十八个,有五十多个成员党在其国内执政或参政)。这个重大的历史教训,我们真到了该彻底觉悟的时候了。
    
    我相信我的建议,老党员,尤其“一二九”运动(编按: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的学运)的一代大都会同意的,因为我们当年入党就是反对蒋介石的“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的专制统治,为了创建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繁荣的新中国而奋斗啊!
    
    我已吃九十一岁的饭了,能不能看到十八大没有把握。一九六三年同田家英话别诗中有联句:“关怀莫过朝中事,袖手难为壁上观。”过九十岁生日时,又做了一首自寿诗:“来到人间九十年,回看往事未如烟。曾经实践五不怕,留得头颅搁铁肩。”“铁肩”有点自吹自擂,由于“双肩”不合平仄,这里用了个“铁”字,这也是一种自我激励的话。本著知无不言的精神,又写了上面这些意见,不当之处,还望见谅。
    
    李锐小档案 曾任毛泽东秘书,湖南平江人,1917年生于北京,1934年入武汉大学工学院,参加“一二九”运动,1937年参加中共,其后在湖南、延安、东北从事青年工作和新闻工作。1952年任湖南省委宣传部长,同年调北京,1958年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兼毛泽东秘书,1959年“庐山会议”被指为彭德怀集团成员开除党籍,文革期间关在秦城监狱八年,1979年平反复职,历任电力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共十二大中央委员,十三大中顾委委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锐就十七大致函胡锦涛 (全文)
  • 李锐致函17大:关于党本身改革的几点建议(图)
  •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吁中共政改实行民主
  • 十七大前夕再次出手,炎黄春秋刊李锐文鼓吹民主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胡锦涛比江泽民控制得还紧
  • 毛前秘书李锐称临终愿望是言论自由
  •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批中国缺乏言论自由
  • 李锐痛批中宣部查封《冰点》
  • 毛泽东秘书李锐
  • 李锐:毫无防人之心的胡耀邦
  • 李锐认为胡耀邦获中共高度评价
  • 胡耀邦纪念会李锐受邀出席
  • 胡耀邦座谈会周五举行 李锐参加
  • 纪念胡耀邦前夕 中共禁止媒体采访李锐
  • 田纪云李锐将出席赵紫阳遗体告别
  • 毛秘书李锐前往吊唁 慷慨激昂评赵紫阳
  • 李锐探望赵紫阳需上级批准
  • 传李锐去年底曾探望赵紫阳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再次呼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 丁弘:一个人到北京,看到的点点滴滴事情——李锐更年轻了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岳青山:李锐的“毛泽东秘书”身份及其“手记”名义考辨
  • 原毛泽东秘书李锐谈任仲夷
  • 李锐:“敏感作家”的表态
  • 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刘宾雁:小说家李锐道破中国要害
  • 精神的背景掀波 张炜李锐吵成一团
  • 作家李锐的信
  • 李锐:永别了,紫阳
  • 丁东:《大哉李锐》编后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