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 http://boxun.com/hero/shpzw1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2006年11月3日凌晨,上海冤民段惠民被严建国等警察活活打死,暴力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此照又穿保安服……
    注:此严建国照为体制内人员提供,表示敬意和感谢
…刑事诉讼状…

状告打人警察严建国

     (在北京上访时,遭上海市人民政府驻京办非法拘禁,先后被严建国等三个看守暴打,致使右耳膜穿孔)
    原告 自诉人.姓名 徐国阳.性别 男.年龄.民族 汉.籍贯上海 职业
     退休
     工作单位 上海秒表厂 住址 上海市闵行区莘西南路30O弄4 202室.
     被告 姓名 严建国 .性别 男.年龄 不详 职业警察
    
     工作单位 上海市人民政府驻辖特警现在市府穿保安服 地址;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
     2006年10月9日上午8时,我在北京市东堂子胡同49号公安部人民来访接待处上访。填表后,发到的纸牌号是18。稍后一穿便装的男性工作人员,在大院接待了我。他看了我的身份证:询问了上访事由。谈了一会,对我说,徐国阳,你反映的问题,最终还是要回上海解决的。现在上海有关人员正好在北京,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回上海后,你找他们就行了。我不知是诈,哪里想到公安部里会有骗局,随即应允。由他和一戴眼镜的青年,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一同前往。
     到了目的地,下车跟他们们进了一个四合院:公安部接待员把我交给一个穿黑色防暴警察服装,留了一头童式怪发的男子,让他登记身份证,后来听见里面的人,都用上海话叫他“阿严’’(后访友说,他叫严建国),他也用上海话应对。公安部接待员随后离去。有人叫我坐在一门额为“锦荣厅’’的宴会包房内,里面己坐了好几个脸色阴沉的人。我坐了一会,不见有人接特,便走到大院中,看到墙上挂了一幅“祝贺北京湘江源头大酒店开张志禧”的国画,才知自己身在北京宣武区湘江源头大酒店的小院中。谁知我刚移步走近后院门口,一凶神恶煞的看守即命令我,"不许走动!回房间去!这时我才注意到门口院内有不少面色凶狠的看守。还有一些人被关在锦荣厅斜对面的宴会厅里。我不服气说,“我又不是犯人,走走看看有什么关系,”看守即耍流氓,“叫侬进去听见伐,想吃生活(沪语:想挨揍)!"我不解地问,“做啥?”一看守上来,对着我头上就是一巴掌,随后又拳打脚踢,勒令我“进去!”后来,我坐在锦荣厅门口说,"打我的人穿红色T恤,前额有些谢顶。”不一会,那打人看守即换了着装,戴上了棒球帽。我不服气,走出锦荣厅向院中的“阿严”报告,“刚才有人打我。”谁知他窜上来,恶狠狠地说,“侬(沪语:你)讲伊(沪语:他)打侬,我也要打侬!”对着我的脸和身上,一阵耳光拳击,把我的眼镜也打落在地上。我拣起了眼镜,又一次退回锦荣厅。只听见那几个神情阴沉的人嘲讽我,“伊是游击队(个访),今朝吃大饼了。(指吃耳光)”我擦拭着眼镜,他们中马上有人提示我,“侬眼镜上老早就有疤了。”我马上明白过来,这伙人是跟踪到北京的上海办案警察。眼镜上有不易察觉的疤,我在上海出发时,向家人说过,如不是办案警察谁会知道。他是怕我“敲竹杠’’,故忍不住了,才提醒我。这群人如当着面,我还能认出几个,特别是一胖胖的方头,较矮的个头,1.70米以下,右眉稍内侧,有一颗黄豆大的突出的肉痣。
     一会儿,只听后院大门口,有一京腔大嗓门在嚷,“你们这样非法拘禁人是犯法的,不允许的!’’我马上冲出门去看,见一穿制服的北京警察,正不顾门口看守的阻拦,嚷嚷着强行走进来。北京警察来解救我们了!我一阵高兴。“阿严”一看苗头不对,快步走上前,硬拉着警察的手,拖到大门口,急促地耳语了一阵。那警察再次进来,我赶忙向他求救;“他们不但非法拘禁我,还打我。“谁知他昂着头,有板有眼地回答,“这是你_们上海市人民政府的事,我管不了。”警察在各个房门口转了一圈后就走了。
     我刚一回到锦荣厅坐下,一年青看守马上跟进来,关了门说,“你以为你向警察告了状,我们就不敢打你,我就打你!”说着就冲上来,左右开弓,猛煽我耳光。我疼痛难忍,不停地大叫,“流氓打人!流氓打人了”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叫!你还敢叫!,”我说,“除非你打死我,不然我就要叫!你这流氓!”这满屋子的人都看见、听见了,但没一个吭声的。他打累了,侧耳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然后开了门,搬了把椅子。坐在当门,故意满面装笑,伪善地和屋里的人开起玩笑。他这是做给对门其他关押者看的。我才感觉脸上火辣很痛,右耳朵麻木,失去了听觉,因此大叫,“我右耳朵听不见了!我右耳朵给打聋了!”那流氓看守仍谈笑风生,若无其事。满屋子,满院子的人,都听见了我的嘶叫声;
     午饭前后,那几个脸色阴沉的人,又不断叽嘲我。同屋的,一个拄着拐杖,也是被他们当作取笑对象的上访老汉,目睹了打人全过程。他同情地对我说,“今天你吃亏了。以后,他有意无意地说,“我的房子被政府的动迁组拆了,现在我没房子了,到北京来告状,以前我住在长宁区长宁路,靠近哈密路口,2877弄3号。”我问他“大爷你贵姓?"他回答,“我姓吴。"我问“口天吴?’’他说,“嗯,我已七八十岁了,不太识字。”
     饭后12点,我们由看守押着,在大门外上车。就在门口,这时我看见了上海市人民政府驻京办事处主任肖斌,他担任市委信访办科长时,我和他有过几次接触,对他印象根好。我马上大声告诉他,“这里的看守打人,把我的右耳朵打聋了!’’他朝我看了看,没作声。押送看守叱责我,“侬烦啥么事!上车!”
     下午2点左右,临上火车,我又一次看到肖斌,我对他说,“我右耳朵被看守打聋了,现在听不见声音,我要求马上验伤。"他说,“你先上车再说。”
     押上火车后,几十个警察奉命看押我们,严防我们逃跑。途中才第一次认识了同时被关押在湘江源头大酒店的访友。几个访友分别对我说,警察打你,我们都看见了。他们这样毒打你,你怎么任他们打,一点都不还手,你太老实好欺侮了。又指着几个男同伴说,他们是你的救命恩人,看见看守的警察打你,马上用手机打了北京110报警,警察才来的。(正是由于他们会打手机报警,“阿严”一伙才有了顾忌,要关了门,才敢打我,以避人耳目。同时也证明,年青恶看守在锦荣厅打我时,满屋除了我和垂垂老矣的吴老汉,其他都是“阿严”他们放心的同伙——办案恶警。“阿严”等一开始就不把我和其他真正的上访者关押在一起,后来发生的事,说明看守事先和办案恶警就有预谋,要找茬子打我。)打你的“阿严”他们。都是200号里的警察(指上海市政府所在地,上海人民大道200号)我心里豁然开朗,有了以上(正是由于……)内的理解。我对大家说,我耳朵被打聋了,到上海告状,你们要给我作证啊!大家众口一词应诺。访友老韩对我说,“北京湘江源头大酒店里,看守打你的事,我们都看见了。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会给你作证。”后来我了解到老韩叫韩敏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系,原是浦东新区黄浦江边一私企船厂的老板,因工厂遭非法动迁,故结伴到北京上访。他说回上海后,下星期三要去福州路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上访,我说我每个星期都去那里,到时我们再碰头。
     第二天(10月10日)上午11时半,火车抵达上海站,我们才被解放。这样算来我遭非法拘禁总共达26个多小时之久。我被户口居住地所属莘松派出所民警陆芬林,先接到派出所。在火车站我即诉说,我在北京右耳被警察打聋,要求验伤。拉他去找老韩,当面作证,不想老韩已先期被接走,没找到。在派出所谈完话,陆警官说耳朵的事,等一会,你可以去医院检查,再把结果告诉我。
     10月11日我去汾阳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经医生诊断:右耳鼓膜穿孔,(见所附病历卡)我把医院检查的情况告诉了陆警官。他说,我给你请示了有关部门后再说。他,以及后来接管此事的沈警官、朱警官都对我说,有关部门会好好处理的,你再耐心等一等。在告知朱警官接管的那一天,我还当面递交了书面赔偿要求,和处理打人流氓的申诉。经一段时间养伤治疗后,医生结论:右耳膜定痕。也即右耳膜留下了不可改变的疤痕,我向医生诉说,右耳朵仍然感觉麻木,听力下降。医生说,这是因为你右耳神经被打伤了。
     1O月18日上午9时多,老韩如约至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他去第四接待室找王警官。我告诉他,医生诊断我右耳朵鼓膜穿孔。并拉着他先后当着接待员陈警官,毛建伟科长,王敏富警官等人的面,诉说了10月9日在北京宣武区湘江源头大酒店被非法拘禁。又遭王看守警察的暴打,耳朵致聋的事。并要求他当面作证。老韩都响亮回答,“看守打你的事,我亲眼看见的,我能作证。”我请老韩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他给我写下了:“韩敏。13321880563的亲笔签字。以后,我根据那天的事实情况,补写了其他说明文字,见所附材料1。在以后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的二次见面中,当着毛建伟科长的面,他都仗义执言,“警察打你,我亲眼看见的,我能作证”我问起他的情况,他说“毛科长熟悉我。”
     此事,已有将近一年,眼见“黄鹤一去无消息”,我希望尽早有一个具体的处理。综上所述,我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状告追究打我,并使我耳朵致残的当事人严建国等警察。当事人犯了(1)非法拘禁罪(2)流氓罪(3)故意伤害罪。要求法庭伸张正义,追究上海市人民政府信访办严建国等警察的刑事责任。并要求赔偿各种损失和精神损失费。
     据此,根据《刑事诉讼法》之规定,特向你院起诉,请依法判决。此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2007年6月13日
    (1)本状副本叁份;
    (2)书证贰件:证人韩敏的亲笔签名及其联系手机号码(复印件)。2。上海复旦大学附
     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诊断书(病历卡复印件).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


    相关:
    

  • 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1)(慎入)(图)
        
  • 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2)(慎入)
        
  • 慎入: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2)(图)
        
  • 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图集(3):警察骚扰葬礼(图)
        
  • 上海强拆:陈良宇莫伤心,我韩正接你班,继续打…… (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